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推动
    圣神祭坛之中,不需要再消耗真元来抵挡太古魔气侵蚀之后,宁渊恢复的速度无疑加快了不少,现如今已是伤势尽愈,一身元功也恢复了七八成,彻底脱离了先前那虚弱无力的状态。,: 。

    伤势痊愈,元功恢复,宁渊也是放松了不少,先前虚弱之时,他得提防各种意外的发生,一个不对就得准备跑路。

    可现在不同了,已经脱离了虚弱状态的他,可以再一次承载英雄卡的力量了,有这么一张底牌在手,纵然是天魔一族的强者杀到,宁渊也有从容应对的底气。

    不过这只是假设,接下来就算天魔一族真的要搞什么动,那也不会是针对他的,毕竟他说到底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若不是苏暮晚晴的缘故,他甚至都不会与这魔渊扯上什么关系,天魔一族是吃饱了撑着才来找他的麻烦?

    所以接下来,宁渊感觉自己应该能轻松一段时间,什么都不用去做,只需要顺其自然的,等待这魔渊天命现世,随其大势运行,直至那最后的决战开始。

    在此之前,宁渊只需要当一个看客就好了,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再轻松不过的任务了,只要……

    心思之间,宁渊转望向了一旁的苏暮晚晴,却见她正好像只猫儿似得趴在自己的‘腿’上,就这么睡着了。

    见此,宁渊不由一笑,却没有出声将她唤醒。

    看得出来,这小魔‘女’真的是累了,虽然宁渊不知道之前她经历了什么,但却能感受到她的疲倦。

    魔渊巨变,天魔一族倒行逆施,帝魔圣魔同遭覆灭,她也不知历经了多少艰辛,吃了多少苦头,才逃出生天,找到一个离开魔渊的机会。

    结果却因为自己的缘故,又重新落入了这暗无天日,已成绝境的魔域深渊,还遭受时空‘乱’流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这重重打击下来,心身俱疲的她,也难怪会累得毫无防备的睡着了。

    所以宁渊没有将她唤醒,打算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下,好让那一颗紧绷了不知多久的心放松下来。

    就这般,宁渊没有言语,苏暮晚晴依旧沉沉的睡着,在这尸骸遍地,鲜血横流的祭坛之中,竟是出现了一副莫名平静的景象。

    这般的平静,也让宁渊感觉十分舒适,其实他并不比苏暮晚晴轻松多少,这段时间以来,从初入神州开始,长生剑,白‘玉’京,妖族,法家,姜族,轩辕,真龙一族,对手是一个接连一个,一个比一个强悍,忙得宁渊都有些应接不暇了。

    落入这魔渊之后,虽然仍是卷入了一趟浑水之中,但却让宁渊少有的感到了几分平静,让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若是一直这样下去,说不定也不错?”

    宁渊心中这般想着,可转眼一望,那映入视线之中的尸山血海,让这想法顿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苦笑。

    “温柔乡,英雄冢,百炼钢成绕指柔啊,再且说了……”

    话语之间,宁渊转望向了祭坛之外,那一片翻滚涌动的太古魔气,虽能屏蔽元神意念的窥视,但却无法阻挡宁渊‘肉’身所拥有的五感六窍。

    那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那不住颤抖的大地,都向宁渊言明了一件事情。

    “树‘欲’静,风不止啊!”

    喃喃一声,宁渊转望向了苏暮晚晴,这小魔‘女’却是没有丝毫感知,仍旧趴在他的‘腿’上沉睡着。

    见此,宁渊摇了摇头,探手将她那小小的身子抱了起来。

    或许是太过疲惫了,这小魔‘女’并没有因为宁渊的动惊醒过来,只是在睡梦之中发出了一声无意识的低‘吟’,随后本能的伸出手搂住了宁渊的脖子,还在他‘胸’口上微微磨蹭了一阵,看起来好似将他当成了一个大号的枕头。

    这让宁渊有些无语,但最终还是没有将这小魔‘女’唤醒过来,而是寻了一处较为隐蔽的地方坐下,静候着来人。

    就如若之前所说的那般,对于这魔道天命,宁渊没有卷入其中的想法,他对于那什么天命气运一点兴趣都没有,蹚这一趟浑水,不仅仅得不到丝毫好处,还会惹上诸多麻烦,宁渊又不是吃饱了撑着,非得找点事情做不可。

    顺其自然,壁上观,那才是宁渊应该做的事情。

    与此同时,在那幽暗无际的魔域苍穹之中,静静等候着的魔族六王,亦是察觉到了那正向圣神祭坛疾驰而来的人。

    “嗯!”

    “这是……”

    此刻笼罩着整个魔渊的太古魔气,虽能屏蔽绝大部分的神识窥视,但魔族这六位王者,皆然是踏入大圣之境的存在,还是那上古之时便已得道的大圣,修为深厚,实力强横,仅凭这太古魔气,还无法阻挡六王的视线。

    这六位王者,不仅仅发现了那正向圣神祭坛奔驰而来的马车,甚至连以神念穿过了那车厢上那道可以忽视的阵法,望见了其中那荒唐而又香‘艳’的一幕。

    以神念注视着那正在颠鸾倒凤的宁天鸣与慕容灵,诸位王者先是一怔,随后面上‘露’出了几分古怪神‘色’,齐齐转望向了一人。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身形雄伟,面容英武,肃穆的脸庞,透散着一股压迫人心的王者气魄,不怒自威,立身于那幽暗无尽的苍穹之中,竟是隐隐与天地接连一体,威势远胜其他五位王者。

    他,便是这十层魔渊的主宰,魔族六王之中当之无愧的魁首,上古西极之时便已威名赫赫的绝世强者,逆‘乱’王聂倾天!

    只是现如今,这位名震魔渊的强者,与那帝魔皇并称魔渊双壁的逆‘乱’王,面上神情却是一片铁青,分外‘阴’沉,眸中怒意翻滚,让人不由胆寒。

    见逆‘乱’王如此神情,其他五位王者都十分默契的选择了沉默,同时收回了那窥探马车的神念。

    遭受那魔神之血污染,异化成魔之后,血脉的力量就变得极其重要,同时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那天魔,帝魔,圣魔三脉就是最好的理智。

    而身为魔族之王,大圣之境的强者,六王的魔族血脉虽不如天魔三脉,但也非同一般,绝不是寻常魔族能与之相提并论的。

    这就导致了,凭借血脉,很容易就能判断出一个魔族的来历,就好像此刻正在那车厢之中翻云覆雨的两人,那‘女’子是灵魔,这魔渊之中的‘精’灵一族,拥有着类似于蕴魔的魅‘惑’之力,也‘精’于‘阴’阳双修之法,但与蕴魔不同的是,蕴魔善吸人‘精’魄,而这灵魔却是吸收天地之能与人共享同修,乃是天生的尤物与绝佳的双修鼎炉。

    当然,这‘女’子不是关键,关键是那男子,他身上竟然拥有两种魔族血脉,乃是魔之‘混’血,一是天魔之血,魔渊之中至高无上的天魔之血,二则是……

    逆‘乱’王那铁青一片的脸庞,眸中涌动的怒火,已然说明了答案。

    这人,是聂倾天的血脉后裔,而身后追杀那人,也是聂倾天的血脉后裔,两人为了一个‘女’子,竟然在聂倾天的眼皮子底下上演了一出同室‘操’戈,兄弟相残的戏码,也难怪这位逆‘乱’王会如此震怒。

    虽然知道这是别人的家事,自己等人不太好‘插’手,但眼下形势非同一般,确定那马车的确是向这圣神祭坛奔驰而来的后,五位王者也顾不上聂倾天那‘阴’沉非常的脸‘色’了,当即出声道。

    “诸位,天命可会在这一行人中?”

    “这……”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顾忌的,但说无妨吧。”

    “既是如此,那吾便直说了,先前诸位可是看到了,那人身上有一道紫龙纹?”

    “嗯,看到了,那是何物?”

    “吾也不知,但方才观那紫龙纹,自蕴一股霸道威严在内,透散着一股征伐天下,凌驾万千的气魄,有此龙纹在身,此人绝非一般啊!”

    “哼,这世界上绝非一般的人多了,吾如今只想要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圣谕之中的天命之人。”

    “这就不知了,在大势未成之前,这天命气运不显,与常人无异,唯有成就大势,无可逆转之后,这天命气运才会如若潜龙出渊一般,势不可挡的崛起昂然,所以这天命与否,还得看此人能不能得那圣灵珠!”

    “既是如此,那就再看看吧。”

    “吾也是如此想法,只是不知聂兄意下如何?”

    话语之间,五位王者齐齐望向了仍旧不见表态的逆‘乱’王,目光之中虽是探寻之‘色’,但却透着一股不可否决的意味。

    天命大势,小可转还,大不可逆,否则的话将会出现难以预料的变化,甚至导致天意为护天命,紊‘乱’天机,再难推寻。

    六王虽是大圣之境的修为,有推演天机因果之能为,再加上那圣神神谕之助,这才预见了圣灵珠这一天命关窍所在。

    这个时候,六王是决不能轻举妄动的,他们可不是天魔主,有天道修为在身,已然踏入了永恒超脱之境的天魔主,能够直接推演天数,拨开‘迷’雾观望未来,从而施加种种影响,甚至出手主导天命现世。

    只有大圣修为的六王,屈居于天命之下,纵能以推演之法见一丝天机,也不能轻举妄动,因为一旦他们动,极有可能对这天命大势造成影响,若是一个不好使得天命有变,那因果反噬降下,纵是大圣也未必受得住。

    所以,不管如何,在这天命真正现世之前,六王都不能‘插’手,否则的话,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正是因为如此,诸位王者才会这般望向聂倾天,那眼神之中的意思很明显,虽然下面那两个是你儿子,但你也不能动,否则大家都要一起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