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天地变!
    上古禁忌神器重铸,天地雷霆本源之力融合,使得天罪本就凌厉至极的锋芒,陡然暴增了数倍,再加上宁渊倾力一击,纵然是这坚不可摧的圣魔血茧,也被突破了防御,枪锋撕裂相融合一的圣魔光辉,贯穿了那三大魔血凝结而成的血茧躯壳,最终没入了那血茧深处。.: 。

    “啊!”

    一枪贯入,圣魔血茧之中,顿起响起了一声凄厉至极的悲鸣,犹若心脏一般不住震动的血茧,此刻也犹若心脏被贯穿了一般,鲜血好似决堤的洪流一般喷涌迸溅而出,那圣灵珠的造化之源,九星魔阵转化而成的至邪魔源,还有这祭坛之中积累了千万年的魔渊地脉源气,也随之倾泻而出,无可挽回的逸散着。

    这三血三源合击六股力量,强弱不一,‘性’质不同,有的甚至还相逆相冲,按照道理来说是绝对不可能融为一体的,只不过宁天鸣的体质特殊,再加上那魔道天命在暗中推‘波’助澜,他才堪堪能够以三魔血汇融三源力,让这六股力量在自身体内形成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平衡,凝结出了这圣魔血茧。

    而现如今,这圣魔血茧被宁渊一枪贯穿,这平衡自然也瞬间被破,使得方才被宁天鸣融合了些许的六股力量,此刻开始飞速的流失逸散。

    这对于宁天鸣而言,也许还不到致命的地步,但绝对动摇了他的根基,就算之后他还能够修成至邪魔躯,但是现如今所流失的三血三源之力,足以让他那原本完美的至邪魔躯出现巨大的缺陷乃至于致命的破绽。

    至此,这魔道天命大计,不说全盘皆输,功亏一篑,但也毁了大半,无法修成完美至邪魔躯的宁天鸣,想要与五厄圆满,成就天道的天魔主抗衡,实在是希望渺茫。

    也许感应到了这一点,就在宁渊一枪贯入圣魔血茧的瞬间,幽暗无尽,墨云滚滚的魔渊苍穹之中,骤闻一声轰鸣巨响。

    “轰!”

    一声轰鸣,直将万里魔云震得崩溃粉碎,现出了扔出一片黑暗,但却能可见到诸多魔星闪动的天空。

    天穹之中,魔星摇曳,闪烁着乌黑的光芒,随后一阵细密急促的声响传来,这自从上古之后就没有降过一次甘霖的魔渊,此刻骤然迎来了一场大雨,一场倾盆大雨。

    “下雨了?”

    “怎有可能!”

    大雨倾盆,这已有数万年未曾在魔渊之中出现过的天象再现,纵是魔族六王也不由得怔住了,凝望着那天穹之中闪动的魔星,再看着那倾盆而下的大雨,不知何时,六王的视线,已变成了一片猩红,如血一般的猩红。

    这并非是六位王者进入了什么异常状态,而是因为……

    “这雨,这雨……”

    下方,一直在等候着宁渊的苏暮晚晴,也见到了这大雨倾盆之景,只是当她伸出手来,想要接下一点雨水之时,却陡然发现,落在自己手心的并非是清澈透明的雨水,却是血,一片殷红,触目惊心的血!

    魔渊之中,不见日月,黑暗非常,因此根本无人发现,那幽暗无尽的苍穹之中落下的雨水,竟是血一般的颜‘色’,甚至还散发着血的刺鼻血腥。

    数万年来,都未曾见一甘霖降下,如今终是雨落纷纷,但这雨竟是血雨!

    这发生了什么,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苏暮晚晴仰头向那苍穹望去,倾盆而下的血雨模糊了她的视线,但她仍是望清了苍穹之中的景象,那一片不住摇曳的魔星,那似在哀鸣‘抽’泣的天空。

    “难道……”

    如此一幕,足以说明许多,苏暮晚晴也是瞬间惊醒了过来,转眼向那沉入大地,化天坑的祭坛废墟望去。

    然而映入她视线的,却是一片璀璨夺目的天地雷霆,雷光‘交’错,肆虐之间,已然将那天坑所在化了一处雷池,无人能可逾越而入,更无人知晓其中发生了什么。

    黑暗苍穹之中,魔族六王同样不知,但注视着那倾盆而下的血雨,再看那不住摇曳,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坠落而下的魔星,一个让人惊骇‘欲’绝的可能,骤然浮现在了六王的内心之中。

    “天降血雨,天降血雨,此等异象,不是一尊合道强者陨落,就是天地劫起,末日降临之象啊!”

    “难道,天命……”

    “不,不可能的,吾魔渊的天命,怎会就此折损,这绝不可能的!”

    “莫要再说了,众人速速出手,将那人族斩杀,确保天命无忧!”

    “聂兄,你不可在冷眼旁观……”

    一片惊怒话语之间,诸位王者回身望向了聂倾天,他们此刻虽是惊骇不已,但心惊意未‘乱’,甚至方才那一道雷霆来历非同一般,那人族得此助力,只怕更为强悍,想要将他镇压,唯有聂倾天这位逆‘乱’王出手。

    然而诸王回首之后,面‘色’却是齐齐一变,因为此刻他们已经见不到聂倾天的身影,这位逆‘乱’王,竟不知何时离开了。

    “逆‘乱’王!”

    “聂兄!”

    见此一幕,诸王惊怒‘交’加,一时不知所措,唯有星沉王尹空双眉一沉,转眼望向了那天坑所在,言道:“千万小心啊!”

    “嗯?”

    听此,其余四王先是一怔,随后方才惊醒过来,与尹空一般转望向那天坑,这才见到那雷霆,已化雷池的天坑之中,骤然多出了一道魔气缭绕,透散着无尽霸道之意的魔光剑影。

    魔光霸道,剑影凌厉,之间,那阻挡在前的雷霆纷纷破碎,根本阻挡不住这一口魔剑锋芒。

    因此,不过转眼之间,这魔剑便已杀入了雷池深处,见到了宁渊,亦是见到了那被天罪一枪贯入的圣魔血茧。

    “‘吟’!”

    眼见圣魔血茧被宁渊一枪贯入,此刻正处岌岌可危之境,那魔剑再也没有丝毫保留,魔气缭绕的剑身震起了一声铿锵长啸,一片魔光随之爆发开来,剑势如沧海怒涛而出,将那一片雷霆粉碎之后,便直向宁渊席卷而来。

    魔光汹涌,剑势更是霸道,这一剑攻杀不可小觑,纵然是那道圣之境的修者,也要倾尽全力方才有挡下的可能。

    “嗯!”

    如此剑势,宁渊自然不可能察觉不到,然而这魔剑杀来,锋芒将近临身之时,他却迟疑了。

    迟疑是该回身挡下这一剑,还是将这圣魔血茧彻底贯穿,绝其命脉!

    若是回身抵挡,宁渊自然挡得住,但他这么一档,这圣魔血茧与魔道天命就有了喘息的机会。

    虽然这一丝喘息之机不会太长,但对于那魔道天命而言,哪怕就是一瞬之间,都有再次逆改局势的可能。

    毕竟那是天命,这魔渊的天,这魔渊的道!

    可若是不挡,他固然能将这圣魔血茧贯穿,断绝这魔道天命之局,但那一剑也必然会将他重创。

    虽然重伤什么的,对于宁渊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但这一次和以往不同,这一次是在魔渊,他的伤势恢复速度极其缓慢,一旦身受重创,那必然会长时间的处于虚弱状态,届时不说眼前这一剑来人,就是那魔道天命的震怒天罚,宁渊也未必承受得住。

    权衡利弊,一瞬之间,宁渊已是有了决断,一步重踏在地,贯入血茧之中的天罪铿锵一震,带起一片触目惊心的血光回返而出,向那怒斩而来的魔剑横扫而出。

    枪锋横扫,犹若天崩山倾,竟是比那魔剑剑势还要霸道几分,犹若一道雷霆一般在虚空之中璀璨划开,重重的轰击在了那魔剑之上。

    “砰!”

    随即,只听一声铿锵巨响,两口神兵正面对撼,金铁‘交’撞之声在虚空之中‘激’起了一片涟漪,脚下大地更是在瞬间受到了难以承受的力量卸入,刹那震裂开来。

    大地震撼之间,宁渊身退半步,而那魔剑则是倒飞而回,直至数丈之外后,方才化现出一人身影,持剑横身而立,冷眼注视着宁渊。

    “嗯!”

    见此,宁渊眉头一扬,打量着这陡然来人,只见他身姿健硕,英武至极,方正脸庞,有王者不怒自威之态,周身上下虽是魔气腾动,汹涌非常,但却凝而不散,尽显此人一身非凡实力。

    更令人惊诧的是,他这身影,竟隐透几分虚无飘渺之意,一眼望去,似就在眼前,近如咫尺,但放开神念感知,却觉远在天涯之外,除却了那一份雄浑至极的气息之外,再也感受不到其他。

    这是分身!

    心中明了瞬间,宁渊眉头随之一沉,眸中透出了几分凝重之‘色’。

    分身,只是一道分身,就能够挡得住他的倾力一击,虽然被震退了数丈,看起来落入了下风,但要知道这分身是没有本尊‘肉’身助力的,也就是说,此人仅凭着这真元凝成的分身,就正面挡下了宁渊的攻势,由此可知,他的实力是何等强悍。

    宁渊可以肯定,这人本尊,必然是一尊大圣,并且还是大圣之中的至强者,否则的话,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修成一道这样的分身。

    大圣!

    除却了那已然超脱天地桎梏的合道与天道之外,便是这一片天地之中最为强大的存在,凌驾于无数生灵之上,能可与神祇比肩的强者。

    宁渊近来虽接连突破,手中天罪在天之血熔铸之下保全完美,一跃成为了无上圣兵,但对上一位大圣之境的强者,宁渊还是没有多少把握。

    这修为之间的差距,固然可以用根基与境界来弥补,但如果这差距大到了无法弥补的境地呢。

    道圣与大圣之间,隔着一重难以逾越的鸿沟,不亚于成圣之前的天之界限,纵是强若宁渊这般,也不敢言定自己有跨越这鸿沟之能。

    好在,这只是一道分身,并非是他本尊亲临,否则的话,宁渊就得考虑一下是使用英雄卡还是暂避锋芒了。

    宁渊心思,逆‘乱’王自是不知,他如今的注意力也大半不在宁渊身上,而是在那圣魔血茧。

    此时此刻,这圣魔血茧仍是立于原地,但已不像是之前那般圣魔一体,坚不可摧了,在那血茧中央,能可见到一个深深的伤口,其中还能可见到一道道雷霆肆虐,使得那伤口不住的喷涌着鲜血,更是崩裂出了道道细密的裂纹,向血茧四周蔓延而去,看得人触目惊心。

    这时,这圣魔血茧给予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满布裂纹的瓷娃娃一般,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直接崩溃开来。

    被宁渊那一枪贯入之后,三血三源平衡打破,圣魔血茧体内三血流失,三源逸散,这等损伤,已然危机到了血茧的根基,出现裂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不过,这血茧虽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伤害,但还未到彻底破裂的地步,也就是还有弥补的可能,只要……

    心思之间,聂倾天转望向了宁渊,正巧迎上了宁渊的眼神。

    两人目光‘交’错,一瞬之前,还是风平‘浪’静,但一瞬之间之后,却见杀机暴起,没有言语,不见前兆,就在这眼神‘交’汇的瞬间,魔剑已动,天罪随之破空而出。

    “砰!”

    又是一声金铁‘交’撞之时的铿锵巨响,宁渊,聂倾天,两人攻势同起,正面对撼,没有取巧,也无法取巧,斗的力量,拼的是根基。

    一时之间,这天坑之中,轰鸣声响不断,魔剑,霸枪如狂,两者攻势犹若狂风暴雨一般‘交’错对撞,使得这已是一片疮痍的大地,又一次遭受到了战火肆虐。

    倾力而战,搏命生死的宁渊与聂倾天不知道,外界忽然出现了骇人无比的异变。

    “聂兄一人入内,不知能否将这人族镇杀,吾等是否应当出手,助一臂之力?”

    “哼,吾早就说了,这人族是心腹大患,现在应验了吧,先前若早将其抹除,哪里会有这等事情发生!”

    “如今是说这些的时候么,速速出手!”

    “等等,那是……”

    正在诸王‘欲’要出手驰援聂倾天之时,黑暗苍穹之中,血雨纷纷之间,一颗魔星,一个漫天魔星之中最为璀璨的魔星,骤然……

    “轰!”

    一声轰鸣,天地皆震,那一颗魔星,竟是犹若熟透的果实一般,骤然自从天空之中坠落而下,化了一道无比璀璨的魔光,直向那天坑所在冲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