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零六章:落幕
    神子身死,大圣俯首,众人尚在诧愕之际,一张画卷已是飘然而现,周身萦绕着无边鸿‘蒙’之气,徐徐展开之间,一股无上伟力随之降临,纳天笼地,席卷十方!

    “鸿‘蒙’之卷!”

    “不好!”

    见此一幕,众人仍是未能回过神来,唯有那方才解除冰封的应龙师陡然惊醒,眼眸之中浮现出了一片难以形容的惊惧骇然之‘色’,当即是想也不想,不顾体内伤势如何,又一次动用了那大道本源之力,‘欲’要以此破开空间,远遁千里。零↑九△

    鸿‘蒙’之卷,鸿‘蒙’之卷,三大开天至宝之一,始祖天龙一身神鳞所化,能可收纳无尽‘混’沌,分理生死‘阴’阳,定归四法五行,划分诸天万界,建立天地秩序的鸿‘蒙’之卷!

    此物与天龙九鼎,祖龙神舟一般同为开天至宝,原本皆由天龙皇一手执掌,直到远古之时,龙皇划分三宝,九鼎留于天龙,神州‘交’予真龙,这鸿‘蒙’之卷分给了应龙一族,成为了应龙一族的镇族神器。

    既是应龙一族的镇族神器,那么身为应龙一族的大圣,又是那担任教化龙族之责的贤者,应龙师自然清楚,这鸿‘蒙’之卷拥有何等威能。

    此宝在太古之时,用于维持太古世界秩序,确保太古‘阴’阳分明,天地乾坤郎朗,诸天万界,并生共存,虽是接连一体,但却又互不干扰。

    这就是鸿‘蒙’之卷拥有的力量,生死‘阴’阳之力,四法五行之能,甚至连时光与空间,都要受其掌控。

    正是因为如此,这开天至宝的意义,虽然不在于攻伐杀戮,但若是用来攻伐,那威能也一样恐怖至极,尤其是在拥有天龙至尊之血的君青衣手中,更是如此。

    三年之前,君青衣只用了四尊天龙鼎,便将整座真龙皇城封禁,连真龙皇这位已步入了五厄之境,半步天道的强者都无法踏出龙城一步。

    而在方才,亦是在君青衣的执掌之下,那祖龙神舟直接破开了琉璃幻境,冲入了‘混’沌之海,一位合道圣人的小世界,能可让无数强者葬身的‘混’沌气流,都难以阻挡一丝一毫。

    现如今,君青衣动用了同为开天至宝的鸿‘蒙’之卷,要镇杀区区一尊大圣,会是什么难事么?

    不会!

    决计不会!

    面对这开天至宝,自己若是处于全盛状态,也许还能稍微与之抗衡一二,‘抽’身退走,但现如今,他不仅仅不是全盛状态,反而还身受重创,本源折损,甚至连道印都有崩溃的趋势。

    这样的状态下,应龙师哪里还敢去抵挡那鸿‘蒙’之卷,只能倾尽最后的本源力量,‘欲’要打破空间,远遁而去。

    只见这位应龙一族的大圣强者,于沉声一吼之间,周身迸发出了一片幽暗华光,刹那化消空间阻碍,即要遁入那虚无世界之中。

    然而,就在此时,那鸿‘蒙’之卷已是徐徐展开,一股至高无上的秩序力量降临,刹那之间便将那被幽暗华光化消的空间恢复,随后秩序分化,生死‘阴’阳,四法五行,时光空间之力齐齐而现,刹那将应龙师笼罩在内。

    “君青衣,你敢……!”

    感受着那一道道恐怖至极的力量向自己席卷而来,纵是应龙师这位大圣,此刻也不由得变了颜‘色’,不顾体内伤势,不顾道印崩溃的危险,将自身最后的大道本源之力都催发了出来,抵挡那一道道侵蚀入体的秩序力量。

    然而,这不过只是垂死挣扎罢了,纵然倾尽一切力量去抵挡,但他应龙师不过只是区区一尊大圣,如何能与这维持太古天地秩序的鸿‘蒙’之卷相提并论,不过顷刻之间,应龙师体内的大道本源就消耗了大半,那道印也随之出现了裂纹,逐渐崩溃。

    秩序压身,死亡临近,应龙师的内心,此刻已是一片‘混’‘乱’,但却始终无法挣脱开那一片镇压于身的秩序之力,只能望向了祖龙神舟之上的君青衣,惊怒万分的喊道:“你敢杀吾,应龙一族与你不死不休!”

    “是么?”

    听此,君青衣却是冷然一笑,美眸之中凛然杀意,不仅仅没有因此减去丝毫,反而更是汹涌了几分,那鸿‘蒙’之卷威能,顿时加摧。

    “啊!”

    鸿‘蒙’之卷威能加摧,使得那已是摇摇‘欲’坠的应龙师顿时达到了极限,一声凄厉万分的嘶吼之间,一道道秩序力量在他的躯体之上爆发,‘阴’阳冲击,四法肆虐,五行镇压,更有时空的力量席卷而来。

    不过刹那,这位应龙一族的大圣,便历经了‘阴’阳煅烧,四法五行消磨,直接将他那一身修为尽数焚毁,最后在那时空力量的冲刷之下,迅速的风化,破碎,崩散,湮灭,尸骨无存。

    应龙一族的龙师,大圣之境的强者,就此身陨道消,形神俱灭。

    见此一幕,白‘玉’京中,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众人皆是噤若寒蝉一般,神‘色’惊恐的注视着祖龙神舟之上的君青衣,不敢有言语半分。

    原本众人以为,那胆敢大闹姬瑶宫,向姜族帝‘女’动手,之后又在潜龙之会上扫了真龙神子与法家首席的宁渊,已是如今这白‘玉’京中最为凶神恶煞,无法无天的人物了。

    可现如今,和这位妖皇相比,这宁渊又算得了什么,执掌龙神殿权柄的真龙神子,应龙一族的贤者大圣,这放在那里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就在她翻手之间,形神俱灭,尸骨无存。

    有什么凶神恶煞,能与这位妖皇相提并论?

    众人噤声,心中胆寒,连那位大祭司都不例外,俯首躬身,将近跪倒在地,对于那应龙师的死,不敢有半分言语,也没有资格言语半分。

    毕竟现如今的她,和那应龙师相比,也好不到那里去,君青衣能在翻手之间将应龙师打得形神俱灭,一样能将她镇杀于此。

    所以大祭司选择了沉默,那躬弯的躯体也压得更低了些。

    灭杀了应龙师之后,君青衣仍是没有就此停手的意思,这一次她真正是怒了,冷眸一转,目光已是落在了轩辕皓月等人身上。

    那杀意凛冽的目光,让轩辕皓月几人感受到了一股彻骨的冰冷,还有一股‘逼’面而来的死亡压迫,以至于这几位天之骄子,此刻面‘色’已是一片惨白,目光惊颤,心中的恐惧,如何都压抑不住。

    方才他们还是意气风发,指点江山,‘欲’要以一番算计,谋成一世伟业,却不想转眼之间,他们要算计的人,便将他们‘逼’入了死境!

    他们现如今应该怎么办?

    逃?

    逃得掉么,在那祖龙神舟与鸿‘蒙’之卷前,应龙师这位大圣强者都无法逃出生天,他们又能逃去哪里?

    躲?

    望了望那身受重创,如今仍是昏‘迷’不醒的轩辕北龙,再看了看那同样一脸惊惶,手足无措的太一将主,轩辕皓月几人,心中已是一片绝望,张口想要言语,但最终却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零↑九△

    现如今他们还能说些什么,威胁,恐吓,震慑,若是换成其他人,也许可能会害怕他们身后势力不死不休的报复,但这君青衣会么,敖殇与应龙师她都杀了,她怎有可能还会惧怕什么威胁与报复?

    轩辕皓月等人惊惧无声,君青衣亦是没有言语,鸿‘蒙’之卷再次催动,无上秩序之力降临,向几人席卷而去。

    但就是此时……

    “轰!”

    一道七‘色’琉璃神辉闪动,浩瀚鸿‘蒙’紫气本源,世界本源伟力降临,直将轩辕皓月等人笼罩在内。

    随后秩序之力席卷而来,冲击在这七‘色’琉璃神辉之上,双方正面碰撞,震起了一声轰鸣巨响,震得十分空间摇撼。

    源自于开天至宝的秩序之力,自是非同一般,但那七‘色’琉璃神辉也是不弱,两者僵持片刻之后,同时崩散开来,鸿‘蒙’之卷倒飞而回,落入了君青衣手中,一人身影凝化而现,立于轩辕皓月众人身前。

    无需多想,如今在这白‘玉’京中,唯一能挡下这鸿‘蒙’之卷的人,只有一位,便是那位儒‘门’至圣,合道强者,琉璃圣主!

    “圣主!”

    眼见琉璃圣主出手,方才已是绝望的轩辕皓月等人先是一惊,随后也顾不上其他,纷纷向琉璃圣主躬身行礼,‘欲’要抓住这唯一的救命稻草。

    然而琉璃圣主却没有丝毫回应,似将他们无视了一般,只是注视着祖龙神舟之上的君青衣,轻声道:“妖皇,能否看在吾与儒‘门’的面上,绕过几人一条‘性’命?”

    听此,君青衣神‘色’冷然,不为所动,寒声道:“圣主这番话语,是代表自己,还是代表整个儒‘门’呢?”

    “这……”

    感受着君青衣话语之中的冷意,琉璃圣主面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苦笑,言道:“是代表吾,亦是代表儒‘门’!”

    “是么?”

    听此,君青衣冷声一笑,注视着琉璃圣主,反问道:“那么圣主可是知道,这一‘插’手,儒‘门’于吾而言,就是敌非友了!”

    “妖皇言重了。”

    听此,琉璃圣主连忙摇头,神‘色’郑重的说道:“儒‘门’从未想要与妖皇为敌,也不想‘插’手此番纷争,只是这几人实在特殊,三皇于人族有无上功德,于儒‘门’更是渊源颇深,今日不管如何,吾都不能眼见他们身亡于此,还望妖皇见谅。”

    琉璃圣主话语沉声,郑重之中又隐约透着几分无奈之意。

    就如若他所说的那般,儒‘门’不想‘插’手这一场纷争,琉璃圣主更不想卷入这已经‘混’‘乱’不堪的泥潭之中。

    但可惜,有些事情不是不想就能不做的,三皇世家,于人族有无上功德,为人族三大无上传承之一,又是依靠扶龙庭,借助圣皇之力立教的儒‘门’,如何都不能够眼见三皇后人身入死光而袖手旁观。

    所以不管愿是不愿,琉璃圣主都得出手,保下轩辕皓月等人。

    只不过想要从杀意凛然的君青衣手中保下这几人‘性’命,又谈何容易啊?

    心思至此,琉璃圣主心中又是不由一阵叹息,他如今已是将姿态放得极低,但这位妖皇却仍是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这要他如何是好?

    听闻琉璃圣主的话语,君青衣神‘色’仍是冰冷,言道:“见谅,好一个见谅,先前之时,五方成局,围杀一人,为何不见儒‘门’拦阻,为何不见儒‘门’道一句见谅呢,如今换成吾要杀他们,儒‘门’便来求一个见谅了,这般的道理,圣主不觉得太过可笑了些么,还是圣主以为君青衣任人可欺呢?”

    一句话语最终,已是凛然喝问之声,直‘逼’这位儒‘门’至圣。

    见此一幕,白‘玉’京中顿时哗然一片,轩辕皓月几人亦是惊怒‘交’加。

    他们没有想到,琉璃圣主出面之后,这君青衣竟还如此强横!

    这琉璃圣主,可是儒‘门’至圣,已然步入合道境界的强者,以他的身份与实力,亲自出面保人,纵是那真龙皇与娲神圣‘女’在此也要给一个面子!

    可这位妖皇都好,不仅仅丝毫不见退让,反而还质问起了琉璃圣主来,出言如此放肆,难道她不知这是什么地方么,这是神州,人族主宰的神州,莫说你只是一个气候未成,大位未稳的妖族皇者,就是那远古妖庭的天地双皇重生,也不能在这神州之中横行无忌!

    如今琉璃圣主姿态已然放得如此之低,这妖皇竟还是不死不休,非得取下轩辕皓月几人‘性’命不可!

    这是挑衅,对儒‘门’的挑衅,对三皇世家的挑衅,对整个人族的挑衅!

    心思至此,白‘玉’京中顿时一片汹涌,不少人更是向祖龙神舟怒目而视,义愤填膺,若非知晓此刻自己等人没有资格‘插’话,说不定已有人怒喝出声了。

    眼见白‘玉’京中众人群情‘激’涌,轩辕皓月眸中顿时浮现出而来一丝惊喜之‘色’,他知道,这下子无论如何,琉璃圣主都要保下他们了,否则的话,儒‘门’的威望,将会受到史无前例的打击,一个眼睁睁看着三皇后人死于妖族之首的儒‘门’,还有什么资格成为人族大教道统呢?

    这轩辕皓月都知晓的事情,琉璃圣主如何可能不明白,感受着白‘玉’京‘激’涌的氛围,这位儒‘门’至圣摇了摇头,向君青衣说道:“妖皇,今日之事,吾与儒‘门’的确有失妥当,日后儒‘门’必会给妖皇一个‘交’代,但这几人,吾必须要保,还未妖皇见谅。”

    “嗯!”

    见此,君青衣还未有反应,轩辕皓月等人却先皱起了眉,尤其是商君昊,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琉璃圣主要将自身姿态放得如此之低。

    这君青衣虽是妖皇,但却始终没有得到妖族上下的认可,那娲神殿的态度也是暧昧不清,所以她真正的依仗,只有真龙一族而已,但现如今她杀了敖殇这位真龙神子,有灭了应龙师这位神殿龙师,可说与真龙一族是彻底决裂了。

    没有真龙一族这个靠山,一个只是名义上的妖皇,如何值得琉璃圣主如此放低姿态,想要保人,直接出手就是了,纵然不能将这君青衣当场打杀,但带走轩辕皓月几人总没问题吧,何必要看君青衣的颜‘色’,还得求之见谅。

    轩辕皓月几人不解,白‘玉’京中的众人亦是不明白。

    感受着那一道道疑‘惑’的目光,琉璃圣主心中一叹,只能苦笑相应,若是可以,他何尝想放低姿态,一再祈求呢?

    直接带走轩辕皓月几人,可以,以他的实力,做到这一点完全不是问题,君青衣纵有祖龙神舟与鸿‘蒙’之卷,也不可能拦阻一位合道境界的强者。

    但问题是,这么做的后果!

    若是因此,使得君青衣与儒‘门’为敌的话,那事情就真正麻烦了。

    不错,现如今的君青衣,已然与真龙一族彻底决裂了,妖族与娲神殿的态度有暧昧不清,若单论自身实力,她根本不可能对儒‘门’造成什么威胁。

    但不要忘了,她是天龙,这世间唯一的天龙!

    天龙一族,天地初开而生,为太古纪元之主,凌驾于诸天众生乃至于神魔之上,乃是真正的至尊血脉!

    虽然现如今,已不是太古纪元,天龙一族也烟消云散了,但有些事情,不是说散就能散的,人族之祖,与天龙一族有着极深的牵连,道‘门’,释‘门’,儒‘门’,这人族三大无上传承能可立下大教‘门’庭,也与天龙一族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更为重要的是,在上古终末,那神州天地大劫降临,四海倾覆,玄黄崩碎,整个世界都面临灭世之灾的时候,是天龙一族‘挺’身而出,倾尽全族之力,牺牲自我,以天龙九鼎镇压下了那灭世灾厄。

    这是一场无上功德,整个神州世界,亿万生灵,都因此欠下了天龙一族一个还不清的恩情,再加上那始祖天龙以身开天之功德,这其中因果纠缠……

    虽然当初,天龙一族入六道轮回,三教给予了巨大的支持,但寸草之心,何报三‘春’之晖?

    如今天龙一族已入六道轮回,烟消云散,为这世间唯一的天龙,这因果便落在了君青衣身上。

    因果因果,天道轮回也,不可不报,不可不偿啊,不见那与天龙一族有不死不休之仇怨的应龙,都不曾敢动君青衣分毫么?

    若是今日,使得君青衣与儒‘门’为敌,那日后因果轮回之下,儒‘门’不知要付出何等代价,届时他琉璃圣主,便是儒‘门’的千古罪人!

    心想至此,琉璃圣主目光顿时一凝,向君青衣微微低了低头,言道:“妖皇,吾以‘性’命担保,今日之事,儒‘门’必然会给妖皇一个满意的‘交’代,还望妖皇也退让一步,吾不胜感‘激’。”

    听此,君青衣沉默了下去,注视着琉璃圣主,许久之后,方才说道:“记住你的话!”

    话语落罢,那祖龙神舟再起神辉,直入白‘玉’京中,转眼便已消失不见。

    见此,琉璃圣主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随后转望向了轩辕皓月等人,面‘色’一片‘阴’沉。

    琉璃圣主的目光,让轩辕皓月几人心中顿时有些惴惴不安,只能连声道:“多谢圣主援手,此事……”

    “住口!”

    然而却不等轩辕皓月将话语说完,琉璃圣主冷喝出声将他打断,言道:“尔等为圣皇后人,却辜负了身上的圣皇血脉,暗中图谋,心思算计,哼!”

    话语之间,但见琉璃圣主大袖一挥,也不给轩辕皓月几人解释的机会,一片流光闪过,便将他们尽数摄入了小世界之中,只留下那一脸茫然的商君昊与赢风月。

    望了一眼商君昊,琉璃圣主摇了摇头,眸中透出了几分失望之‘色’,言道:“法家,好自为之吧!”

    说罢,琉璃圣主也不待商君昊回答,便已转过身去,化一道七彩神辉,直入琉璃宫中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