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逆天!
    第六百四十四章:逆天!

    宁渊为那试验失败而叹息的同时,黑暗苍穹之,眼见那祭坛废墟被宁渊一掌打沉下陷,身处其的宁天鸣更是神色不住,纵是魔族六王,此刻也难以保持冷静了,数人惊怒起身,要插手战局。

    “全都给吾停下!”

    便是此时,骤听一声冷喝响起,声语铿锵,震动虚空,更是让欲要出手的诸位王者神色一变,不由得止住了步伐。

    一言如雷,镇住王者之步,纵观在场诸王之,能有如此威势者,只有一人,那便是这魔族六王之首,那将近步入混元合道的强者,逆乱王——聂倾天!

    “聂兄,你这是何意?”

    回身转望,注视着那出言拦阻的聂倾天,诸位王者皆是眉头紧皱,神色不解,他们实在想不通,事情都发展到这等地步了,这逆乱王竟还想要袖手旁观,是他不在意宁天鸣这个儿子的性命,也该想想自己未来,想想这魔道天命吧?

    诸位不解,唯有那星沉王与聂倾天并肩而立,沉声言道:“诸位稍安勿躁,如何还不是吾等出手的时候。”

    “嗯!”

    听闻星沉王此言,其他四王心不解同时,更是因焦急而生出了几分怒气来,当即喝道:“这还不是时候,那什么才是时候,难道要等这人族将天命折杀才是时候么,尹空,你应该清楚,吾等的时间已然不多了,天命也许还有轮回,但若天魔主杀来,你吾众人只有形神俱灭一途!”

    四王话语之间,焦怒之意更是加重了几分,听那语气,若非尹空也是一位王者,身边站着聂倾天这位威震魔渊的逆乱王的话,四王根本不想去理会尹空如何,直接要出手了。

    这不是四王愚蠢,不知天命大势之影响,而是他们已经没有退让的余地了。

    天命天命,得天意眷顾,气运加持,因此一般来说,纵然遇劫受灾,也能有惊无险的度过,甚至能因祸得福。

    但不要忘了,这个世界有一种东西叫做意外,纵然是天命在身,也一样有陨落的可能,毕竟这天命说到底,只是那大道天意培养的一颗棋子罢了,只要舍得底蕴消耗,在培养一人完成天命轮回并不是什么问题。

    然而天命能轮回,他们这些魔族王者却不能,天魔一族攻势汹汹,他们虽然借以沉沦海天险地势,拖延住了六大魔尊的攻势,但这拖延却持续不了多久,一旦那天魔主恢复,这沉沦海还能支撑多久?

    这一点,诸王心都有着答案,在天魔主这位五厄圆满,成天道的强者面前,他们这些所谓的王者大圣,不过只是稍大点的蝼蚁罢了,沉沦海被破之日,是他们六王形神俱灭,族脉尽诛之时!

    不要说什么逃,他们能逃得去哪里,在那魔神之力的封锁之下,整个魔渊都已化了囚牢,除了成一方小世界的合道强者,谁能逃得出去?

    如此形势之下,他们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纵是知晓插手这天命,会导致诸多因果纠缠,他们也只能这么做,这是大势,纵是大圣之尊,也只能随波逐流。

    四王焦怒非常,但那尹空却是骤然一笑,淡声轻言道:“诸位先莫要动怒,且看看那天命如何可好?”

    “嗯!”

    听此,四王眉头一皱,将信将疑的望向了那已成天坑的祭坛废墟。

    在宁渊那霸道无匹的一掌之下,以这圣神祭坛为心,方圆百丈范围,皆尽塌陷了十丈有余,祭坛央,那原先邪龙所在,亦是承受掌力最重之处,更是没入了大地不知多少,此刻望去只见一个天坑,其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但四王大圣之尊,岂是常人能,神念一扫之下,那天坑之的景象便尽数映入了他们脑海之。

    天坑内,一片疮痍,到处都是乱石废土与诸多残肢碎片,正是先前堆积在祭坛之的千万尸身。

    残肢遍地,血腥浸土,整个天坑,都笼罩在这让人呕的腥臭之,更有一股可怕的寒意在蔓延着,纵是诸王神念落入其之时,都感到了一阵莫名心悸。

    而那天坑央,已然被鲜血染红的泥土之,竟有一颗巨大的血茧,血茧之纠缠着两种不同的颜色,一是那神圣庄严的金色圣光,一是那哀恨凄怨的黑暗邪力,圣邪纠缠,化了一道道庄严扭曲的纹路,遍布了整个血茧。

    “这是……”

    见此一幕,四王皆是一怔,神情错愕。

    而那尹空却是微微一笑,言道:“有道是祸福相依,方才那人族一掌威能恐怖,击溃了邪龙炎,还将天命重创得近乎身亡,但也是因为如此,天命体内桀骜不驯的邪龙之血终被控制,开始与那逆魔血与天魔血融合,且天公美,那天魔一族为破坏祭坛而设下的九星魔阵,汇聚了千万魔族生前气血与死后怨恨,形成了至妖至邪的邪魔之源,正好与圣灵珠至正至纯的造化之源融合,达到阴阳相容,圣魔一体,正邪同存的效果。”

    尹空侃侃而谈,四王面却是一片茫然,若实力,他们也许不弱于尹空,但论学识眼界,他们全然不这位星沉王了。

    此刻尹空这番话语,他们大致听得懂,但具体是个什么意思嘛,他们有些发懵了,三血合一,阴阳相容,圣魔一体,正邪同存,这是要干什么,逆天么,世间怎可能容许这完全违逆天道规则的事物存在?

    见四王一脸错愕神情,尹空不由得一笑,喃喃说道;“诸位不必惊讶,如今情形,正是说明了这天命气运之雄,福缘之深啊!”

    “嗯!”

    听此,四王眉头一皱,心念一转之后,终是明白了尹空话语之的意思。

    什么气运之雄,什么福缘之深,都是一些场面话,这一切不是那魔道天命在暗为,施加影响么。

    若无魔道天命之推动,这宁天鸣敢这么做,立马会有一道九天神雷给打下来,将这完全违逆了天地规则,自然之理的妖孽劈死。

    但现如今却什么都没有发生,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这一切都是那魔道天命有意而为之,为了培养出一位能与天魔主抗衡的天命,这魔道不惜底蕴消耗,气运折损,也要逆天而为,创造出一个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世间的妖孽。

    这么做,可说是逆天而为,魔道天命为此付出的代价可想而知。

    但这也透出了一个信息,已然没有退路的,不仅仅只是他们魔族六王,这魔渊,这魔道,这天意,同样没有了退路。

    天魔主不死,则魔神生,魔渊灭,魔道亡!

    如此形势逼迫之下,魔道天意,只能不惜代价,不惜后果的来一场豪赌,将手所有的筹码尽数压在这天命之。

    这一赌,胜,则魔渊劫灭,魔族崛起,魔道大兴,败,则魔渊沉沦,尽归混沌,世间再无魔道。

    ……

    心思翻转之间,四王神色越渐凝重,眸更是隐隐透出了几分骇然之意,纵使他们是大圣之境的强者,也被这魔道天意之局震撼得惊心不已。

    而尹空见此,却是轻笑依旧,淡淡的望了一眼前方的宁渊,言道:“大势大势,不可逆,不可违,天意如此,岂是区区一个人族能忤逆的,如今这血茧,不仅仅有圣灵珠造化之力护持,还纠缠着那九星魔阵与那九个天魔祭司血祭自身转化而来的至邪魔渊,莫要说这人族,是吾等这般大圣出手,也未必能将其打破。”

    “原来如此!”

    听此,四王终是松了一口气,但目光扫过宁渊之后,又是皱眉说道:“但这人族实力如此强悍,在这魔渊之始终是一个隐患,既然天命已凝成圣魔血茧,那吾等如今大可出手,将此人斩除。”

    “不可!”

    然而尹空仍是按下了这意欲出手的王者,言道:“此人实力非凡,如今吾等只是分身在此,并无十成把握将其拿下,如今出手,只会打草惊蛇,反而不美。”

    听此,那王者眉头一皱,说道:“可这么让他离开,之后他若是在魔渊之搅风搅雨,那难以收拾了。”

    “哈!”

    此话一出,却让尹空一笑,话语神秘的说道:“吾不怕他搅乱魔渊,反倒怕他置身事外,壁观!”

    “嗯!”

    听此,四王似有明悟,问道:“尹兄是要……”

    “哈哈哈,无他,借刀杀人而已!”

    尹空轻笑依旧,注视着宁渊的身影,言道:“如今天魔一族虽被吾等阻于沉沦海,但难保他们不会有其他后手,吾等分身乏术,麾下精锐也皆在沉沦海,一旦后方发生变故,只恐鞭长莫及啊,这人族实力如此强悍,若拿他为刀,为吾等割去那隐患毒瘤,岂不美哉?”

    听此,一位王者摇了摇头,说道:“这想法倒是不错,只是尹兄,你觉得此人是任人把弄的角色么,莫借刀杀人不成,反受刀锋所伤啊!”

    尹空神色淡然,言道:“灵王多虑了,这刀利则利矣,但也只余几分锋芒罢了,只要拿捏的好,怎会反受其害?”

    “哦,听此言语,尹兄是有十成把握了?”

    “那是自然!”

    尹空胸有成竹,但见四王诸多不信的神情,只能开口解释道:“诸位应当能看得出来,那人族体内所有的圣脉之力,可想他与圣脉一族关系非常,只要从那圣脉一族的圣尊入手,加以影响,拿这一把刀,会是难事么?”

    “原来如此!”

    听此,诸王终是明悟了过来,向尹空说道:“尹兄之智,吾等不如也。”

    “诸位如此说,可是折煞在下了。”

    尹空拱了拱手,随后转望向了宁渊,轻笑言道:“现如今,静观这事态发展吧,吾倒是想要看看,这人族接下来准备如何做,那圣魔血茧,可非同小可呢。”

    “嗯……!”

    听此,诸王已是转过了视线,冷眼注视着宁渊所在,眸神色虽不尽相同,但其期待却是一般无二。

    ……

    诸王之谋,宁渊自是不知,试验失败的他,此刻有些小小的郁闷,他本以为这一次能缓解一下自己急缺的英雄点,但现实却无情的给了他一巴掌,让他从那不切实际的美梦之醒了过来。

    对此,宁渊只能轻声一叹,望向了下方那祭坛废墟化的天坑。

    “嗯?”

    随后,便见宁渊眉头一皱,神色惊讶的注视着那天坑深处。

    天坑之的景象,隐藏在黑暗苍穹深处的六王能看得到,这近在咫尺的宁渊自然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这也是宁渊如此惊讶的原因,虽然他并不清楚这宁天鸣的具体状况,也不知道什么是三血合一,阴阳相容,圣魔一体,正邪同存,但这并不妨碍他被天坑之那血茧给惊到了。

    这是个什么玩意?

    这是宁渊脑海之浮现的第一个念头。

    不错,此时此刻,宁渊根本不知道拿什么来形容这东西,那种感觉,好像某天你突然见到了一个八只脚七只手九个头一百多眼的东西出现在你面前一样,根本不知道应该何反应。

    这不是宁渊在丑化这血茧,而是这玩意是那么的扭曲,那么的不协调,完全是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以一种更加乱七八糟的方式,凑合在一起之后诞生的产物。

    在这世间,天地有阴阳之分,万物有五行之属,水火不能相容,正邪不能两立,生对死,朝对暮,天乾对地坤,一切泾渭分明。

    这些,是规则,是秩序,是道理,是真正不容逆改的天地之法。

    固然,修者修行,是逆天而为,因此世间不乏水火同修,阴阳共合之法,但这些修行之法,都在逆与瞬之间寻找到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节点,虽逆,但还在天地容许的范围。

    简单点来说,是你一人能做到水火相容,这虽不符合天理,但尚在容忍的范围之,天道不会因此降下惩罚,但若是你一人想要这世间的水与火融合在一起,那得准备等着被天雷轰杀成渣吧。

    现如今这血茧也是差不多,你三血合一,可以,你阴阳相容,也可以,你圣魔一体,正邪同存,也行得通,但你要一个个来才行啊,全都弄在一起是几个意思?

    这血茧这么做,已经完成超过了天道能可容忍的限度了,一旦让这血茧完成,鬼才知道会弄出个什么玩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