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邪龙
    第六百四十章:邪龙

    “咔嚓!”

    一道碎裂之声响起,纵然此刻这圣神祭坛哀嚎悲鸣不断,但碎裂之声仍是尤为刺耳,更是将众人的注意力尽数吸引了过去,包括那正一脸仓皇想要离去的聂云枫等人。

    “那是……”

    众人循声望去,便见祭坛央的那一颗圣光巨茧,此刻已是崩裂出了一道道裂痕,裂纹之璀璨圣光涌动,一股与这幽暗魔渊格格不入,但却又浑然一体的神圣之意随之降临,直让众人心神一凛,不由色变。

    “嗯!”

    “终是功成圆满了么?”

    “天命出世,总算不枉吾等在此枯坐数月啊!”

    众人色变,神情凝重,苍穹之的魔族诸位王者却是开怀大笑,如释重负一般,唯有那逆乱王神色阴晴不定,冷眼注视着祭坛之的聂云枫与那逐渐破裂的圣光巨茧,心不知在思虑什么。

    “这……!”

    见那圣光巨茧逐渐破碎,再感那已然消失隐匿的圣灵珠气息,苏暮晚晴知道,那圣灵珠已是与天命融为一体了。

    但此刻,她心却没有感到对此丝毫欣喜,反而莫名感到了一阵不安,一阵连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但却始终挥之不散,如若针芒在背一般的不安感受!

    这不安的来由莫名,苏暮晚晴一时也没有多想,只是将其归于眼前形势的缘故,天命首出,对了逆乱王的魔卫军,这的确不是什么好兆头。

    如果可以,苏暮晚晴真的很想拦阻此事,她实在不想因此而让逆乱王这位堪合道的强者走向天命的对立面。

    只是可惜,这世间没有那么多如果,还不等苏暮晚晴做出应对,那圣光巨茧便陡然破碎了开来,一片璀璨圣光奔涌绽放之间,两道身影随之飞纵而出,直落在了那将要离去的聂云枫等人面前。

    “这是……”

    “什么人!”

    “公子快退!”

    见此,聂云枫神色不由一变,本能的往后退去,而他身旁的几个亲卫则是快步前,将这位公子少王护在身后,如临大敌一般的注视那被圣光笼罩而难以望清的两道身影。

    一众亲卫,并不知晓这圣光之的两人是谁,但这圣神祭坛之冒出了这么多恐怖的事物,尸山血海,天魔祭司,还有一位深不可测的魔尊,谁也不能保证还会不会出现更为棘手的东西。

    所以这几个亲卫是想也不想,护着聂云枫往宁渊所在的方向退去,看样子是想要寻求这位“魔尊”的庇护,又或者干脆是祸水东引。

    然而还不等他们退离,那璀璨夺目的神圣光辉便已消散开来,使得那两道难以望清的身影逐渐清晰。

    首先映入众人视线之的,是一个青年男子,剑眉朗目,英武不凡,那赤裸的身菱角分明,还有一道紫色龙纹盘绕纠缠,透着一股凛不可犯的威严霸气,纵观全场,在这身姿与气度能与之并肩者,也只有宁渊了,是宁渊此刻也稍逊几分,毕竟他没有扒衣服,身也不见紫龙纹。

    而在这青年男子身后,是一少女,面容娇美,眉宇之更是隐透着几分让人心神荡漾的妩媚之意,真正是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只不过此刻,这少女的衣着有些凌乱,甚至还能见到几处雪白的肌肤,看样子是慌乱之间才穿了衣裳,还未来得及整理打扮。

    见此一幕,宁渊神色平静,苏暮晚晴也没有多大反应,只有那被一众亲卫护在其的聂云枫陡然失声尖叫了起来。

    “是你们,是你们!”

    尖叫声,聂云枫那因惊吓而变得有些苍白的脸庞之,陡然浮现出了一片难以遏止的愤怒,不顾身旁亲卫的暗示,那血丝满布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宁天鸣与慕容灵,嘶声咆哮道:“杂种,贱人,你们竟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来人啊,来人啊,给我将这对奸夫**拿下,我要将他们千刀万剐!”

    聂云枫嘶声咆哮,但他身边的一众亲卫却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可不像是聂云枫一般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看不清眼前局势。

    此时此刻,这宁天鸣周身圣光翻涌,一股雄浑霸道之意自透而出,直将虚空压得一阵扭曲,更是让众人感到一股沉重至极的压力逼面而来。

    威势便已如此骇人,谁人知晓他的实力又是何等恐怖?

    一众亲卫也是不知,但他们可以肯定,这在王都之一直默默无名的庶子,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位他们无法匹敌的强者。

    这般形势之下,他们几人能不能护得住聂云枫都是一个问题,去拿下宁天鸣,那不是找死么?

    所以,一众亲卫根本没有理会聂云枫的话语,仍是护着这位公子继续往宁渊所在退去!

    只是还不等他们退走,宁天鸣便动了,一道圣光纵横之间,他便拦在了聂云枫等人身前,冷声喝道:“聂三叔呢?”

    “这……”

    听宁天鸣提起聂三,一众亲卫面色顿时一变,因为他们知道,那聂三如今是个什么状况,若是给宁天鸣知晓了,那还了得。

    心想至此,一众亲卫眼神一凝,随即沉声言道:“三公子,你今日闯的祸事大了,我劝你随我等回王都请罪,你是王的血脉,说不定还能得王开一面,不予追究。”

    话语沉声,但却是色厉内苒,显然,这一众亲卫是希望能以逆乱王的威势镇住宁天鸣,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只是不曾想,亲卫话语方落,那聂云枫便骤然狂笑了起来,神色狰狞的向宁天鸣喊道:“小杂种,你想要找那聂三,真是不巧啊,那叛逆已经死了,被乱刀斩死的,如今他只剩下一颗脑袋了,不知道你要是不要?”

    话语之间,聂云枫手华光一闪,一个被鲜血浸透的包裹随之抛出,直落在了宁天鸣面前。

    “公子你……!”

    “不好!”

    “快退!”

    见此一幕,聂云枫身旁的一众亲卫是彻底傻了,他们如何也没有想到,如此关头之,聂云枫竟还不知死活的去惹怒宁天鸣,他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这个问题,一众亲卫来不及纠结了,因为在见到那一个被鲜血浸透的包裹之后,宁天鸣的双眸顿时变得猩红一片,身那一道紫色龙纹更是苏醒了一般,一片紫光泛起,在宁天鸣的身躯之迅速蔓延开来,一股妖邪而霸道的气息随之浮现,与那神圣光辉相互纠缠,矛盾却不见冲突,反倒透出了一片骇人威势。

    “你们都该死!”

    一声长啸,宁天鸣纵身而出,犹若猛虎下山一般冲向了宁天鸣,几个魔卫军见此连忙出手拦截,但宁天鸣却直接化了一头紫色邪龙,直接将那几个魔卫军撞得粉碎开来,血肉迸溅,四处飞洒。

    这一众魔卫军不知是幸运还是倒霉,他们方才没有前围杀宁渊,侥幸逃过了一劫,但现如今却因为这侥幸,落得一个更为凄惨的下场,不过转眼之间,那紫色邪龙肆虐之下,幸存的一众魔卫军化了这满地的残肢碎片。

    屠戮了魔卫军之后,那紫色邪龙威势仍旧不见,一声狂啸之间,已是扑杀向了仓皇逃离的聂云枫等人。

    “公子快走!”

    见此一幕,两个亲卫当即停下脚步,联袂迎向了那紫色邪龙,欲要拦阻宁天鸣的脚步,给聂云枫争取逃离的时机。

    能够成为聂云枫这位少王公子的亲卫,那自然不可能是弱者,这两个亲卫,皆然是天劫之境的修为,虽只是初入天劫,神境七重,但天劫是天劫,与那些只是地劫修为的魔卫军有着本质的区别,两人联手之后,纵是那紫色邪龙凶狂万分,但也被硬生生拖住了步伐。

    而这个时候,剩余的一众亲卫护着神色惊恐,慌乱无措的聂云枫仓皇逃离着,想要逃到宁渊与苏暮晚晴面前,寻求这位“魔尊”“圣尊”的庇护。

    有两个亲卫舍命拦阻,的确是争取到了不少时间,一众亲卫成功的护着聂云枫逃到了宁渊面前,随后跪倒在地,连声说道:“还请魔尊救我家公子一命,日后王必有重谢……”

    这话语未完,便已戛然而止,因为宁渊根本没有听他废话,直接抱起了还有些迟疑的苏暮晚晴,随即纵身而起,直入苍穹之,转眼便已消失不见了。

    “这……”

    见此一幕,聂云枫等人顿时愣住了,直到后方接连两声惨叫响起,他们方才回过神来,转身一望,便见到了一幕让人肝胆俱裂的景象。

    只见那紫色邪龙狂啸,龙爪怒然一击,直接将一个亲卫轰成了碎片,随后龙口怒张,一道紫色邪龙之息喷吐而出,另外一个亲卫遭受龙息袭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哀鸣,身躯之的血肉便已被焚化成灰,整个人直接变成了一具白骨。

    两位天劫,连片刻都支撑不到,便已齐齐蕴魔,这紫色邪龙之威,竟是恐怖到了此等地步。

    而灭杀了这两位天劫之后,那邪龙便转望向了聂云枫等人,又一次狂啸扑杀而出!

    “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见此一幕,心神惊惶的聂云枫终是崩溃了,不顾一切的往后逃去,身旁的几个亲卫对视了一眼,目光之透着无奈与苦涩,但却没有选择逃离,却是转身迎向那紫色邪龙,虽然这么做是必死无疑,但他们已没有选择,他们战死,亲族还能得其抚恤,若是他们苟存,聂云枫死,那株连下来,他们九族十脉,皆尽要人头落地。

    聂云枫仓皇溃逃,一众亲卫搏命一战,紫色邪龙狂啸屠戮,这死寂了许久的废墟祭坛,终是出现了一场别样的精彩大戏。

    美不足的是,这戏台之下的观众略少了一些,幽暗无尽的苍穹之,魔族六王冷眼旁观,评头论足。

    “这天命融合了圣灵珠之后,竟然能身化紫龙,真是让人意外啊。”

    “不,这非是圣灵珠之功,而是此子体内蕴藏了一份太古邪龙之血,那一道紫龙纹便是最好的证明,难怪刚才吾觉得那紫龙纹熟悉非常。”

    “太古邪龙,难道是那……印邪?”

    “不错,正是印邪,无尽混沌蕴生的魔神之一,邪龙之形,毁灭之身,其形色为紫,生有逆鳞九轮,头见毁灭孽角,至妖至邪!”

    “此次已有了天魔血脉与逆乱……怎么还会有邪龙之血?”

    “这吾不知道了。”

    话语之间,诸位王者纷纷望向了神色阴沉的逆乱王,目光之都透着几分古怪意味,这宁天鸣是逆乱王亲子,却身负三种血脉,其一种是逆乱王的逆魔血,剩下的是天魔与邪龙之血,那么请问,当初宁天鸣的母亲是谁,才能同时身负这天魔与邪龙之血。

    这一点,诸位王者心真的很是好,但看逆乱王那阴沉无的神情,诸王还是很明智的忽略了这个问题,将目光重新转移到了那紫色邪龙身。

    此时此刻,发狂的宁天鸣在那圣灵珠的帮助下,彻底激发出了体内邪龙血脉的力量,真正是势不可挡,那舍命断后的一众亲卫虽有天劫之修为,但在这太古邪龙之血面前,仍是节节败退,不过转眼之间已被屠戮了大半。

    见此一幕,诸位王者都是暗自点头,对于这些亲卫的生死他们并不在意,但那宁天鸣的潜力却不可忽视。

    逆魔血,天魔血,邪龙血,三大血脉于一身,再有那圣灵珠入体,这宁天鸣不仅仅实力惊人,那潜力更是恐怖,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成长,在魔道天意的帮助之下,他未必不能与天魔主分庭抗礼。

    心想至此,诸王面亦是多出了几分欣喜之色。

    “这太古邪龙之血,果真非同凡响。”

    “不全是邪龙血脉之力,那圣灵珠造化之能更不可忽视。”

    “此子不愧是天命在身,三血一身,灵珠造化,日后成,不可限量,见他,吾是第一次感觉自己真正老了。”

    “哈哈哈,吾等的确老了,这世界本应该有年轻人去打拼,吾魔渊的崛起之机,也在那些小辈身,尤其是这位天命龙子,聂兄你说是是不是?”

    诸王言谈,逆乱王却没有出声,只是冷眼注视着那紫色邪龙将一众亲卫屠杀殆尽,随后追了那仓皇逃离,却根本逃不远的聂云枫。

    “吼!”

    一声龙吟,邪龙狂啸而至,一爪按下将那聂云枫按到在地,随即口吐人言,喝道:“你胆敢杀我的人!”

    在那邪龙围势之下,聂云枫已是面无血色,身颤如栗,随后竟是失声哭喊了起来:“天,天鸣,我错了,我错了,我该死,我该死,看在父王的面,你放过我吧,求你……”

    “哈哈哈,看在父王的面?”

    听此,邪龙那骇人的脸庞之勾起了一丝冷笑,言道:“好,我放过你,看在父王的面,我放过你!”

    “多,多谢,父王知道了,一定会……”

    绝处逢生,让聂云枫的面色不由浮现出了一丝惊喜,但这一丝惊喜方才出现,陡然僵凝了起来,因为在他的视线之,多出了一团紫色的龙息。

    “啊!”

    一声悲鸣,龙息肆虐之后,地面之剩下了一具枯骨。

    “我要杀你,谁也保不住!”

    冷声一语之间,宁天鸣抬起龙首,目光落在了苍穹之的两人身,随即杀意纠缠着邪意爆发,使得这邪龙又是狂啸而起,直向苍穹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