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魔渊
    第六百零七章:魔渊

    黑暗渐散,悠悠醒转,睁开眼眸之后,首先映入宁渊视线之的,是一片幽暗无际,不见骄阳,不见明月,只有一片黑暗,阴沉得恍若要凝出墨来的天空,给予人一种难以形容的压抑,破败,森然的意味。

    “这是什么地方?”

    见此,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本能的想要支撑起身体,但四肢百骸之却传来了一阵极度的虚弱与无力之感,还有几分略微刺激的痛楚,以至于他的躯体虽是挣动了一下,但是却未能够站起来。

    那无尽混沌之出现的魔渊漩涡,如若它表面看起来的那般,充斥着危险与恐怖,跌入其之后,首先便是那浩瀚如海的魔气冲击与挤压,使得正处于虚弱状态之下的宁渊,顿时受到了不轻的伤害。

    如果仅仅只是魔气冲击也罢了,以宁渊现如今的体质还勉强承受得住,但不曾想,在这魔气冲击之后,紧随而来的竟是时空乱流的爆发。

    时空乱流,顾名思义,是完全混乱的时空之力,在那魔渊漩涡之席卷肆虐,将一切事物切割粉碎或者风化成灰,宁渊当时是被一股时空乱流卷入其,随后一头昏死了过去,直到现如今才苏醒过来。

    回想起那时空乱流肆虐之时的恐怖景象,宁渊心不由生出了几分庆幸,暗道:“看来这一次我运气不错,竟然有惊无险的穿过了那时空乱流……等等,不对!”

    心思之间,宁渊骤然想起了什么,神色顿时一变,艰难的支撑起刚刚恢复了几分气力的身体,抬头向四周张望了起来。

    目光扫过周遭,映入宁渊视线之的,仍旧是一片幽暗阴沉的景象,在这一片天地之,没有日光月华,也不见周天星辰,只有那幽暗的天穹之,透散着似暗似亮的华光。

    在这般的光芒照耀之下,整个世界都是幽暗而阴沉的,大地犹若被墨浸染了一片,之生长的草木也是墨色的,甚至连那石块乃至于河流都是如此,放眼望去,能可见到的,只有那无边无际,无穷无尽的黑暗。

    这一个世界,这一方天地,到处都透散着一股腐朽,破败,森然,犹若死亡冥土一般的气息。

    置身于这一片天地之,宁渊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天地灵气流转,只有那冰冷彻骨的魔气在涌动,并且不断的往他躯体之侵蚀着。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告诉宁渊,他穿越了阴阳之间的屏障,来到了传说之的九幽冥土,宁渊都不会有半分怀疑,因为这个地方,根本不像是生灵能可存活的世界。

    但不管这地方是九幽冥土也好,魔域深渊也罢,宁渊现如今都必须要找到一个人,那是苏暮晚晴。

    “在那里!”

    光线虽是幽暗非常,但以宁渊如今的目力,这点黑暗自是算不得什么,不过转眼之间,他便望清了周遭的一切,也找到了他想要找的人,在离他不过数十步的一块黑石之。

    见此,宁渊赶紧走前去,但随后他又不由止住了脚步。

    在那巨大的黑岩石,的确是躺着一个人,但是宁渊却无法确定,这人是不是苏暮晚晴。

    因为她,太小了!

    不错,太小了,此刻躺在这黑岩石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少女,身的衣物已然破碎了大半,残留下的几块布料,根本遮掩不住她那小小的身子,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了空气之,犹若羊脂美玉一般,透着盈盈动人的光华。

    按照道理来说,这般娇小玲珑的身子,曲线应当较为平缓才是,但这道理方才她身似乎并不适用,宁渊此刻能够清晰的看到,那破碎了大半的抹胸之间,一片傲人的起伏,纤柔却不失挺拔,丰腴却不减细腻……

    兔子在盯着宁渊,宁渊在盯着兔子!

    在这兔子看他,他看兔子的时候,宁渊心莫名的想起了自己在地球的时候,时不时听到的一句话,叫做童颜什么的,那时他还以为这大半是鼓吹假,如今看来这话也不无道理啊。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如此一幕,虽是香艳非常,动人心魄,但宁渊还是以莫大的毅力让自己清醒了过来,将目光转移到了这少女的脸庞之。

    那是一张精致无双的容颜,虽然还有几分少女青涩与稚嫩,但仍旧能隐约看出苏暮晚晴的模样,尤其是那眉宇之间隐透而出的一分妩媚,真正是与那魔女一般无二,颠倒众生,倾国倾城,让人不由沉沦,再难自拔。

    宁渊虽不至于如此,但也是略微失神,凝望了她好一会儿,方才清醒了过来,将身那还算完整的衣衫脱下,盖住了这少女的身子,同时稍微查看了一二,见她并没有性命之忧后,宁渊方才松了一口气。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这大大“缩水”的苏暮晚晴,宁渊不由得摇了摇头,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他原本只不过是想要救个人,顺手解决几个不长眼的家伙而已,现在倒好,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一个更莫名其妙的地方,这魔女又变成了这般模样,他应该如何是好?

    走?

    这人生地不熟的,他能走到那里去,这鬼地方可是连找个人问路都办不到啊。

    想到这里,宁渊不由叹息了一声,靠着这黑岩石躺了下来,感受着虚空之不断涌动的魔气,心一阵无奈。

    他现如今的肉身,已经强横到了极限,人族的极限,再往是以力证道,肉身成圣,彻底脱胎换骨,从此跨越那凡人的局限,踏入与那圣人,仙魔,鬼神一般的境界。

    只有踏入这一境界,才初步拥有不朽不灭的资格,肉身自蕴造化之能,体内力量源源不绝,生生不息,纵然是被封印在某处,与外界隔绝千万年都得不到一点补充,也能够维持肉身不灭。

    简单点来说,是不用进食,不用吸收天地灵气,不用补充任何力量,自身也能自给自足。

    这是初步的不朽,可惜,宁渊还未踏入如此境界,所以他的肉身虽是强横,但仍旧有着一定的局限,在脱力虚弱之时,仅仅只靠自身的恢复是极其缓慢的,必须得吸收外界的力量,要么吞服丹药,进补血食,要么吸收天地灵气,造化自身。

    但是现如今,在这个世界,没有丹药,没有食物,也没有天地灵气,那魔气虽也是游离于天地之间的一种元力,但宁渊却不能够吸收,因为这魔气拥有着强大的自我意念,似乎是有主之物,将其吸收之后,不仅仅不能恢复自身,反而会被其侵蚀。

    也是说,在这个地方,宁渊将得不到半点补充,只能依靠自身的恢复力,这对于还未成证道圣体,无法自给自足的宁渊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平常行动也罢了,若是与人大战,那将会造成巨大的消耗,在没有办法补充的前提下,必然会透支他的生命本源。

    以宁渊现如今的肉身,透支个一次两次不是问题,五次六次也勉强可以接受,但如果透支八次九次,乃至数十次的话,那么宁渊算不死也要丢去半条命。

    所以,必须得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心思之间,宁渊眉头一沉,转眼望向了苏暮晚晴,想要看看她究竟要何时才能够苏醒过来。

    “嗯……!”

    不知是不是巧合,在宁渊目光落下的瞬间,一直昏迷着的苏暮晚晴低吟了一声,随后终是缓缓苏醒了过来。

    “你醒了!”

    见苏暮晚晴醒了过来,宁渊也是松了一口气,他真是害怕苏暮晚晴伤势太重,会一直昏迷着,那事情可麻烦了。

    “这里是哪里!”

    方才醒转,苏暮晚晴似乎还未能理清思绪,有些迷迷糊糊的,甚至连自己的声音变得稚嫩了许多都未能察觉。

    不过这迷糊没有持续太久,当那幽暗无尽的苍穹映入眼,再感受到虚空之涌动的森然魔气,苏暮晚晴瞬间惊醒了过来,不由失声道:“魔渊,这里是魔渊,这里是魔渊……唔。”

    惊乱的情绪,顿时刺激到了体内伤势,苏暮晚晴低吟一声,口顿时溢出了一缕殷红鲜血。

    “魔渊,是吧,这个地方看起来的确不像是人住的。”宁渊耸了耸肩,探手扶起了苏暮晚晴的身子,将体内好不容易恢复几分的真元渡入了她体内,问道:“感觉怎么样,好些了么?”

    “不好,非常不好!”

    对于宁渊的好意,苏暮晚晴不仅仅没有领情,反而是生起了气来,还想要拨开宁渊的手,但却不曾想,自己太过虚弱,不仅仅没有将宁渊的手拨开,反倒顺势倒进了他怀里。

    见此,宁渊摇了摇头,说道:“许久不见,你的性子倒是变了许多啊,以前那位苏大家可不会直接动手打人。”

    宁渊这话,让苏暮晚晴更是恼怒了,恶狠狠的瞪着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变了,当然会变了,你可知道因为你这个家伙,这几年来我过得是什么日子,这也罢了,你竟然还害我又回到了这个鬼地方!”

    “嗯?”

    听此,宁渊眉头一挑,有些诧异的望着苏暮晚晴,问道:“你这几年过得好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还有,什么叫做我害你又回到了这个鬼地方,明明是你害我好不好,若不是你突然从无尽混沌之冲出来,哪里有这档子事情?”

    “你……!”

    宁渊那一脸无辜的模样,让苏暮晚晴气得不轻,挣扎着想要从他怀里起来,但随后她陡然尖叫了起来。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片惊乱的叫喊声,苏暮晚晴望着自己那大幅度“缩水”的身子,一脸的手足无措。

    见此,宁渊又是摇了摇头,说道:“不用这么激动,我想应该在是通过那魔渊漩涡的时候,你为我挡下那时空乱流的缘故,恭喜你,苏大家,你非常幸运的获得了许多女人梦寐以求遇,返老还童!”

    “你去死吧!”

    宁渊话语调笑,苏暮晚晴却是如何也笑不出来,看着自己那小小的身子,心悲愤交加的他,不知道哪里生出了几分气力,挣扎起身,将同样虚弱的宁渊扑倒在地,随后张口毫不留情的向他咬去,直在他肩留下了两行浅浅的牙印。

    片刻之后,苏暮晚晴仍旧没有能够发泄出心的悲愤,但那气力却是消耗得干干净净了,整个人又是软软的倒在了宁渊身,连挣扎的力气了都没有了。

    见此,宁渊摇头一笑,说道:“好了,玩笑归玩笑,现在我有几件事情想要问问你,希望你能配合一下。”

    听此,苏暮晚晴虽是虚弱异常,趴在宁渊怀里动都不能动,还仍是咬牙冷声道:“若是我不配合呢?”

    宁渊下打量了她一阵,随后面泛起了几分戏谑之色,说道:“你说呢?”

    “你……!”

    感受着那有若实质一般的目光在自己身扫过,苏暮晚晴心莫名一寒,眸隐隐透出了几分畏惧之色。

    见她好似猫儿一般惧怕的模样,宁渊却是一笑,他发现这时空乱流不仅仅只是用在了苏暮晚晴的身体之,连她的心性似乎也受到了几分影响,重回到了那少女时期。

    这样一来,可真正有趣了。

    苏暮晚晴自是不知道宁渊在笑什么,只是见他笑着,心莫名的有些害怕,不由出声喊道:“你,你要问什么,我说是!”

    轻声话语,怯弱模样,见她如此,任谁也无法将她与之前的苏暮晚晴联系起来。

    见此,宁渊也是暂且压下了心的恶趣味,注视着苏暮晚晴,神色郑重的问道:“之前在那魔渊漩涡之,你为什么要替我挡下那一道时空乱流?”

    这话让苏暮晚晴先是一怔,随后直接矢口否认了起来,说道:“谁替你挡了,只是,只是……”

    还不等她解释出个所以然了,宁渊便骤然打断了她,冷声道:“那双生契约,你没有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