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突破
    听此话语,六王眉头一皱,再次望向了那圣神祭坛所在,然而映入他们视线之中的景象,只有一片‘乱’石坍塌废墟以及那圣光凝汇而成的巨茧,哪里还见得到宁渊与苏暮晚晴的身影。

    见此一幕,六王紧皱的眉头更是加深了几分,这倒不是因为他们害怕宁渊什么,以宁渊那连道圣都不是的修为,也不可能让这六位稳居大圣顶峰的魔族王者生出忌惮之意。

    六王之所以皱眉,是因为宁渊与苏暮晚晴的身份,这一个是来历不明的人族,一个是圣脉一族的圣尊,这般的两人牵扯在一起,本就有些问题。

    如果是在平常,这圣脉一族的事情,六位王者不会太过关心,也没有办法太过关心,但现如今不同了,魔渊大劫,天命现世,在这如此关键的时刻,圣脉一族的圣尊与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族一起,来到了这天命之机所在的圣神祭坛,这一切看起来,似乎别有深意。

    是那魔道天命的安排,还是那位圣神的布局,又或者纯粹只是一个巧合?

    很显然,六王无论如何都不会认为最后一个是正确答案,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向来是上位者的行事风,这皆尽主宰着一层魔渊世界的六位王者更是如此,对于他们而言,苏暮晚晴也许无所谓,但宁渊这来历不明,实力似乎又颇为不凡的人族却不能忽视。

    那杀破狼三星,乃是在那外界天意的影响下,为了祸‘乱’魔渊,灭杀天命而降世的妖星,而这外界天意之中,以那一界天意力量最强,且对于魔渊最为排斥?

    毫无疑问,是人族,于上古崛起,取代洪荒妖族,成为纪元之主,如今正是气运昌盛,如日中天般的人族!

    成为上古纪元之主后,人族雄踞神州,主宰十方天地,那人道随之大兴,从而一跃成为了这世间仅次于天道的存在,所以这人道的力量,是毋庸置疑的。

    而现如今,上古已过,新兴纪元将起,依照天地大势,人族应当与那妖族一般,逐渐走向衰败,最终退出这大世舞台,而魔族则会趁势崛起,开创一个魔族大兴,魔道昌盛的新纪元。

    只是道理是道理,这世间有谁甘愿将手中的一切拱手让人呢,天地大势,合该魔道大兴,但人道也不会因此而坐以待毙,这妖星现世,祸‘乱’魔渊,十有八/九就是这人道之力在背后推动。

    既是人道推动,那么这杀破狼妖星命格,应现于人族身上那就合情合理了,否则要如何解释眼下种种,巧合么,这世间哪里有这么多巧合。

    就算真的是巧合又怎有,对于诸位王者而言,错杀一千,勿纵一人,那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更不要说这还关系到魔道天命了,纵是错杀一万又如何?

    心想至此,六王眼神一凝,注视着那‘乱’石废墟,喃喃说道:“多多注意此人,天命现世,妖星坠落,如此关键的时刻,一个人族出现于此,不可能只是巧合而已。”

    “不错,如今天命已现,吾等虽还无法直接出手相助,但也能在暗中稍影响了,诸位排布一二,管他杀破狼也好,妖星凶星也罢,无论如何,都要确保天命无忧!”

    “除却了这妖星之外,还有天魔一族,沉沦海虽占天险,能可封锁十八层魔渊地域,但以天魔主手段,这沉沦海未必能拦得住他,若是他亲自出手,局面可就不妙了。”

    言语至此,诸王内心又是一沉,说实话,比起那暂时还虚无缥缈的妖星杀破狼,天魔主才是迫在眉睫的麻烦,一位五厄圆满成就天道的强者,可不是什么妖星转世能相提并论的,若他亲自出手截杀天命,那六王还真的没有多少把握能挡下来。

    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那魔道天命的存在,能略微遏止住天魔主,不用一道魔雷劈死他,只要能让他的伤势不那么快恢复,拖延时间就成。

    ……

    宁渊不知道,这不过片刻功夫,他就让这魔渊之中的六位王者给盯上了,现如今的他,正在努力的让苏暮晚晴自从那‘欲’念心魔之中清醒过来。

    这努力的过程,自是极其香‘艳’,一般人根本把持不住,宁渊虽不是一般人,但面对这情‘欲’‘迷’离,妩媚醉人的小魔‘女’,也险些把持不住。

    好在最终,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宁渊没有擦枪走火,而他的努力也得到了汇报,创生之源融入苏暮晚晴身子之后,很快便将她体内的圣脉之力唤醒了过来,开始渐渐的压制她心中的魔念。

    “嗯……”

    许久之后,幽幽一声低‘吟’响起,苏暮晚晴睁开双眼,眸中已不见之前的情‘欲’‘迷’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明之******念消散,终是清醒过来的苏暮晚晴,对于方才所发生的一切是一点印象都没有,此刻她只感觉自己的身子软绵绵的,好似被‘抽’空了所有气力一般,完全动弹不得,只能趴在宁渊怀里。

    等等!

    宁渊怀里?

    这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的处境,终是让苏暮晚晴想起了什么来,低头往自己身上望去,见到的不是一片凌‘乱’的衣衫,因为她如今的衣着根本凌‘乱’不起来,那由宁渊的衣服改装而成的白衫,此刻正勉勉强强的披在她身上,以此遮掩住了她的身子。

    但这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这一件白衫之下,再也没有一分衣物了,而不着寸缕的她,此刻正趴在宁渊怀中,这样一来,这白衫披与不披还有什么区别么?

    “你……”

    若是一般‘女’子,遇到这种情况,难免会尖叫几分,苏暮晚晴虽不是一般‘女’子能可相比的,但这小魔‘女’仍是气得不轻,若非此刻自己一点气力也没有,只怕早就扑上去咬宁渊两口了。

    无力动,但苏暮晚晴还是用眼神表示出了自己的愤怒,只见这小魔‘女’“恶狠狠”的盯着宁渊,腮帮子气得鼓了起来,看起来好似一个大号的包子。

    见此,宁渊也是无奈,探手将那白衫往苏暮晚晴身上扯了扯,说道:“你别这么看我,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哼!”

    苏暮晚晴冷哼了一声,没有与宁渊继续纠缠此事,一是因为害羞,二是因为她已经认命,自暴自弃的认命了。

    苏暮晚晴的心思,宁渊自是不清楚,也没有太过于关注,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自己,好像,似乎,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