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杀破狼!
    这是怎么一回事,宁渊暂时还没有‘弄’清楚,但‘唇’舌之间传递来的温柔与幽香却是真真切切,没有半点虚假。。: 。

    “嗯……”

    一‘吻’渐深,动犹显生涩的苏暮晚晴微微喘息了起来,那轻柔的身子变得更是无力了起来,以至于她整个人都软在了宁渊怀中,若非是双手还勉力的勾着宁渊的脖子,只怕这小魔‘女’早已经倒了下去。

    身为圣脉一族的圣尊,又是那神秘传承天音阁的传人,无论是剑艺,武诀,术法,神通,还是诗词歌赋,音律弦曲,苏暮晚晴无一不通,无一不‘精’,唯独在这男‘女’之事上,她是一片空白,勉强算得上经历的,也就只有当初在神遗之地时,与宁渊结缔双生契约的那几分旖旎暧昧了。

    如此一来,就导致了这魔‘女’在某些方面上的薄弱,而这一薄弱之处,在那双生契约的影响之下,更是化了致命的破绽。

    苏暮晚晴不知道,宁渊是否还沉沦在那心魔的纠缠之中,但她却发现自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双生契约的共享效果,不仅仅只是体现在力量之上,更主要的是感觉与心灵,无论是伤痛,欢喜,愉悦,一人承担,另一人则感同身受,甚至还会进一步的放大,扩散,加深。

    现如今就是如此,宁渊受太古魔气侵蚀,心魔丛生,难以自拔,这使得苏暮晚晴也受到了影响,只不过她体内的圣脉之力太过特殊,而那心魔也不像是什么毒素,难以做到有形有质的传递,苏暮晚晴才能保持清醒,没有如若宁渊一般堕入魔道。

    然而清醒,不代表没有魔念,只不过是这魔念暂时无法构成影响罢了。

    而当这一‘吻’渐深,情‘欲’渐起之时,那清醒也逐渐的演化成为了‘迷’失,心中魔念随同‘欲’念而起,开始纠缠住了苏暮晚晴的内心。

    在这魔念影响之下,苏暮晚晴只感理智渐失,难以自控,开始顺从心中那本能的驱使。

    只见小魔‘女’不住的喘息低‘吟’着,眸中一片‘迷’离醉‘色’,原先还有几分谨慎生涩的动,渐渐的变得火热了起来。

    圣脉一族,乃是那位圣神创生的先天‘精’灵,之所以称之为魔,是因为她们血脉之中印刻着那位圣神的力量,那源自于无尽‘混’沌的力量,‘混’‘乱’,无序,是万物的黑暗,天地的负面。

    受这‘混’沌力量的影响,原本应该神圣纯粹,完美无暇的圣脉魔灵,出现了一个不算缺陷的缺陷,那就是蕴媚其内,圣魔同存。

    说是缺陷,是因为这原本完美的圣脉魔灵,在心灵上出现了弱点,若是其信仰不够虔诚,死死的压制住那‘欲’念的话,就会导致‘欲’念成魔,从而出现苏暮晚晴这般的状况。

    说不算缺陷,是因为就算‘欲’念成魔,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危害,更没有什么走火入魔,修为尽毁的危险,在放纵情‘欲’之后就会恢复,还能以圣魔同修之法‘激’发体内的圣脉之力,加快修为进境。

    所以这是缺陷,又不算缺陷,只不过圣脉一族对此十分忌讳,她们为了保证对于圣神信仰的虔诚,禁止情爱,族群繁衍传承的方式也是通过圣脉之井蕴生,可说是魔渊之中的‘女’儿国。

    正是因为这圣脉一族的禁令,灵魔一族才会被称之为魔渊的‘精’灵,否则的话,论风姿,论容颜,论气质,还有那最为关键的圣魔同修之效果,圣脉魔灵不知道要甩那灵魔一族多远。

    也是因此,这魔渊之中,谁人都知圣脉一族的‘女’子极美,但真正感受过这圣魔绝‘色’,动人妩媚者却是寥寥无几。

    宁渊很幸运,因此他就是这寥寥无几的一员,情‘欲’‘迷’离的苏暮晚晴,何止是让人心动而已,那‘女’儿温柔,纵是百炼‘精’钢,只怕也要化碧‘波’‘荡’漾,那青涩之中透出的妩媚,更是犹若致命的毒‘药’一般,让人无力抵抗。

    只是可惜,宁渊没有就此沉沦,因为这个地方实在不合时宜,荒野废墟,尸身遍地,四处都能可见到残肢碎片,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跑过来,宁渊心在大,也没有大到那种地步。

    除此之外,更为主要的是,宁渊实在不想这么占了苏暮晚晴,不错,爱美之心人人有之,以这小魔‘女’的魅力,身为一个男人,宁渊说不动心是假的,但动心不代表没有底线,以苏暮晚晴现如今的状态,向她出手简直就是禽兽,不对,是比禽兽还不如啊。

    所以,宁渊以莫大的毅力,压下了心中那汹涌‘激’‘荡’的火焰,双手扶住了苏暮晚晴的身子,将她拉开之后又是摇了摇,说道:“麻烦你醒一醒,喂……”

    “嗯……?”

    虽然被宁渊拉开了,但苏暮晚晴仍是没有清醒过来,如若醉酒了一般,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又是贴了上来。

    见此,宁渊也是无奈,只能扶住苏暮晚晴的身子,同时将真元渡入她体内,希望能以此‘激’发那圣脉之力,助她清醒过来。

    ……

    幽暗无尽的苍穹之中,六位魔族王者凌空而立,冷眼注视着下方的圣神祭坛。

    虽然在天魔一族的策划下,这圣神祭坛已然成为了一片废墟,但因为圣灵珠的缘故,其中仍旧汇聚着浩瀚如海般的圣神之力,六王虽是大圣之境的强者,但也无法以神念穿透这圣神之力的阻碍,只能以双目凝望。

    因此,六王并不知晓,隐藏在那‘乱’石废墟之中的宁渊与苏暮晚晴发生了什么,当然,他们现如今的关注点也不在宁渊与苏暮晚晴身上,而是在那……

    只见那圣神祭坛中央,原先如海汹涌的神圣光辉,此刻已经凝聚成了一团,如若一个圣光‘交’织而成的巨茧一般,将先前落入其中的宁天鸣以及慕容灵两人包裹在内。

    见此一幕,六王一直紧绷着的心,总算是放松了些许,面上也浮现出了几分笑容,自从开启圣神神谕,获知圣灵珠这天命之机后,他们便一直苦守在这圣神祭坛附近,等待那魔道天命的出现。

    现如今,他们的苦苦守候,终于换来了回报,一直抗拒外人触碰的圣灵珠,如今主动融入了宁天鸣体内,这不正是天命所归么?

    “灵珠入体,天命将现,不枉吾等苦守数月,魔渊之劫,终是要出现转机了。”

    “此话言之尚早,圣灵珠虽融入了那人体内,但这天命大势仍旧为成,这是不是真的天命之子,还无法断定。”

    “不错,事关天命大局,不可有半点差错,因此还得请星沉王推演一番,看看此子如今气运是何等景象!”

    话语之间,诸位王者齐齐望向了尹空。

    尹空,十二层魔域深渊的主宰者,声名赫赫的星沉王,只是和那战力称雄,威盖魔渊的逆‘乱’王不同,这位星沉王行事尤为神秘,为人更是低调非常,近万年来,都不曾有人见他出手过。

    直至这魔渊大劫,他方才步出了星王都,并且一手开启了圣神神谕,组成六王联盟,推衍天机,算出了这天命所在。

    所以,要确定这宁天鸣是不是真的魔道天命,还得由这位星沉王出手,推演天机一望气象才是。

    “好!”

    听此,尹空没有推脱,在诸位王者略带着几分审视的目光之中,这位星沉王大袖一扫,那被幽暗魔气所遮掩的苍穹之中,骤见风云错‘乱’,如海汹涌的太古魔气随之滚滚而散。

    太古魔气散去之后,那幽暗无尽的苍穹之中,便浮现出了点点星光,只不过与寻常的星光不同,这苍穹之中的星光,是深沉的,黑暗的,说是星光,却无法让人感受到半点光亮,只有一片诡异而妖邪的晦涩!

    魔星!

    魔渊之中的星辰,亦是这魔渊即将成为一方天地,彻底独立于神州之外的象征。

    一旦到了此等地步,魔渊就会成为诸天万界之一,魔族也能以此根基,踏入神州天地,与各族争夺那纪元大兴之机。

    当然,前提是魔族能度过这一场大劫,否则的话,魔渊沉沦,归于‘混’沌,什么大兴崛起,什么纪元之主,都是笑话。

    尹空负手而立,冷眼注视着那苍穹之中的魔星,双眸之中似有万千道纹‘交’织闪动,‘欲’要通过这魔界星辰,拨开那天机‘迷’雾,望见那天命大势未来走向。

    使用此等推衍天机,观望气象之法,最为关键的就是使用者的修为境界,修为雄厚,境界高深,方才能可窥探天机,推演大势,若是修为不足,那不要说望见大势未来了,能不能受得住这天意反噬还是个问题。

    为大圣之境的强者,尹空修为决计不弱,距离那初步超脱天地的合道强者也只是一境之差而已,以他的修为,在这天命已现的前提之下,观望天命气象,大势未来,并不是什么太过艰难的事情。

    不过片刻,尹空便拨开了那天机‘迷’雾,双眸凝望着苍穹之中的魔星,随后一声龙‘吟’骤起,啸动九天十地,魔星光芒汇聚,凝化成为了一头周身魔鳞到逆,头生三角峥嵘,透散着无尽威严霸道之意的魔龙。

    魔龙昂首,啸动九天,苍穹魔星随之震动,紧接着化三道血光落下,直向这魔渊大地坠落而来。

    “啊!”

    此时,尹空躯体骤然一颤,竟是喷出了一口鲜血,踉跄而退。

    “这……!”

    “星沉王!”

    “尹空!”

    见此一幕,诸位王者神‘色’皆尽一变,那逆‘乱’王更是闪身来到了尹空身边,扶住了他躯体之后便沉声问道:“如何?”

    “没事!”

    尹空摇了摇头,望向了神‘色’紧张的诸王,言道:“诸位不必紧张,观望天命气象,定会遭其反噬,吾没有大碍。”

    “天命反噬,怎会如此严重?”

    听此,诸位王者却是有些不信,尹空神秘莫测,纵是诸王也不知他根底如何,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实力决计不弱,否则的话也不可能与逆‘乱’王为莫逆之‘交’,齐名同位。

    而现如今,融合了圣灵珠的宁天鸣是魔道天命,可以说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不要说尹空这位大圣强者,就是寻常道圣都能观望出几分气数也不受多少反噬,现如今尹空却……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那宁天鸣非是正主,天命另有其人么?

    诸位王者疑‘惑’,尹空却是骤然一笑,说道:“诸位无须多做猜测了,此子就是吾魔渊应劫而出的天命,他之气象,已然凝化成了魔龙之形,大暗黑天,其势之惊人,只怕比上古之时的人族圣皇也不见逊‘色’。”

    “哦,真是如此?”

    “星沉王可莫要哄骗吾等啊!”

    听此,诸位王者先是一惊,随后面上都不由‘露’出了一阵大喜之‘色’,他们现如今最怕的事情,就是魔道天命迟迟不现,要让他们成为抵挡天魔主的马前卒之后,方才来一个渔翁得利,那可就要命了。

    所以现如今,确定了这宁天鸣真的是魔道天命之后,诸位王者自然是喜不胜收,‘激’动非常。

    而尹空见此,仍是淡笑,言道:“吾岂会拿此事玩笑,此子不仅仅是此番对抗天魔大劫的关键,更是吾魔族未来的大兴崛起之主,否则的话,绝不会现出如此骇人之气象,吾遭受反噬也是因此,这魔之真龙不可轻犯,吾没有防备就窥探那真龙之象,真是太过鲁莽了些。”

    “这……”

    “甚好,甚好啊!”

    “魔渊天命现世,接下来吾等也能施以影响,不必再向先前那般只能坐以待毙了,哈哈哈!”

    听尹空话语,诸位王者皆是放声大笑,恍若心中巨石落得了一般,笑声之中是掩不住的畅快之‘色’。

    然而就是此时,尹空却陡然皱起了眉来,沉声道:“诸位先莫要欢喜,虽天命已现,大势成龙,但其根基未稳,仍旧陨落之危,就在方才,吾观天象,不仅仅见到了那魔龙啸天,还望见了三星如血,共坠魔渊?”

    “三星如血?”

    “这是怎么一回事?”

    听此,还未欢喜多久的诸王又是一变,连声向尹空询问了起来。

    唯有逆‘乱’王神‘色’冰冷,沉声言道:“三星如血,自天而坠,除却了那妖星杀破狼之外,还能有谁!”

    “什么,妖星!”

    “杀破狼!”

    此话一出,诸王皆惊,那尹空亦是神‘色’凝重,点头说道:“不错,就是妖星,天命之劫,三星一体的杀破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