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祭坛
    “还好跑了!”

    见那蕴魔解体化血而散,宁渊不仅仅没有感到失望,反而是悄然松了一口气,身子随之一震晃‘荡’,险些跌倒在地,好在有天罪支撑,才没有变得如此狼狈。。: 。

    艰难支撑住的躯体之中,又是一阵极度的疲惫与虚弱之感传来,那方才恢复几分的元气又是折损了大半,更为严重的是真元已经将近枯竭,再也无法有效的化散侵蚀入体的太古魔气,只能任其肆无忌惮的肆虐着。

    若是这般继续下去,那么这太古魔气将会对宁渊的‘肉’身造成不可逆转的污染与异化,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他就会堕入魔道,被那太古魔神的魔‘性’彻底侵占心神,成为如若魔兽那般只知道杀戮与毁灭的行尸走‘肉’。

    这就是在魔渊之中耗尽真元的后果了,此刻宁渊若是不尽快的恢复体内真元,遏止住那魔气的侵蚀,那局面简直不堪设想。

    只是在这魔渊之中,没有天地元气补充,又没有灵石丹‘药’在手,这要如何恢复真元呢?

    心想至此,宁渊不由得一阵苦笑,心中颇为郁闷,早知道当初就不将那几颗灵魄晶石尽数转化成为灵气值了,搞得现如今如此被动。

    但是话又说回来,当初宁渊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沦落到魔渊这个鬼地方啊!

    “你怎样了?”

    便是宁渊心中郁闷之时,苏暮晚晴终是赶了上来,见他那一副伤痕累累,且摇摇‘欲’坠的模样,这小魔‘女’神情之中顿时多出了几分慌‘乱’,连忙扶住了宁渊的身子。

    宁渊摇了摇头,说道:“暂时没事,只不过我体内的真元已经将近枯竭,在这太古魔气的侵蚀之下只怕支撑不了多久。”

    “真元枯竭!”

    听此,苏暮晚晴也是有些慌了,身为圣脉一族的圣尊,她自是知晓一个人族在这魔渊之中真元枯竭会是什么后果。

    现如今,她受时空‘乱’流影响,不仅仅身子大幅度缩水了,连修为也受到了严重的削弱,宁渊可说是她唯一的依靠与希望,再加上那双生契约的影响,若这家伙真正被那太古魔气侵蚀,异化成了一头魔兽,那自己会变成什么模样?

    心想至此,苏暮晚晴心中不由一颤,话语焦急的向宁渊说道:“都叫你不要逞强了,现在好了吧,‘弄’成这副模样,这该如何是好?”

    苏暮晚晴真正是急了,但宁渊仍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说道:“这有什么办法,不‘弄’死那‘女’人,就要被她一路追杀,后果也好不到那里去,算了,现如今不是说这些的事情,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是不被这太古魔气笼罩的?”

    事情发展到这在地步,其实也非宁渊所愿,然而形势如此,若不杀那蕴魔,对方必然会死死追杀,甚至可能引来更多的追兵,将两人一步步‘逼’入绝境之中,这更不是宁渊愿意见到的事情。

    只不过要杀这蕴魔,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纵然强若宁渊,也是趁着蕴魔施展六‘欲’之法,不曾防备的瞬间,动用毁灭真元将那血魔鞭的纠缠粉碎,随即强攻直取,这才能将其刹那重创。

    这其中,有三成要归功于这偷袭,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还有五成要归功于毁灭真元之威与天罪凌厉锋芒,最后再加上宁渊那强横无匹的近身搏杀之能,三者结合,方才能够一举功成,奠定此战胜局。

    可就是如此,也不过只将这蕴魔堪堪重创,最终还未能将她彻底诛杀,被其以天魔解体之法逃离了,可见这蕴魔的强悍。

    若是正面强攻,不占偷袭之势,又不动用毁灭真元,仅凭‘肉’身之力与手中天罪,宁渊胜过这蕴魔的几率极低,更不要说将其重创至此了。

    正所谓有得必有失,有失亦有得,这一战宁渊虽付出了不轻的代价,陷入了极其不利的境地之中,但是也换来了一个机会。

    虽然那蕴魔以天魔解体之法保住了一条‘性’命,但用脚趾头来想都知道,施展这等秘术要付出何等沉重的代价,那解体魔血又被宁渊扫灭了一部分,这蕴魔纵是再强,想要恢复过来也必定需要一段时间。

    这一段时间,相对于宁渊与苏暮晚晴来说,是一个极其宝贵的喘息之机,只要那蕴魔恢复过来之前,宁渊能够恢复至全盛状态,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

    所以现如今,不是纠结这一战应不应该,那蕴魔死不死的问题,而是赶紧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修生养息,恢复元气才是。

    然而苏暮晚晴听此,却是幽幽的望了宁渊一眼,说道:“你想得倒是不错,可在这魔渊之中,除却了圣神的祭坛之外,无处不被那太古魔气笼罩,如今祭坛已毁,还有何处能供你容身?”

    “嗯?”

    听此,宁渊眉头一皱,说道:“没有也可以,想办法找点灵石或者丹‘药’,我一样能够恢复过来,你不要告诉我你们圣脉一族已经被那天魔主给彻底覆灭了吧?”

    宁渊这话语,让苏暮晚晴眼神顿时一黯,幽声说道:“纵是没有,只怕也相差不远了,吾圣脉一族的存在,本就是那一尊太古魔神苏醒的最大阻碍,如今那魔神之力已然重现,圣脉一族与圣神祭坛遭受到清洗是必然的事情。”

    听此,宁渊亦是沉默了下去,随后‘摸’了‘摸’苏暮晚晴的头,轻声安慰道:“抱歉。”

    “不用,早就在千万年前,魔渊成就之时,圣脉一族上下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了。”

    话语之间,苏暮晚晴已是抬起头来,如今那略带着几分稚嫩与少‘女’青涩的脸庞之上,勉强勾起了一丝微笑,随后向宁渊说道:“我们去圣神祭坛看看吧,虽然可能已经被毁于一旦了,但应当还会有一部分圣神的力量残留,说不定能抵御这太古魔气的侵蚀。”

    “嗯!”

    宁渊点了点头,虽然他也不知道这办法是否有效,但现如今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若是实在没有办法,那就动用英雄卡,看看能不能去哪个魔族的地盘搜刮点灵石或者丹‘药’之类的,活人总不会被‘尿’憋死不死?

    那位圣神的祭坛,距离此地并没有多远,只有不到百里的路途,若是以往,动用风之极意御空而行的宁渊,只需不到半刻的时间就能赶到。

    只是现如今,真元枯竭,‘肉’身虚弱,不要说什么御空飞行了,就是用两条‘腿’走路都有些费力。

    不过好在,这魔渊地域广阔,且人,哦不是魔烟稀少,大多都汇聚在各大王都与魔城,荒野之中绝大部分都是魔兽的天下。

    而方才那跟随蕴魔奔腾而来的上百头魔兽,已是这方圆百里范围的所有魔兽了,被宁渊扫清一空后,这附近变得尤为的安全。

    所以宁渊与苏暮晚晴的速度虽是不快,但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约莫行进了数个时辰,两人终于是来到了那圣神的祭坛所在。

    在这魔渊之中呆了这么久,宁渊第一次见到了黑暗与猩红之外的第三种光芒,那是一道神圣的光辉,在这一片幽暗无尽的魔域深渊之中,它就如若那黎明之时降临的希望曙光,纵然它此刻已变得极其黯淡,但仍旧是那般的神圣,那般的温暖,让人有一种卸下一切,回归母怀的亲切与祥和。

    在这神圣光辉的照耀之下,纵然是那能可侵蚀一切事物的太古魔气,此刻也飞速的溶解逸散了,直让那一片圣光所在,成为了这魔域深渊之中唯一的净土。

    只不过如今,这净土之中却是一片疮痍,古老的祭坛已然成为了断壁残桓,更可见到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迹残留在那洁白如‘玉’的大地之上,一具具尸身俯跪在地,有人头首分离,有人身裂数段,有人更是遭受到了不知如何形容的酷刑,整具尸身血‘肉’模糊,可见白骨森森,内脏四散。

    这原本应该受人供奉的祭坛,如今却化了一处刑场,鲜血横流,尸身满地,更有无数的亡魂在哀嚎,使得那神圣光辉在不断的黯淡着。

    “天魔一族!”

    见此一幕,纵是苏暮晚晴,也不由得怔住了,话语之中透出了一片难以克制的愤怒之意!

    来此之前,苏暮晚晴已经预见到了这样的景象,圣神为太古魔神之中的异数,那自从毁灭与破坏领悟生命造化的存在,无疑是极其强大的,否则的话也不可能自从那无尽‘混’沌直至超脱。

    而这祭坛,乃是圣神力量的遗留,让这魔渊不彻底堕入无尽‘混’沌的关键所在,天魔一族想要将其摧毁,以寻常手段是不可能的,只有屠戮魔族,以魔族拥有的魔神之血与其死后的源能,将这祭坛之中的神圣之力污染方能功成。

    现如今看来,他们的确成功了,在这祭坛之中,堆积了将近上万具尸身,让这魔族圣地化了一片尸山血海!

    这亦是苏暮晚晴如此愤怒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那上万无辜魔族的死亡,更是因为神圣祭坛遭受的亵渎!

    “还真是够狠啊!”

    对此,宁渊倒是没有多大感受,不是他冷血无情,而是他已经见过了太多的杀戮与死亡,纵然天魔一族为了污染与毁灭这圣神祭坛,屠戮了不知多少生灵,铺成了这一片尸山血海一般的景象,也无法对宁渊造成多大的冲击。

    反倒是那祭坛之中还未彻底湮灭的圣神之力,让他陡然生出了一股别样的感受,体内那三条圣脉,似与什么产生了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