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易逍遥
    面对这真正的酒中饿鬼,‘侍’‘女’也是万分无奈,只能求助似得望向了柜台当中的老掌柜,希望能请这位老掌柜出面将刀狐狸拖走,毕竟这凝渊阁中,勉强能可制住这只狐狸的人,也就只有引他入‘门’的老掌柜了。.: 。

    感受到‘侍’‘女’的目光,老掌柜眉头一皱,深深的望了宁渊一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思虑之‘色’,但最终却没有多言什么,只是向那刀狐狸冷声喊道:“小子,赶紧给我滚回来,若是惊扰了贵客,你担待不起。”

    “嗯!”

    听此,刀狐狸摇了摇头,举起手中的酒坛向宁渊一敬,道:“酒没了,我也该走了,再见朋友,若是以后有什么业务需要,欢迎来凝渊阁点我的牌子,我给你八折优惠。”

    说罢,刀狐狸举起酒坛,将其中残留的几滴黄粱酿给一饮而尽之后,便洒然起身,‘欲’要离去。

    “那现在就点可否?”

    “嗯?”

    宁渊话语,让刀狐狸陡然站住了离去的脚步,回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他许久之后,方才说道:“自然可以,今日我高兴,第一刀八折,第二刀半价,第三刀白送,说吧,客人是要杀谁?”

    对刀狐狸这透着继续玩味的话语,宁渊却是摇了摇头,轻声道:“不杀人。”

    “哦?”

    听此,刀狐狸纤细如柳般的双眉一挑,随即耸了耸肩膀,道:“朋友,莫要拿我开心啊,不杀人你找我做什么,难不成……啊啊啊!”

    话语之间,刀狐狸那白皙如‘玉’的面庞之上,陡然浮现出了一片惊骇之‘色’,连连退开了数步,引来周遭众人一片诧异的目光,但他却浑然不觉一般,只是注视着宁渊,神‘色’郑重异常的说道:“杀人,卖命,可以,卖身,卖‘色’,不行,朋友你还是去找别家吧!”

    听此,宁渊不由得一笑,说道:“那陪酒算不上卖身?”

    “当然算啦,我又不是金月楼的姑娘,怎能说陪就陪……”话语未完,刀狐狸便陡然惊醒了过来,望向宁渊说道:“等等,你说什么?”

    宁渊摇了摇头,说道:“一人独饮,难免寂寞,若是不介意,坐下来共饮一杯吧。”

    “嗯?”

    听此刀狐狸却是皱起眉,望了望宁渊,又望了望桌上的风月醉,眸中泛起了一片纠结之‘色’,片刻之后方才说道:“一人独饮,确实有些无趣,但是这凝渊阁中的美人不少,好比如这位姐姐,就是天香国‘色’呢,朋友你不要美人陪,却偏偏来寻我,这要是传出去了,说不定会引起什么不好误会啊。”

    “哦?”

    听此,宁渊先是一怔,随后方才回味过来,不由笑道:“既是如此,那就算了,慢走不送。”

    “算,算了……”

    宁渊这一顺水推舟,让方才还要拒绝的刀狐狸陡然感到有些失落,但却又不好说些什么,只能万分不舍的望了桌上的风月醉一眼,艰难转身迈步,‘欲’要离开。

    只是可惜,他的意志力,仅仅只支持了一步的动,一步过后,就再也无法向前了,而过了片刻之后,他更是回到了宁渊桌前,一副舍命陪君子的模样,正‘色’说道:“凝渊阁规矩,上‘门’便是客,决不可怠慢,陪酒而已,算得什么,来!”

    宁渊:“……”

    ‘侍’‘女’:“……”

    众人:“……”

    “这家伙真的好生不要脸啊!”

    心中感叹了一句之后,‘侍’‘女’又是望向了宁渊,神情之中透着几分不解,她是不知道宁渊留下这刀狐狸的目的是什么,是这刀狐狸的欣赏,还是纯粹只要寻个共饮之人,又或者另有其他目的。

    ‘侍’‘女’不知,宁渊也没有给她探究根底的机会,在刀狐狸坐下之后,他便摆手说道:“你先下去吧。”

    “这……”

    听此,‘侍’‘女’眉头一皱,有些迟疑的注视着宁渊与刀狐狸,但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躬身道:“既是如此,那奴婢就先行告退了,公子若是有什么需要,再唤奴婢便可。”

    “嗯!”

    “奴婢告退!”

    ……

    ‘侍’‘女’退去,这酒桌之上,便只剩下了宁渊与刀狐狸两人,当然,还有这墨轩之中的各方宾客,只是此刻众人的注意力,大多都放在了那越渐火热的珍会之上,根本无暇关注其他,更不说去理会宁渊与这刀狐狸了。

    对于宁渊将‘侍’‘女’挥退的举动,刀狐狸似乎并不感意外,也不见紧张,反而还放松了几分,望着宁渊,面带微笑,却没有言语。

    宁渊望了他一眼,随即问道:“你不想说些什么嘛?”

    刀狐狸只是一笑,神‘色’洒脱的说道:“客人不说话,我这陪酒的能说些什么?”

    见刀狐狸看出了自己的心思,宁渊也不在故‘弄’玄虚,当即问道:“我有些事情想与你打听打听。”

    “哦?”

    刀狐狸眉头一挑,有些诧异的望着宁渊,说道:“朋友你这找错人了,想要打听消息,你应该找刚才那位姐姐才是,我只不过是个杀手,杀人什么的还勉强,当细可就不怎么在行了。”

    宁渊摇了摇头,说道:“我要探听的消息,不方便麻烦凝渊阁,所以只能麻烦别人了。”

    听此,刀狐狸亦是摇了摇头,说道:“那你就更不该找我了,凝渊阁都不方便的事情,我区区一个杀手有怎么清楚呢?”

    “哈,这可说不定。”宁渊一笑,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察觉到这魔渊的变化。”

    “魔渊的变化?”

    这一问,让刀狐狸顿时皱起了眉来,上下打量着宁渊,片刻之后方才说道:“这魔渊每天都在变,有人生,有人死,有人步踏青云,有人一败涂地,这变化可是多了,你要打听些什么呢?”

    “嗯……”

    宁渊沉‘吟’了一声,随即说道:“没什么,就是想问问,最近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大事?”

    刀狐狸一手托着下巴,随即一脸八卦的说道,说道:“这逆王都大公子的未婚妻今天早上刚刚跟别人跑了算不算,我有独家内幕哦,你是不知道啊,今天早上那一幕多么劲爆,马车当中一阵嗯嗯啊啊噼噼啪啪……!”

    宁渊:“……”

    见宁渊无语,刀狐狸只好悻悻的停住了八卦,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这好端端的能有什么大事发生,最大的就是这墨轩珍会了,对了,听说这一次珍会之中,会出现一件好东西,似乎是什么天龙遗宝之类的……”

    “天龙遗宝?”

    听此,宁渊顿时皱起了眉头来,原先那浑不在意的神情,此刻也变得郑重了几分,追问道:“这是真是假?”

    刀狐狸给出的这消息,真正是出乎了宁渊的意料,方才他之所以留住这刀狐狸,除却了想要寻个酒友这一缘由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想要从他人口中打听一下,这魔渊局势的变化,看看那天魔一族逆‘乱’大劫的消息散播到了何种境地。

    虽然此刻苏暮晚晴已经向凝渊阁探听此事了,但这不代表宁渊这么做是多此一举,因为苏暮晚晴是苏暮晚晴,宁渊是宁渊,苏暮晚晴不愿宁渊卷入这魔渊之局,宁渊也不想蹚这一趟浑水。

    所以,宁渊不能向凝渊阁打听此事,也不好向苏暮晚晴询问,只能从他人口中探听一二,判断局势,随之动。

    这就是宁渊想要询问刀狐狸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这魔渊局势的消息没有,却引出了一个天龙遗宝。

    天龙一族,于鸿‘蒙’初判,天地初开而生,因承开天之功,创世之德,得天命认可,为太古纪元之主,诸天神族之尊!

    创世之龙,开天之神,太古之主,六海之皇,至尊,至贵,至强,这就是天龙二字象征的意义,而这世间但凡能与天龙扯上关系的,无论是人是五,都不简单。

    由此可见,这天龙遗宝,是何等珍贵之物,纵是那至尊无上,凌驾诸天的天道强者,只怕都会因此动心,常人更是不用多说了,为了争夺这天龙遗宝,怕是随时都有可能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杀得个尸横遍野。

    而宁渊,对这天龙遗宝也动了心,只不过他和其他人不同,其他人图谋这天龙至宝,是为了得其机缘,至宝神异,无上威能等等,而宁渊对于这外物兴趣不大,只是想着拿这东西回去,让君青衣开心开心而已。

    虽然用意不同,但目的是一致的,所以此刻,宁渊与墨轩之中的众人一般,心中对那天龙遗宝都是一阵期待。

    而见宁渊来了兴趣,刀狐狸亦是一笑,心安理得的将面前那杯风月醉一应而下,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也是听来的,不过这墨轩珍会都已经开始了,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天龙遗宝,等等不就知道了么,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宁渊一笑,说道:“没有了,喝酒吧。”

    听此,刀狐狸眉头一扬,随即笑道:“千万魔晶一壶的风月醉,就只为了这两个无关紧要的消息,这般大方的人,我是第一次见到,‘交’个朋友吧,易逍遥,你也可以叫我刀狐狸。”

    “易逍遥?”

    “对,易逍遥!”

    “真是好名字,我叫宁渊。”

    “宁渊,你和凝渊阁什么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