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圣劫变!
    血雨已散,风尘渐消,在那魔星陨落的灾劫结束之后,这魔渊深渊,终于又回到了以往的死寂与平静,只是这平静之下,又有多少暗流汹涌,就不为人知了。,: 。

    宁渊同样不知,然而他却浑不在意,事不关己,己不关心,心中已然打定了主意,‘欲’要冷眼观望这魔渊局势发展,最后再坐收一把渔翁之利的他,如今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静静的等待着,等那魔道天命功成或者魔主逆天而起。

    天命应魔主,魔道对魔神,这两虎相争的结果,要么同归于尽,‘玉’石俱焚,要么两败俱伤,或一方惨然得胜。

    届时,方才是他动之时,在此之前,无论这魔渊局势如何发展,都与他没有太大的关系。

    所以,宁渊很快就收拾好了心情,转眼望向了仍是处于惊愕之中的苏暮晚晴,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接下来……?”苏暮晚晴喃喃一声,随后终是回过了神来,望向了宁渊,美眸之中透出了几分惊怒之‘色’,语气有些‘激’动的说道:“你难道就不打算和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么?”

    显然,对于宁渊这分明是要糊‘弄’过去的举动,苏暮晚晴很是不满,甚至有些恼怒,这不是她小气,而是宁渊实在太过分了。

    原先苏暮晚晴还以为,现如今宁渊和自己是站在同一条船上的,彼此之间应该同舟共济,相扶相助,以此度过眼下这绝境才是,可这个家伙,却好像想要先把这条船给凿沉!

    瞧瞧他干了些什么好事吧,先把圣灵珠人族的天命给打得只剩半条命就不说了,将那圣神祭坛近乎夷为平地也勉强可以容忍,但最后那是个什么鬼,这家伙知道他打的那人是谁么?

    回想方才,那一道飞出天坑的魔光之中,一身血迹斑斑,伤痕累累,只能够狼狈而逃的聂倾天,苏暮晚晴就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逆‘乱’王,十层魔域深渊的主宰,名动天下的强者之一,与魔族三脉之主齐名共尊的魔渊巨头,这般的人物,苏暮晚晴怎有可能认不他来?

    虽然苏暮晚晴也不知道,这位逆‘乱’王派出一道分身降临此地的目的什么,但这已经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宁渊与和他打了起来,并且险些还将他给活生生打死了。

    大圣之尊,已凌驾于芸芸众生之上,在这世间,除却了那对于无上大道的追求之外,真正能可让他们介怀于心的,恐怕就只有道统传承与自身脸面了。

    而现如今,宁渊将逆‘乱’王这一道分身给打成这副模样,这只是不给逆‘乱’王面子而已么,不,他这分明就是一巴掌扇在了这位魔族巨头的脸上,聂倾天的脸都快要给他打烂了。

    这正是苏暮晚晴有些崩溃的原因所在,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家伙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和逆‘乱’王打了起来,并且还这么生猛,连逆‘乱’王都不是他的对手,一道元神分身,险些就折损于此了。

    这其中缘由,苏暮晚晴暂时不清楚,但此番后果如何,她却是明明白白,大圣重颜面,王者重威严,这一场大战,宁渊与聂倾天结下的仇怨不用多说,日后这位逆‘乱’王必然是要与他好好清算一番的。

    而因双生契约的关系,她与宁渊已然纠缠上了斩不开的关系,日后逆‘乱’王与宁渊敌对之时,自己应当如何站位,是看这家伙被逆‘乱’王本尊灭了,然后搭上自己的‘性’命,但是与他一起抗衡聂倾天,承受这位六王之首的滔天怒焰?

    这不管如何选择,好像都是在自寻死路啊!

    想到这里,苏暮晚晴便是一阵无力,再望着一脸疑‘惑’,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宁渊,一股悔意遏止不住的涌上了心头。

    苏暮晚晴真正是后悔了,后悔当初在北域之时,为何那般想不开,招惹谁不好,偏偏惹上了这敢把天都捅破的家伙,还结下了那该死的双生契约,这下子好了,如今就是想撇都撇不清了。

    宁渊惹麻烦的能力,苏暮晚晴已经不止一次的见识过了,当初在北域,他就先捅了绝仙一脉哪个马蜂窝,紧接着便招惹上了天音阁,三大圣地,四大神宗,真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将那生命不止,死不息这句话给展现到了淋漓尽致。

    而现如今,他更是变本加厉,在这魔渊十层,逆‘乱’王的心脉腹地之中,将这逆‘乱’王的分身给差点打死了。

    那魔渊大劫,天魔逆‘乱’之祸还未有办法平息,这家伙竟又惹上了一个无法收拾的麻烦,接下来,究竟应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心思之间,苏暮晚晴又是陷入了一片‘迷’惘之中,如此局势,纵是聪慧如她,也思不出半点对策了。

    然而见此,宁渊却是一笑,轻声道:“你想要我解释什么,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这莫名其妙的就有人来找我麻烦,我总不能站在不动给他们打吧。”

    “你……!!!”

    他这无所谓的模样,让苏暮晚晴真正是气急攻心,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咬着银牙说道:“那你知道你刚才打的那人是谁么?”

    “嗯,你说哪个?”

    “那魔剑之主。”

    “哦……!”

    “不知道!”

    “你……”

    一番对话,让苏暮晚晴险些吐出血来,用尽一切办法让自己重新冷静下来之后,继续说道:“那人,便是这十层魔渊的主宰,魔族六王之首,已然步入大圣顶峰,半步可见合道‘混’元的强者,逆‘乱’王聂倾天!”

    苏暮晚晴一口气说了许多,便是想要让宁渊意识到这事情的严重‘性’。

    听此,宁渊眼神一凝,若有所思的说道:“逆‘乱’王,难怪能如此实力,只不过……这又怎么样,他是天王老子我也不能站着给他打不是?”

    “你……是,是,话是怎么说,但你也要想一想后果啊!”苏暮晚晴捂住了脸,用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语气说道:“这里是十层魔渊,是聂倾天的心脉腹地,你与他结下了这般仇怨,日后他怎有可能放过你?”

    “哈,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听此,宁渊却是一笑,言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要寻仇,也得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啊!”

    “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以为方才那就是聂倾天的真正实力么,那不过只是他的一道分身而已,他本尊乃是大圣顶峰的强者,半步合道的存在,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嘛?”

    见宁渊这仍是浑不在意的模样,苏暮晚晴真正是怒了,她苦口婆心的说了这么多,为什么这个家伙就是一句话也听不进去呢。

    见此,宁渊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这我知道。”

    这般平静,却是让苏暮晚晴更为恼怒,语气‘激’动的说道:“那你还一点都不在意的模样?”

    宁渊一笑,言道:“方才不是说了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有他的手段,我有我的底牌,谁放不过谁那还是两说呢,怕什么?”

    如此话语,还真不是宁渊狂妄得不知天高地厚,相反,他很清楚自己现如今的实力,应对一般的道圣修者尚可,对上大圣也有一战的能为,可若是对上聂倾天这位大圣顶峰,得窥‘混’元合道的至强者,那他肯定是必败无疑。

    但这必败无疑,是在不动用底牌的情况下,现如今,手握七万天道功德,宁渊随时能够‘抽’出六张地级极限卡,纵然是对上天魔主都丝毫不虚,会怕他区区一个聂倾天,逆‘乱’王?

    说句不好听的话,那逆‘乱’王若真是找上‘门’来,要清算今日仇怨的话,那就是厕所点灯,纯粹找死。

    这也是宁渊轻易放走聂倾天与那圣魔血茧的原因,若是一般人,自然惧于那逆‘乱’王威势,更害怕那天命未来崛起,未来报复。

    但宁渊怕什么,对于他而言,聂倾天这逆‘乱’王不足为惧,那宁天鸣更是不值一提,魔道天命再强,那也只是魔道的天,它也许能可主宰这魔渊十八层魔域,主宰这魔族众生,但想要管宁渊这一个人族,那还得问问如今正是巅峰的人道答不答应,就是人道答应,那系统也不答应啊。

    所以,宁渊如此自信,不是没有缘由的,只不过这缘由却无法与苏暮晚晴解释清楚,毕竟她不是君青衣,那双生契约的约束力再强,到底也只是一道契约而已,两人之间的关系,至多只能算是朋友,连至‘交’都算不上,宁渊自是不可能将一切全盘托出。

    只不过,见这小魔‘女’一脸担忧的模样,宁渊也是有些感动,苏暮晚晴这看似恼怒,但心中却是不想他出事的,否则的话也不会与他说这么多。

    也许,苏暮晚晴这么紧张的原因,主要是害怕那双生契约的生死牵连,但那一份关心,却是丝毫不假的,这世间多一个能关心自己的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想要自己‘性’命的敌人吧。

    心想至此,宁渊面上不由浮现出了一丝微笑,探手安抚似的‘摸’了‘摸’苏暮晚晴的头,说道:“放心吧,没事的。”

    “你……”

    见宁渊仍是如此,苏暮晚晴只能叹息一声,话语无力的说道:“算了,任由你去吧,但麻烦你牢记一件事情,你若是死了,那可就是一尸两命了,我还不想同你一起共赴黄泉,所以以后遇事,能不能三思而后行?”

    “什么一尸两命,这听起来怎么有些怪怪的呢?”

    苏暮晚晴苦心告诫,宁渊的注意力却落在了一处无关紧要的地方,直到见这小魔‘女’又要生气起来,他方才转口说道:“好,我记住了,你放心吧,绝对不会拖着你一起死的,你想我还不想呢。”

    “你!!!”

    苏暮晚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方才压下了那将宁渊掐死的冲动,继续说道:“好了,这些事情暂且不提,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嗯?”

    听此,宁渊先是一怔,随后有些无语的说道:“这好像是我刚才问你的问题吧。”

    苏暮晚晴:“……”

    一阵略显尴尬的沉默之后,小魔‘女’方才回过了神来,望了宁渊一眼,又看了看那在陨星冲击之下已成往日云烟的圣神祭坛,轻声道:“接下来,我要去逆王都,见一见逆‘乱’王,打探一下圣主与天魔之战的消息,看这魔渊形势如何之后再做打算。”

    “嗯,那好,走吧!”

    宁渊点了点头,赞成了苏暮晚晴这一提议,反正他现在也是没事干,去哪里都一样。

    “好,走吧……!”苏暮晚晴亦是点了点头,但转眼她就发现了不对,拉住宁渊的衣袖,问道:“等等,你也要去逆王都?”

    宁渊望了她一眼,理所当然的说道:“是啊,有什么问题么?”

    “还有什么问题的么?”

    苏暮晚晴真的是给这家伙的粗大神经给打败了,万分无力的说道:“你刚刚把逆‘乱’王的分身都打了,转眼就去逆王都,你说有什么问题么,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吧?”

    宁渊一笑,说道:“我方才不是说了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再且说了,不去逆王都,我还能去哪里,这鬼地方好像哪里都不是什么好去处啊,还有,我不在,你确定以你现在这模样,能完好无损的走到那什么王都么?”

    “你……好,我怕你了!”宁渊的话虽是没心没肺,但也不无道理,苏暮晚晴心中思索了一会儿,说道:“但你不能就这么去,一个人族在魔渊可是很受敌视的,在那王都更是如此,你若是这么去了,肯定会惹出天大的麻烦来。”

    “嗯?”

    宁渊挠了挠头,问道:“那你说应该怎么办,易容吗,我可不会啊。”

    苏暮晚晴白了他一眼,说道:“易容,你以为这还是在北域,那武道江湖么,还易容,这里是魔渊,你就是改变了容貌,那人族血脉的气息也是无法遮掩的。”

    “我就是随便说说……”宁渊摇了摇头,言道:“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哼!”

    苏暮晚晴冷声一笑,傲然说道:“你可知我圣脉一族有一‘门’无上造化神通,名曰圣劫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