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零四章:震怒
    “希望还能扛得住吧!”

    圣魔之光,犹若怒涛汹涌,直接冲击在了宁渊的躯体之上,使得此刻力量已然透支,身体正处于极度虚弱状态下的他,瞬间做好了遭受重创的准备。

    但接下来,想象之中的冲击伤害并未出现,甚至连一丝痛楚也没有传来,那圣魔光辉临身,给予宁渊的感受竟是如沐吹风一般,柔和之中还隐隐带着几分温暖,使得他那虚弱无比的肉身都恢复了几分力量,仿佛这袭来的不是一股毁灭魔能,而是一片生命之源。

    “这什么情况?”

    这完全在意料之外的感受,让宁渊不由一怔,还未等他回过神来,那圣魔光辉之中,便陡然凝现出可一人身影,直接跌入了他的怀中。

    一缕清幽临身,随后便是一阵温润柔软的触感袭来,使得宁渊本能的揽住了那人的身子。

    转眼之间,温香软玉在怀,宁渊这才骤然惊醒了过来,急忙向怀中之人望去,随后他又不由怔住了。

    圣魔之光渐渐散去,随后映入宁渊视线之中的,是一双眸子,一双好似拥有着魔力的眼眸。

    初望,巧笑嫣然,清秀可人,如同邻家少女,纯净无暇。

    再望,碧波婉转,引人沉沦,好似祸水红颜,倾倒众生。

    转眼,冰冷漠然,庄严神圣,犹若殿中神,不容亵渎。

    一双眼眸之中,似有万千变化,又仿佛始终如一,予人一种不由沉沦的魔力,又隐隐透着不容亵渎的神圣。

    这如此矛盾的感受,放在她的身上却是如此的自然与完美,让人不由感叹造物主是如此的神奇与伟大,竟能创造出这般的人儿。

    但只是如此,尚不至于让宁渊失神,他承认,眼前这女子的确极美,那神圣与妖魔并存一身的气质,更是让人不由迷醉沉沦,但他又不是什么都没经历过的雏儿,纪无双,君青衣,那一位不是天下无双,倾国绝世,有两人珠玉在前,这女子纵是不差,但无法让宁渊太过动容。

    他真正失神的原因,是因为……

    “是你!”

    震惊之中带着几分错愕的话语,在同一时间,异口同声的响了起来。

    苏暮晚晴!

    苏暮晚晴!

    这一个已经快要被宁渊遗忘的名字,此时直接占据了他的脑海,更是牵引出了一片带着几分香艳的过往。

    苏暮晚晴,天音阁传人,曾经名扬北域的苏大家,那让宁渊吃了不少苦头,也占了不少便宜,结下了几分孽缘的魔女。

    三年之前,左惊云墓前,是宁渊最后一次见到苏暮晚晴,在此之后,他提剑亲上天音阁,斩灭四大神宗与真龙一族还有极尽魔渊六方高手,使得这曾经主宰北域的三大圣地彻底成为了历史。

    天音阁覆灭之后,苏暮晚晴去了哪里,宁渊不知道,就是三年之后,他自从妖界归来,与神武圣殿正面冲突之时,也未曾收到过任何关于她的消息。

    这位曾经名扬北域的苏大家,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再也无人提及,似乎所有人都把她给遗忘了,甚至连宁渊都是如此。

    以前,宁渊也曾想过,自己以后可能会与苏暮晚晴再见,但他绝对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与这魔女重逢。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苏暮晚晴为什么会从无尽混沌之中出现?

    宁渊神情一片错愕,苏暮晚晴亦是满目震惊,她一样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与宁渊再见!

    重逢,给苏暮晚晴带来的不仅仅只是惊喜,还有一片难以形容的绝望。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在宁渊那错愕的目光之中,苏暮晚晴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一般,双手抓着宁渊的衣领,美眸之中似乎要喷出一片怒焰来,一副仿佛随时都会扑上去咬宁渊两口的模样,完全顾不上自己以往的形象了。

    见此,宁渊愣了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说道:“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会从无尽混沌之中跑出来?”

    “你还问我,你还问我,你竟然还敢问我!”

    听此,苏暮晚晴好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儿一般,双手紧紧的抓着宁渊的衣领,激动非常的说道:“你知不知道,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打开了魔界之门,离开那该死的魔渊,结果你竟然,你竟然……!!!”

    “魔渊?”

    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的宁渊,看着苏暮晚晴如此激动的模样,只能轻声劝说道:“你先冷静一下,不要激动,还有,你能不能先把手放开,男女授受不亲,拉拉扯扯的给人看见了多不好。”

    宁渊这话,绝对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而是他真的不敢和苏暮晚晴出现什么暧昧之举,君青衣如今就在那祖龙神舟上呢。

    在许多事情上面,君青衣都可以十分大度,不去计较,但唯独感情方面,她是揉不得一丁点沙子,纪无双也就罢了,若是让她见到苏暮晚晴,那宁渊想想都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虽然宁渊以前和苏暮晚晴的确有过几分暧昧,但以前是以前,现在脚踏两条船,宁渊已经饱受良心谴责了,若是再加上一条,他可扛不住,所以一定要保持原则,坚定立场。

    只是苏暮晚晴哪里知道宁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此刻听这家伙说的话,本就气得不轻的她,真正是恨不得活撕了宁渊,道:“你这个混蛋,以前把我害惨了还不够,现如今是想要直接害死我么?”

    “嗯?”

    这话宁渊听得是一头雾水,全然不明白意思,只能说道:“那个,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管怎样,能不能先把手放开?”

    “你……!”

    见宁渊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苏暮晚晴彻底陷入了绝望之中,无力的松开了手,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这个……”

    望了望一脸绝望模样的苏暮晚晴,再看了看两人脚下那已经将近溃散的黑白道莲,宁渊挠了挠头,随即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道莲快要承受不住了,先离开再说吧。”

    “离开?”

    听此,苏暮晚晴却是冷然一笑,说道:“你认为你还能走得了么?”

    “嗯!”

    这话让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但还不等他出声询问,异变陡生!

    “轰!”

    只听一声轰鸣巨响,无尽混沌之中,骤然爆发出了一股恐怖至极的牵扯力量,千万混沌气流被吞噬,露出了一片幽暗无尽的魔界光辉。

    一个漩涡,一个魔光汇聚而成的巨大漩涡,就这般出现在了无尽混沌之中。

    “这是什么!”

    见此,宁渊神色不由一变,转眼望向了苏暮晚晴,却见她的身躯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道道犹若锁链一般的魔纹,不,不仅仅是苏暮晚晴,连宁渊自己的身躯,此刻也被一道道魔纹纠缠住了。

    然而苏暮晚晴对于自己身上的魔纹却是浑不在意,反而轻笑了一声,向宁渊说道:“你害了我,现在换成我害你了,一报还一报,互不亏欠,准备与我一同回到那该死的魔渊吧。”

    “你……!”

    虽然宁渊还是不知道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听苏暮晚晴的话语,他已经知道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进入魔渊,开什么玩笑!

    一时之间,惊怒交加,宁渊顾不上理会苏暮晚晴,直接转向了祖龙神舟,但此时那祖龙神舟方才穿过大半的混沌之海,距离此地尚有一段距离。

    混沌之后当中,是完全没有空间概念的,这一小段距离,也许永生都无法到达,祖龙神舟虽不至于如此,但也要耗费一定的事情。

    可现如今,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轰!”

    只听一声轰鸣,宁渊身上纠缠的魔纹枷锁骤然加重,让他险些跪倒在地,脚下的黑白道莲更是因此加快了崩散的速度。

    “该死!”

    见此,宁渊神色不由一变,强撑着方才恢复几分力量的躯体,欲要挣脱开这魔纹枷锁。

    同一时间,祖龙神舟也破碎了大量的混沌气流而来,船首之上那一袭白衣胜雪的身影已然清晰可见。

    “渊!”

    望见宁渊周身魔纹枷锁纠缠,君青衣神色不由一变,不顾体内损耗严重的真元,强行再催祖龙神舟之力。

    “吟!”

    只听一声天龙长啸,鸿蒙紫气奔涌之间,那祖龙神舟又是将无数混沌气流撞碎开来,直向宁渊冲去。

    但,仍是晚了一步。

    就在祖龙神舟临近的同时,那无尽混沌之中,魔渊漩涡又是爆发出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吞吸之力,宁渊脚下的黑白道莲刹那崩溃,没有反抗的苏暮晚晴直接坠入了魔渊漩涡,宁渊虽还挣扎,但却是徒劳无功,在那魔纹枷锁的拉拽之下,迅速的往魔渊漩涡落去。

    见此,知晓已然挣脱不开的宁渊,只好接受了这一现实,望向那祖龙神舟之中的君青衣,高声喊道:“我去趟魔渊,很快回来,无须担心!”

    宁渊这话,听来十分轻松,好像只是出门打趟酱油一般,但君青衣听了,却是一点都放不下心,祖龙神舟长啸冲出,破碎无尽混沌气流,欲要在那漩涡将宁渊吞噬之前把他救出。

    然而……

    “轰!”

    又是一声轰鸣,宁渊身影刹那被漩涡吞噬,随后那幽暗无尽的魔光漩涡,竟是直接崩散开来,瞬息之间,就已消失不见,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时,祖龙神舟方才赶到,慢了一步的君青衣,注视着肆虐不断的混沌气流,美眸之中罕见非常的出现了一丝怒色,一丝雷霆震怒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