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酒鬼
    “你……!!!”

    捂在颈间的手,已是被鲜血湿润了一片,使得林侯飞身躯不住的颤抖着,心中是惊,是怒,更是一片掩盖不住的惶恐。

    有道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身为魔族六王之一的灵天王亲子,林侯飞家世之显赫,何止千金而已?

    以他的身份,何曾被人这般刀锋相向,讹诈威胁过?

    所以此刻,他心中是一片汹涌,惊怒‘交’并!

    然而颈脖之间传来的点点痛楚,却让林侯飞不敢将心中的怒火宣泄,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语都道不出来。

    这一切,皆是因为眼前那人,那刀……!

    身着一袭雪白裘衣的他,面上挂着一派玩世不恭的微笑,一手提着酒,一手按着刀,放‘荡’洒脱之间,又透着几分邪意魅态,让人琢磨不透,窥探不清。

    正是因为如此,林侯飞不敢动,因为他不知道,眼前这人,会不会顾忌他的身份,顾忌灵天王的面子!

    若是他有所顾忌,那一切自是无碍,但若是他没有呢,若是他肆无忌惮呢?

    心想至此,林侯飞目光又是一颤,虽周身护卫重重,但心中仍是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安全感,反倒有一股彻骨的寒意蔓延开来,让他的身躯又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分。

    见此一幕,那刀狐狸不由得摇了摇头,出声催促道:“这位客人,可是考虑清楚了,这钱给是不给,来一句痛快话可好,若否,再这般拖延下去,我可是要加收费用了,那时候就不是这价钱了。”

    “你……!!!”

    听此话语,林侯飞心中惊怒更甚,甚至盖过了内心恐惧,只不过未能等他将这愤怒宣泄,身旁的一众护卫就拉住了他。

    “公子,此人实力深不可测,我等非是其对手,万万不可冲动啊。”

    “公子万金之躯,怎能以身涉险,如此关头,就且先忍了吧,雪姑娘,赶紧拿十万魔晶‘交’给此人。”

    一众护卫拉着林侯飞,口中百般劝慰,他们可不是这位不经世事的灵王公子,深知眼下形势如何。

    一刀瞬斩两位天劫臂膀,还是一副游刃有余之态,此人实力之恐怖,绝非是他们这些人能可抵挡的,一旦撕破了脸皮,谁能在此人刀下保住林侯飞的‘性’命?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遇上了这样的硬茬子,若是不想‘玉’石俱焚,那就只能忍气吞声,退一步,海阔天空嘛,比起这灵王公子的生死与自己的‘性’命来说,这小小十万魔晶算得了什么。

    本着这样的心思,一众护卫拉住了惊怒‘交’并的林侯飞,再让那位掌管荷包的贴身‘侍’‘女’取出了一代魔晶,抛向了那刀狐狸。

    “哈!”

    见此,刀狐狸一笑,探手接过了那袋魔晶,掂量了一阵之后,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向一脸铁青的林侯飞等人说道:“承谢惠顾,下次若有需要,就来凝渊阁点我的牌,能有八折优惠。”

    “你……!”

    这般话语,无疑是火上浇油,伤上撒盐,‘激’得林侯飞难以自控,暴跳如雷,恨不得冲上前去与这人拼个生死。

    但他身边的护卫却死死的拉住了他,同时向那刀狐狸正‘色’说道:“今日是我等眼拙,未能识得阁下真身,此次我等认栽了,但还望阁下给灵王城一个面子,不要欺人太甚!”

    此番话语之间,早已不见了先前那鄙夷跋扈之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无奈退让,就连最后那一声厉喝,也透着外厉内荏的意味。

    这些护卫如此,墨轩之中的众人亦是一般,此刻望向那刀狐狸的目光之中,再无半点鄙夷之‘色’,甚至有的还多出了几分崇敬来。

    这魔渊与魔族,向来崇尚强者为尊之理念,血脉虽能可划分阶级,但并不代表血脉就是一切,只要有足够的实力,纵然非是魔族王血,也能可得到足够的尊重。

    因此,对于这刀狐狸的人孽之身,众人心中虽仍旧带着几分抗拒与厌恶,但见他实力之后,再也无人胆敢将此表‘露’于面上了。

    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影响。

    而对此,那刀狐狸仍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望了一眼依旧如临大敌的林侯飞等人,轻笑说道:“哎,这位客人,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一刀就收一刀的钱,这般童叟无欺,怎就成了你口中的欺人太甚呢?”

    “你……!”

    这般乖张的话语,又一次刺‘激’了林侯飞几分,好在他已恢复了理智,知晓再与这刀狐狸纠缠下去,吃亏的只会是自己,因此便不在多言,一拂袖,冷声道:“今日之事,我林侯飞记下了,走!”

    “不送。”

    “哼!”

    ……

    林侯飞拂袖离去,让这一场闹剧落下了帷幕,但好在下一场好戏又紧接开锣了。

    只见一阵歌乐魔音平息,台上翩翩摇曳的舞姬们收敛了动,缓缓退下了舞台,只剩下一身着红衣霓裳,姿态妖娆,可说尤物一般的‘女’子站在台上,向四方宾客躬身行了一礼,言道:“劳烦诸位等候,墨轩珍会,就此开始,如今请出第一件珍品,魔刹刀!”

    ‘女’子轻声秒语之间,台上一阵流光闪动,一道魔刀在华光闪烁之中浮现,刀身雄厚,透出无匹霸道之意,以罗刹鬼头点缀,威势不凡。

    “此刀,乃是由魔铸宫九大铸师之一的雷魔师亲手铸造而成,以星辰陨铁为根基,罗刹鬼魔为中枢,再经雷魔师以雷霆魔铸之法铸造,历经三年九月方成,位列顶级先天神兵,刀蕴罗刹鬼魔之力,不仅有破山摧岳之威,更能杀伤元神,污秽‘肉’身,效果卓绝,起价十万魔晶,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万!”

    ‘女’子立于高台之上,红‘唇’轻启,道出的话语虽只是叙述神兵来由,但却带着一种莫名的挑动与‘诱’‘惑’力,使得不少人心中都生出了拿下这一珍宝的冲动。

    如此想法,虽是在这‘女’子魅‘惑’影响之下生出,但这魔刹刀的确是一件珍宝,因此众人也没有太过在意,纷纷出手,‘欲’要夺下这墨轩珍会头筹,来一手先声夺人。

    一时之间,这墨轩内,叫价之声接连不断,那魔刹刀的价格也是节节攀升,不过转眼便已至百万魔晶之数。

    众人一掷千金,这墨轩珍会的气氛自也变得热烈非常,纵是一直冷眼旁观,未曾出价的人也受到了几分影响,心生出几分意动。

    不过众人之间,也有几个特殊角‘色’,不受这墨轩气氛影响,刀狐狸就是其中之一。

    此刻,他方才点算清楚了那一袋魔晶的数量,将几颗成‘色’较好,价值加高的收入怀中之后,便将整袋魔晶向后一抛,不偏不倚的抛到了柜台上,那老掌柜的面前。

    “嗯?”

    正打着瞌睡的老掌柜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了那刀狐狸正朝自己招着手,一脸微笑的说道:“掌柜的,还账了,你看,我这般有借有还,下次你可要再借不难啊”

    这让老掌柜脸一黑,当即骂道:“滚,你不觉得丢脸,我还觉得丢脸呢,堂堂一个杀手,你不好好去杀人也就罢了,竟然还玩起了这下三滥的伎俩。”

    听此,刀狐狸歪了歪头,有些无语的说道:“堂堂一个杀手,杀手也有堂堂的嘛,掌柜的,不是我说你,一把年纪了,还整天想着打打杀杀的,那多没趣啊。”

    “不想打打杀杀,那你做个屁的杀手,当初我就不该让你这家伙进凝渊阁的‘门’,搞得现在我整天被阁主责罚,真是……哎!”

    “哎……!”

    两声叹息之后,收起魔晶的老掌柜重新打起了瞌睡,而两手空空的刀狐狸则是摇了摇头,提起那一坛黄粱酿饮了一口,再看看那气氛越渐火热的珍会拍卖,面上一笑之后,便打算转身离去。

    只是身子方才一转,一缕酒香便传了过来,让那原本洒脱的脚步,骤然僵凝在了原地。

    “这是……风月醉,风月醉……啊!”

    佳酿香醇,直沁心扉,使得刀狐狸那白皙如‘玉’的脸庞之上,透出了几分薄红,狭长如狐的眸中,也是多出了几分火热之意,身子不由自主的回转过来,循着那风月醉的酒香走去,脚步‘混’‘乱’,不能自主。

    很快,这一袭雪白狐裘的狐狸,就来到了宁渊桌前。

    “刀狐狸,你来做什么,莫要惊扰了贵客!”

    见此,宁渊还没说什么,‘侍’候在一旁的‘侍’‘女’就出声了,她注视着站在桌前,一副呆呆模样的刀狐狸,心中是紧张万分。

    她是那位三阁主的贴身‘侍’‘女’,在这凝渊阁中虽没什么职务,但身份却是不低,也是因此,她十分了解这刀狐狸是什么角‘色’,这么多凝渊阁杀手,就属他最为棘手,不仅仅不服管教,还经常惹是生非,因为各种让人不知该说些什么的原因,惹来一大堆让人头疼的麻烦。

    这般的刺头,若是换成他人,不知死了多少次了,但这家伙至今都活得好好的,且越活月滋润,以连续失败九次任务的“傲人战绩”,创造了凝渊阁开阁迎客以来最失败的记录。

    面对这如此棘手的家伙,‘侍’‘女’也是头疼万分,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只希望能出声喝退他,不让这家伙惊扰了眼前贵客。

    然而对于这‘侍’‘女’的话语,刀狐狸却是恍若未闻一般,呆呆的注视着桌上的风月醉,一副失了神的模样。

    “嗯!”

    直至片刻之后,他方才有了动,只不过这动却是咽了咽口水,随后又恢复到了先前的模样,望着桌上的风月醉继续出神。

    “我的天啊!”

    如此一幕,让那‘侍’‘女’心中一阵惊颤,有些忐忑的望向宁渊,连声道:“公子莫要见怪,这人有些小小的‘毛’病,我马上让人把他赶走。”

    “不用!”

    宁渊摇头一笑,随后望向桌前的刀狐狸,有些好奇的问道:“看能看饱么?”

    “嗯……”

    听此,刀狐狸先是一怔,望了望桌上的风月醉,又望了望宁渊,方才喃喃道:“当然不能了,还正所谓秀‘色’可餐,嗯,朋友别误会,我不是说你,我说的是酒,你介不介意我拼个桌子,放心,我这人从不占便宜,我就只是想要看看,不介意吧?”

    话语之间,刀狐狸提起手中那坛黄粱酿饮了起来,一边喝着坛中救,一边盯着桌上的风月醉,似乎想要以此催眠自己。

    见此,宁渊不由得一笑,说道:“你是我见到第二个这般喜欢喝酒的人。”

    “嗯?”

    这话让刀狐狸一怔,随后有些好奇的问道:“那第一个呢?”

    “第一个?”

    宁渊摇了摇头,说道:“已经见不到了,放心,他与你不一样,他是哀,你是乐!”

    “哀?”

    听此,刀狐狸不由得一笑,抱着手中的黄粱酿,轻笑说道:“这有酒喝,还哀什么,一酒解万仇,这世上就没有什么是一坛酒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两坛,人生如梦,醉易逍遥啊。”

    “只是可惜,不是什么都能醉得了的。”回想起左惊云,宁渊不由摇了摇头,满上杯中酒,向刀狐狸一敬,言道:“来。”

    “来!”

    刀狐狸轻声一笑,举着酒坛便是一阵痛饮,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继续望着桌上的风月醉了,而是注视着宁渊,那犹若狐狸一般狭长的眸中,浮现出了几分好奇之‘色’,随即又隐消不见,只剩一片洒然快意。

    两人同桌,相对共饮,片刻之后,宁渊杯中酒未尽,刀狐狸的黄粱酿却空了。

    “额……这黄粱酿味道一般也就罢了,为什么分量还这么少,掌柜的,你莫要学金月楼那些黑商啊!”

    看着空‘荡’‘荡’的酒坛子,刀狐狸顿时哭丧起了脸,远远的向柜台处的老掌柜喊了一声。

    “滚!”

    “能不能再赊我一坛!”

    “没有,滚!”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