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奔来
    双修!

    这区区二字,却透着无边的香‘艳’与暧昧之意,让人心神为之‘荡’漾,不由浮想联翩,沉醉其中。,: 。

    但实际上,双修是一种很正统的修行法‘门’,那‘阴’阳合欢,男‘女’纠缠之事虽也是双修的一种,但绝不代表一切双修之法都要如此。

    对弈可以是双修。

    神游可以是双修。

    论道也可以是双修。

    双修之意,在于修行,其他皆不足道,血‘肉’身躯不过皮囊,唯有大道方是永恒……

    “所以宁公子,你不要总是胡思‘乱’想,明白了么?”

    苏暮晚晴盘膝而坐,行以五心朝元之姿,面上神情一片平静,隐隐还透着几分庄严与神圣之意,让人有一种自渐形秽之感。

    与她相对而坐的宁渊听此,只能叹了口气,似想要将心中的郁闷顺着这一声叹息尽数倾泻而出。

    虽然从大魔‘女’变成了小魔‘女’,但苏暮晚晴就是苏暮晚晴,若真是以为她变小了就容易哄骗到手的话,那可就真的大错特错了,宁渊刚才就犯了这样的错误,结果被她戏耍了一番,还狠狠的鄙视了一下。

    双修?

    什么鬼的双修啊!

    回想着方才她那一脸戏谑的模样,再看着如今神‘色’庄重神圣的她,宁渊真的是搞不清楚,这魔‘女’究竟是在想些什么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真的是那般的双修,自己要不要答应呢,虽然她原先已经合理合法了,但是现如今她这副模样,下手,是禽兽,拒绝,是禽兽不如么,这应该怎么选……

    “宁公子!”

    就在宁渊胡思‘乱’想之际,苏暮晚晴又是轻喝了一声,注视着他,冷然笑道:“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有,有,怎么没有?”宁渊很是敷衍的回答了她一句,有气无力的问道:“但是你说了这么多,究竟是要怎么样,才能够恢复你我的体力?”

    见宁渊有些焉了的模样,苏暮晚晴‘唇’边不由勾起了一丝笑意,方才积攒下的郁闷与幽怨终是扫去了几分,心情也好了不少,轻笑说道:“自从那太古魔神的力量复苏之后,整个魔渊之中的元气都成为了那魔神的一部分,不要说是外界之人,纵是魔渊之中的魔族都无法将其吸收,更无法化为己用。”

    宁渊点了点头,道:“这我知道,所以呢?”

    “但事情总是会出现例外!”

    苏暮晚晴‘露’出了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向宁渊说道:“宁公子,这个时候你应该感谢一下那位双生之神,若是没有那一道双生契约,今日你在这魔渊之中,纵然不被魔族围杀至死,也要活生生的耗尽元气而亡。”

    “嗯?”

    听此,宁渊不由一怔,问道:“我们不是在说如何恢复元气么,怎么又扯到那双生之神上面去了?”

    苏暮晚晴摇了摇头,说道:“宁公子,你的耐‘性’还是如若以往那般不佳啊,先听我把话说完,现如今这魔渊之中的魔气,绝大部分生灵都难以吸收,纵是强行融入体内,那也只会堕入魔道,成为那太古魔神的血‘肉’傀儡,行尸走‘肉’,但吾圣脉一族却是一个例外。”

    “圣脉一族?”

    听此,宁渊眼神一凝,眸中浮现出了一丝若有兴趣的神‘色’,他可是没有忘记,自己体内的十二条武脉之中,有三条可就是这圣脉一族独有的圣脉呢。

    相对于其他武脉,这圣脉更为坚韧,开阔,并且蕴含着惊人的潜能力量,宁渊正是获得了这三条圣脉,并且将其贯通,方才铸就了绝佳的根基,为日后之进境打下了完美的基础。

    但除此之外,这圣脉还有什么妙用,宁渊就不得而知了,如今听苏暮晚晴主动提起,自也来了兴趣。

    苏暮晚晴盘膝而坐,双目凝望着宁渊,话语平静的说道:“吾圣脉一族,虽也供奉太古魔神,但吾族所供奉的太古魔神却是魔神之中的圣者,是无尽‘混’沌之中诞生的造化生命,是破坏与毁灭之中涌现的希望曙光!”

    “嗯?”

    听此,宁渊眉头一挑,沉声言道:“物极必反么?”

    “不错!”

    苏暮晚晴点了点头,言道:“圣神虽诞生于无尽‘混’沌,但却舍弃了破坏与毁灭,悟得了生命与造化的力量,吾圣脉一族便是由圣神造化而生的!”

    宁渊眸中闪过了一丝异‘色’,说道:“这倒是一则不曾听过的奇闻呢,一位向往生命的太古魔神,真是有趣啊,那现如今苏醒的这一尊太古魔神和你们圣脉一族的圣神又是什么关系。”

    苏暮晚晴神‘色’淡然,轻声言道:“没有关系,圣神是太古魔神之中的圣者,而那正要苏醒的魔神乃是始祖之魔,毁灭与破坏的源头,无尽‘混’沌的具象,两者之间没有任何的关联。”

    听此,宁渊一笑,说道:“那就好,最起码少了一个麻烦。”

    “何止是少了一个麻烦而已,若非是圣神遗留了一部分力量在这魔渊之中,那一尊太古魔神怕是早已经苏醒过来了,某些人哪里还能像是现在这般没心没肺的胡言‘乱’语?”

    苏暮晚晴白了宁渊一眼,继续说道:“回归正题,吾圣脉一族,为圣神创造的魔之圣灵,体内圣脉蕴含造化之力,能可将这魔渊之中的魔气‘精’华,化无比‘精’粹的圣气融入自身。”

    “这圣脉还有这用么?”

    听此,宁渊先是一惊,随后却又皱起了眉来,说道:“可是方才那魔气侵入之时,我体内的圣脉却丝毫不见反应啊?”

    “这是自然,你又不是圣脉一族的族人。”苏暮晚晴白了他一眼,随后探出手来,与宁渊的手掌触碰到了一起。

    两人掌心相合,宁渊首先感受到的是一阵温润细腻的柔软触感,紧接着一道璀璨的神圣光辉绽放,宁渊体内那一直沉寂不动的三条圣脉顿见异变,三道神圣光辉随之绽放而出,刹那之间,便将那无时无刻都在侵蚀他‘肉’身的魔气化散,净化成为了最为纯粹的圣气,飞速的融入他体内。

    这圣气‘精’纯非常,甚至比神州之中的天地元气都要‘精’粹几分,融入宁渊体内之后,瞬间便扩散到了四肢百骸之中,让宁渊那犹若河‘床’一般干渴龟裂,虚弱无比的躯体得到了滋养,迅速的恢复了起来。

    “原来是这么个双修法!”

    感受着体内飞速恢复的元气,宁渊摇了摇头,转而望向了苏暮晚晴,见她已是闭起了双眸,小小的身子置身于一片璀璨圣光之中,虽那衣裙仍是破碎,依旧能可见到大片美‘玉’一般的肌肤,但那神圣庄严之意,却让人不敢升起半分亵渎之心。

    这般的模样,任谁也无法将她与先前那妩媚动人,轻柔易倒的小魔‘女’联系而来。

    她究竟是魔‘女’还是圣‘女’,宁渊也分不清了,只能压下心中的杂念,进入了内视之中,细细观察那三大圣光璀璨的圣脉。

    但还不等宁渊看出个所以然来,那一片璀璨圣光便骤然黯淡了下去,随后便见苏暮晚晴脱力一般的倒了下来,落入了宁渊怀中。

    “嗯?”见此,宁渊神‘色’不由一变,连忙扶起了苏暮晚晴,见她面‘色’苍白非常,连声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

    苏暮晚晴摇了摇头,勉力‘露’出了一丝微笑,向宁渊说道:“你不是圣脉一族的族人,想要‘激’活这圣脉的力量,必须要以圣脉之力为媒介才行,怎么样,你现如今恢复多少元气了?”

    “嗯!”

    宁渊眉头一皱,沉声道:“已经恢复五六成了!”

    听此,苏暮晚晴不由一惊,失声问道:“只有五六成而已么?”

    “是只有五六成而已,怎么了?”

    宁渊点头说道,那圣气虽是极其‘精’粹,但数量实在太少了,只能为他的‘肉’身恢复五六成的元气而已,其他像是真元,连一成都未能恢复过来。

    “五六成,还怎么了,我耗费圣脉本源之力为你转化圣气,你竟然只恢复了五六成……”

    苏暮晚晴神‘色’复杂的望了宁渊一眼,随后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五六成也好,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她们很快就要来了。”

    这话让宁渊一怔,不由追问道:“她们,是谁?”

    “吼!”

    宁渊话语方落,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便猛地传来了一声凶恶至极的咆哮,紧接着大地震动了起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犹若雷霆一般响起,震人心神。

    “嗯!”

    陡然惊变,使得宁渊眼神一冷,回身望去,便见那无边黑暗之中,一头周身魔气奔涌的黑豹疾驰而现,在其身后还隐约可见见到数头巨兽的身影紧紧跟随,兽吼咆哮不断,震得人双耳‘欲’聋。

    不过转眼之间,那一头狂奔而来的黑豹,就已‘逼’近了百丈距离,而在那黑豹之上正站在一个‘女’子,周身上下竟不着寸缕,只有一道道幽暗扭曲的魔纹勾勒在躯体之上,透着说不出的诡异与妖‘艳’!

    宁渊见到了她,她也见到了宁渊与苏暮晚晴,当即发出了一声妩媚撩人的娇笑,言道:“圣尊,奴家找你找得不知多么辛苦,你怎能够在这儿与人**呢,还是快快谁我回去吧,您的圣血,可是献给魔神最好的祭品啊,千万不要玷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