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风月醉
    之前说过,这凝渊阁之中,不仅仅有标金买首之处,还有诸多商铺楼阁,真正集风花雪月,商贸往来等等功能于一身,可说是样样俱全,面面俱到,甚至有传闻这凝渊阁中财富积累,不逊那逆王宝库多少。

    这话虽有几分夸口,但也不全都是吹嘘,这凝渊阁不仅仅是魔渊第一杀手组织,更是魔渊第一商行,凝渊阁遍及魔渊,商路也通行魔域,纵然不算那杀手赏金,单单只是行商积累下的财富,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如此,也能看得出这凝渊阁的几分底蕴,杀手,需要的不仅仅是实力,还要情报,信息,否则便是一群无头苍蝇,而非黑夜死神,商人同样也是如此,需要的不仅仅是头脑,更得身兼武力,权柄,否则的话无论积累下多少财富,最终都是为他人做嫁衣。

    一身兼并两者,且皆尽达到了巅峰,可知这凝渊阁,不仅仅有人,还有钱,有权,更有势。

    而这墨轩珍会,正是凝渊阁财富,权势,力量的体现,每隔三月,凝渊阁就好汇聚一批珍宝,其中不仅仅有丹药,神兵,宝甲这些能可加助修炼,提升战力的物品,更有玄功,战法,神通这等能可立下一方传承根基的修炼法门,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奇物异宝,经常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

    所以每当这墨轩珍会开启,这逆王都与凝渊阁中便格外的热闹,除却了十层魔渊中的各方势力之外,其余魔域也会派人前来参与。

    现今,正是这墨轩盛会开启之日,凝渊阁内人员来往,如若川流不息,其中不乏王公权贵,强者豪雄,有人姿态张扬,形色跋扈,有人漠然冷眼,低调非常,种种纠缠一起,形成了一派鱼龙混杂之景象。

    而宁渊,此刻也成为了其中一员,在那侍女的引领之下,随着各方人流一同进入了墨轩之中。

    外界喧嚣,这墨轩之中更不见安静,那珍会虽还未开始,但台上已见舞姬妖娆,魔音婉转,将气氛炒得更是热烈,台下布置更是巧妙,虽分出了诸多区域,但皆尽不见遮掩,更没有什么密间静厢,无论谁人,入这墨轩之后,都无法遮掩住自身行迹。

    因此,这各方宾客入座之后,很快都见到了各自的对手或者盟友,引发出一阵恩怨纠缠,让那气氛变得有些剑拔弩张了起来。

    好在,无论何人,都知晓这墨轩珍会的规矩,更清楚这凝渊阁不好招惹,因此这气氛虽见紧张,但始终无人胆敢真正动手,至多就是冷言相讥,嘲讽几句罢了,根本无人敢打破这墨轩乱而有序的格局。

    对此情形,凝渊阁显然是乐于常见的,毕竟他们干得就是标金买首的买卖,若是各方势力没有冲突,一派和谐,那么他们哪里来的生意呢?

    所以,纵是明知这墨轩珍会每一次开启,相聚一堂的各方势力都会暗施手段,引生出诸多波澜来,但凝渊阁也没有改变这墨轩格局布置的意思,一直都是各方同堂,皆尽不见遮掩,那离间挑拨的意味,真正明显到了不能再明显。

    也是因为如此,这墨轩珍会虽说是人人都能进,人人都能来,但真正胆敢坐在此地之人,无不是有所依仗的,不是自身实力强横,就是背后有一大势力支撑,否则的话,纵然是拿下了什么珍宝,在手中也捂不热,犹若羔羊入了龙潭虎穴。

    在那侍女引领之下,同样步入这墨轩的宁渊,首先感受到的便是从各方传来的目光,有好奇,有审视,有冰冷,也有浑不在意。

    墨轩三月一开,入这珍会者,大多都是熟面孔了,相互都知根知底,各自的手段一尽了然,因此这珍会的变数所在,大多都在新来的生脸上。

    这生脸,除却了某些不知天高地厚就来这墨轩的菜鸟之外,绝大部分都代表着一方势力或者一位强者,拥有着不弱的竞争力,经常会使得这珍会格局出现变化。

    因此,对于这珍会之中的生面孔,各方势力都十分在意,如今宁渊又是被这凝渊阁的侍女亲自引入墨轩的,那显然不会是什么菜鸟,他是哪一方势力的代言人,还是自身就是一位实力非凡的强者?

    心想至此,各方目光之中的审视之意顿时加重了几分,颇有点虎视眈眈的意味,而宁渊见此,却是恍若未觉一般,根本没有理会这透着诸多意味的目光,在那侍女的引领之下寻了一处不远不近,不偏不倚的地方坐了下来。

    见此,各方众人眉头一皱,心中暗自说道:“这人,有些狂态啊!”

    “少年意气飞扬,狂也是理所当然,只是不是他根底如何,这珍会本就狼多肉少,若是再来一头猛虎争夺,那可就不妙了。”

    “此人气息神态,看似平平无奇,但却又好似深不可测,难以探究,只怕身怀异术,嗯,怕是麻烦了!”

    “哼,管他是谁,此地是逆王都,纵然是过江猛龙,在这王都之中放肆,也要成条死蛇,怕他甚。”

    冷眼注视着宁渊,各方心思却是不尽相同,有人浑不在意,有人心生忌惮,有人漠然无视,真正是精彩不已。

    然而宁渊却是无心欣赏之下,望了一眼台上那身姿款款的舞姬之后,便向侍候在旁的侍女问道:“什么时候开始。”

    听此,侍女低了低头,欠身道:“如今各方宾客未满,珍会时间也未到,还请公子稍候片刻。”

    “哈,无所谓,反正我只是来看个热闹罢了。”宁渊摆手一笑,不再询问其他,只是说道:“酒呢?”

    听此,侍女方才回想起宁渊来这墨轩的真正意图,连忙说道:“公子稍候,奴婢这就去取来,不知公子喜好何种美酒?”

    “嗯……”宁渊眉头一样,轻笑问道:“怎么,这酒还分种类的么,无所谓,我这人向来不挑剔,给我拿最好的就是了。”

    “这叫不挑剔么?”

    听此,这侍女心中甚是无语,但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反而向宁渊露出了一个微笑,说道:“那请公子在此稍候。”

    说罢,侍女便躬身退了出去,留下宁渊一人在这墨轩之内。

    若是换成他人,在这各方势力齐聚,犹若群狼环伺一般的境地之间,自是难免惴惴不安,但宁渊却是一派从容,对于各方势力之间那或明或暗的冲突,完全是一副看戏的模样。

    事实上,他就真的是来看戏的,毕竟闲得没事干也是一种很磨人的事情,天魔主与魔道天命的大戏还未开锣,那他就只能拿眼下这来打发时间了。

    片刻之后,那侍女终是走了回来,双手捧着玉盘,上是一通体如玉般翠绿通透的玉壶,其中隐约可见液体涌动,远远的宁渊便嗅到了一丝香不见浓,醇不见厚的酒香。

    上品佳酿!

    对这酒,宁渊虽不到嗜之如命的地步,但也算是他不多见的一个爱好之一了,而君青衣的影响,也让他在品酒之上有一番心得。

    酒香而不弄,乃是蕴精粹于心,方才逸而不散,入口之后,转眼便会浸透肺腑,直穿百脉经络,醉人醉心,此等便是上品,那真龙一族的佳酿千日醉黄粱就是如此。

    龙族佳酿上品,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现如今这凝渊阁中,竟也有如此佳酿,这就让宁渊有些小小的意外了。

    “公子!”

    侍女将玉盘奉于宁渊桌前,随后轻笑介绍了起来:“此为灵族上品佳酿风月醉,乃是由灵族采纳千谷之精,于三年一现的魔月之日,接引魔月精华淬炼而成,不仅仅能增进修为,加助修炼,更有淬炼元神之效,真正是不可多得的佳酿美酒。”

    话语之间,侍女探出那芊芊玉手,为宁渊满上了一杯,直奉于他身前。

    见此,宁渊也不客气,接过酒杯便一饮而尽,随后只感那美酒顺喉而下,刹那沁入心扉肺腑之中,佳酿香醇,犹若美人怀抱,温香软玉,直让有一种沉醉其中,难以自拔的感觉。

    这不是宁渊想得太多,而是这风月醉本身就是如此,灵族之女,倾城国色,风月醉乃是由这灵女采纳千古之精,以自身之灵魔真元日夜淬炼,直至那魔月之日方才酿造而出的,饮此酒,更是品美人,自是软玉温香,让人难以自拔了。

    因此,纵是饮过那千日醉黄粱的宁渊,对于这风月醉也是赞不绝口,言道:“的确是好酒呢。”

    见此一幕,那侍女没有多言,周围之人却是暗自腹诽。

    “当然是好酒了,千万魔晶一壶的,能不是好酒么?”

    “这人是什么来头,一上来就点了风月醉,此等绝品佳酿,就是那王都之中的几位公子,也只有在王上大宴之时方才能一品这灵族美酒啊。”

    “这小小一壶风月醉,就要整整千万魔晶,常人莫说饮,见都不曾见过,此人面生,出手又如此阔绰,莫不是那一位魔渊王都之中的公子?”

    “不像,六王血脉,皆尽醒目非常,一眼便知,此人身上魔血气息却是平平无奇,与一般魔族无二,不像是王族血脉啊!”

    “真正是怪哉,罢了,他如何与我等何干,这墨轩珍会即刻就要开始了,听说此次珍会,将会出现天龙遗宝,不知是真是假。”

    “哼,这消息虽在数月之前就传开了,但多是传闻,始终不见个影子,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凝渊阁搞出的噱头,就是真的有什么天龙遗宝,那凝渊阁也应该留给自己才是,做什么要拿出来。”

    “不错,若真的是天龙遗宝,那只怕连六王乃至于三位魔主都会动心,这凝渊阁岂会拿出来拍卖,我看这肯定是凝渊阁搞出的噱头,不必放在心上。”

    “嗯……”

    各方心中议论纷纷,宁渊却是浑然不知,当然知道了也不会在意,此刻他正一边品着那风月醉,一边赏着台上那魔族舞姬妩媚动人的妖娆身姿,好似回到了当年在咸阳醉红楼之时,那**无度的纨绔生活。

    心想至此,宁渊眸中莫名浮现出了几分感怀与黯然,当初醉红楼中,醉生梦死的三人,如今却只剩他一个了。

    金无命,凌天,这两曾经与他臭味相投的损友,如今怎样了?

    自我之路,武道之巅,这一路走来,有过多少对手,对少敌人,宁渊自己都数不清了,唯有朋友,却是少之又少,如今还陪伴在他身边的人,更是寥寥。

    风月醉,风月醉,风月之间,醉生梦死,纵是宁渊,也受到了几分影响,在这喧闹万分,一派嘈杂的墨轩之中,一股难以形容的寂寞,却是陡然涌上了他的心头。

    众人皆醉我独醒。

    众人皆醒我独醉。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这诗仙绝句,今日宁渊方才悟得几分韵味,但却感杯中美酒,因此而陡然无味了起来。

    “去去去,又是你这死酒鬼,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赊,不赊,你听不懂了,你还欠我十万八千两魔晶呢,竟然还敢来找我赊酒,信不信老夫我一巴掌拍死你。”

    “哎哎哎,老掌柜的,脾气别这么暴躁么,小心气坏了身子,我又不是白吃白喝,只不过最近手头有些紧,你就不能通融通融些,放心,喝了这顿,晚上我就去砍个人,肯定将你的帐还清,你就赊给我吧,一坛黄粱就行,要求不是很高!”

    “滚,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那人没弄死不说,反倒惹出了一大堆麻烦来,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不杀也就罢了,还顺手帮他把妻儿送走了,你是鬼迷心窍了还是醉昏了头,你知道那女人回去之后给阁里带来了多大麻烦吗?”

    “嗯,那是意外,意外,下一次我绝对不会了,其实当时我也是喝醉了,捅了那人一刀,认为他肯定死了,就没有想那么多,再看那姑娘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就难免怜香惜玉了一次,老掌柜你也是男人,你应该懂得,大丈夫……”

    “大丈夫你大爷,你是杀手,杀手啊老大,你见过这个世界上有你这样的杀手么,怜香惜玉,你要怜香惜玉当初就不应该干这行!”

    “嗯,做杀手就不能独一无二么,我立志要做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杀手行不行?”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