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未解之谜
    虽然吃了一个不小的亏,但换来如此之多有价值的信息还是值得的,尤其是这魔道天命,让宁渊确定了魔渊的形势,不再像是先前那般,只能被动的从苏暮晚晴口中去了解。.: 。

    这不是宁渊不相信苏暮晚晴,只是有些事情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深陷这魔渊‘乱’局之中,不要说旁人,就是宁渊自己都无法确定,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所以了解事情,一定要全面透彻,方才能够下定结论,先前只听苏暮晚晴一人言语,宁渊根本无法判断这魔渊形势如何了,现如今就不同了,这魔道天命透出的意味,让宁渊了解到了许多,更是明白了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做。

    现如今,这魔渊之中,天魔主倒行逆施,天命之子应运而生,魔神,神圣,两位太古巨头纠缠不知多少岁月的博弈,魔族三脉,六王,以及魔渊各大势力的角逐纷争,这些都将一一登场,拉开一个魔渊大世的序幕。

    这是一场好戏,一场‘精’彩绝伦的好戏,也许在千百年后,将会有无数魔族传唱着这样的传说,魔神逆‘乱’,天命之子出世,六王奉从圣谕辅佐,命运的车轮已然滚滚转动,走向了那辉煌耀的时代……

    这样的一场好戏之中,宁渊应该做什么呢?

    他什么都不想做,天魔主,魔道天命,与他何干,他一点也不想卷入这档子破事当中。

    他想要做的,也只会做的,就是顺应这魔渊大势的‘潮’流,等着那天命之子出世,看他能不能‘弄’死天魔主,如果能那是最好,如果不能的话宁渊就只好玩一把接力,总而言之一切的前提,都是为了离开魔渊这个鬼地方。

    这不是宁渊自‘私’冷血,有多大的能力,就担负多大的责任,宁渊可不会天真的以为,以自己现如今的实力,再加上一张有时间限制的英雄卡,能搞定天魔主和那位太古魔神,完成拯救世界的伟大壮举,那不是英勇,是脑子有问题。

    所以这一次,宁渊只打算老老实实的解决自己的事情,其他的他不想管,也没有那心思去管,魔道天命也好,圣神至宝也罢,随他们去吧。

    心想至此,宁渊也是轻松了许多,转眼望向苏暮晚晴,却见她还在呆呆的凝望着那一颗圣灵珠,眸中一片失神,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见此,宁渊不由摇了摇头,还是那句话,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宁渊与这魔渊毫无关系,自然能看得清清楚楚,与其撇开关系。

    但苏暮晚晴却不能,她是这魔渊之人,还是那圣魔一脉的圣尊,与这魔渊以及那位圣神的牵连,注定她无法避开这一场纷争,而她自身也不想去逃避。

    这正是宁渊摇头的原因,卷入这魔渊‘乱’局之中,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固然在那魔道天命的排布之下,只要紧随天命主角,就能得到大量的好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但不要忘了,这世界因果循环,得这天命之利,怎有可能不付出任何代价呢,像是那人族的天命人皇,奉天称尊,固得一世辉煌,君临天下,但终究不得长久,万年之后,也要黄土埋骨,而一般的修者,只要得道圣修为,再不受灾厄加身的前提下,哪个不能长存万载?

    人道天命如此,魔道天命又岂能例外,这应运而生的魔族天命之子,如今享受魔道天命之助,得雄厚气运加身,但日后又要为此付出什么代价呢?

    不,不说日后,就说现如今,那天魔主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他顺应大势,引天命而出,就是为了亲手将其斩杀,以此将魔道意志最后的抵抗打破。

    如此手段,如此魄力,可知这天魔主是何等枭雄,那天命之子纵是有魔道意志在背后推‘波’助澜,但想要与这天魔主抗衡,只怕仍是艰难至极,说不好还要遭受几番生死灾劫。

    有天命在身,这天命之子也许能安然无恙,但他身边的人可就不同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同时,这天命之子也多了不少挡灾应劫的盾牌,毕竟各种传说之中,可都少不了主角挚爱生死,因而发愤图强逆天改命的情节啊。

    所以,这魔道天命,说到底就是一个大大的坑,许多人被坑死了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宁渊与苏暮晚晴的关系,虽说不上什么至情至深,但也算是患难与共,说是朋友绝不为过,所以宁渊实在不想她卷入这一场纷争之中,只是奈何,她已经避不开了,而她自己也没有想过去躲避。

    身为圣魔一族的圣尊,肩上有着难以卸下的责任啊。

    心想至此,宁渊不由发出了一声轻叹,‘摸’了‘摸’这小魔‘女’的头,轻声问道:“在想些什么呢?”

    “我……”

    宁渊的话语,让苏暮晚晴终于回过了神来,但眸中仍是带着几分‘迷’惘之‘色’,喃喃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莫名感到有些不安,圣神神谕之中,言魔族将会有三大劫难,一为起,二为兴,三为衰,上古西极沉落,是魔渊起源之劫,那么现如今这天魔逆‘乱’,会是魔渊大兴之劫么?”

    “起源兴衰,你们那位圣神可还真是有远见啊。”

    听此,宁渊不由得一笑,虽然他对于这所谓的神谕依旧不怎么感冒,但不得不说那位圣神的确不凡,上古魔渊初现之时就预料到了如今的局面,还特意排布了后手,以此参与到这魔道天命的大势之中。

    如果这魔道天命真的能够一举功成,灭杀天魔主镇压太古魔神的话,那么这天命之子说不定真的能成为魔渊至尊,如若人族圣皇一般引领魔族崛起。

    不过话说回来,天魔主倒行逆施,是为了复活那太古魔神,魔道天命推动大势,是为了保全自身,那圣神‘插’手此事是为了什么,拯救魔族众生么,若是如此她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出手将那天魔主抹杀,以一位太古魔神的能为,这应当不是什么办不到的事情吧?

    疑‘惑’之间,宁渊望向了苏暮晚晴,又是问道:“对了,有些事情我一直想要问你,你们那位圣神究竟去了哪里,魔渊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见她出现主持一下局面。”

    “圣神?”

    听此,苏暮晚晴亦是一怔,随后摇了摇头,言道:“我也不知道,圣神虽创造了吾圣脉一族,但不要说我,就是连当年那第一位圣主都未曾见过圣神,传说圣神已经超脱了无尽‘混’沌与天地大道的束缚,成为了真正的先天神魔,居于九天三十六界外不问世事。”

    宁渊眉头一挑,问道:“这么厉害?”

    见他如此诧异的模样,苏暮晚晴不由哭笑,说道:“这只是传说而已,事实上,整个魔渊,包括吾圣脉一族与天魔帝魔在内,都无人知晓圣神去了哪里,更不知道圣神是否还存在着,圣神就好像那些太古神魔一般,不知缘由的消失在了这世间。”

    “嗯!”

    听此,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这世间有许多未解之谜,其中之一,就是那太古神魔的消失。

    为太古世界的主宰者,一方大道的具象化身,真正不死不灭的存在,太古神魔的强大毋庸置疑,依照道理而言,居于九天之上的他们,应该能够永恒的维持自己的统治才是,妖族也好,人族也罢,根本没有撼动那无上神座的能为。

    但有一天,这些强大至极的太古神魔却集体消失了,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线索的消失了,只留下了那一座座被时光掩埋的神遗之地。

    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能与力量,不老不死,不朽不灭的太古魔神们,究竟去了哪里,为何至今都不曾见到他们重现人世呢?

    这个问题,也许只有那身为太古神皇的天龙皇知晓了,但可惜,世间无人能让这位天龙一族的皇者吐‘露’出那不为人知的秘辛,而随着天龙一族轮回转世,这更是成为了一个无法解开的谜题。

    对于这无数人穷尽一生也未能寻找出答案的问题,宁渊并没有钻牛角尖一般的纠结着,而是直接抛到了一旁,向苏暮晚晴继续问道:“那么你对这神谕怎么看?”

    苏暮晚晴摇了摇头,神‘色’‘迷’惘的说道:“我也不知,圣神的神谕之中,预示大劫之时,将会有人顺应天命出世,拯救魔渊与魔族,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一直很是不安,甚至有些害怕……也许是我多心了吧,既然神谕如此说,那么就一定会有天命之人出现,化解这魔渊之劫的。”

    听此,宁渊一笑,说道:“希望如此吧。”

    说罢,宁渊又一次闭上了眼眸,不管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他都得先将自身恢复到全盛状态,那样才能够从容应对一切。

    见此,苏暮晚晴也没有继续言语,就这般坐在宁渊身旁,呆呆的注视着那一颗圣灵珠,眸中神情不住的变幻着。

    与此同时,数百里外,一场追逐正在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