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突围?
    上古终末,天地大劫,四海倾覆玄黄,神州支离破碎,那太古魔神趁此机会,将西极之地大半拖入了神州天地与无尽‘混’沌的缝隙之中,以至于天龙皇雷霆震怒,亲尊出手将这一尊太古魔神镇杀。

    太古魔神虽死,但一切已成定局,再也难以挽回,沉入神州与‘混’沌缝隙之中的西极,不仅仅遭受到了无尽‘混’沌的侵蚀,更是被那太古魔神死后逸散的魔神之血污染,以至于整个西极之地都出现了可怕的异变,生灵禁绝的魔渊就此形成。

    那原本位于西极之地中的生灵,同样也遭受到了那魔神之血的污染,绝大部分的生灵都死去了,但也有一部分生灵在这恐怖的灾难之中存活了下来,并且自从这魔神之血当中获得了无比强大的力量。

    在这一部分生灵中,拥有智慧者,例如人族,妖族,或者一些已然诞生出部分灵智的妖兽,因敬畏而谨慎的使用着那属于太古魔神的力量,因此他们虽从太古魔神之血中新生,但却没有彻底‘迷’失在那破坏与毁灭的魔‘性’之中。

    而那些没有足够智慧的生灵就不同了,在本能的驱使之下,它们疯狂而贪婪的吞噬着魔神之血,以至于自身被那魔血之中的魔‘性’彻底污染,堕落成为了只知道破坏与毁灭的行尸走‘肉’。

    这就是魔族与魔兽的由来,相对于克制魔血吸收的魔族来说,魔兽虽然失去了自我,彻底沉沦在了太古魔神的魔‘性’之中,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它们才更为强大,更为恐怖。

    一两头魔兽,也许不足为惧,但当千万头魔兽汇聚在一起,形成暗血魔‘潮’之时,那是最为恐怖的存在,魔‘潮’汹涌,凝化逆反,甚至能可重现出那太古魔神之血,一切阻挡在前的事物,都要被其碾压粉碎。

    现如今在这蕴魔的驱使之下,上百头魔兽齐齐奔腾而出,虽未能够形成那恐怖至极的暗血魔‘潮’,但一样骇人无比。

    声声嘶吼咆哮之中,只见那魔气如云滚滚而动,彻底被‘激’发出了那暴戾魔‘性’的上百头魔兽,倾尽了一切力量奔袭而出,直将那大地践踏得一片粉碎。

    有道是人,人不过万,过万则无穷,这魔兽也是一般的道理,兽不过百,过百则无尽,这上百头魔兽一同奔袭冲击,宛若怒海决堤,火山爆发一般,置身其中,根本分不清哪里是哪里,因为到处都是魔‘潮’汹汹,到处都是杀机森森。

    如此阵势,岂止骇人,纵是苏暮晚晴,此刻都不由得闭上了双眸,双手死死的抱着宁渊,整个人如若一只八爪鱼似得纠缠在他身上,根本不敢有丝毫放松。

    见此,宁渊不由得一笑,随后踏开了步伐,直向那一片汹涌魔‘潮’而去。

    “吼!”

    宁渊脚步放起,魔‘潮’便已汹汹而至,奔腾在最前方的那一头魔兽,看起来好似一头猛虎,但周身上下却不见一分‘毛’发,只有一片片散发着幽暗华光的魔鳞将它的躯体笼罩在内,在它行动之间便有大量的魔气自从那魔鳞之下奔涌而出,极其骇人。

    魔兽大致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魔鳞兽,一种是魔羽兽,魔鳞兽是将那魔神之血用于‘肉’身,从而异化出了魔神之鳞的魔兽,拥有着无与伦比的体魄力量。

    魔羽兽则是将魔神之血凝成一体,在体内凝成一颗魔神之核的魔兽,能可施展出诡异莫测,威能惊人的魔神之法。

    这一头魔鳞虎,就是魔鳞兽,那一身魔鳞甲坚不可摧,其体魄力量更是强悍到了极点,使得它在上百头魔兽之中脱颖而出,最先扑向了宁渊。

    一记扑杀,已是倾尽了全力,根本没有一分保留,这彻底沉沦在杀戮与毁灭之中的魔兽也不知道什么叫做保留。

    猛虎下山,就已是势不可挡,更何况这一头拥有魔神之力的魔鳞虎!

    一扑杀势,犹若泰山倾崩,怒海决堤,直在虚空之中掀起了一阵狂风呼啸,‘逼’面而来!

    “滚开!”

    便是此时,骤听一声冷喝响起,幽暗的虚空之中,骤然绽放出了一片璀璨绚丽的猩红光华,刹那之间便撕裂了黑暗,撕裂了空间,携着无与伦比的力量,悍然轰击在了那一头魔鳞虎的头颅之上。

    “轰!”

    一声轰然巨响,在那一道绚丽的猩红光华之下,这方才还凶狂至极的魔兽,此刻是连哀嚎都来不及发出,就在虚空之中直接爆成了一片漆黑腥臭的污血,那相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坚不可摧的魔鳞,如今竟不比一张白纸坚韧多少。

    爆碎崩散的魔血之前,一人横枪而立,神兵之上道道血光纠缠闪动,一股霸道至极的凶煞之意透散而出,压得那虚空不住的扭曲颤抖,那汹汹魔‘潮’之势,竟不敌这一枪霸道之威。

    天罪!

    先天圣兵,由宁渊气血‘精’魄铸造而成的先天圣兵!

    虽说现如今,宁渊体内的真元只够用来抵挡魔气的侵蚀,分不出半点来催动这天罪之力,但先天圣兵终究是先天圣兵,纵然没有真元催动,无法展现出那毁灭之威,但那圣兵锋芒却并未因此而削减。

    以这圣兵之锋,再加上宁渊那一身霸道无匹的力量,轰杀一头魔兽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更不要说这天罪还是由宁渊气血‘精’魄铸造而成,自蕴含一分天龙本源之力,拥有着破灭万法之能,连那道圣强者的大道本源,上古神祇的神之权能,都难以抵挡,更不要说这区区一头魔鳞兽的护身鳞甲了。

    只不过这理所当然的事情,战场之外的蕴魔却并不知晓,因此在见到宁渊一枪横扫,便将那一头魔鳞虎轰杀之时,这蕴魔顿时变了颜‘色’。

    “这枪,这人……绝非一般,苏暮晚晴,究竟是从哪里找来的帮手,还是那外界之人,已经寻得了进入魔渊的方法,‘欲’要阻挡魔主大计?”

    蕴魔眉头紧皱,冷眼注视着已被百头魔兽团团包围的宁渊,眸中神情变幻不定,但随后却又见她‘唇’勾冷笑,话语森然道:“此人实力的确不弱,但终究还是人族之身,在如今这已经被魔神之力封禁的魔渊之中,竟然还想要逞一人只勇,哼,我便看看,你能在这魔兽围杀之下支撑多……怎会!”

    那森然话语还未完结,便骤然化了一声惊骇,蕴魔面上的冷笑,此刻已是僵凝了起来,注视着那一片狂啸不断的战场,眸中一片不可置信的神情。

    “吼!”

    战场之中,声声怒吼,声声咆哮,震‘荡’着那不见日月的幽暗苍穹,上百头魔兽前仆后继,不顾生死的向宁渊杀去,以至于那魔‘潮’‘激’烈的汹涌着,出现了一个疯狂扭曲的漩涡,而漩涡的中心,正是宁渊所在。

    只是此时此刻,已然见不到宁渊的身影,映入视线之中的,只有一道璀璨至极的猩红光华!

    天罪,枪锋开阖,步踏之间,是极致的速度,更是极致的力量,才能让那枪不见影,人不见身,只剩下一片猩红如血的华光,一片杀戮毁灭的锋芒。

    百头魔兽,汹涌如‘潮’,但这一道猩红枪芒,却是犹若怒海苍龙一般,撕裂了一道又一道的惊涛,粉碎了一重又一重的怒‘浪’,任由那魔兽如何凶狂,魔气如何汹涌,也难以突破进三步之限。

    一步之间,人可敌国。

    一枪在手,万夫莫当。

    “怎有可能!”

    如此一幕,让那蕴魔娇媚动人的脸庞之上,浮现出了一片无法化散的‘阴’云,凝望着那魔‘潮’之中开阖的猩红枪芒,心中是惊,是怒,‘交’‘乱’一片!

    这蕴魔眼界不低,从先前那一击中,便看出宁渊实力不弱,手中天罪更是威能惊人,若非如此也不可能一枪便将一头魔鳞兽轰杀。

    但他强有如何,这里是魔渊,魔族的魔渊,魔神的魔渊,在那魔神之力的封禁之下,一个人族在此,不仅仅要受到重重压制,还得不到任何补充,每一分消耗,都是在透支自身的本源力量。

    这样的消耗,纵然是道圣之境的强者,都无法支撑太久,更不要说这连道圣都不是的宁渊了,按照蕴魔的预料,宁渊体内的真元很快就会枯竭,随后‘肉’身力尽,紧接着被魔气侵蚀入体,在被那魔兽撕成粉碎。

    纵然会有意外,那至多也就是他抓住一个机会,勉强杀出重围,之后自己再带着魔兽追杀,仍是一般的结果。

    这一切,蕴魔都已经算计好了,但局势的发展,却直接超出了她的预料。

    突围?

    这哪里是突围,根本就是屠杀啊!

    “怎有可能,他体内的真元应该已经枯竭大半了才是,他如何还能支撑下去,还如此强悍!”

    注视着那已然将魔‘潮’撕裂大半,正在屠戮着最后十余头魔兽的猩红枪芒,蕴魔眸中一片惊骇。

    “吼!”

    便是此时,她坐下的黑豹发出了一声低吼,使得她骤然惊醒了过来,深深的望了一眼那即将扫清魔‘潮’的猩红枪芒,眸中顿现出一片决然之‘色’。

    “不管如何,今日都得将苏暮晚晴擒回不可,魔灵!”

    只见蕴魔沉声一下,坐下黑豹随之低吼一声,那一片黑暗的皮‘毛’之中,竟是延伸出一根根猩红如血的蔓藤,直接纠缠在了蕴魔那不着寸缕的躯体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