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七章:联盟
    魔渊分有十八层,魔族占去其九,由天魔,帝魔,圣魔三脉之主以及魔族六位王者分别执掌,因此在这魔渊之中,共有九座魔城能以王都尊称,这逆魔王都就是其中之一。

    这九魔王都,代表的不仅仅只是魔渊的地势分布,更是魔族格局的象征,那皆尽是由太古神魔血‘肉’孕育而生的天魔、帝魔、圣魔三脉,虽在魔渊之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与权势,为魔族名义上也是实际上的主宰者,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能够决定魔渊的一切,任其生杀予夺。

    这其中缘由,还得从这魔渊与魔族的起源说起,上古天地大劫之时,西极沉沦,化魔渊,其中生灵亦是被那太古魔神之血污染,异化成为了现如今的魔族。

    只是,这异化不代表重生,那沦为魔族之前的记忆,情感,家族,传承,这人生种种,诸多牵连,虽因这西极沉沦而出现了一定的变化,但并未彻底的烟消云散,这魔族六王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魔族六王,在被那魔神之血异化成为魔族之前,皆尽是西极之地当中威名赫赫的强者,尤其是身为六王之首的聂倾天,更是于上古三皇年间便已得道的大圣,其一手建立的逆王城,纵然是在神州之中,那也可位入顶峰之列,与那法家,四大神宗,圣皇世家等传承平起平坐。

    在西极沉沦,异化魔渊之时,这逆王城也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将近毁于一旦,但不过短短十余年光景,这魔渊之中就又出现了一座逆王之都。

    像是聂倾天这般的例子并不在少数,毕竟这西极之地广阔无垠,犹若沧澜怒海,谁也不知有多少潜龙蛰伏,这西极沉落之劫,毁去了西极之地原先的秩序,但毁灭亦是象征着新生,魔渊形成之后,不知有多少势力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冒了出来,重新建立起了这魔渊的秩序与文明。

    这新的格局,由三大势力组成,一是以天魔三脉为代表的纯血魔族,二是以魔族六王为首,原身为西极各大传承的古老魔族,三则是居于两者之间,因那魔神之血异化而获得了巨大力量,从而异军突起的异化魔族。

    这三股势力,天魔三脉代表魔渊新生的秩序,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力量与地位,是毫无疑问的魔渊主宰。

    而六王代表着原本西极之地古老势力的残留余烬,虽无法与天魔三脉比肩,但却掌握着绝大部分魔族的力量,魔多势重,一样不可小视。

    至于最后那得大机缘的异化魔族,数量虽少,但却掌握着不逊于天魔三脉的力量,他们建立起了一个个魔族世家,分布在这魔渊之中,同样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势力。

    这三股势力,在魔渊建立之初也曾有过多次碰撞,历经了数次大战之后,方才定下了现如今的格局,魔族尊天魔三脉为尊,三脉亦是分封六王共治魔族,而那实力不弱的各大世家则独善其身,不听天魔令,不受六王治,成为了雄踞一方的豪强。

    这般格局之下,魔渊看似一统,实际仍处于群雄割据,四方征伐的‘混’‘乱’之中,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天魔逆‘乱’之劫,魔渊方才能有一线生机!

    望了一眼那恢弘大气的逆魔王都,苏暮晚晴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转望向了宁渊,沉声说道:“天魔主已度过了道圣五厄之劫,成就天道圆满,永恒超脱之身,乃是这魔渊之中当之无愧的至强者,那天魔一族的实力亦是极其强横,除却了六大魔尊之外,还有天魔祭司,天魔血卫,以此蕴魔那般的附属魔族,其综合力量,若在以往,足以横扫魔渊。”

    “嗯……”听苏暮晚晴话语,宁渊眉头一挑,问道:“所以呢?”

    这副模样,苏暮晚晴也不知道他是真不明白,还是装做不明白,所以只能白了他一眼,轻声解释道:“但现如今比不以往,天魔主倒行逆施,已是站在了所有魔族的对立面上,若是六王能结成联盟,汇同魔渊各方传承世家之力,未必不能与天魔一族分庭抗礼,你们人族的合纵连横之说,没听过么?”

    “合纵连横,听到是听过,只不过……”

    宁渊同样望了一眼那逆王都,只见那雄城关‘门’大开,其中行人来往,一片熙熙攘攘,热闹万分,根本见不到什么末日将来,大劫将起之象。

    如此一幕,使得宁渊不由摇了摇头,转望向苏暮晚晴,言道:“你觉得这是个轻松的差事?”

    苏暮晚晴自然知晓宁渊这话语的意思,当即给了他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我自然知道这不是轻易能成之事,可如今形势之下,这是唯一能与天魔主抗衡的希望了,如何都不能轻言放弃。”

    “嗯,说得对!”见这小魔‘女’神‘色’坚定的模样,宁渊不由一笑,说道:“那有什么需要我帮忙么?”

    “有!”

    “什么?”

    “哪凉快哪待着去!”

    “……”

    冷声拒绝,并非是苏暮晚晴不识好人心,而是她真的怕了,宁渊那招惹麻烦的能力,实在让人叹为观止,在北域之时的绝仙一脉,三大圣地,四大神宗,到现如今这魔渊之中的逆‘乱’王,苏暮晚晴真的不敢再让这家伙掺和进来,因为他一掺和,那事情绝对会变得越来越糟,最终到无法收场的地步。

    所以,面对宁渊的热心议题,这小魔‘女’是毫不犹豫的给了一个冷脸。

    对此,宁渊也不在意,只是说道:“好吧,你忙你的事情,我找个凉快的地方呆着去,对了,这城里有没有什么地方能喝喝小酒听听小曲的?”

    苏暮晚晴白了他一眼,冷声说道:“要不要再给你找几个小姑娘‘侍’候一番,看看这魔族‘女’子是不是别有一番风情呢?”

    “这提议似乎不错呢……”听此,宁渊面上‘露’出了几分意动之‘色’,直至苏暮晚晴美眸之中隐透出几分杀气之时,方才回转说道:“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吧,这回去可不好‘交’代啊。”

    “嗯?”

    这话让苏暮晚晴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但一时之间有说不出来不对哪里,只能皱着眉头望了宁渊一眼,说道:“别胡闹了,进城吧,先打探一下消息,看看如今这魔渊形势如何再说。”

    “那走吧。”

    ……

    魔神沉渊之劫中,西极之地各族生灵死亡大半,侥幸残存下来的,也大多沦为了行尸走‘肉’一般的魔兽,真正能得魔神之血异化,蜕变成为现今魔族者,百不存一,虽繁衍了数万年,但在这魔渊恶劣至极的环境制约之下,魔族的数量仍是不多。

    但还是那句话,有得有失,魔族数量虽少,但实力却极其强悍,这魔渊恶劣的环境是一种制约,亦是一种磨练,使得魔族生来便拥有卓越的体质与战斗天赋,比之妖族还要强悍几分。

    这般的天赋优势,再加上所奉行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之道,这魔族的风气,真正彪悍至极,甚至在这逆王都中也不见收敛。

    这不,方才踏入这逆王都不过片刻,宁渊就见到了数起战斗,那可不是什么街头斗殴,而是真真正正的生死大战,杀得那是一片鲜血淋漓。

    而这王都之中的人对此,似乎早已经是习以为常了,根本不见有人阻止,就是那些肩负拱卫王都职责的魔卫军见了,也没有出手维持秩序的意思,反而在一旁呐喊助威了起来,甚至还开启了赌盘。

    这让在那云海仙城中待了一段时间的宁渊,感到有些不习惯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现代人陡然落到了刀光剑影的武侠江湖一般。

    宁渊有些讶异,苏暮晚晴却是见怪不怪,轻声说道:“魔族风起彪悍,崇尚强者为尊,遇事也大多以武力解决,就是在这逆王都中也不例外,只要不太过出格,造成‘混’‘乱’,那么都在允许的范围之中。”

    听此,宁渊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说道:“还真是简单直接呢,我喜欢。”

    “喜欢你个头!”

    听此,苏暮晚晴却是白了他一眼,悄声传音道:“别忘了你的身份,圣劫变虽能逆改血脉气息,但也不是毫无破绽的,如若修为差距太大,一样有被窥破的可能,你不要在这逆王都中闹出什么大动静来,否则惹出了聂倾天来,看你怎么收场。”

    宁渊摇了摇头,有些无语的说道:“我就只是发表一下感想而已,没说要惹事啊,怎么在你看来,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么?”

    听此,苏暮晚晴深深的望了他一眼,随后话语肯定的说道:“是!”

    宁渊:“……”

    ……

    这逆魔王都分有三层,一为外城,也就是那谁人都能可进入,且允许动手血战的区域吗,二为内城,不同外城那般‘混’‘乱’,内城秩序井然,纵是想要解决‘私’人恩怨,也必须要到魔血台方能一决生死,十层魔渊各大势力都在此有所分支,以此构建成了逆魔王都的繁荣,第三是皇城,那是逆魔王室的地盘,整个逆魔王都的核心,一般人无法接触。

    苏暮晚晴想要探听这魔渊局势,那肯定不能在外城,那地方都是一些小部落的泥‘腿’子魔族,连这魔渊有多大都不知道呢,更别说什么魔渊格局了。

    只有进入内城,才能得到真正有用的消息,当然,这消息也不是白来的,其中最为简单直接的方式,那就是买!

    ‘奸’细间子,在哪里都不缺,这逆王都之中自然也不例外。

    只不过……

    “凝渊阁?”

    注视着眼前这一座通体幽蓝,高耸如云,在这逆魔王都各大建筑之中也是异常醒目的阁楼,宁渊的面‘色’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转眼望向了身旁的苏暮晚晴。

    感受到宁渊的目光,苏暮晚晴亦是想起了什么,不由轻笑说道:“凝渊阁,魔渊之刺,遍布五域四海,仅次于那神州的长生剑,凝渊死录,上名无命,这么多年来,你可是唯一一个例外啊。”

    “是么?”

    听此,宁渊亦是一笑,神‘色’玩味的说道:“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这凝渊阁欺软怕硬的本事不差。”

    “哼!”

    对宁渊这透着几分戏谑的话语,苏暮晚晴只是冷哼了一声,没有反驳,事实上也无法反驳,因为宁渊说的的确是事实,这凝渊阁死录听起来虽是凶名赫赫,吓人不已,但这死录再恐怖也是要人提名才行,凝渊阁既敢将其名上死录,那肯定是有完全的把握的,那些没把握的根本不会写上去。

    这不是欺软怕硬是什么,只不过‘花’‘花’轿子人抬人,凝渊阁的实力摆在哪里,这件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就好,若是公然点破了,那么谁的脸上都不会好看。

    只是可惜,宁渊不在这大家的行列之中,所以他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这凝渊阁,而苏暮晚晴也不好去反驳他,只能转移话题,说道:“凝渊阁的触手遍布魔渊,想要什么消息,从这下手最为快捷,走吧。”

    话语之间,苏暮晚晴已是起步踏入了凝渊阁中,宁渊见此也当即也跟了上去,完全没有在意自己曾经还上过这凝渊阁的死录。

    话语之间,苏暮晚晴已是起步踏入了凝渊阁中,宁渊见此也当即也跟了上去,完全没有在意自己曾经还上过这凝渊阁的死录。

    两人方才步入阁中,一身姿妙曼的‘侍’‘女’便迎了上来,望了一眼苏暮晚晴之后,向宁渊行了一礼,柔声询问道:“两位有什么需要么?”

    这般态度,让苏暮晚晴的‘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也让宁渊有些想要发笑,强忍着说道:“那个,你问她吧。”

    “这……”

    见此,‘侍’‘女’方才反应了过来,转望向那已用圣劫变遮掩了自身气质,如今看起来和寻常少‘女’无异的苏暮晚晴,微笑说道:“不知这位姑娘需要些什么?”

    “哼!”

    苏暮晚晴冷哼了一声,言道:“带我去见你们阁主!”

    “要见阁主?”

    听此,‘侍’‘女’眉头一皱,就要开口拒绝。

    但还不等她出声,苏暮晚晴便伸出了手,指尖点出一道圣光,化了一枚小小的印记,凝现在那‘侍’‘女’眼前。

    “这是……”

    见这一道圣印,那‘侍’‘女’先是一怔,随后神‘色’大变,连忙向苏暮晚晴行了一礼,说道:“还请阁下稍候,我这便去通禀阁主。”

    ,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