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八章:天地之心
    见过那一道圣印之后,这名‘侍’‘女’便一脸凝重,形‘色’匆匆的离去了,看得宁渊有些奇怪,望向苏暮晚晴,话语带着几分好奇的问道:“你和这凝渊阁到底是什么关系?”

    “嗯!”

    听此,苏暮晚晴却是深深的望了他一眼,美眸之中透出了几分冷然笑意,说道:“你真正想要知道的怕不是我与凝渊阁的关系,而是这凝渊阁当初为何要进入北域发展吧?”

    “哈……”面对苏暮晚晴毫不留情的点破,宁渊只是一笑,没有丝毫尴尬的模样,言道:“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这魔渊之中凶名赫赫的凝渊阁,竟然看得上北域那么一个小地方,如何能让人不好奇呢?”

    就如若苏暮晚晴所言的那般,宁渊方才那一问,真正的目的并非是苏暮晚晴与凝渊阁的关系,而是这凝渊阁进入北域发展的意图。,: 。

    当初在北域,神武圣殿尚未崛起,仍是三大圣地主宰,七国‘交’错的时代,这凝渊阁便被誉为北域第一杀手组织,凶名赫赫,声震七国,那凝渊死录,不知让多少王公权贵,武林豪侠心惊胆战。

    而宁渊能够与苏暮晚晴相识,这与这凝渊阁脱不开关系,如若不是那穆家与大秦皇室不惜重金,将宁渊的名挂上了凝渊阁死录,那么宁渊与这位苏大家,可能都不会有什么太深的‘交’集。

    因此,当初在北域之时,宁渊一直都认为苏暮晚晴是这凝渊阁的主人,最不济也是其背后的掌权者之一。

    而那时的苏暮晚晴,乃是天音阁的传人,天音阁又是三大圣地之首,这些关系纠缠在一起,曾经让宁渊一度以为,这三大圣地与凝渊阁之间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就好像那白‘玉’京与长生剑一般。

    而后神武圣殿崛起,三大圣地跪地臣服,凝渊阁也在北域之中烟消云散,再也不见踪影,这一点似也印证了宁渊的推断。

    可现如今,宁渊却发现,自己似乎错了,这凝渊阁与三大圣地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关系,那三大圣地说得好听,是北域曾经的无上主宰,但实际上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算不得什么,而这凝渊阁却是魔族之中顶尖的杀手组织,甚至能与神州的长生剑并肩起名,以三大圣地的实力,给凝渊阁提鞋都不配。

    如此,问题就来了,为魔族之中顶尖的杀手组织,堪比长生剑的一大传承,这凝渊阁进入北域想要做什么,只是纯粹的想要将触手延伸而已么,还是说这北域之中有什么值得他们动的事物或者人呢?

    这般的缘由,正是宁渊发问的原因,北域是他的起源之地,老太君,宁家族人,这种种放不下的牵挂都在北域之中,凝渊阁事涉如此,宁渊自是想要追根究底,一探究竟。

    以苏暮晚晴的聪慧,自然不能看出宁渊的心思,更是明白这答案对于他的意义,如若自己不与他说清楚,这家伙说不定会找个机会直接上凝渊阁问清一切,届时……

    那般的景象,只是想想,就让苏暮晚晴感到头疼不已了,哪里还敢真正让它发生?

    因此,苏暮晚晴没有多做隐瞒,直接说道:“凝渊阁当初进入北域,乃是奉从天魔主的谕令,在北域之中寻找一样东西。”

    “一样东西?”

    听此,宁渊却是不由一怔,神‘色’诧异的问道:“这北域之中有什么东西,值得天魔主这般惦记?”

    苏暮晚晴的回答,让宁渊着实有些意外,这天魔主是何等存在,已然五厄圆满,成就天道的强者,天魔一族的魔王,这魔渊至高无上的主宰,对于他而言,什么权势力量,什么江山美人,都不过只是过眼云烟罢了。

    不仅仅是天魔主,但凡是步入天道境界的强者都是如此,对于已然成就永恒超脱的他们来说,这世间唯一的追求,恐怕只有那大道无上之境了。

    这一个小小的北域,连一尊大圣都供养不出,又有什么东西,值得天魔主这位天道强者惦记在心呢?

    见宁渊一脸诧异的神情,苏暮晚晴只是一笑,轻声说道:“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此物唤天地之心,乃是一件无上至宝!”

    “天地之心?”宁渊眉头一皱,喃喃说道:“那是什么玩意,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过啊,天魔主要它来做什么。”

    “我不是说了,具体我也不清楚。”苏暮晚晴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只是传闻,这天地之心乃是一件无上至宝,其中涉及到了那上古天地大劫之隐秘,当初北域的那位武神,之所以能一力开辟出北域武道盛世,与此物有着脱不开的关系,但也是因为此物,引得太一,紫耀,北辰,星月四尊古神联手,随同真龙神与天魔神两位巨头合攻北域,武神虽强,但又如何敌得住六方攻伐,最终战败,北域神武纪元也就此终结。”

    “天魔神?”

    听苏暮晚晴话语之中又多出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宁渊不由得追问了一声:“这又是哪位啊?”

    苏暮晚晴望了宁渊一眼,神‘色’讶异的问道:“你竟然连天魔神都不知道?”

    宁渊挠了挠头,很是无语的说道:“我应该知道么?”

    “你……算了。”

    苏暮晚晴放弃了与宁渊纠结的想法,轻声解释道:“那太古魔神心血之中,孕育了两位原始天魔,一是天魔神,二是天魔主,魔神为神祇,魔主为魔皇,虽修行的道路不同,但皆尽是堪比天道的强者,只是当初合攻北域之时,武神太过强悍,虽力尽而败,但重创了六神,其中天魔神受创最为沉重,回到魔渊之中就陷入了永恒的沉睡。”

    “永恒的沉睡?”

    宁渊喃喃了一声,望向苏暮晚晴的目光之中却仍是一片不解之‘色’。

    见此,苏暮晚晴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就是死了!”

    “死了你就说死了啊,还什么永恒的沉睡,等等……”

    吐槽了一句,宁渊方才抓住了重点,连声说道:“这天魔神是堪比天道的神祇,纵然武神将他重创,但他既然能退回魔渊,就说明了还有余力,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听此,苏暮晚晴却是莫名一笑,言道:“你这疑问,许多魔族心中都曾有过,但却没有一人胆敢问出,你知道为什么嘛?”

    宁渊一怔,随后终似明白了什么,失声道:“难道是那……”

    “嗯!”

    苏暮晚晴点了点头,冷笑言道:“传闻天魔神之死,是大战之后,有人暗手偷袭,只是那偷袭之人是谁,一直无人知晓,有传闻说是真龙神,也有人说是人族三教教主,又或者那三天神界的另外两位至尊,这般众说纷纭,谁也不知真假,也无人敢去探究真假,尤其是魔族之人。”

    “嗯,这圈子还真是‘乱’呢……”

    宁渊摇了摇头,随后便忽略了这无关紧要的事情,继续问道:“那这么多年来,凝渊阁找到那天地之心了么?”

    “没有,直至我离开北域,这天地之心都没有半点消息,传说武神战败之后,就将此物与一身元功融合,散入了北域天地之间,因此无人能寻,唯有待那武神传人出世,这天地之心才会重现寰宇,现如今应当也差不多了,天魔之‘乱’为起之前,我听说北域的神武圣殿已经扫平了三大圣地,重掌北域大权了呢……你怎么了。”

    喃喃话语之间,苏暮晚晴却见到宁渊的神‘色’有些古怪,不由询问了起来。

    宁渊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那个,几个月前,武神圣殿被我灭掉了。”

    苏暮晚晴:“(゜口゜)”

    ……

    一阵许久的沉默之后,苏暮晚晴方才回过神来,望着眼前的宁渊,道:“那武神的传承者呢?”

    苏暮晚晴没有质疑宁渊那句话的真假,因为她十分了解宁渊,这家伙有的时候虽狂妄至极,甚至到了目中无人,不知天高地厚的地步,但他绝不会拿一些虚无缥缈的事情来吹嘘自己。

    所以那神武圣殿……

    想到这里,苏暮晚晴心中不由为武道传承默哀了一阵。

    而宁渊则是耸了耸肩,言道:“死了,别看我,不是我杀的,而是有人在背后捅了他一刀。”

    “那天地之心呢?”

    “不知道,反正我没见过。”

    “……”

    一阵话语方落,凝渊阁内便匆匆的步出一人,只不过已不是先前那‘侍’‘女’了,而是一位身姿雍容,尽显华贵之气的美‘妇’人。

    “贵客临‘门’,凝渊阁未能远迎,还请恕罪,妾身便是这凝渊三阁之主,不知这位殿下是……!”

    只见那人儿蛇腰款款,步伐虽透着几分急切,但看起来仍是一派从容之‘色’,直至苏暮晚晴身前停步欠身,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之后,方才‘露’出了几分迟疑神‘色’。

    见此,苏暮晚晴也顾不上理会宁渊,转向这凝渊阁三阁主,轻声说道:“我想要打探一些消息,关于十八魔渊的消息。”

    “嗯……!”

    听此,那三阁主目光一凝,知趣的没有询问苏暮晚晴的身份,直接恭声说道:“如此,还请贵客入阁内,此地人多嘴杂,多有不便。”

    “人的确‘挺’多的。”

    宁渊望了一眼‘门’外,方才那‘侍’‘女’离开之后,便有人将他们接引入了一处静厢之中,不过以宁渊的五感,仍是能轻易察觉到外边喧闹嘈杂之声。

    这凝渊阁,虽是个杀手组织,但却极擅经营,一座凝渊阁,其中不仅仅有标金买首之处,还兼合了青楼酒楼与各种商铺,有魔‘女’妖娆,风情万千,有美酒醇香,醉人沉沦,还有诸多珍品异宝,神兵利器。

    因此这凝渊阁中,是鱼龙‘混’杂,热闹不已,根本不像是一般的杀手组织那般,整日藏头‘露’尾,过的好似过街老鼠一般。

    由此也能看出这凝渊阁的实力,一个杀手组织做得如此光明正大,没有足够的底气是不可能的事情。

    宁渊心思,暂且不提,听那三阁主提议,苏暮晚晴没有丝毫迟疑,便答应了下来,道:“那好,走吧。”

    “那这位公子……!”

    三阁主望向了宁渊,以她的修为,连只将圣劫变修炼至三变之境的苏暮晚晴都无法看穿,更不要说已得四变圆满的宁渊了,所以此刻在她眼中,宁渊与寻常魔族无异,但越是如此,她越不敢怠慢,这个实际上闲得没事扮猪吃老虎的人实在太多,她可不想自己也碰上一个。

    感受到三阁主的目光,宁渊摇了摇头,说道:“你们去吧,我就不必了。”

    既然方才苏暮晚晴明确的表示了,不想他‘插’手这一场纷‘乱’,那么宁渊自不会自讨没趣的去蹚这一趟浑水。

    见此,苏暮晚晴也是松了口气,如今她与宁渊虽是站在同一条船上,但有些事情,仍是不方便让宁渊接触,因为他始终是一个人族……

    心思至此,苏暮晚晴忽然感到有些莫名的失落,但最终还是被她强压了下去,向那三阁主说道:“走吧。”

    “是,请殿下随我来!”

    三阁主虽察觉到了苏暮晚晴神‘色’有异,但也不敢多问,起身领路而去了。

    ……

    “魔渊,天魔,天地之心,这怎么感觉事情越来越‘乱’了呢?”

    注视着苏暮晚晴离去的身影,宁渊摇了摇头,拿起桌上的‘玉’杯,想要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只是倒开之后,壶中流出的却是清茶香茗。

    宁渊虽不是酒鬼,但对茶却不太喜欢,而此刻喝茶也是无趣了些。

    放下茶杯,宁渊起身往外走去,只是方才开‘门’,便见到了一个‘侍’‘女’迎了上来,恭声说道:“阁主方才‘交’代了,让奴婢好好招待公子,不知公子有何吩咐?”

    “还‘挺’周到的嘛。”

    宁渊一笑,随后望了望四周,问道:“这有没有什么地方能喝酒的。”

    听此,那‘侍’‘女’亦是欣然一笑:“公子要饮酒,阁中正巧新进了一批灵族上品佳酿,奴婢这就去为公子取来,或者公子亲自往那墨轩,如今墨轩中正在举行珍会,说不定有什么珍宝奇物能入公子眼中呢。”

    “珍会?”

    “嗯,凝渊阁每隔三月,便会举行一次珍宝大会,拍卖诸多珍品奇物,如今正是大会开始之时。”

    宁渊点了点头,言道:“我说难怪这么多人,那好,就去凑个热闹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