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想多了
    第六百三十九章:想多了

    “这……”

    聂云枫这一道命令,让一众魔卫军皆是神色大半,他们虽不知道这圣神祭坛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眼前这堆积如山的尸身,足以说明形势凶险了,更不要说其还有整整九具天魔祭司的尸身!

    天魔祭司是什么,那是身负天魔皇血的强者,供奉太古魔神的祭司,按照道理来说他们本应该在十八层魔渊之守护那太古魔神的魔心,可现如今他们却出现在了这圣神祭坛之,这其透露出的意味,只是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所以现如今,他们最应该做的事情,是马离开这个地方,将此事禀王都,而不是不知死活的进入这祭坛去抓那已经无关紧要的宁天鸣与慕容灵。

    然而聂云枫却不这么想,心的妒恨与怒火,似乎已经将他的理智尽数吞噬了,而这一众魔卫军的迟疑,更是使得他暴怒非常,当即喝道:“怎么,是我的话不管用了,还是你们也想要和聂三一样做个叛逆不成?”

    聂云枫口的聂三,指的是魔卫军十位统领之的三统领,之前正是此人出手相助,宁天鸣与慕容灵两人才能冲出王都,一路逃窜至此,只不过他也为此付出了代价,被聂云枫身边的一众亲卫给活生生剁成了碎片,尸骨无存。

    想了想那聂三的惨状,又望了望这一脸暴怒之色的聂云枫,一众魔卫军心虽是不愿,但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了命令,缓步向那圣神祭坛走去。

    只是这谨慎而缓慢的动,让聂云枫感到十分不耐,喝道:“连这点胆子都没有,真是一群废物!”

    说罢,聂云枫策动身下魔龙马,直接冲入了圣神祭坛之,惊得他身边的一众亲卫连忙跟,以聂云枫的身份,若是他出了什么事情,在场的众人都要与之陪葬,甚至连亲族都会因此受到株连。

    因此见聂云枫冲入圣神祭坛后,一众魔卫军纵是如何不愿,也只能快步跟,一同进入了祭坛之。

    进入祭坛,聂云枫首先望见的自是那圣光巨茧,只是他并不知道宁天鸣两人藏身在这巨茧之,而那九具天魔祭司的尸身也让他略微清醒了一些,没有再像是先前那般鲁莽动。

    见此,身边的一众亲卫连忙前,好声劝说道:“公子,九位天魔祭司死于此处,圣神祭坛又遭受到如此破坏,此事非寻常,关系重大,不如先回返王都,禀王之后再做决定如何?”

    “这……”

    心也升起了几分惧怕的聂云枫本想答应下来,可是他目光一扫,却见地面之遗落了一件衣衫,一件小巧单薄的粉色亵衣。

    “贱人,这个该死贱人!”

    见到这遗落的亵衣,聂云枫心顿时升起了腾腾怒焰,先前恢复的几分理智刹那被焚烧成灰,向众人怒喝道“找,给我把这贱人和那杂种找出来,马!”

    “是!”

    聂云枫都这么说了,一众魔卫军还能怎么办,只能在心叹息一声,随后在这圣神祭坛之展开了搜索。

    见此一幕,隐藏在乱石废墟之间的宁渊甚是无语,他不知道这聂云枫是真的蠢,还是那魔道天命的影响使得他神迷意乱,竟然到现在还执着于宁天鸣两人,难道他看不清现如今是个什么形势么?

    真正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啊。

    心轻叹之间,宁渊已是站起了身来,这圣神祭坛本不大,这百余魔卫军散开搜索,不过片刻能够搜遍整个废墟,因此,宁渊继续躲藏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还不如干脆点站出来。

    “什么人!”

    宁渊起身,步出废墟,顿起引起了魔卫军的注意,一声厉喝之间,正在搜索废墟的魔卫军已是赶了过来,将宁渊围在央。

    “找到了么?”

    听闻这一厉声呼喝,还站在那圣光巨茧之前的聂云枫心神顿时一喜,当即带着一众亲卫赶了过来。

    “人族?”

    见到被一众魔卫军包围在央的宁渊,聂云枫眉头不由一皱,面色又是阴沉了几分,冷声言道:“这祭坛之怎么会有一个人族呢,不管了,先将他拿下,说不定能从问出那杂种的下落。”

    “是!”

    听此,一众魔卫军当即领命,拔出腰间刀兵,直向宁渊围杀而去。

    没有询问,也无须询问,魔族仇视人族,人族鄙夷魔族,两族之间的关系,已经恶劣到了水火不容,不死不休的地步,因此在这魔渊之见到一个人族,根本不需要什么动手的理由,直接将其拿下或者当场斩杀才是最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这一众魔卫军甚是果断,聂云枫一声令下的同时,魔卫军随之暴起,先是一队十余人齐攻而,刀锋纵横,魔元奔涌,汹汹攻势直要将宁渊淹没吞噬。

    这魔卫军,乃是逆乱王麾下亲军禁卫,担任着拱卫王都,镇守魔城的职责,实力自然不弱,每一人最差都是地劫之境的修为,且身经百战,战技纯属,悍勇非常,再加那魔军战阵,纵是天劫之境的高手,都未必挡得住一队魔卫军的围杀。

    如此禁军,在世俗之,绝对能够称得是一支无敌之师了,只要不遇那超脱凡俗,踏入道圣之境的强者,那么谁人也抵挡不住他们的战阵兵锋。

    只是不巧,此刻要围杀的人,偏偏是一位堪道圣,甚至超越了道圣的强者。

    魔卫军攻势汹汹,宁渊神色却是一片漠然,这些魔卫军虽是百战精锐,但相对于他而言,与普通人并没有多大区别,甚至说是蝼蚁也不为过,不要说他已经步入了真劫三重,实力大增,算他还是之前的状态,这些人也无法对他构成什么威胁。

    所以面对这一众魔卫军的围杀,宁渊根本没有多大反应,右手举掌而起,随后按落而下。

    “轰!”

    一掌轻落,轻描淡写,不见烟火,直至掌落瞬间,方见真元磅礴而现,犹若怒海决堤一般肆虐而出,一声震撼十方的轰鸣之,气劲化怒浪惊涛,在虚空之卷起一阵涟漪之,直取那一众围杀而来的魔卫军。

    “啊!”

    霸道掌力横扫,磅礴气劲肆虐,那一众方才攻杀而至的魔卫军,只来得及发出几声哀嚎,随即便被这掌力震飞了出去,周身鲜血迸溅,在虚空之划开了一片触目惊心的鲜红之后,方才坠落在大地之。

    落地之后,这一众百战不死的精锐战兵,绝大部分都倒头昏死了过去,剩下的几个也是在苟延残喘,苦苦支撑。

    这还是因为宁渊留手的缘故,否则的话,他们不是昏死那么简单了,能不能留个全尸还是问题。

    至于为什么留手,先前已经说过了,宁渊没有兴趣卷入这档子破事之,杀了这些魔卫军,并没有什么好处,反而会引来后续的麻烦,出手震慑一番足够了。

    “这……”

    “保护公子!”

    果不其然,眼见这一掌之威,聂云枫身旁那几个天劫之境的亲卫顿时骇然色变,将不知所措的聂云枫护在央,如临大敌一般的注视着宁渊。

    而那一众魔卫军更是不用多说了,宁渊那一掌,让他们折损大半,剩下的二三十人看了看宁渊,又望了望后方那周身血染一片的同伴,当即想也不想的往后退去,集体缩在了聂云枫身旁,根本不敢妄动丝毫。

    此刻,聂云枫终是回过了神来,方才还满是暴戾之色的脸庞,此刻已是变得苍白一片,目光惊惧的注视着宁渊,颤声说道:“这,这人族,怎会如此恐怖!”

    话语颤声,神情惊惧,聂云枫如此不堪的模样,看得他身旁的几个亲卫心甚至无力,他们实在没有想到,自家这位公子竟然不堪到这等地步,这还对得起逆乱王的血脉么?

    心叹息一声之后,一个亲卫方才前,向宁渊躬身行了一礼,神色敬畏的说道:“我等愚昧,不知魔尊真相,将魔尊误认成了人族,还请尊恕罪。”

    魔尊,乃是魔族对于道圣强者的尊称,好似人族的圣人一般,而此时此刻,这亲卫显然是将宁渊当成了一位魔尊了。

    这也怪不得他,方才宁渊展现出的实力,实在太过恐怖,一掌轻落,百魔卫军便折损大半,如此实力,绝对不是天劫修者能够拥有的。

    所以,宁渊必是道圣无疑,而人族的道圣强者,是没有可能进入魔渊的,算进入了魔渊,也无法保持这等强悍的战力,再加宁渊方才的留手,这亲卫才会将宁渊误认为是一位遮掩了魔族特征的魔尊。

    也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对宁渊这般恭敬,只要是魔族,那事情还有的谈,聂云枫虽然不堪,但怎么说也是逆乱王的血脉,凭借这一重身份,让这位魔尊开一面,不计较方才那冒犯之罪应该不是问题吧?

    而宁渊见这魔族误会了自己,也没有出言解释的想法,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先前他留手不是这原因么?

    宁渊没有解释,也没有言语,只是望着聂云枫等人,见到他们那统一制式的战甲之后,方才打算出声询问。

    “魔卫军,你们是逆乱王的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只是还不等宁渊出声,后方便传来了一道质问话语,众人循声望去,方才见到一人自从乱石废墟之轻步踏出,虽那少女模样,透着几分青涩稚嫩之感,但那凛不可犯的神圣之意却不见丝毫削减。

    “这是……圣脉之力!!!”

    见此,聂云枫等人先是一惊,随后方才惊醒了过来,连忙向苏暮晚晴行礼,轻声道:“见过圣尊!”

    口称圣尊,不是因为他们认出了苏暮晚晴的身份,而是因为圣脉一族地位特殊,且人数稀少,因此其他魔族见到圣脉一族的族人之后,都是以圣尊称呼,唯有步入了道圣之境的魔尊能可例外。

    众人跪地行礼,苏暮晚晴却是视而不见,继续质问道:“回答我的问题,你们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话语质问,已是多出了几分严厉之意,聂云枫听此还不觉什么,但那一众亲卫听此却是神色大变,连声说道:“圣尊千万不要误会,我等是追捕凶犯方才来此的,与这祭坛之变并无关联啊!”

    几人神色惶恐,话语之间还接连向苏暮晚晴跪拜了起来,生怕这位圣尊将这圣神祭坛被毁的事情与他们联系起来,那样一来只怕逆乱王出面都保不住他们。

    只不过他们误会了,苏暮晚晴这番质问,并不是要将破坏这圣神祭坛的帽子扣到他们头,而是想要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毕竟这些魔卫军代表王都魔城,代表着那魔族六王之首的逆乱王。

    他们追杀那魔道天命,是不是意味着逆乱王也站在了天魔主那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可糟糕了。

    不得不说,人的想象力是丰富的,魔也是一样,想多的苏暮晚晴和同样想多的聂云枫等人,这么来了一场答非所问的对话。

    “凶犯?”

    见聂云枫等人一副惶恐非常的模样,苏暮晚晴心思一转,便明白了什么,当即说道:“这里没有什么凶犯,圣神祭坛被毁,此事关系重大,你们速速回王都,禀逆乱王。”

    “是是,我等这赶回王都,将此事禀王……!”

    见苏暮晚晴没有问罪,那几个亲卫心都是松了一口气,也不敢多问什么架起了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的聂云枫,想要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他们自是不知道,苏暮晚晴这么做,只是单纯的想要支开他们,避免他们与那魔道天命结怨,从而牵扯到逆乱王身,这些人生死是小,导致逆乱王与天命相对是大,所以赶紧让他们离开才是正道。

    只是无人想到,这几个亲卫方才要架起聂云枫离开的时候,圣神祭坛央的那一个圣光巨茧,陡然出现了异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