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怪异
    这种共鸣给予人的感受异常奇妙,就好似血脉牵连一般,使得宁渊内心之中陡然升起了一股冲动,抑制不住的冲动,想要进入那一片圣光笼罩的祭坛所在,就如若一个多年未曾归家的游子,如今想要回到家乡,回到母亲的怀抱。

    这般的感受是奇妙的,纵是以宁渊的定力,此刻竟也鬼使神差的迈开了脚步,连四周都没有观察一下,更不管有没有危险,便走向了那圣光笼罩之下的祭坛,好似其中那遍地的尸身,横流的鲜血,都不存在一般。

    不仅仅是宁渊,苏暮晚晴亦是如此,现如今这小魔‘女’的眸中也是一片失神的模样,随同宁渊一起向那祭坛走去,且步伐不断加快,心中似有什么在催促着似的。

    “不对!”

    就在即将踏入那圣光笼罩范围的刹那,宁渊终是惊醒了过来,骤然止住了步伐,同时拉住了苏暮晚晴的身子,不让她再靠近那祭坛一步。

    被宁渊这么一拉,苏暮晚晴也是回过了神,但仍旧有些‘迷’茫,喃喃说道:“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

    苏暮晚晴尚未彻底清醒,但宁渊已是明白了什么,冷眼注视着那圣光之中的祭坛,沉声道:“这祭坛有问题!”

    “祭坛?”

    听此,苏暮晚晴微微蹙起了眉来,注视着那已然化了尸山血海的神圣祭坛,喃喃说道:“这祭坛虽然已经被魔血所污染,但是我仍旧能感受到圣神力量的存在,先前那奇妙的感受,是圣神在呼唤我们,对,一定是这样的。”

    “圣神!”

    见苏暮晚晴如此肯定,宁渊却是皱起了眉,反问道:“你真的确定那是你们圣神的力量在呼唤你,而不是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么?”

    宁渊话语之中,隐隐透着忌惮之意,方才那一瞬失神,不由自主的感受,可不是什么美好的感受。

    一路修行,战至如今,宁渊勘破了无数的‘迷’惘与阻碍,踏上了属于自己的道路,于他而言,鬼神也好,仙魔也罢,乃至于这天地宇宙,都不是信仰供奉的对象,他信奉的只有自己,只有手中的枪。

    不敬天地鬼神,唯吾不败,这是宁渊的意念,无可撼动的不败战意,正是因为如此,无论是寻常的‘迷’幻媚术,还是蕴魔那直挑人心的六‘欲’六念之法,都无法对宁渊造成一丝一毫的影响。

    这等境界的不败战意,已不逊‘色’于道‘门’的太上忘情,释‘门’的慧剑斩念,儒‘门’的君风六德了,按照道理而言,这世间少有什么心神魅‘惑’之法能可对其施加影响。

    但在放在,体内圣脉共鸣触发的瞬间,宁渊却失神了,不仅仅失神了,内心之中还生出了一种抛开所有,将一切乃至于自身灵魂都供奉于那神圣存在的想法。

    虽然他及时惊醒了过来,并未踏入那一片圣光笼罩的区域,但是那一瞬之间的感受,仍旧是让宁渊心有余悸,如若方才有人想要杀他,只怕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来不及,就要成为他人刀下鬼了。

    正是因为如此,宁渊对这祭坛才会忌惮非常。

    见宁渊这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苏暮晚晴开始还有些不解,但随即便醒悟了过来,向宁渊微微一笑,说道:“不要紧张,方才的确是圣神在呼唤,你体内有吾圣脉一族的圣脉存在,所以才会受到影响,圣神并无恶意。”

    “并无恶意?”

    听此,宁渊却是有些不信,望了一眼那尸体堆积如山的祭坛,说道:“先不说有没有恶意,你怎么确定这祭坛里面一定是你们那圣神,那天魔一族将这祭坛捣毁之后,难道就不会派人驻守,以免有什么意外发生么?”

    见宁渊这一副忌惮万分的神情,苏暮晚晴不由摇头一笑,向他解释了起来,说道:“你放心,天魔一族的确还留存在此,但是他们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宁渊眉头一皱,反问道:“怎么说?”

    苏暮晚晴望了那祭坛一眼,说道:“因为天魔一族的人,已经成为了这些尸体当中的一员。”

    这就让宁渊有些不解了,继续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就得从魔渊的格局与圣神祭坛的分布说起了。”

    苏暮晚晴一笑,继续向宁渊说道:“方才你说过,你知道这魔渊共有一十八层,那你可否知道这一十八层的魔渊是如何分布,其中势力格局又是如何?”

    宁渊直接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能不能直说,不卖关子你会死么?”

    “没有情趣的男人!”

    苏暮晚晴有些幽怨的望了宁渊一眼,随后方才说道:“这十八次魔渊之中,一至九层为魔渊最先形成所在,乃是魔兽与恶鬼肆虐的天下,也是魔渊的一道先天屏障,十至十八层才是魔族生活的区域,前六层有魔族六王执掌,建有六大王都,十六,十七,以及那魔神之心所在的十八层,则分别由帝魔,圣魔,天魔三脉执掌。”

    宁渊点了点头,问道:“所以呢?”

    苏暮晚晴又是白了他一眼,说道:“现如今你我所在的这一层魔渊,正是逆‘乱’王主宰的第十层魔渊,远离天魔一族的十八层魔渊,所以这天魔一族的主要力量,根本延伸不到此处。”

    “嗯?”

    听此,宁渊却是有些奇怪,问道:“你不是说天魔一族是魔渊的主宰么,怎么这么没用,竟然还让人割据一方?”

    “你懂什么?”

    苏暮晚晴冷声一笑,说道:“若是放在以前,那这天魔一族自然是魔渊的主宰,一声号令十方皆动,但是现在嘛,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天魔主为了唤醒那一尊太古魔神,竟然‘欲’要以整个魔渊祭献,融入无尽‘混’沌之中,如此倒行逆施之举,帝魔圣魔双脉,还有魔族六王,岂能让天魔主如愿以偿?”

    听此,宁渊总算是明白了过来,道:“你是说……?”

    “不错!”

    苏暮晚晴点了点头,冷声说道:“现如今的天魔一族,已是整个魔渊的敌人,我离开之时,圣主与帝魔皇已然结成了联盟共抗天魔主,如今看来虽然失败了,但魔族六王还在,有他们为屏障,短时间内天魔一族是无法踏上这第十层魔渊的,不然的话,你以为天魔一族派来追杀的人,会只有一个蕴魔而已么?”

    “原来如此!”

    宁渊亦是点了点头,但见到那已成废墟的圣神祭坛之后,他又不由得皱起了眉,问道:“那这个又是什么情况,屠杀上万人祭献,这么大的阵仗竟然连一个人都吸引不过来,那魔族六王是不是已经挂掉了?”

    “这个……”

    听此,苏暮晚晴也是怔住了,片刻之后方才说道:“我也不清楚,也许天魔一族已经对此层魔渊展开了攻击,逆‘乱’王无暇分身,才让那天魔一族有机可乘,潜入了这圣神祭坛,该死!”

    “就算无暇分身,那多少也要派人看管一下啊,那逆‘乱’王是孤家寡人还是怎么的,连个手下都没有么,这附近不要说魔了,连个鬼影都看不见!”

    宁渊摇了摇头,随后注视着那圣光已然黯淡大半的祭坛,喃喃说道:“我总是感觉有什么问题,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吧?”

    “换地方,换去哪里?”

    苏暮晚晴白了他一眼,说道:“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若是不赶紧进入祭坛圣域之中躲避太古魔气侵蚀的话,只怕用不了一日,你就要成为一头行尸走‘肉’般的魔兽了,你想死,我还不想,快些进去吧。”

    “这个……”

    宁渊望了望自己那因魔气侵蚀而青黑一片的躯体,不得不承认了苏暮晚晴说得的确是事实,但望着那圣光笼罩的祭坛,他心中始终有些不安之感,仿佛那不是这魔渊之中的净土,而是真正深渊的入口一般。

    见宁渊还有犹豫,苏暮晚晴神情不由焦急了几分,说道:“快些进去吧,我感受得到圣神正在呼唤,祭坛之中应该有什么特殊的存在,若是迟了一步,待那魔血将整个祭坛污染,一切可就无法挽回了。”

    话语之间,苏暮晚晴已是拉起了宁渊的手,直向那祭坛走去。

    见此,宁渊虽仍皱着眉头,但也没有选择抗拒,就如若苏暮晚晴所说的那般,他现如今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必须要进入这祭坛圣域才能避免自身的魔化,否则他就等着变成魔兽吧。

    这样的形势之下,宁渊还有什么选择,只能跟着苏暮晚晴进入这祭坛圣域之中,同时做好动用英雄卡的准备,一旦情况有变,就立即动用英雄卡,

    不过好像宁渊的担心是有所多余的,两人踏入这圣光笼罩的范围之后,除却了那不断侵蚀‘肉’身的太古魔气骤然消失之外,就再也不见什么变化了。

    “是你多心了吧。”

    见此,苏暮晚晴又是白了宁渊一眼,随后向那祭坛走去,进入那一片残垣断壁之间,片刻之后,便听一声惊喜‘交’加的呼喊,紧接着便发出了一声惊喜‘交’加的呼喊:“圣灵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