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实力
    第六百四十一章:实力

    邪龙狂啸,昂首震天,那一双紫色的龙眸之,是遏止不住的杀意与邪意,交织成了一片汹涌的毁灭之光,穿透了那幽暗无际的虚空,直落在了宁渊身。

    “嗯!”

    “这……!”

    “不好!”

    见此一幕,宁渊还未有什么反应,隐于黑暗苍穹之的魔族六王却变了颜色,注视着那狂啸而起直冲苍穹的紫色邪龙,面浮现出了一片紧张神情。

    “这邪龙血脉爆发,虽然能让此子化出邪龙之身,重现部分太古印邪之威,但那邪龙之血当蕴含的妖邪毁灭之意也影响了他的心神,他现如今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一位王者道出其缘由,印证了诸王内心的猜想,这宁天鸣体内拥有的太古邪龙之血的确恐怖至极,宁天鸣能够以初入天劫之境的修为,将聂云枫与他身边那一众实力不弱的护卫像是屠鸡宰狗一般给屠戮殆尽,一部分要归功于圣灵珠给予的造化之力,但更为关键的还是这太古邪龙之血的力量。

    然而这邪龙之血虽强,但其副用也是可怕的,那隐藏于邪龙血之的邪性一旦爆发开来,根本不逊色于那太古魔气的侵蚀,甚至还犹胜几分。

    固然,身为这邪龙之血的载体,宁天鸣并不会因为这邪性的爆发走火入魔,成为如若魔兽那般的行尸走肉,但最起码的心神混乱,难以自控是无法避免不了的。

    如果是一般情况下,宁天鸣乱也乱了,大不了是化身邪龙肆虐一番,无关紧要,但现如今却不一般,受到邪性影响而发狂的他,竟然冲向了宁渊!

    这对于宁天鸣而言,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邪龙之血的邪性影响之下,他必须通过不断的杀戮才能将那毁灭邪性给宣泄出去,而现如今在这圣神祭坛之,在聂云枫与一众亲卫被尽数屠戮之后,能够给他杀的人,只剩下了慕容灵,宁渊以及苏暮晚晴了。

    显然,宁天鸣是不会向慕容灵动手的,所以他的目标自然而然的放在了宁渊身,再加方才聂云枫等人向宁渊靠拢,企图寻求庇护的举动,更是让宁天鸣认定了宁渊与聂云枫之间有什么关系。

    虽然这只能算是猜疑,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但如今这状态之下,宁天鸣还需要什么证据么?

    答案是明显的,因此他毫不犹豫的杀向了宁渊。

    只不过这理所当然的事情,在诸位王者来说却是意外之外的惊心,身为魔族的王,大圣之境的强者,他们可不是什么井之蛙,纵然不知宁渊确切实力如何,但也能窥出几分根底来。

    “这人族体内气血磅礴,犹若天地烘炉,其肉身之强悍,决计不真龙逊色多少!”

    “能成如此强横的肉身,这人族修行的必然是征伐斗战之法,其战力只怕更为恐怖,天命如今虽激发了邪龙之血,但对此人,只怕仍是凶险无。”

    “天命不容有失,诸位,谁人出手将那人族灭杀?”

    “吾来吧,这人族实力不弱,放任不管,日后必成吾魔族心腹之患,此次正好顺势将其铲除。”

    话语之间,六王之,一人起身步出,欲要雷霆出手,将宁渊斩杀。

    但是此时,那面色还有几分苍白的星沉王尹空却是陡然说道:“不可,诸位难道忘了,现如今天命方现,大势仍未明朗,吾等若是插手其,恐怕会再生变数!”

    “那该如何是好,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人族斩杀吾魔道天命么?”

    “这一点无须担忧,那人族虽是不弱,但天命应劫而生,得吾魔道眷顾,气运雄厚,莫要说这区区一个人族,纵是天魔主想要杀他,只怕也千难万难。”

    “不错,这对于天命而言也是一番磨砺,那人族修斗战之法,若是能以战练战,通过他来磨砺天命,使其掌握那太古邪龙之血的真正力量。”

    “吾倒是忘了这一点,天命气运在身,岂是这区区一个人族能斩的,此番影响,说不定正是要让这人族成天命脚下基石啊。”

    一番言语之间,诸王终于恢复了镇定,其实他们本不会如此惊乱,只是关心则乱,这魔道天命牵扯实在太大,纵然他们是魔族的王者,也难以维持往日的冷静与睿智了。

    好在这慌乱只是一瞬,转眼之间诸王分清了局势,宁渊对宁天鸣的确有几分威胁,但也仅仅只是几分威胁而已,想要杀宁天鸣,先不说那魔道天命答不答应,在场的诸位王者,尤其是那逆乱王聂倾天不会坐视不理。

    一切看险实安,自是无需担忧,六王也继续稳坐钓鱼台,冷眼旁观这战局发展。

    六王一番言语看似费了不少时间,但大圣心念一瞬便是万千,直至六王明判局势之时,那紫色邪龙方才冲入云端而已,不要说战起生死,甚至连宁渊的身都未能接近。

    眼见那紫色邪龙啸动天地而来,立身于虚空之的宁渊神色仍是一片漠然,冷眼注视着那紫色邪龙,没有言语,没有退避,这般静静的望着它向自己直冲而来。

    宁渊不见反应,在他怀的苏暮晚晴却是有些慌乱,扯了扯他的衣服,连声说道:“你还看什么,快走啊。”

    “走?”

    听此,宁渊却是有些怪,反问道:“为什么走?”

    “你……!”

    宁渊这反应,让苏暮晚晴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言道:”还为什么,你没有看到么,那可是邪龙,太古邪龙,你不走难道要等死么?”

    “太古邪龙?”

    宁渊微微皱起了眉,看得苏暮晚晴有些欣慰,以为这个家伙总算知道怕了,但没想到下一瞬便听他说道:“那是个什么玩意?”

    “你……!”

    这一问,让苏暮晚晴好险没有吐出血来,强忍着掐死宁渊的冲动,说道:“连太古邪龙你都不知道,算了,现如今我没有时间与你解释了,快走,不然的话……”

    “吼!”

    苏暮晚晴话语未落,一声暴戾无匹的龙吟之声便已狂啸而至,一片涟漪在虚空之震起,带起了一片风声呼啸,将她的话语彻底掩盖了下去。

    听闻这一声龙吟,苏暮晚晴神色不由一变,转眼向那龙吟之声传来的方向望去,便见那一头太古邪龙已经冲破了幽暗的云层,距离她与宁渊已不过数十丈。

    数十丈是什么概念,随便一个先天境界的修者,都能够一瞬而越,这紫色邪龙更不用多说了,一啸之间,邪龙横空,转眼便已逼至了宁渊身前,虽算不极其庞大,但却蕴含着恐怖力量的躯体一摆,那紫色龙鳞覆盖的邪龙尾便横扫而至。

    神龙摆尾,翻江覆海,邪龙摆尾,同样不弱,这汇聚了邪龙毁灭邪力的龙尾横扫一击,不要说人体血肉之躯,是一座千丈高山也要被一扫而断。

    这一点,苏暮晚晴深有体会,因为此时此刻,她在这邪龙摆尾的攻击范围之下,那横扫而来的邪龙尾还未临身,已经带来了一阵恐怖至极的压力,恍若天崩地裂一般!

    “完了!”

    见此一幕,苏暮晚晴眼神一颤,不由得闭了双眸,整个人缩在宁渊怀,虽然她也不知道这有没有用,但这已是她最后的依靠了。

    “轰!”

    方才闭眼眸,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便响了起来,使得苏暮晚晴的身子又是不由一颤,似乎已然预见了那龙尾抽击在身的痛楚了。

    然而,这预感之的疼痛,却是久久没有降临,在那一声轰鸣巨响之,一切便陷入了平静,诡异非常的平静之。

    “这……”

    意料之外的结果,让苏暮晚晴有些诧异的睁开了眼眸,随后映入视线之的一幕,让她眸的诧异顿时化了一片不可置信的错愕。

    那一头紫色邪龙,此刻在她的面前,还保持着那邪龙摆尾,横扫一击的姿态,只是那紫光闪动,邪力纠缠的龙身,此刻却是在微微颤抖着。

    龙身惊颤的原因,是因为那横扫而来的龙尾末端,此刻正被一人握在手,这一握看似轻描淡写,但对于那邪龙而言,却犹若扼住了咽喉一般,使得他不住的挣动躯体,想要从那人手挣脱开来。

    邪龙之躯挣动,爆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强悍力量,更见一道道紫色流光交错闪动,透散着无尽的妖邪与毁灭之意。

    按照道理而言,这般的邪龙之力爆发,莫要说一人之手束缚,是星辰陨铁铸造而成的枷锁也应当被直接挣断碎裂才是。

    但此时此刻,那一只手却是不动如山,任由那邪龙如何挣扎,也无法难以将自己的龙尾自从其挣脱开来。

    “什么!”

    “这……”

    见此一幕,黑暗苍穹之,六王顿时变了颜色,而宁渊怀里,苏暮晚晴亦是呆住了,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一切,望着那一手挡下邪龙尾,另一手还能够揽着自己身子,不让她掉下去的宁渊,已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更不知道拿什么言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