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功德
    获得奖励:天道功德七万点……

    系统一如既往的冰冷话语,使得宁渊微微一怔,神情之中透出了几分诧异与惊喜。,: 。

    说实话,先前接到这天道任务之时,宁渊一直都是把这当成天道或者系统给他画的一个大饼,虽然看起来很不错,但实际上全是虚的,尤其是那奖励,更是可望不可即。

    毕竟再怎么说,这里都是魔渊,已然沉入无尽‘混’沌之中的魔渊,在那魔道天命的影响之下,纵是神州天道的力量都被削弱到了极点,遑论其他了,在那魔道天命不惜代价的维护之下,无论宁渊如何强横,毁去那圣魔血茧的希望仍是渺茫不已。

    因此,从一开始,宁渊就没有吃下这大饼的打算,出手的缘由也大半是顺应天道大势,免去日后魔劫之祸罢了。

    结果没有想到,系统竟给了他一个小小的惊喜,这天道任务的奖励,竟然还是看完成度来结算的。

    这一点,出乎了宁渊的意料,但仔细想想,他很快就释然了,因为这完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虽然他没有将那圣魔血茧直接毁了,但天罪倾力一击之下,这血茧三血三源之力流失大半,以至于元气大伤,根基折损,虽然还能够勉强维持那血茧形体,但身上的缺陷已成,永远不可能得到弥补了。

    有这一缺陷存在,哪怕在此之后魔道天命倾力为,也不可能如若先前谋划之中的那般,造就出一位能可逆‘乱’天地秩序,脱于三界六道之外的至邪之魔了。

    这至邪之魔不成,日后神州天地自然少去了一场魔祸灾劫,因果轮回,天理循环之下,宁渊这破坏圣魔血茧的人,自是功不可没,这一部分天道功德,是他应得的奖励。

    这就是因果,亦是天地之间的秩序,万物共守的规则,无论是系统也好,天道魔道也罢,都要依照这规则行事,无可逆,无可改。

    宁渊虽不清楚这其中异常复杂的关系,但这最基本的因果关系他还是看得明白的,因此对于这意料之外的奖励,他很快便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七万点天道功德!

    这是个什么概念?

    说实话,宁渊也不清楚,因为他还不知道这天道功德的具体是个什么东西,只知道这能够用来‘抽’取天级卡,但似乎要凑满十万才能‘抽’一张,现如今他手上只有七万,显然是不够的,那能不能打个折扣,用这天道功德去‘抽’取地级卡?

    怀着这样的疑问,宁渊在心中询问起了系统来,而系统也很快给予了回应。

    “功德,由芸芸众生之意念凝聚而成的力量,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威能,更是大道运行,维持天地秩序的本源力量之一,能可分为基础功德,魔道功德,妖道功德,魔道功德,天道功德诸多类型!”

    “其中天道至高,凌驾三千大道之上,因此天道功德最珍最贵,只需十万点,就能可指定‘抽’取一张地级英雄卡,人道功德其次,需五十万点,魔道功德再次之,与基础功德持平,‘抽’取天级卡需一百万点。”

    “诸道功德之间和彼此兑换,每次兑换会造成十分之一的损耗,如十万天道功德,能够兑换成九十万基础功德,百万基础功德,能可兑换成九万天道功德。”

    系统一番解释之后,对于这功德的用,宁渊总算是清楚了,七万点天道功德,扣除掉兑换消耗,差不多能兑换出六十万基础功德。

    六十万基础功德,那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六张地级极限的英雄卡!

    六张地级极限卡,宁渊何曾有过这样的身家?

    只要这六张极限卡中,能有一张真卡,或者融合成为组合卡,那么眼下这魔渊困境有算得什么,不要说那天魔主重伤未愈,就是他处于全盛巅峰,如此底牌在手,宁渊也有与之一战的把握。

    想到这里,宁渊心中陡然生出了一股冲动,想要将这七万天道功德兑换,‘抽’取出六张地级极限卡来。

    但想了想,他还是将这心思暂且压了下去。

    这天道功德对于他来说,真正的用还是‘抽’取天级卡,天级极限卡,这一意义,远胜基础功德能‘抽’取的地级卡,毕竟基础功德虽也难得,但多少还有获得的途径,这天道功德就不同了,鬼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蹦出第二个圣魔血茧来。

    所以,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宁渊实在不想将这珍贵的天道功德兑换成基础功德,那损耗暂且不提,英雄卡的价值就是一个大大的问题,地级卡极限再强,也只是堪比天级,如何能与天级极限相比,这两者之间的差距,纵不是天渊之别也相差不远了。

    而宁渊最有希望获得天级极限卡的途径,就是这天道功德了,否则的话,用灵气值去‘抽’,先不说那一亿点灵气值什么时候才凑得到,就是凑够了,以宁渊那人品那运气,‘抽’取天级极限卡的希望只怕渺茫不已。

    因此思来想去之后,宁渊还是决定将这七万点天道功德暂且保留下来,反正他现在手上还有一张重楼,足以应对大多数状况了,届时若有需要,再兑换‘抽’取一样不迟。

    ……

    就在宁渊心思沉浸于这功德奖励之时,千里之外,五道魔光自从苍穹之中坠落而下,宛若飞火流星一般落入了一座山谷之中。

    此时此刻,这山谷之内,一片魔气汹涌,近乎凝成了液体一般,不住的往山谷中央汇聚而去,恍若百川奔流如海一般。

    那落入山谷的五道魔光,顺着魔气涌动的方向落下,化出了神‘色’匆匆,满目焦急的五人,正是那魔族诸王。

    以星沉王尹空为首,诸王神‘色’焦急,脚步匆匆,直来到这山谷中央,魔气汇聚核心之处。

    “聂兄!”

    魔气虽是汹涌,遮挡住了眼前视线,但诸王大圣之尊,神念感知岂会被这点魔气遮挡,神念犹若触手一般向四方虚空蔓延而去,不过瞬息之间,便寻到了他们要找寻的目标。

    只见山谷中央,那魔气汹涌汇聚所在,一颗巨大的血茧伫立着,而在这血茧之前,一人盘坐在地,那被鲜血染红的躯体已变得虚幻透明了起来,‘胸’膛之处一团魔源滚动,牵引四方魔气汇聚于此,但却非用来修养自身,而是源源不断的渡入了这血茧之中。

    得魔源注入,那血茧被击穿的伤口终是停止了鲜血奔涌,但那满布血茧周身的裂纹却没有因此恢复,反而更为加深了几分,使得这巨大的圣魔血茧,此刻就如若一个濒临破碎的‘花’瓶一般,脆弱至极。

    见此一幕,尹空等诸位魔族王者面‘色’一变,当即赶上前去,向聂倾天连声询问道:“情况如何了!”

    聂倾天盘坐在地,身躯虽已变得虚幻透明,但面上威严之‘色’仍是不见,面对诸王的询问,沉声言道:“那人族着实强横,不仅仅打破了这血茧防御,更使得其中三血三源失衡而大量流失,血茧根基,已被动摇,甚有存亡之危。”

    “这……”

    听此,纵是诸位王者,此刻也不由得变了颜‘色’,当即追问道:“那此刻应当如何是好,可需吾等助一臂之力?”

    聂倾天摇了摇头,言道:“吾等魔源虽是‘精’纯,但与这血茧‘性’质不合,纵然渡入其中也只能稳住一时罢了,治标不治本,如今紧要,是立即寻找一处魔渊地脉汇聚之地,如若那圣神祭坛一般,以其中汇聚的魔渊地脉源气补充这血茧缺失本源,方才能够保其无忧。”

    “圣神祭坛?”

    听此,诸王都是松了一口气,那星沉王尹空更是直接出声言道:“这魔渊之中,共有九座圣神祭坛,十层魔渊祭坛虽毁,但十一层仍是完好无损,还有重兵重重保护,如今吾等便带着血茧前往,以祭坛地脉源气补充。”

    聂倾天点了点头,言道:“事不宜迟,尽快吧!”

    “嗯!”尹空应了一声,随后转望向了诸王,沉声说道:“此事便麻烦四位了,吾还要在此住聂兄疗伤!”

    “这……”

    听此,四王先是一怔,随后望了望形体虚幻,好似随时都会烟消云散的聂倾天,再看了看那满是裂纹的圣魔血茧,不敢推脱丝毫,当即说道:“好,此事便‘交’予吾等,尹兄你留在此地,为逆‘乱’王疗伤。”

    “此事吾等今日记下了,待天命功成之后,必要与那人族清算一番,聂兄,尹兄,吾等先走一步。”

    “请!”

    一番客套之后,诸王将四道魔渊打入了圣魔血茧之中,随后同化魔光,卷起血茧破空而出,转眼便消失在了那幽暗无尽的苍穹之中。

    目送着四王离去之后,尹空方才转望向了聂倾天,取出了一个‘玉’盒,言道:“聂兄,这是吾炼制的星源丹,可暂时为你稳住这一道分身形体,赶快服下吧。”

    听此,聂倾天却是摇了摇头,轻笑说道:“他们看不出来,你还看不出来么,吾这一道分身源心已然崩溃,莫要‘浪’费你这灵丹了。”

    话语之间,聂倾天身躯骤然一颤,张口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其中隐约可见碎裂破烂的内脏残片。

    见此一幕,尹空目光一凝,扶住了聂倾天的躯体,为其渡入了一缕魔源之后,方才问道:“那人族果真如此强横,连聂兄你都不是对手。”

    听此,聂倾天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的说道;“岂止强横,此人战力,纵观天下,只怕无人能与之并肩,尤其是那‘肉’身之能,更恐怖得难以想象,吾这一道分身,可说是被他以力强压,硬生生打得崩溃的!”

    “嗯!”

    尹空眉头一皱,亦是沉声言道:“‘肉’身之能,竟能强横到此等地步,这人族是有真龙血脉在身,还是练就了那坚不可摧的太古金刚之躯?”

    “都不是!”

    聂倾天摇头一叹,喃喃说道:“方才那一战中,他所动用之神通,虽有几分龙族气息,但其血脉却是纯粹异常,根本不见龙血掺杂,反而透着几分极限超脱的意味,这般的‘肉’身,这般的血源,只怕他走的是以力证道之路啊!”

    “以力证道,‘肉’身成圣!”

    听此,纵是尹空,也不由得变了颜‘色’,连声说道:“若果真如此,如今你我还有其余四王本尊都在沉沦海之中坐镇,这魔渊之中不是无人能可制住他?”

    “不错,此时此刻,这十层魔渊之中,已无人是他对手了!”

    聂倾天轻声叹息着,道出了这无奈非常的事实。

    “人族之中,竟有如此后起之辈,还来到了魔渊,承下了妖星之命克吾魔道天命,这……啊!”

    尹空心头一颤,随即眸中泛起了一片冷然杀机,向聂倾天沉声道:“聂兄,不如吾即可从沉沦海赶回,将这人族镇杀你看如何?”

    “不可,沉沦海决不可失!”

    尹空这一提议,却是遭到了聂倾天的断然否决,只见这位逆‘乱’王神‘色’肃穆,沉声言道:“你不要忘了,如今这魔渊最大的危难在于何方,这人族虽是心腹之患,但还未真正成得大道,且不足为惧,那天魔主不同,一旦沉沦海被破,这魔渊还有你我……”

    听此,尹空亦是醒悟了过来,发出了一声轻叹,言道:“是吾鲁莽了,只是聂兄,你打算就任由这人族在你这十层魔渊横行么?”

    聂倾天一笑,言道:“现实如此,纵然不愿又能如何,先让他猖狂一番,日后再一并清算就是。”

    “嗯,如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

    ……

    双王言谈之时,在那魔渊之底,真正暗无天日的十八层魔域之中,一座古老庄严的天魔神宫之内,一魔坐于九五皇座之时,银眸魔眼眺望着远方,目光似穿透了时空,望见了命运的长河。

    许久之后,方才听一声轻笑响起,喃喃言道:“意料之外的变数,人族,天道,魔族,魔道,哈哈哈,真正是越发有趣了,就让吾看看,这天命,这大势,究竟是如何模样吧,来啊!”

    话语之间,一人身影骤现,跪于魔主皇座之前,恭声道:“吾主!”

    “去吧,时机已到,是该你登场了,莫要让吾失望啊!”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