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血魔
    魔血崩散,让人呕的腥臭气息在虚空之中弥漫开来,随着那猩红枪锋绞杀,那原先汇聚成汹涌魔‘潮’的魔兽,如今只剩下了寥寥十余头,且头头带伤,不少更是身受重创。

    然而这伤痛与死亡,仍旧是无法让它们感到丝毫的畏惧,声声凄厉骇人的嘶吼之间,那残存的十余头魔兽更为狂暴了起来,又一次向那一片猩红如血般的锋芒冲击而去。

    这就是魔兽,全然沉沦在杀戮与毁灭魔‘性’之中的魔兽,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纯粹的杀戮与毁灭,将世间一切都淹没在那汹汹魔‘潮’之中。

    死亡对于它们而言,根本没有丝毫威慑力,因此那逸散的魔血气息,只会让它们更为暴戾,更为凶残。

    只是可惜,这仍旧改变不了战局,当最后一头魔兽被那一道血‘色’锋芒贯穿震碎的时候,这汹汹魔‘潮’之中,就只剩下了一人身影。

    “呼!”

    这上百头魔兽虽已尽数死亡,但那笼罩着战场的魔气仍旧是挥之不散,以至于宁渊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一股冰冷森寒的气息涌入自己体内,不断侵蚀向他的血‘肉’之中侵蚀而去,再被那真元化散消弭。

    就如若那蕴魔所想的那般,在这战斗之中,宁渊根本得不到一丝补充,每一次行动所消耗的力量,都是源自于他自身。

    这样的消耗,连步入道圣之境的强者都难以支撑,因为道圣虽强,但是还未达到超脱天地的境界,主要的战斗方式,乃是以自身本源为承载,接引天地大道之力,使得这一招一式之间,都能爆发出无比强悍的天地大道之威。

    如此一来,那威能固然强悍,但是消耗也极其惊人,因此这道圣之境的修者,每一次动用那大道本源的同时,都必须自从天地之中汲取海量的元气恢复,否则的话,就会造成自身本源的亏空,一场大战下来,轻则修为退散,重则圣位跌陨。

    然而在这魔渊之中,这天地元气不要说海量了,连稀薄都算不上,道圣之境的修者陷入此境,不仅仅无法汲取天地元气恢复,还得耗费大量的真元与大道本源之力来抵挡那太古魔气的侵蚀。

    无法补充,又消耗巨大,这亏损之间,道圣不仅仅发挥不出自身应有的实力,还会被那太古魔气不断的削弱,最终真元耗尽,大道本源枯竭,以至于魔气侵蚀入血‘肉’之中,就此堕入魔渊,永世沉沦。

    这就是魔渊能让无数生灵止步的原因,也是为什么,在明知道这魔渊乃是神州的心腹大患,魔族的实力也不是过分强悍的前提下,人族却始终没有能够将其攻克覆灭的关键所在。

    魔渊之中,道圣自保都是艰难,大圣同样不得长久,唯有步入合道境界的‘混’元圣人,已然初步超脱天地桎梏的存在,才能凭借着自身小世界的力量,立足于这魔渊之中,不受那太古魔气的威胁。

    而人族虽雄踞神州,实力远胜各方,但是那合道境界的强者,也不过三十余位而已,且先不说这三十余位合道强者能不能齐心,就是能,这三十位合道强者也没有办法将整个魔渊净化,使其恢复成原先的西极之地。

    风险巨大,得不偿失,这样的事情,人族自然不会去做,也没有办法去做,所以对这供奉着太古魔神的魔渊与魔族,人族与天下各方势力,都是有心无力,无可奈何。

    而现如今的宁渊,虽然比不上合道境界的强者,甚至和大圣之间都有着一段巨大的差距,但是他却能在这魔渊之中勉强立足。

    这不仅仅是因为宁渊战力强横,已然可以媲美一般的道圣,更是因为他踏入了真劫之境,成就了先天神体。

    这先天神体,不仅仅能够大幅度的削弱那太古魔气的影响,内在更是自成天地,有‘阴’阳并行,蕴五行共生,虽然还比不上那合道强者造化万千的小世界,但也拥有了一部分造化之能,使得宁渊在没有外界元气补充的情况下,也能够以内天地自我恢复。

    这样一来,宁渊虽然没有办法恢复完全,但至少不会出现真元枯竭,沉沦魔渊的危险,这就是一般境界难以企及真劫的优势所在。

    如若宁渊能再进一步,突破至真劫三重,先天神体也达到‘肉’身成圣的境界,那么这内天地就会演化成为内世界,虽然还是比不上合道强者在原始‘混’沌之中开辟的小世界,但绝对能可媲美修成大道印记的大圣了。

    届时,宁渊完全可以如若当年的武雄一般,力战一位绝巅大圣九日不败,甚至有机会险而胜之。

    只是可惜,这一步之差,万千之遥,直到现如今,宁渊都不知道这最后一步要如何跨越,这‘肉’身成圣要如何成就。

    正是如此,在这一番大战之后,宁渊也是感到消耗不轻,凭借这连七成元气都尚未恢复完全的‘肉’身,将上百头凶狂暴戾的魔兽绞杀,实在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也就是宁渊‘肉’身着实强悍,再加上手中天罪锋芒,才能一举而成,若是换成别人,纵有道圣之境的修为,怕是也要力尽元竭,成那魔兽的腹中之食了。

    略微喘息了一阵,再望了望周遭仍是汹涌翻滚,挥之不散的太古魔气,宁渊不由微微皱眉,转望向那蕴魔所在。

    “唳!”

    然而宁渊方才转身,虚空之中便传来了一阵犹若亡魂哀嚎的凄厉之声,一道幽暗森冷,透着无尽凶残凛冽之意的魔光随之破空而至,直取宁渊所在。

    “嗯!”

    见此,宁渊眼神一凝,却并未退让,反而是一步踏出,天罪狂啸而起,如若一头血‘色’怒龙一般向那魔光冲击而去。

    “啪!”

    两者相撞,正面对撼,但那预料之中的铿锵轰鸣并未出现,反而是响起了一声清脆柔冷纠缠之声。

    这时定睛望去,方才发现那魔光之中,竟是一根犹若鲜血凝成的暗红长鞭,在与天罪碰撞之后便迅速的纠缠蔓延而上,缠绕住了天罪枪锋,更往枪身与宁渊那握枪之手探来。

    见此,宁渊眉头一皱,握枪之手骤然一转,天罪随之啸动一声,枪锋旋绞,圣兵锋芒,‘欲’要将那暗血之鞭撕裂粉碎。

    但不曾想,那暗血之鞭却是坚韧无比,更有一股再生之能,天罪枪锋旋动,虽堪堪将其撕裂了几分,但一阵暗血华光闪动之间,这长鞭便已恢复如初,甚至变得更为坚韧,死死的纠缠着天罪枪锋,根本不见松开的意思。

    “血魔!”

    见此一幕,宁渊怀中的苏暮晚晴不由惊呼了一声,眸中浮现出了一片慌‘乱’不安的神‘色’,当即向宁渊连声说道:“不要被这鞭子缠绕到身上,它会将你活生生的吸成一具干尸的。”

    听此,宁渊面上却是‘露’出了一丝若有兴趣的神‘色’,问道:“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么?”

    “呵呵呵,厉不厉害,你尝尝不就知道了么?”

    宁渊话语方落,一阵妖娆之中透着几分杀意的轻笑响起,随后便见那幽暗魔气滚动,将天罪死死纠缠住的血魔鞭另一端,一道妙曼动人的身影缓步而现。

    那引人浮想联翩的美好曲线,说明了她的身份。

    是那蕴魔!

    只不过和之前相比,现如今的她,似有些不同,原本那不着寸缕的躯体之上,此刻可见一道道血**纹纠缠,且不住的扭曲着,仿佛一条条毒蛇,正往她肌肤与血‘肉’之中钻去一般。

    在这血**纹的纠缠之下,她的身躯也暴涨了许多,宁渊原本已算得上雄伟英武的身形,在她面前竟有些弱不禁风的感觉。

    身躯暴涨的同时,那原本细腻的肌肤之上,也浮现出了一片片犹若鲜血凝结而成的暗红鳞片,将她的躯体覆盖了大半,再加上那不住纠缠的鲜血魔纹,此刻这蕴魔予人的感觉,是说不出的诡异与妖‘艳’,还有那让人胆寒的恐怖。

    “血魔!”

    如此一幕,让苏暮晚晴不由变了颜‘色’,连解释都来不及,连声对宁渊说道:“快走!”

    “走,呵呵……”

    听此,那蕴魔同样有暗红魔鳞覆盖的脸庞之上,不由勾起了一丝森然笑意,言道:“圣尊,既然你知晓这是什么,那么你就应该明白,今日你们谁也走不了了!”

    一声轻喝之间,蕴魔手中的血魔鞭骤然绷紧,好似拥有着生命一般,不住的收缩了起来,一股强横无匹的力量随之爆发,直接用在了天罪与宁渊身上。

    魔鞭纠缠,悍然拉拽,那爆发出来的强悍力量,纵是宁渊也不由皱眉,一步踏在大地之上,身坠如山,以此抗衡那魔鞭拉拽之力。

    魔鞭拉扯之力固然强悍,但论力量宁渊更是不弱,双方一拉一坠之间,骤然陷入了僵持之态。

    “果然如此,没想到,一个人族,竟然能修成如此强横的‘肉’身,甚至连太古魔气的压制都能抵御。”

    见此,那蕴魔却是不惊反笑,喃喃说道:“只是可惜,再吾蕴魔一族面前,以‘肉’身之力为依仗,难道圣尊就没有告诉你,蕴魔最强的是什么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