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逆王都
    圣脉一族,非妖非人,非鬼亦非神,乃是那一位自从无尽‘混’沌中诞生的无上存在,以自身生命造化之能孕育而成的先天‘精’灵,因此血脉异常特殊,由造化而生,蕴无尽生命之力,又含‘混’沌无序毁灭之能,相生相克,圣魔同体。.: 。.

    这般特殊的血脉,使得本该完美的圣脉一族出现了缺陷,不仅仅体质在先天上较为羸弱,且每隔十年,体内圣脉就会自主封禁一次,期间修为尽失,与凡人无异,必须经过自我突破,方才能将圣脉破封,犹若凤凰涅那般浴火重生。

    圣魔同体,虽带来了这诸多缺陷,但有失必有得,这也让圣脉一族在神通术法之上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天赋,纵是与那无尽海中的应龙一族,南荒妖地的娲神圣灵相比也不逊‘色’丝毫,圣魔三劫,名动魔渊,惊‘艳’当世,乃是这天下间少数能凭以圣法之名的神通。

    圣劫变,就是这圣魔三劫之一,亦是圣脉一族必须要修炼的神通,因为此法能够弥补圣脉一族最为致命的缺陷,那先天羸弱的体质‘肉’身。

    圣劫变,圣劫变,这一神通‘精’髓所在,就在这一个变字,以圣脉一族独有的圣脉造化之力催动,转变自身形体血脉,从而获得变化万千之能,入海为鲲,腾天为鹏,落地为兽,水击三千,扶摇九万,洪荒,雄霸寰宇。

    修炼此法,身有变化万千,不仅仅能可弥补圣脉一族体质先天薄弱之缺陷,更能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战力,是圣脉一族除却了术法神通之外,最为重要的战力所在。

    因此,但凡是圣脉一族的族人,都会修炼这圣劫变,只不过此法太过玄妙,以造化之能衍万千变化,非天资者不可得之,就算在圣脉一族当中,于这圣劫变上有大成就者,也是寥寥无几,屈指可数。

    此法,与道‘门’镇教护法神通之一的八/九玄功并称当世两大绝变神通之一,只不过那八/九,重在‘肉’身修行,最高境界便是‘肉’身成圣,变化之法只是旁枝末节,并非核心所在。

    而这圣劫变却是反其道而行,对‘肉’身修行虽有一定助益,但真正的‘精’髓所在却是那造化变化,传说将这圣劫变修炼至九变大圆满境界之后,能可分出九道圣劫化身,一身不灭,就能可圣劫重生,神妙至极。

    不过,那终究只是传说,纵观古今,哪怕就是圣脉一族的历代圣主,那几位皆尽步入合道境界的强者,也未能够将这圣劫变修炼至九变之境,

    圣脉之主都不行,宁渊肯定也没有多大希望,好在现如今,他并不需要将这圣劫变修炼至大圆满,甚至连有所成就都不用,只需要初入‘门’径,就能可改变自身血脉气息,隐藏修为境界。

    这就是苏暮晚晴要宁渊修炼圣劫变的主要原因,天魔逆‘乱’之劫在前,逆‘乱’王汹汹报复在后,这等形势之下,苏暮晚晴实在不想让这个家伙去惹什么麻烦了。

    所以,修炼这圣劫变势在必行,这魔族虽然风气彪悍,崇尚强为尊,弱为食的丛林法则,但终究不是真正的嗜血野兽,而是有智慧,有灵魂,有自我的生灵,因此他们还是会遵守规则,讲讲道理的,只要宁渊遮掩住了那属于人族的血脉气息,就不会有什么魔会不开眼的来找他的麻烦。

    而宁渊对此,也没有多大意义,他虽行征伐斗战,成就自我之路,但这并不是说他就是个嗜血好战的‘激’进份子,相反,他可以说十分爱好和平,因为他根本懒得去找那些麻烦,只不过有些时候麻烦总会找上他,避都避不开,就好像刚才……

    总而言之,修炼这圣劫变,接下来宁渊在这魔渊之中,绝对能少去诸多麻烦,甚至回到神州之后,此法都有不小的用,毕竟宁渊总不能做什么都带张面具异谱,以炽风翼的身份行动吧,一次两次还好,多了难免不让人心生怀疑。

    因以上种种原因,对于苏暮晚晴的提议,宁渊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并且开始着手修炼这圣劫变。

    为圣脉一族的镇族神通,至高圣法,在世人眼中,这圣劫变除却了种种神异玄妙之外,最大的特征还是难!

    难修,难练,难成,连圣脉一族的圣主,都未曾踏入这圣劫圆满之境,可见此法修行之艰辛。

    这理解,不能说错,但也不能说全对,圣劫变修炼虽然艰难,但那是指最后的九变圆满之境,前八变八境,相对来说还是很简单的,因为这圣劫九变,对应的就是修行境界,先天四境,道圣五厄,合计九境九变,只要体内圣脉造化之力足够纯粹,那完全能够一境成就一变。

    宁渊虽不是圣脉一族的族人,但经过方才那不知缘由的突破之后,他体内武脉异变,皆尽被圣脉同化,让他拥有了整整十二条圣脉。

    十二圣脉啊,不要说别人,就是苏暮晚晴这位圣脉一族的圣尊,现如今体内的圣脉造化之力也未必及得上宁渊。

    因此,宁渊修炼这圣劫变,是十分简单的事情,毕竟如今他已入真劫三重,单纯从修为境界上来说,那就是先天大圆满的天劫顶峰之境!

    有体内十二圣脉的造化圣力支撑,他很快就能够修成圣劫变前四变境界,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毕竟想要化身那战力绝强的天地神兽,起码要入圣劫五变才有可能,但那又如何呢,对于宁渊来说,同等境界之间,在这‘肉’身搏杀上,就是对那道海鲲鹏,太古金刚他都浑然不惧,这变与不变有什么意义么?

    所以,这圣劫变对于现如今的宁渊而言,唯一的用,就是改变自身气息,变化身姿容貌,在做某些不好暴‘露’身份的事情之时毕竟方便罢了。

    ……

    快,在许多时候只是形容,只有真正用数据对比过后,才能比较出什么是真正的快,真正的慢。

    现如今就是如此,方才将那圣劫变之法传给宁渊的苏暮晚晴,此刻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人,小嘴微张,但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人,仍旧是宁渊,容貌没变,身形没变,甚至连衣着还是先去那般的大半,唯有那气息,已是截然不同了,那属于人族的血脉气息,已然被遮掩消隐,取而代之的是一般魔族独有的‘混’‘乱’,妖邪,暴戾之气。

    这一点气息的变化,在以往自然算不得什么,但对于现如今身处于魔渊之中的宁渊来说,却是天翻地覆的改变,因为这代表着他已经从一个人族变成了一个魔族了。

    这就是圣劫变的神奇之处,轻而易举的就改变了一个人的气息,哪怕修为高深之人,也未必能够窥破,因为这根本不是伪装,而是真正的改天换地,造化衍万千,除却核心本源不变之外,一切都尽数变了,谁能识得破?

    当初在北域之时,苏暮晚晴连圣劫变一变之境都未得,就能够将自身气息完全化为人族,无论是天音阁还是三大圣地四大神宗,都无一人能可识破,宁渊也是亏了歌月,否则的他也一样‘摸’不清这魔‘女’的底细。

    如此可见,这圣劫变之神异,不愧是圣脉一族镇族神通,至高圣法。

    只不过……

    “你……!!!”

    望着眼前已然改变了气息的宁渊,苏暮晚晴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口中的话语却始终接不下去,那完全不符合如今身形的‘胸’口不住起伏着,在宁渊眼中映出了一片惊心动魄的‘波’澜跌宕。

    “嗯?”

    见此,宁渊眉头一皱,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要不要我变对角出来?”

    话语之间,宁渊伸手在头上一抚而过,造化圣光闪动之间,一对魔纹环绕,漆黑如墨的魔角便出现在了他发间,一股妖邪霸道之气犹然而生。

    “你……这个变态!”

    此刻,苏暮晚晴方才缓过气来,看着玩得有些开心的宁渊,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圣劫变,圣劫变,这圣脉一族的至高圣法,无上神通,竟然被一个人族,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给修成了。

    这般的事实,何止是让人震惊而已,如果不是眼前的一切太过真实的话,她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一个荒唐无比的梦。

    在苏暮晚晴的预想之中,因双生契约而拥有一部分圣脉力量的宁渊,想要入这圣劫变的‘门’槛,最起码也要十天半月,因此她已经做好了在这等待的准备了。

    结果呢,没有十天,没有半月,甚至连一日都不到,就短短的半个时辰,这个家伙就踏入了圣劫变四变之境,一念之间,易改血脉气息。

    这样的速度,快得完全超乎了苏暮晚晴的想象,她此刻甚至有一种想要给宁渊验明正身你的冲动,看看这家伙是不是真的是一个人族。

    苏暮晚晴震惊非常,宁渊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只见他‘摸’着头上变出来的那一对魔角,有些疑‘惑’的说道:“我怎么变态了,你们魔族里边不由有长角的么?”

    对于宁渊这答非所问的话语,苏暮晚晴只能捂住脸,表示不想再和这家伙说话了,那对于她的心灵与理智来说,实在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

    片刻之后,接受了事实的苏暮晚晴与宁渊终是迈开了脚步,启程向那逆王都去了。

    只不过,在此之前,苏暮晚晴让宁渊将头上那一对魔角给消去了,这魔族虽有一个魔字,但绝大部分还是人族的形象,或者说这世间的智慧种族,基本上都是一个模子,因为这个模子的来源是天龙一族两大本相之一的人相,是最契合天地大道的形体。

    所以,想要伪装成魔族,并不需要加一对魔角上去,因为魔族里边只有天魔一族才长着一对魔角,若是在以往,宁渊冒充一下天魔自然没问题,但现在嘛,宁渊若是顶着一对魔角进那逆王都,苏暮晚晴敢保证要不了半刻逆‘乱’王就会杀过来,然后新仇旧恨一并与这家伙算个清楚。

    为了低调,更是为了让这家伙不去惹麻烦,苏暮晚晴尽可能让宁渊‘弄’得普通些,最好是那种扔进人群里边转眼就找不到的类型。

    这要求对于宁渊来说并不算太高,毕竟他本身就不是那万众瞩目的类型,虽然因为修行‘肉’身的缘故,加深了几分男子阳刚之意,身形也相对英武许多,但这些在魔族之中,完全就是平平无奇了。

    所以,宁渊根本不怕引起什么注意,而这鬼地方也没有什么人会注意他,直到那逆王都……

    魔域荒野,实在没什么好呆的,再加上宁渊修为突破,体内成就十二圣脉之后,真元恢复的速度提升了许多,所以宁渊没有在意消耗,带起苏暮晚晴,催动风之极意,一阵风驰狂啸之后,便来到了这十层魔渊的中央,逆王都!

    这逆王都不像是魔域荒野,时刻被那太古魔气笼罩,一片幽暗无际,这一座王都雄城,就如若黑暗深渊之中的一颗璀璨明珠一般,上下绽放着璀璨至极的光辉,照亮了那魔域苍穹,驱散了无尽黑暗。

    远望之时,光辉璀璨,夺目耀眼,但临近之后那光芒却骤然变得柔和了起来,让人终于望清了这魔渊明珠的全貌。

    那是一座雄伟无比的雄城,置身于万丈光辉之间,如若钢铁一般漆黑深沉的城墙之上,沾染着洗不去的血迹,连那大地也是暗红的‘色’彩,整座城池,透出的不仅仅是雄伟恢弘,

    一般,上下绽放着璀璨至极的光辉,照亮了那魔域苍穹,驱散了无尽黑暗。

    远望之时,光辉璀璨,夺目耀眼,但临近之后那光芒却骤然变得柔和了起来,让人终于望清了这魔渊明珠的全貌。

    那是一座雄伟无比的雄城,置身于万丈光辉之间,如若钢铁一般漆黑深沉的城墙之上,沾染着洗不去的血迹,连那大地也是暗红的‘色’彩,整座城池,透出的不仅仅是雄伟恢弘,还有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