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零五章:惊变
    “那是……魔渊!”

    眼见那魔光漩涡在‘混’沌之中浮现,将宁渊吞噬之后有迅速崩散消失,琉璃圣主那本已经紧皱的双眉,顿时间又加深了几分,纠缠紧锁着,如何都无法抚平。.: 。零↑九△

    圣皇世家,真龙一族,四大神宗,法家白‘玉’京,再加上那一方神秘势力,以及君青衣这位妖皇可能牵扯出的妖族与娲神殿,这一趟浑水,早已经变成了一个浑浊不堪的泥潭,如今又扯上了一个魔渊,这本就已经有几分失控的局面,将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琉璃圣主不知道,但是他却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棘手,现如今这九皇之争不过方才开始,就闹出了如此大的动静,可见这神州之中的暗流,是何等的汹涌澎湃。

    虽然这一次,并不像是针对儒‘门’而来,但下一次呢,这九皇之争……

    心思之间,琉璃圣主神‘色’越渐凝重,肃穆非常。

    “方才那是……魔渊?”

    “无尽‘混’沌之中,为何会出现通往魔渊的入口?”

    “这有什么奇怪,上古之后,西方极域沉落,陷入了天地正面与暗面的缝隙之间,成为了现如今的极尽魔渊,因此一方接连神州世界,一方能可通往无尽‘混’沌。”

    “不错,在传说之中,这魔渊深处,有一道魔界之‘门’,能可通过无尽‘混’沌,穿梭至神州世界,只不过这已经是极为久远的事情了,不曾想如今还能亲眼见到一次。”

    “这人也是倒霉,被卷入了这一场大战之中,好不容易保住了一条‘性’命,结果一转眼又跌入了魔渊之中,听说那魔渊之中的魔族,皆尽供奉太古魔神,修行那魔道邪法,行事极端,暴戾凶残,并且对吾人族尤为敌视,跌入这魔渊之中,道圣都是九死一生,此人连道圣都不是,凶多吉少了。”

    “……”

    白‘玉’京中,各方议论纷纷,轩辕皓月等人虽未言语,但神情也是变化不断,隐隐透着几分意外与错愕之‘色’。

    他们的确是想要斩杀宁渊不错,但是眼见祖龙神舟自从琉璃幻境中冲出之后,几人对此就不再抱有多少希望了。

    事实上就算没有这祖龙神舟,他们想要杀宁渊也是困难无比,那‘混’沌之海犹若一重天堑,连大圣都望而却步,何况他们呢?

    原先,几人只是想要‘混’沌之海外阻截宁渊,将他活生生困死在这‘混’沌之海当中。

    可这唯一的计划,也因为祖龙神舟的出现被打破了,在这合道强者乃至于天道圣人都无可奈何的开天至宝面前,几人更是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君青衣进入‘混’沌之海,要将宁渊救出这死亡绝地。

    结果没想到,君青衣方才进入‘混’沌之海,事情又出现了惊人的逆转,魔渊漩涡爆发,直接将那宁渊给吞噬了。

    这意料之外的变化,对于轩辕皓月几人而言,可说是一个不小的惊喜,虽然他们没有能够将宁渊斩杀,但同样君青衣也没有能将人救出,反而使其跌入了魔渊之中。

    那魔渊是什么地方?

    是一处沉陷在天地暗面与正面的缝隙之间,穷山恶水都不足以形容的绝地深渊,其中不仅仅有诸多凶险之境,还有对于人族尤为敌视的魔族,以此那数之不尽的深渊之魔,甚至传说之中曾血洗九天的太古魔神都沉睡于此。

    一个人族落入这魔渊之中,不亚于一只羔羊跌入了龙潭虎‘穴’,纵然这宁渊实力强悍,甚至能可力敌一般的道圣,但能可与人族妖族并肩争锋的魔族之中,会只有一位道圣而已么?

    在那数之不尽的魔族强者围杀之下,他能支撑多久?

    更不要说,现如今的魔渊……

    心中回想着不久前方才收到的消息,几人眼神一凝,目光之中隐隐透出了几分森然笑意。

    随后轩辕皓月更是一扫心中颓然之意,望了一眼那还在运功疗伤的四位大圣,方才转向姜瑶等人,说道:“今日,我等可谓损失惨重,星月将主败亡,龙渊剑圣身陨,三祖与龙师也身受重创,元气大伤,但这一切,都是值得!”

    “嗯?”

    听此,姜瑶四人皆是微微皱眉,尤其是那商君昊,眸中更是生出了一片凛然怒意,冷眼注视着轩辕皓月,虽未言语,但那意思已是不言而喻了。

    今日,五方联手,其中以法家实力最为薄弱,损失也最为沉重,那星月将主虽是不弱与大圣的强者,但如何比得上龙渊无悔这位能可刺杀‘混’元圣人的长生剑圣?

    龙渊无悔身陨,对于法家与长生剑而言,不亚于一根擎天之柱倒塌,如此轩辕皓月竟然还说一切都值得,这让商君昊脸‘色’如何好看得了?

    商君昊目光冰冷,但轩辕皓月却是视而不见,淡笑说道:“诸位稍安勿躁,不错,我等虽是损伤惨重,但也揪出了一个隐藏在暗中的大敌,诸位想想看,以那一方神秘势力的实力,若真正助君青衣夺得九皇至尊,再助那宁渊执掌天刑圣剑,炼化天龙本源,以力证道,‘肉’身成圣,届时普天之下,还有谁人能与之争锋?”

    “嗯!”

    听此,姜瑶等人顿时变了颜‘色’,连商君昊都是一怔,眼神之中浮现出了几分心惊之‘色’。

    见此一幕,轩辕皓月又是一笑,说道:“如今我等付出的代价虽是沉重,但不要忘了,我们也挖出了一个心腹大患,一个暗中大敌!”

    话语之间,轩辕皓月目光一寒,沉声继续道:“方才那宁渊堕入魔界,说明那位神秘强者此刻必是身受重创,难以为继,否则绝不会袖手旁观,也就是说,如今这君青衣肩上臂膀,身后依仗,已尽数被斩断了,她还为此舍弃了那皇者之证的试炼,我等完全能可趁此机会,绝她九皇之路,夺回天刑圣剑,在联手将那一方神秘势力连根拔起,届时,胜者,仍是我们!

    话语之间,轩辕皓月右手猛然一握,豪情顿生,意气飞扬,姜瑶等人听此,心中也不由得掀起了一片‘波’澜。

    就如若轩辕皓月所说的那般,今日他们陨落了两位大圣之境的强者,真正是元气大伤,损失惨重,但若是以此挖出了一个暗中大敌,心腹大患的话,那么这损失完全可以承受的。零↑九△

    一个实力如此强大的敌人,还隐藏在不为人知的黑暗之中,若是不将其今早挖出,让他们真正助君青衣与那宁渊成了气候,届时他们要付出的代价,可就不仅仅只是两位大圣那么简单了。

    现如今,他们不仅仅提早挖出了这心腹大患,免去了日后损失,更换来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夺那九皇至尊,取回天刑圣剑的机会。

    只要抓住这个机会,在场的五方势力,都能可获得巨大的利益,尤其是法家,若是能让天刑圣剑回归,那不要说只是一个龙渊无悔,就是搭上整个白‘玉’京,商君昊都不要眨一眨眼。

    商君昊都是如此,其他几人更不用多说了,敖殇眼神变幻,隐隐可见几分意动之‘色’,姜瑶虽是沉默不语,但心中也权衡出了得失,唯有赢风月,神‘色’仍是如若先前那般复杂纠缠,透着几分难以言喻的悲凉之意。

    只是此刻,根本无人去理会她如何,敖殇一步上前,向轩辕皓月说道:“皓月兄所言不差,那神秘强者纵是不死,想必也受创沉重,趁此机会,先入白‘玉’京,我记得那天刑圣剑,如今就在白‘玉’京中吧,还有那宁渊的小妹……”

    “不好!”

    “神子!”

    “快走!”

    就在敖殇言语之时,一直护在五人身旁的几位道圣强者,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呼叫喊,直接打算了敖殇话语。

    “嗯!”

    听此,敖殇眉头一皱,与轩辕皓月等人会转过身,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

    “轰!”

    就在敖殇身影回转之际,虚空之中骤然震起了一声轰鸣巨响,随后空间崩溃,一座神辉璀璨的祖龙神舟穿越而来,周遭还纠缠着诸多‘混’沌气流,其中涌动让人胆寒的‘混’沌残余之力。

    “祖龙神舟!”

    “君青衣,你……”

    见此一幕,轩辕皓月等人神‘色’顿时一变,那敖殇更是惊呼出声,急忙‘欲’要‘抽’身而退。

    但在这拥有天地极速的祖龙神舟面前,他又退得到哪里,不过转眼之间,那祖龙神舟便已破开了空间障碍,直向敖殇等人撞击而起,龙舟未至,一股恐怖至极的压力便已落下,直让敖殇等人面‘色’变得一片惨白。

    “神子!”

    “帝‘女’!”

    见此一幕,那护卫在几人身旁的诸位道圣顿时惊呼了一声,‘挺’身而出,‘欲’要挡下这祖龙神舟,为轩辕皓月等人争取一分退离之机。

    但这祖龙神舟是何物,是始祖天龙龙骨所化,能可穿梭诸天万界,碧落黄泉,乃至于六道轮回的开天至宝!

    这神舟之中,有始祖天龙之力加持,一旦催动,不仅仅能爆发出天地极速,还能爆发出恐怖至极的冲撞力量,以此打破空间壁垒,穿越诸天万界。

    在此之前,不要说区区几个道圣,就是合道强者的小世界,都难以抵挡这祖龙神舟的穿透撞击。

    “砰!”

    下一瞬,只听一阵沉闷轻响之声传来,那几个‘欲’要拦阻祖龙神舟的道圣,犹若螳臂当车一般,直接被祖龙神舟撞成了一团血雾,在虚空之中崩灭开来,尸骨无存。

    数位道圣,都未能拖延住这祖龙神舟刹那,一片血雾崩散之间,神舟已然穿过虚空,直向敖殇等人碾压而去。

    “九殿下,不可啊!”

    便是此时,一声惊呼响起,随后便见一片璀璨华光绽放,在那祖龙神舟撞下之前,将敖殇等人笼罩在内。

    “轰!”

    只听一声轰鸣巨响,那一片璀璨华光应声而碎,但之后却不见了敖殇等人的身影,举目望去,方见他们已经退出了百丈之外,而有一人站在他们前方,将这几位天之骄子护在身后。

    龙神殿大祭司,鲛人一脉的大圣强者!

    此时此刻,这位大祭司面‘色’略显苍白,嘴角边缘还有一缕鲜红的血迹,神‘色’也隐隐透着几分惊‘乱’,凝望着前方的祖龙神舟,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那祖龙神舟的威能,实在太过恐怖,纵然她是龙神殿大祭司,大圣之境的强者,也只能堪堪阻挡一瞬而已,为此还付出了不轻的代价,再加上先前天罗地网被宁渊击碎而造成的反噬冲击,这伤势就更是沉重了。

    如此状态之下,她不可能挡得住祖龙神舟的第二次冲撞。

    所以此刻,她不能动,也不敢动。

    她不动,祖龙神舟却动了,携着无可抵挡的力量,又一次撞了过来。

    见此,大祭司满目骇然,当即高声喊道:“九殿下,您若是杀了神子,龙神必会雷霆震怒,届时……”

    大祭司话语未完,那祖龙神舟便已悍然撞击而至,面对这开天至宝无上威势,大祭司眼神一凝,心中虽是不愿,但也只能闪退避让。

    大祭司一退,就再也无人能可阻挡这祖龙神舟,一片璀璨得难以直视的神辉闪动之间,那祖龙神舟已是悍然撞上了正惊惶逃散的轩辕皓月等人。

    第一个被撞上的,是敖殇,这位真龙神子,方才正若丧家之犬一般仓皇逃散,根本不顾上往日的威严与气度。

    但总是如此,他也没有能够避开祖龙神舟,一声轰鸣之间,这真龙神子发出了一声惨叫,整个人倒飞而出,周身鲜血喷薄,凄厉夺目,更见海量的信仰气运之力崩散,湮灭!

    信仰气运之力护身,让敖殇在这祖龙神舟的撞击之下,堪堪保住了一条‘性’命,但这也到此为止了,龙舟之上,君青衣神‘色’冰冷,美眸带杀,一手探出,虚空之中顿时凝现出了五道龙影,直接将敖殇的躯体缠绕,随后甩向了那‘混’沌之海。

    “神子!”

    见此一幕,大祭司惊呼了一声,急忙想要救下敖殇,但身受重创的她,哪里快得过君青衣,还未等她动,敖殇就已经被甩入‘混’沌之海当中。

    “君青衣,你敢……啊!”

    落入‘混’沌之海,敖殇顿时发出了一声惊怒无比尖叫,但转眼之间,这尖叫便成了悲鸣,在那无数‘混’沌气流的冲击之下,这位真龙神子只来得及嘶吼一声,随后便被那‘混’沌气流冲入了体内,刹那血‘肉’崩散,骨络成灰,只剩下最后一点真灵,在即将湮灭的瞬间,被那龙影摄出。

    “神子!”

    见此一幕,大祭司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煞白,身躯近乎瘫倒在地,怔怔的望着祖龙神舟之上的君青衣,片刻之后方才嘶声喊道:“九殿下,你怎能,你怎能……”

    “九殿下?”

    听此,立于祖龙神舟之上的君青衣,终于冷眼望向了这位龙神殿的大祭司,寒声道:“你们眼中,可曾有过我这位九殿下?”

    “这……臣下不敢!”

    这冰冷森寒的话语,凌厉如刀的目光,使得大祭司目光一颤,堂堂大圣之尊,竟是不敢与君青衣对视,只能惶恐的低下了头来。

    身为大圣之境的强者,大祭司在无尽海中的地位决计不低,纵然在那真龙皇面前,她也是不卑不亢,唯一能让她心生畏惧,俯首跪拜的人,只有那位龙神至尊。

    但此时此刻,大祭司心中却是不由得生出了一丝畏惧之意,不是对于死亡的畏惧,而是下位者对于上位者的敬畏与恐惧。

    真龙之神,共有十三位龙子,每一位都是绝代天骄,被视为无尽海与真龙一族未来的希望,不,不用未来,现如今他们就已经是真龙一族的中流砥柱了。

    但这十三位龙子之中,君青衣却是一个例外,其余龙子,都是真龙之神与自身血‘肉’‘精’华在化龙池中孕育而生的,唯有她,是龙神怀胎诞下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才是真正的龙神之子,又完美的继承了源自于父亲的天龙血脉,可谓至尊至贵,按照道理来说,最应该接任龙神殿神子,甚至于那真龙皇位的人,是她才对。

    但那一场天地大劫的出现,改变了一切,天龙一族消失,无尽之海易主,再加上真龙之神放下皇者权柄,化为龙神至尊,这位本该主宰龙族与无尽海的九殿下,顿时成了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

    所有人都尊敬她,但也仅仅只是尊敬而已,她没有权利,亦没有力量,甚至连自由都被限制,在许多人眼中,这位九殿下不过只是一个傀儡而已。

    曾经大祭司也这么想,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错了,并且错得是多么的离谱,天龙真血,是龙族与无尽海的至尊,以前是,现如今也是!

    此刻,面对这位震怒的九殿下,大祭司只感到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怖压迫临身,从她从内心,血脉,乃至于灵魂之中,都生出了一股难以遏止的恐惧。

    这般的感受,大祭司曾经有过,在她尚未成就大圣,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天劫修者之时,在那位还未成为龙神的至尊身上感受过!

    这让大祭司不由得低下了头,躬弯下了身,若非还剩下最后一分理智,只怕连双‘腿’也要跪倒在地。

    然而,君青衣却没有理会他,直接转望向了那方才解除冰封的应龙师,探手之间,一张鸿‘蒙’画卷已然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