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欲念?
    “该死!”

    眼见那魔影妖娆,直将宁渊笼罩在内,苏暮晚晴神‘色’不由一变,本能就要出手,可一动方才发现,自己体内真元已将近枯竭,那圣脉之力也已消耗殆尽,根本没有办法去阻止那蕴魔施法。

    这让苏暮晚晴心中焦急不已,她可是深知这蕴魔手段,为太古魔神之血蕴生的魔族,蕴魔拥有‘操’控生灵六‘欲’六念的能为。

    六‘欲’六念,乃是一切生灵与生俱来的‘欲’念,早已根系于身心之中,根本无法拔除,因为这本就是自我,自我如何能拔除自我呢?

    对于这‘欲’念,一般只能用理‘性’来压抑克制,或者修炼一些特殊的修行法‘门’,如道‘门’的太上忘情,释‘门’的慧剑断红尘,儒‘门’的君子风等,就能有效的克制自身‘欲’念,以免心魔丛生,化修行阻碍。

    然而这般的法‘门’存在,就说明这‘欲’念的可怕,若是控制不住,修为低位者还好,大不了就是心神失控,忘我纵情一次,但若是修为高深者,其‘欲’念已然根深蒂固,甚至演化成为了心魔,这般的‘欲’念一旦爆发出来,极有可能使修者堕入魔道,失却本我,彻底疯狂。

    神州之中,就有许多这样的理智,不少修者因为六‘欲’‘乱’神,以至于心魔重生,就此堕入魔道之中,心‘性’大变,为害神州,其中甚至不乏道‘门’真仙与释‘门’高僧。

    一念之差,便可酿成如此后果,可见这‘欲’念的可怕,而蕴魔为‘操’控生灵六‘欲’之魔,更是无数修者闻之‘色’变的存在。

    现如今,她以魔音‘乱’神,‘欲’要挑动起宁渊六‘欲’之一的,使宁渊拜倒在她的裙下,彻底成为她手中把玩之物。

    如此手段,虽是简单直接,一眼便可看得通透,但有句话叫做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身在局外的苏暮晚晴能够看得清清楚楚,身处魔音之中的宁渊能看得明白么?

    这蕴魔挑动‘欲’念的手段极其厉害,不要说是一般人了,就是那拥有大道本源镇压己身的道圣强者,猝不及防下都有中招的可能。

    现如今,宁渊已被蕴魔之魔音贯入心神,若是他无法清醒过来,就此沉沦其中,那后果……

    心想至此,苏暮晚晴心中更是焦急了,但却又无力‘插’手,只能站在一旁不断的呼喊着,希望能将宁渊心神唤回。

    见此,那蕴魔却是冷冷一笑,说道:“圣尊,你便不要做那无用功了,这普天之下,谁人能做到无‘欲’无念,你这小情郎虽是勇猛过人,但有道是温柔乡,英雄冢,这一动,心如百炼也成绕指柔啊!”

    妖娆轻笑之间,隐约可感杀意腾动,蕴魔注视着那魔影笼罩之下的宁渊,眸中已是浮现出了一片掩盖不住的兴奋之‘色’。

    为‘欲’念之魔,这蕴魔最是清楚生灵六‘欲’六念之恐怖,更是知道对什么人,动什么念!

    ‘欲’念,与生俱来,但却又有所不同,有人爱财,有人好‘色’,有人‘迷’恋权势,有人执念成道,亿万众生,皆尽不同,唯有因事而制,方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

    对于宁渊,蕴魔并不了解,自然也不清楚他是贪财还是好‘色’,但没关系,她只需要知道宁渊是男人,并且还是一个‘肉’身强横,体魄绝伦,正是气血方刚的男人。

    英雄难过美人关,百炼钢成绕指柔,对这气血方刚的男子,动其绝对是最好的选择,一旦成功,纵是英雄盖世,豪杰天骄,也要成为那裙下之臣,奴仆一般。

    这可是比直接动手好多了,若是动手,那难免避不开一场大战,打不打得赢暂且不说,就是打赢了蕴魔也未必能够从宁渊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不如将其收服,那样一来不仅仅能得到情报,日后魔主进军神州之时,也能多一枚棋子啊。

    还有,以这人族的‘肉’身,若是将其为双修鼎炉,日夜汲取其血‘肉’‘精’华,生命本源,那么对于自己的修行不知有多大的好处。

    心想至此,蕴魔又是不由得‘舔’了‘舔’‘唇’,凝望着宁渊,轻声言道:“这位公子,奴家真的是好生喜欢你,你便忍心辣手摧‘花’么?”

    话语轻声,却是有着难以形容的魔力,在虚空之中掀起阵阵涟漪,直向宁渊席卷而去,‘欲’要将其心中‘欲’念彻底挑动。

    听此,妖娆魔影之中,宁渊身躯不由一阵颤抖,眼神也是变得空‘洞’了起来,喃喃说道:“你真的,真的……”

    见他这副模样,那蕴魔不由得一笑,喃喃说道:“真的,自然是真的,只要公子愿意,奴家愿自荐枕席,与公子一同共赴巫山见,享受这世间极乐,来,公子,来啊……!”

    话语之间,蕴魔‘玉’手轻挑,周身纠缠着的鲜血魔纹迅速的蔓延开来,直向宁渊纠缠而去。

    “这个家伙!”

    见此,战场之外的苏暮晚晴已是六神无主,顾不上有没有用,当即就要像宁渊冲去,打算将他拦下。

    然而还不等苏暮晚晴动,宁渊就已经动了,身影奔出,直向那蕴魔而去。

    “嗯!”

    见此一幕,蕴魔面上那的笑容却是骤然一凝,因为这奔来的不仅仅只有宁渊,那天罪,也来了。

    就在宁渊脚步踏出的瞬间,原本被那血魔鞭死死纠缠住的天罪骤然暴起,枪锋之上绽放出了一道毁灭雷霆,紫‘色’华光‘交’错,那血魔鞭刹那破碎崩散,一片血光纷落之间,天罪长啸而出,枪锋破碎虚空,虽然一颗陨星自从九天坠落一般,势不可挡的向那蕴魔冲击而去。

    “你……!!!”

    陡然惊变,让蕴魔心神骇然,顾不上疑问宁渊为何不受自身六‘欲’之术影响,当即催动一声‘精’粹魔元,在身前凝聚成了一道暗红‘色’的壁垒屏障,‘欲’要挡住那雷霆而至的天罪锋芒。

    “轰!”

    暗红‘色’的魔之壁垒方才升起,都被一道更为璀璨的血‘色’华光悍然‘洞’穿,在那蕴魔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天罪破碎虚空而来,纠缠着一道毁灭雷霆的枪锋,重重的轰击在了她那暗红魔鳞覆盖的躯体之上,震起了一声金铁‘交’撞的铿锵之声,随后便是一阵剧烈无比的痛楚,随着那贯入体内的枪锋爆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