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追杀
    这一十八层魔渊之中,除却了圣神祭坛与各大王都魔城之外,所有地域都被笼罩在那无边无尽的幽暗之中,其中隐藏着魔兽,恶鬼,妖灵诸多危险,因此纵是魔族都不敢轻易涉足这魔域荒野。

    而自从天魔主将那一尊太古魔神的力量唤醒之后,这魔渊之中的形势就变得更为恶劣了起来,虽然那天魔主与太古魔神实在太过遥远,因此绝大部分魔族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却可以清楚的察觉到到这魔渊变化。

    在那不断浓郁加深的太古魔气影响之下,无数的魔兽与恶鬼妖灵都陷入了无比狂暴的状态,数次掀起了暗血魔‘潮’,许多魔族部落,甚至于魔族巨城都在这暗血魔‘潮’之中化了废墟。

    这般的异变,让整个魔族都陷入了一片惶惶不安之中,无数魔族部落汇聚于王都巨城,再也不敢轻易进入那被无尽幽暗笼罩的荒野。

    但现如今,在这魔域荒野之中,却闻一阵马铃疾响,‘交’杂一片怒吼咆哮,嘶声哀鸣,形成了一曲杀戮的乐章,回‘荡’在这魔域深渊之中。

    “驾!”

    一辆通体漆黑,上下铭刻着诸多魔纹,隐隐形成一道阵法之势护持的马车,此刻正在这魔域荒野之上奔驰。

    车架之上,一位身披战甲的骑士正挥舞着手中寒光森森的铁鞭,重重的‘抽’打着那三匹拉车的战马。

    这三匹战马,明显是魔兽之中的异种魔灵兽,不仅仅能可驯服,自身能力亦是不差,三马奔腾并行,直让那马车犹若一道漆黑的雷霆一般疾驰着,无论什么事物阻挡在前,都被这三匹魔灵马悍然撞碎。

    只是这马车快,身后的追兵同样不慢,只见一片尘烟滚动,上百位骑士策马奔腾,犹若一片狂啸暴起的怒‘浪’惊涛,直向那马车席卷而去。

    这上百位骑士,身上皆然穿戴者极其厚重的战甲,肩甲之处还有一道栩栩生辉的纹章,百余战骑,不仅仅制饰统一,行动之间更有一股令行禁止的铁血意味,纵是百余战骑疾驰,阵型也不见丝毫‘混’‘乱’,百骑宛若一体般,那奔腾冲击之势,带来一股‘逼’人的压力,让人不由心惊胆战。

    ‘精’锐,毫无疑问的‘精’锐,纵然是在这全民皆兵,行风彪悍的魔渊之中,这百余战骑也是绝对的‘精’锐。

    如此‘精’锐的战骑,战力如何暂且不说,但那骑术肯定非同一般,身下的魔灵兽与骑士宛若一体般,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速度,上百战骑犹若一片怒雷狂涛般席卷而过,直将脚下的大地践踏得颤栗不断,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崩碎开来。

    百骑奔驰,死死的咬在那一辆马车身后,犹若一头已然饥饿得发狂的猛兽正在捕食一般,如何都不愿松开眼前的猎物。

    有趣的是,在这马车身旁,竟也跟随着十余战骑,他们身上的战甲服饰,甚至连那一道纹章都是身后的追兵一般无二,只不过他们似乎经历了诸多大战,如今已是个个带伤,看起来狼狈不已,速度慢了不少。

    在这身后那上百战骑死死的追杀之下,这十余战骑之中,不时可见伤势极其沉重之人狂啸一声,策马回身迎向了追兵,似希望能舍身断后。

    但这显然是在做无用之功,那上百战骑冲击之势何等恐怖,莫说区区一个带伤之人,就是千万雄兵也未必能够将其挡下,如今这一人上前,就好似滴水入海一般,连个水华都没有能够溅起,就被那百余战骑践踏成了粉末。

    这般追逐之下,那跟随在马车旁的骑士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了七人在勉强支撑,但看起来也是岌岌可危。

    对此,那马车却是不管不顾,仍旧疯狂向前奔驰着,驾驭着马车的骑士一边‘抽’打着魔灵马,一边嘶吼说道:“灵姑娘,还有百里,我们就能够赶到圣神祭坛了,你千万要帮天鸣支撑住,万万不能让那魔毒侵蚀入他的心脉,否则的话纵是圣神重生,也难以回天了!”

    “唔……是,灵儿,灵儿一定会支撑住的,天鸣……啊!”

    对此,马车之中,却是传来了一阵酥心软骨,听起来暧昧不已的低‘吟’喘息之声,与这杀势汹汹的气氛是格格不入。

    此刻,若是有人能掀开车帘,就能可见到一副香‘艳’至极的画面,在那车厢之中,一声声低‘吟’婉转回‘荡’,‘荡’漾人心,撩拨魂魄。

    出声之人,赫是一位青衣少‘女’,只是此刻她身上的衣衫已不见了大半,‘露’出了大片雪白之中透着红润的肌肤,点滴汗珠缓缓冒出,湿润了衣衫与长发,更是让那一双美眸之中‘迷’离满布,分外撩人。

    少‘女’如此模样,自然不可能没有原因,此时此刻,一人正压在她的身上,好似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不断宣泄着自己的‘欲’望。

    那是一个青年男子,模样算不上什么英俊,但那清秀的面孔却是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魔‘性’魅力,那菱角分明的健硕躯体,更是透着一股阳刚霸道的男子气息。

    更引人注意的是,此刻在他的躯体之上,竟有一道暗紫‘色’的龙形纹象,这龙纹闪耀着点点华光,透着一股霸道邪异的威严之感,用栩栩如生已经不足以形容,因为此刻它已经复活了过来,在这男子的躯体之上不住的游动着。

    随着这一道紫‘色’龙纹的游动,那男子眸中亦是泛起了一片紫‘色’华光,将他那本就不多的理‘性’彻底吞噬,引出内心深处的‘欲’望,尽数发泄在身下的少‘女’身上,直让这车厢之中又是一片低‘吟’婉转,动人心魄。

    男子行动虽是霸道非常,不见丝毫怜香惜‘玉’,但那少‘女’去没有一丝抗拒的意思,眸中凡是一片动情温柔,努力迎合的同时,还运起了体内真元,在那‘阴’阳‘交’汇之间不断渡入男子体内,为其压制那霸道无比的魔‘性’。

    如此一幕,香‘艳’非常,惊心动魄,其中美妙,外人怎能得知?

    的确,外人不知,但却能想象得出来,疾驰的马车之后,死死追杀的上百战骑之中,有一位年轻男子,只见他穿戴着一件极其华丽,有道道魔光护持,显然非是凡品的战甲,身下魔灵战骑也非一般,头角峥嵘,隐有龙血之态,不怒自威。

    战甲华丽,坐骑神骏,再加上那一直守卫在他身旁,不敢离开半步的亲卫战骑,这些都说明了此人身份之尊贵。

    按照道理来说,如此的贵人公子,应当正在那王都之中谈风笑月才是,但现如今,他却随同这上百战骑一起,死死的追杀在那马车身后,双眸之中可见血丝满目,一个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愤怒暴起却无处倾泻,以至于他那俊逸的面容都变得扭曲了起来,额头之上更是可见青筋凸显,可怖非常。

    注视着前方飞驰的马车,再想想马车之中的两人,这年轻男子只感心中一片怒焰燃烧,不由狂啸说道:“追,给我追上他们,决不能让慕容灵与那贱种离开,抓住两人之后,本公子重重有赏!”

    “是!”

    听此,战骑之中,不少人心中是暗自腹诽,自家公子鬼‘迷’心窍,那慕容灵明明都已经是他的未婚妻,再过几月就要过‘门’了,可这家伙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打算在成婚之前先占了那慕容灵的身子,甚至还用上了魔情散那般下三滥的手段。

    若仅仅只是如此,那也就罢了,毕竟魔族风气开放,强者为尊,身为逆‘乱’王的嫡子,王都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少王世子,聂云枫纵是对慕容灵用了强,也慕容家也不敢说些什么,可能还巴不得如此呢。

    但问题是,这位公子下了‘药’之后,还未能够一亲芳泽,就被那同为逆‘乱’王血脉,但却是一‘侍’‘女’所生,且天赋极差,连逆‘乱’王姓氏都不配继承的庶子宁天鸣给撞上了。

    而这宁天鸣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平日里不做声不响,如今却一改常态,且爆发出了极其惊人的实力,伤了聂云枫不少,还带走了慕容灵,而后那魔卫军的三统领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出手接应,带着这两人冲出了王都,一路奔逃至此。

    事情发展到现如今这在地步,众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唯一能做的便是顺着聂云枫这位公子的命令拿下那两人。

    心思之间,魔卫战骑再次催动秘术,身下魔灵兽嘶吼一声,速度暴增三成,向那已渐无力的马车冲击而去。

    “少主,保重了!”

    见此,那驾驭着马车的战将望了一眼远方,见到那一片圣光浮现,将无边无际的黑暗照亮之后,他心中已是有了决定,手中铁鞭又一次‘抽’打在了那魔灵兽身上。

    魔灵兽的悲鸣声中,这战将已是站起身来,拔出了腰间长剑,随后长啸纵身而出,斩出一道绚丽夺目的剑光,直取那追兵而去。

    而那马车,则在被‘抽’打得剧痛不已的魔灵兽拉拽之下,疯狂的向前方那圣光所在奔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