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重铸
    十万点天道功德,这么大的一个桃子,果然不是那么好摘的,站在圣魔血茧之前,宁渊双眉紧皱,心中苦思对策。,: 。

    这圣魔血茧之中,共有六股截然不同的力量,一是三魔血,逆魔血,天魔血,邪龙血,二是三大本源之力,圣灵珠中蕴含的造化之源,九星魔阵凝聚成的至邪魔源,三是这圣神祭坛中累积了千万年的魔渊地脉源气。

    这六股力量,强弱不一,‘性’质更是各不相同,甚至还相逆相冲,无比极端,若换成其他人,哪怕是一尊大圣,也不敢将这六股力量融入自身,否则的话,绝对是当场爆体,形神俱灭的结果。

    只是现如今,这并非是其他人,而是宁天鸣,魔道天命选中的宁天鸣,他虽比不得一尊大圣,但天生便拥有三魔血的他,是一个绝佳的载体,能够近乎完美的承载那圣灵珠,九星魔阵,祭坛地源这三股力量,以此与自身的三魔血融为一体,成就那万古无一的至邪魔躯。

    所以,这六股能够将大圣活生生撑爆的力量,此刻在宁天鸣体内却是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以此构建成了这圣魔血茧坚不可摧的防御。

    想要将这圣魔血茧打破,就必须先将这六股力量摧毁,但是这谈何容易,那逆魔,天魔,邪龙三血暂且不说,就说那圣灵珠,九星魔阵,祭坛底气这三股力量,那一个不是强悍到了极点?

    面对这由三魔血凝结,三本源守护,已成圣魔相合之势,不动如山般的圣魔血茧,不要说宁渊了,就是一尊大圣亲临,恐怕也是束手无策。

    所以,宁渊思来想去,发现自己若是想要将这圣魔血茧毁去,唯一的办法,就是使用英雄卡,以重楼这位六界魔尊的力量,将这圣魔血茧正面碾压粉碎,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只不过这样就使用掉一张地级极限卡,是不是有点太‘浪’费了些,就算之后有十万天道功德奖励,能‘抽’取一张天级卡弥补,可这重楼不比其他,宁渊得靠着这张英雄卡来建立神魔之井,离开魔渊这鬼地方呢,天级卡固然强悍,但未必能满足宁渊这一需求啊。

    所以……

    宁渊紧皱着眉,目光又一次落在了那圣魔血茧之上,只见那巨茧通体鲜红,好似一颗心脏一般在不住的震动着,上有璀璨圣辉闪动,黑暗魔光扭曲,本应极端对立的两股力量,此刻却是相融相合,浑然一体,犹若天地未开之前,那一片原始的‘混’沌鸿‘蒙’,无可撼动,无能撼动。

    “哈哈哈!”

    黑暗苍穹之中,勉力按住心中焦怒的诸王,眼见宁渊在那圣魔血茧之前手搓,压在心中的那一大块巨石终是落了下来,那压抑的沉默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畅快不已的大笑之声。

    “这圣魔血茧果真非同凡响,那人族手中圣兵锋芒如此凌厉,都不能撼动这血茧丝毫,尹兄,方才是吾等杞人忧天了,冒犯之处还请尹兄莫要见怪才是。”

    “灵王言重了,其实吾方才心中也是有些惴惴不安,毕竟这血茧初成,其能如何谁也无法断定,诸位心中担忧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哈,不管怎么说,吾等之前都太过鲁莽了,险些坏了尹兄大计,可惜此番匆忙,未能将那沉渊酿带来,否则的话,还能以酒谢罪。”

    “灵王不说,吾等都差点忘了,万年之期将至,灵族那酒中圣品又要出世了吧,灵族沉渊酿,大罗神仙醉,那万年前一品的滋味,吾如今仍是记忆犹新呢,如今六王盟成,灵王可不能像是上一次那般小气,怎么也要多给个十坛八坛的,诸位说是不是?”

    “哈哈哈,商王啊商王,以前吾就经常听闻,说你商王是这魔渊中最会狮子大开口的商人,如今看来这传闻果真不假,这沉渊酿万年一出,吾为灵族之王,也不过只能得享九坛而已,你一开口就是十坛八坛的,那这灵族的王你来当好了,吾去你那金魔城逍遥自在去。”

    “也好,灵族佳人,倾国倾城,万金不换呢,只要灵王愿意,一个小小的金魔城算什么,就是要吾整副身家也未尝不可啊。”

    “……”

    圣魔血茧稳如泰山,天命大势已无‘波’澜,这让在圣神祭坛苦守了数月,心中一直焦躁不安的诸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话语也变得随意了许多。

    唯有聂倾天,此刻面上仍是一片漠然之‘色’,冷眼注视着天坑之中的圣魔血茧与宁渊,心中不知在思虑什么。

    六王之首的聂倾天如此,其他人自也不好太过放纵,因此一阵玩笑过后,诸王面上便恢复了肃穆之‘色’,继续言谈了起来。

    “尹兄,你看这人族接下来可会知难而退?”

    “事到如今,他已无力撼动血茧,不退还能如何?”

    “尹兄所言甚是,这人族已无法再对天命构成威胁,现如今我们真正要担心的是天魔一族,那天魔主得知天命现世之后,必有所动,吾等得小心应对啊。”

    “不错,天魔主虽倒行逆施,被圣魔主与帝魔皇联手重创,元气大伤,但他到底是天道强者,决不可轻视丝毫,在天命破茧而出之前,吾等本尊要稳住沉沦海不破,分神则在此地坐镇,保证血茧万无一失!”

    “就依商王所言。”

    “等等,这人族是要做什么!!!”

    “嗯!”

    一声言语,使得诸位王者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了宁渊身上。

    ……

    天坑中,圣魔血茧之前,静立了许久的宁渊,终是有了动,只不过并非是选择离去,而是……

    “天意,天意,哈……!”一声轻笑,豁然开朗之间,宁渊不再理会这圣魔血茧,仰头向天望去,注视着苍穹之中汹涌翻滚的魔云与不住摇曳的魔星,喃喃说道:“那就看看这天意如何吧。”

    话语落罢,宁渊抬枪一举,天罪指向魔渊苍穹,枪锋之上一片银血华光绽放,竟是化了一道银血天柱,直冲苍穹。

    天之血!

    上古神器,禁忌之兵!

    神器,论其品阶,与先天圣兵相等,但为什么神器要称之为神器,而非是列入先天圣兵的范围之中呢?

    原因很简单,这神器,乃是一尊神祇的本源分化,权能倾注,历经千万磨砺之后方才铸造而成的神兵,乃是一尊神祇的权柄所在,虽然品阶与先天圣兵相同,但威能却远远胜之,且自蕴神异,纵然使用者的修为根基相对薄弱,也能发挥出这神器的大半威能。

    举个例子来说,一口先天圣兵,若是落到凡人手中,那至多就是一件较为坚韧或者锋利的利器而已,没有足够的修为催动,圣兵再强,也难以发挥,神器就不同了,自蕴神异的它,乃是神祇的权柄所在,哪怕落入了没有半点修为的凡人手中,这凡人也能在付出一定代价之后,暂时掌握这神祇的权柄,发挥出神器的部分威能。

    品阶相等,但‘性’质却是截然不同,这便是先天圣兵与神器的区别。

    而这天之血,便是一件神器,上古神器,乃是当初武神探索一处神遗之地时得到的至宝,拥有着不可测度的威能,只是当时的武神早已度过五厄之劫,位列天道之尊,纵然这天之血威能不凡,相对于他而言也是‘鸡’肋,直至武神将其赠予了宁渊,这件神器方才重现出了昔日几分风采。

    但也仅仅只是几分而言,这神器乃是神祇的权柄,除却了那尊神祇自身之外,其他人根本无法催动出这神器的真正威能,纵然是宁渊也不例外。

    但现如今不同了!

    这天之血是上古神器,因为它原本的主人就是一尊上古神祇,一尊强大至极,执掌着天地雷霆之力的神祇。

    这尊神,实在太过强大了,纵然他诞生的时间并不久远,只是上古位格,远不如那远古妖神与太古神魔,但他的实力却已经超越了上古,达到了能与远古妖神比肩的境地。

    可纵是如此,这尊神祇仍不满足,他企图打破身上的枷锁,掌控那天地雷霆的本源力量,以此晋升为真正的远古妖神乃至于太古神魔。

    但他这么做,换来的却是天道震怒,天地雷霆,为天道权柄,这一尊上古之神能掌握部分雷霆权能,便已经是极限了,竟还想要取而代之,谋夺这雷霆本源,天道权柄,此等做法,可谓是触及了天之逆鳞,已然逾越雷池。

    天道震怒,降下天罚,直将这尊古神打得形神俱灭,但他的权柄神器却保留了下来,并且被他死后的神血浸染,获得了部分雷霆本源之力,因此被天地视了禁忌!

    这就是天之血的来由,上古神器,禁忌之兵,若是以往,除非那一尊已然形神俱灭的神祇能够重生,否则的话,谁也无法掌握这天之血真正的力量。

    神祇重生,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按照常理来说,这天之血的真正威能,是永远不可能再现于世间了。

    但那只是常理,一尊神祇的确不能重生,但这天之血未必不能重现认主,只要将其入炉重铸,化去那神祇印记与神血诅咒,这件已得部分天道雷霆本源的上古神器,便能重现人世,再展威能。

    这若在往常,只能是一个设想,纵是这世上最好的大匠铸师,也不可能将这上古神器重铸。

    但现如今不是以往,人力不能,天意不能么,在这世间还有什么匠师,能比得上这天道之手,鬼斧神工?

    只见宁渊抬手举枪,天罪直指苍穹间,天之血赫然而现,银‘色’的雷霆之光‘交’错着鲜红的鲜血之华,上古神兵,禁忌之能,撕裂了幽暗魔渊,直入魔渊苍穹。

    “轰!”

    只听一声雷霆轰鸣,震‘荡’十方天际,苍穹之中,魔云滚散,魔星震动,黑暗无际的天空,骤然被一道璀璨至极的雷霆撕裂开来。

    “那是!”

    “天雷!”

    雷霆破开魔渊,撕裂黑暗苍穹,无上天道之威,纵是六王大圣之尊,此刻也不由为之‘色’变,一双双眼眸之中,尽是惊恐骇然之意,身躯更是不由自主的避让开来,根本无人胆敢去阻拦那一道璀璨至极的雷霆之光。

    好在,这一道雷霆的目标也非是他们,撕裂了魔渊苍穹之后,这一道威能无匹的雷光便落入了那天坑之中,刹那之间便将那天坑化了雷池,其中雷霆,滚滚肆虐,璀璨夺目的光华,遮掩住了众人的视线,那还妄想探究的神念,也被这雷霆无穷的击碎碾灭。

    众人的感知,彻底被隔绝在外,谁也不知道这天坑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除了宁渊!

    天雷落下,无上天道之力降临,却未向那圣魔血茧轰击而去,而是尽数注入了宁渊手中天罪体内。

    雷霆入体,天道铸炼,在一道道璀璨至极的雷光闪动之间,那纠缠在枪锋之上的天之血骤然一颤,顿时崩溃开来,分出银血双‘色’光华,一者向那枪锋融合而去,一者则是落入了枪身之内。

    天罪原身,为宁渊血‘肉’‘精’魄与天龙本源铸造而成,其中天龙本源‘精’华,大半都聚于枪锋,因此这枪锋为虚银之‘色’,象征着鸿‘蒙’开辟之时的天,似有似无,似真似幻,而枪身为枪锋之承载,主要由宁渊血‘肉’‘精’魄凝成,因而坚中有韧,难以摧撼。

    只是可惜,当初铸造天罪之时,宁渊实力略低,‘肉’身也远不如如今,纵有天龙本源弥补,也只是让天罪堪堪成就先天圣兵而已,并不完美。

    而现如今,在那天道雷霆熔铸之下,天之血中见分化,那雷霆本源之力,融入了天罪枪锋,神血之能,落入了天罪枪身,顿时将天罪缺陷弥补,成就完美。

    “轰!”

    只听一声巨响,金铁铿锵,又似雷霆轰鸣,漫天雷霆之中,天罪长啸而出,那原本虚凝如雾的枪锋,此刻已化了一片银白,犹若一道璀璨得不可直视的雷霆,在虚空之中而过,直向那圣魔血茧攻杀而去。

    “吼!”

    下一瞬,又是一声轰鸣巨响,隐隐纠缠着一道龙‘吟’悲鸣,那三血凝结,三源护持的圣魔血茧,被天罪一枪贯入,顿时血涌如泉,难休难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