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谁人强,谁人横!
    第六百五十一章:谁人强,谁人横!

    这魔星陨落,自然不可能没有缘由,要知道这苍穹之的每一颗星辰,都是由世界本源之力孕育而生的,它们是这一方天地力量的体现,亦是自然生命的源泉所在,这也是为什么,世间生灵修行之时,都会选择吸取日月精华,采补星辰之精,

    所以这星辰,每一颗都无重要,尤其是对于这即将脱离神州,成为一方独立世界的魔渊来说,这魔星更是性命根基一般的存在,不到迫不得已,魔道天命绝无可能会动用陨星之力。

    然而现如今,是那迫不得已之刻,因一手促成圣魔血茧这等禁忌逆天之物的缘故,魔道天命遭受到了天道雷霆镇压,因而身受重创,元气大伤,甚至动摇了魔渊根基,这才无力去阻止宁渊破坏圣魔血茧。

    直至宁渊以天罪贯入血茧,对其造成严重伤害之后,魔道天命方才恢复了一分元气,也正是这一分元气,让这魔道天命做出了此等将近疯狂的举动,不惜代价的陨落了一颗魔星,欲要以此将宁渊轰杀,保住圣魔血茧。

    这么做,无疑会让那已经元气大伤的魔道天命变得更为虚弱,但这魔渊的天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若是不能抓住这个机会,将宁渊一举轰杀,那么当第二次天道雷霆降临之时,魔道天命将会失去最后的抵抗能力,圣魔血茧,这魔渊唯一的希望,也必然会在宁渊手毁于一旦。

    所以,魔道天命必须抓住这唯一的机会,不惜代价的将宁渊这最大的变数轰杀,而聂倾天这位逆乱王,显然也是受到了这魔道天命的影响,欲要以这一道分身为代价,拖着宁渊同归于尽。

    各方影响之下,宁渊已是身陷死局,聂倾天死死纠缠之下,他一时之间绝无机会逃离,只待那魔星陨落而下,那是形神俱灭,尸骨无存的下场。

    心知这一点,聂倾天方才放松了许多,甚至有心思与宁渊言谈了起来。

    而宁渊见此,却是冷冷一笑,说道:“如你所说,狂,要有狂的实力,你也许拖得住,但你能挡得住么?”

    话语之间,虚空骤闻一声长啸震起,九道金色龙影在宁渊躯体之环绕而现,转眼便已凝成了一件战甲,璀璨金光绽放之,可见九道血色龙纹盘绕,透出无尽霸道凶狞之意。

    天御神护!

    “嗯!”

    见此一幕,纵是聂倾天这位逆乱王,也不由微微色变,握紧了手魔剑,凝神以对!

    王者严阵以待,宁渊威势却是越发高涨,天罪横枪一扫,直至眼前这位逆乱之王,言道:“这魔星降下,尚需片刻时间,片刻,你也许能拖得住我,但不知道能不能挡得住我,保下这血茧呢!”

    “你……!!!”

    听此,聂倾天目光一凝,终是明白了宁渊的意图,那威严面也因此浮现出了一丝惊怒之色。

    然而宁渊却不理会他心情如何,提枪纵步而出,天御神护之,九道血色龙纹龙眸开启,绽放一片猩红夺目的华光,与那璀璨金芒交错,带起一片雄沉重压,直让大地震动,虚空崩散,聂倾天魔剑威势,顿时被压制大半。

    天御神护,苍龙战体无神通,原本拥有着无强横的威能,如今在宁渊突破真劫三重,肉身之力再见提升之后,这天御神护对于宁渊力量的提升,更是强悍得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而现如今,很是不巧,只有一道元神分身在此的聂倾天,最为薄弱的是这肉身之力,面对已然动摇了天御神护的宁渊,他顿时落入了巨大的劣势之。

    这应该如何是好?

    心惊疑,还未得出答案,便见……

    “来!”

    一声轻喝,天罪已是破空而出,枪锋银华,璀璨得犹若一道难以直视的雷霆,刹那将空间撕裂,轰至聂倾天身前。

    “喝!”

    枪锋如雷,势至逼命,聂倾天终是惊醒了过来,顾不纠结方才的疑问,运起魔剑便是倾力一档,欲要如若先前那般挡下这雷霆一击。

    然而……!

    “轰!”

    只听一声巨响轰鸣,如若苍龙啸海的天罪一枪点落之间,恐怖至极的力量随之爆发开来,那是无圣兵的雷霆之威,更是天御神护加持之下的盖世神力。

    如此一击,力撼山河都是轻易,合论眼前区区一人,以魔剑倾力抵挡这一枪的逆乱王,只感觉手魔剑剑身之,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怖力量爆发开来,好似怒海决堤,更如天崩地裂,纵是如若他这般的强者,也难以与之抗衡,一声低吼之间,身躯已是不由自主的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入了那天坑石壁之,震起了一声轰鸣巨响,尘烟飞扬。

    “该死……啊!”

    被硬生生轰入石壁之,聂倾天只感觉五脏震荡,六腑皆伤,这虽只是一道元神分身,但分身也是身,由真元凝结血肉练成的躯体,一样有五脏六腑,血肉骨络,也一样会感到伤势痛楚。

    只不过聂倾天到底是聂倾天,转眼便已将这伤势强压下去,随后再催真元,纵身而去,欲要与宁渊再战一番。

    如若方才聂倾天所想的那般,如今只有一道元神分身的他,的确不是宁渊对手,但不是对手不代表无法纠缠,只要聂倾天不惜代价,还是能略微拦阻住宁渊脚步的,只要坚持到那陨星坠落而下,那这一切便尘埃落定了。

    所以纵是明知不敌,聂倾天仍旧选择了纵剑而出。

    但这一次,宁渊却没有理会他,也没有选择抽身退去,因为算他退,聂倾天还是会追杀来,一直纠缠着他,而那魔星即将坠落,一旦魔星落下,这方圆百里都要毁于一旦,在这聂倾天不惜代价的纠缠之下,宁渊根本不可能在魔星坠落之前退出百里之外。

    所以他没有退,手持天罪,便向那圣魔血茧走去,完全无视了那一剑杀来的聂倾天,提枪一击,直取仍是血流不止的圣魔血茧。

    “你!!!”

    见此一幕,聂倾天不由嘶声一啸,剑势陡然偏转,不再攻向宁渊,而是拦在了圣魔血茧之前,堪堪抵挡住了那天罪枪锋。

    “轰!”

    随后,又是一声轰鸣巨响,聂倾天再一次被宁渊一枪震飞,周身鲜血爆散,这分身躯壳,在宁渊那强横至极的力量接连重击之下,已渐难承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