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真武之极,太极之极!
    身处白‘玉’京中,直向城外望去,便可清晰的见到,太极图笼纳天地,禁绝十方,唯有一处缺口,被那浩瀚如海的鸿‘蒙’紫气冲破,显得醒目无比。。: 。??

    “鸿‘蒙’紫气,如此磅礴的鸿‘蒙’紫气,又是哪一位‘混’元圣人驾临了?”

    “这太极图究竟是何来历,一位合道境界的‘混’元圣人出手,才堪堪打出了一道缺口而已!”

    “看,那是什么?”

    就在白‘玉’京内众人议论纷纷之际,那一处被鸿‘蒙’紫气贯穿的缺口之中,骤见一道流光破空而出。

    “嗯!”

    见此一幕,苍穹之中,身沐七彩神辉的琉璃圣主眼神一凝,目光凌厉如刀一般,刹那之间便‘洞’穿了一切,望见了流光之中神‘色’匆匆,隐隐还透着几分惊惶的一行人。

    “姜族,轩辕家,真龙一族,四大神宗,还有法家!”

    先是一眼,望见轩辕皓月等人,琉璃圣主便已微微皱起了眉来,随后再见商君昊这位法家席也在众人之间,并且还是一脸狼狈不堪的模样之时,这位儒‘门’至圣的脸‘色’,顿时‘阴’沉了几分。

    但最终琉璃圣主也没有因此而动,更没有拦下轩辕皓月等人询问一番的意思,就这般冷眼注视着一行人神‘色’仓皇的逃到了白‘玉’京前。

    流光破空而至,直落到白‘玉’京前,方才现出了轩辕皓月一行人的身影。

    “那是轩辕家的皓月公子,还有姜族的帝‘女’姜瑶底线,那真龙神子也在其中!”

    “这是怎么一回事,轩辕公子与姜族帝‘女’现如今不应该是琉璃幻境之中么,怎么会从这太极图中出现?”

    “看他们这般行‘色’匆匆,隐隐还有几分仓皇的模样,莫不是刚刚逃出来的,这太极图中,究竟生了什么,方才那一位合道强者又是谁?”

    “等等,那人,难不成是龙神殿的大祭司……没错,就是龙神殿的大祭司,百年前无尽海龙神祭典之时,我曾经有幸见过她一面,这可是大圣之境的强者啊,为何现如今如此狼狈!”

    “姜族,轩辕家,四大神宗,真龙一族,还有法家,这……出大事了!”

    注视着从太极图中逃出来的轩辕皓月等人,白‘玉’京中是议论不安,暗语纷纷,虽然还未有人知晓到底生了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众人意识到这事情的严重‘性’。

    人族的圣皇世家,无尽海的真龙一族,三天神界的四大神宗,再加上这正在主持九皇之争的法家,这五方势力牵扯在了一起,甚至连大圣之境的强者都惊动了,竟然还‘弄’得如此之狼狈,就是用脚趾头来想,都知道这事情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正是因此,原本就人心浮动的白‘玉’京,此刻更是一片惶惶不安,众人都有一种感觉,仿佛有一场惊天动地的风暴将要席卷而来,或者说已经来了!

    轩辕皓月等人不知道,自己一行人给白‘玉’京中的各方势力带来了怎样的震撼,就是知道,他们也无心去关注了。

    逃出太极图后,大祭司连喘息都来不及,便急忙为应龙师与轩辕北龙疗伤,两人伤势实在太重,若是不尽快压制,只怕会有大道印记崩溃的危险。

    而那太一将主也没有闲着,他方才身受神力反噬,也是受创不轻,虽还不到应龙师与轩辕北龙那般命悬一线的地步,但此刻也不得不盘膝坐下,运行体内神力来疗养伤势。

    诸位大圣各自疗伤,只留下轩辕皓月等人,这几位帝子神‘女’,此刻仍是有些惊魂未定,望向那太极图的目光之中,更透着一片掩盖不住的惊惧之‘色’。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以他们的身份,以往虽也经历过诸多历练,但绝无一次像是如今这般,近乎步入死境,甚至在鬼‘门’关上逛了一圈。

    方才若是姜族圣主再晚一些,那么此时此刻,他们怕是早已经灰飞烟灭,尸骨无存了。

    生死的冲击,让这一位位曾经傲视天下,指点江山的天之骄子,此刻皆尽陷入了沉默。

    无人言语,气氛更是凝重,压得人近乎喘不过气来,直至片刻之后,方才有一人打破了这般的死寂。

    “皓月兄,你说姜族圣主有几成可能,将那人斩杀?”

    出声之人,是敖殇,此刻这位真龙神子,正凝望着那太极图,眸中一片迟疑不决之‘色’。

    听此,轩辕皓月方才回过神来,同样望了那太极图一眼,随即沉声道:“姜族圣主是合道强者,‘混’元圣人,那人不管如何强横,终究只是大圣之修为,绝无可能会是圣主的对手!”

    话语沉声,铿锵有力,但经过方才种种之后,再有力的话语,此刻也变得分外苍白。

    所以对轩辕皓月的这番话语,敖殇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转望向了一旁仍是有些失魂落魄的商君昊,问道:“商兄,此人不除,未来必成大患,现如今你能否请琉璃圣主出手,助姜族圣主一臂之力。”

    听此,商君昊看了敖殇一眼,再望向苍穹之中的琉璃宫,最终没有言语,只是‘露’出了一分惨笑。

    不错,琉璃圣主与法家渊源颇深,但仅凭这一点,就想要琉璃圣主出手卷入这一场纷争之中,那未免太高看他商君昊了。

    “真是废物!”

    商君昊的无声回应,让敖殇面‘色’更是‘阴’沉了几分,但眸中的迟疑之‘色’却因此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决然之意。

    “嗯!”

    亦是同时,苍穹之中,琉璃圣主眉头一皱,又一次望向了轩辕皓月等人,最终将目光落在了敖殇身上,眸中神情变幻不定,似在迟疑什么。

    便是此间……!

    “剑来!”

    只听太极图中,一声厉喝响起,携着凛不可犯的皇者威严,刹那之间,贯穿风云,震‘荡’天地。

    这一声轻喝之间,那正在接受大祭司疗伤的轩辕北龙身躯一震,随即体内一道金‘色’华光奔涌而出,刹那凝化成一道剑影。

    随后便见这剑影升空,直入苍穹之间,使得天地风云骤变,一道道金‘色’气流滚滚而现,直接凝化成为了龙形之影,携着沛然莫御的圣皇龙脉之力,直向那一道剑影奔涌而出,源源不绝的融入其中。

    一时之间,白‘玉’京上空,皆尽化了一片金‘色’,甚至连那紫气翻涌的鸿‘蒙’之海都被掩盖了过去,漫天璀璨的金华之中,那一道剑影开始迅的壮大,扩张,凝实,不过眨眼之间,便化了一口金‘色’圣剑,在虚空之中徐徐翻转。

    “那是……”

    “圣,圣剑,轩辕圣剑!”

    “方才那位合道强者,是圣皇世家的圣主!”

    见此一幕,白‘玉’京中,顿时惊奇一片骇然之声,无数人仰望苍穹,只见那一口金‘色’圣剑横空百里,遮天掩日,气度恢弘,剑身之上,一面可见日月星辰,一面可见山川草木,柄上道纹‘交’织,蕴无尽玄妙,周遭金华涌动,汇聚人道气运于一身,自生出一股至尊无上的皇者威严,慑天镇地,君临寰宇。

    圣皇证道之兵,人族至尊圣剑轩辕!

    在这神州之中,你若是向人询问,这三皇世家真正的底蕴根基是什么,那么得到的答案,绝对不会是那一位大圣或者合道强者。

    三皇世家,真正的底蕴,真正的根基,是那供奉于人族圣庙之中,聚人道气运于一身,合圣皇龙脉为一体,至尊无上的圣皇帝兵!

    伏羲琴,神农鼎,轩辕剑,这三件圣兵,分有六‘成’人道气运,一旦催动,那便是人道攻伐,苍生共诛,整个神州之中的人族之力,不管愿与不愿,都会被这圣兵牵动,一击威能,纵是合道境界的‘混’元圣人都难以抗衡,连五厄圆满的天道圣人都只能堪堪抵挡。

    在圣兵之前,人族修者,先天便处于劣势,受到那圣皇龙脉与人道气运的压制,一身实力怕是连五成都挥不出来,修为薄弱者,甚至有可能直接俯跪地,引颈待戮,而异族修者,将会使得圣兵威能暴增,诛神灭魔不过轻易,在上古之时,这三件圣兵之下,不乏妖神之血。

    正是这三件人族圣兵的存在,三皇世家才有万世不灭,永恒不朽的传承根基,人族方才能够主宰神州,镇压诸天万界。

    上古之后,这三件圣兵就被供奉于三皇天人族圣庙之中,将近数万年都未曾动用过一次,直至现如今!

    人族圣剑现世,至尊之威,君临寰宇,直让白‘玉’京中,无数人跪倒在地,向这圣剑俯行礼。

    唯有修为极其高深的强者,方才能勉力抗衡那至尊皇者之威,凝望着苍穹之中的圣剑轩辕,眸中皆是一片失神。

    “圣剑,人族圣剑,竟然连此等圣物都动用了,那太极图中究竟生了什么,神魔下界了不成?”

    “不对,这不是真正的轩辕圣剑!”

    “剑魄,这是轩辕剑魄!”

    能可低于圣剑之威的人,皆是实力不弱的强者,眼界自也非同一般,转眼之间便看出了端倪。

    这些人看得出来,那更不可能瞒得住琉璃之主,此刻这位儒‘门’至圣,正冷眼注视着那一口轩辕剑魄幻化而成的至尊圣剑,冷声言道:“事情真正到了此等地步么,难道就不怕鱼死网破?”

    轩辕剑魄是什么,琉璃圣主自然知道,轩辕圣剑在人族圣庙之中接受人道气运供奉,饱而盈冲之时,就会逸散出一部分剑气,千百道剑气凝聚融合之后,就形成了一道轩辕剑魄,将其催动之后,能可爆出拥有圣剑一成威能的一击。

    不要小看这一成威能,真正的轩辕圣剑,十成威能爆,连天道圣人都得暂避锋芒,这一成威能,足以诛杀一位大圣了。

    这还是在催动剑魄之人只是大圣的前提下,若是换成合道境界的‘混’元圣人,那就截然不同了。

    合道境界的‘混’元圣人,已然脱了天地的桎梏,掌握了世界本源的力量,对于他们而言,无论是真元,魔元,妖力,还是龙脉气运之力,都能可用鸿‘蒙’紫气化现出来。

    所以,若是一位‘混’元圣人催动这轩辕剑魄,将蕴含大量世界本源之力的鸿‘蒙’之气注入其中,那么起码能让这剑魄威能暴增数倍,达到圣剑原身的五成甚至于七成,并且源源不绝,不会再有一击的限制。

    一成就能可诛杀大圣,那五成至七成是一个什么概念?

    纵然是合道境界的‘混’元圣人,也未必能够承受得住啊!

    不惜鸿‘蒙’紫气的损耗,直接以这剑魄幻化成为圣剑轩辕,那姜族圣主,真正是打算不死不休了么?

    这一点,琉璃圣主暂不知晓,但下方那见到轩辕圣剑的姜瑶等人却是已然明了了。

    “果然,轩辕皓月的损伤,让圣主真正动怒了!”

    望着那遮天蔽日的轩辕圣剑,姜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眼望向了一旁的轩辕皓月,正巧他也向姜瑶望了过来,两人目光相对,一时之间却无人言语,气氛微妙非常。

    只是两人如何,都影响不到那圣剑动,吸纳了无尽的龙脉之力后,那已经近乎凝成实质的轩辕圣剑长啸一声,化一道璀璨至极的金‘色’华光,刹那破入了太极图中。

    这一切说来漫长,但实际不过片刻之间,太极图中,姜族圣主轻喝之声方才落下,那圣剑轩辕便已破空而至,直入她右手之中。

    圣剑入手,随即便指向眼前之人,一股真正是惊天动地的杀意爆,刹那撼动群星,直让日月失‘色’。

    这绝不是夸张的形容,一位合道强者爆出的杀意,就是如此的恐怖,因为那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的杀意,而是一个世界,亿万山河,浩瀚汪洋,无数生灵,所爆出的杀意。

    意念,是世界最不可思议的存在之意,化信仰,亿万汇聚,就能让草木成神,同样的道理,若是化恶意,化杀机,一整个世界之中,上到山河浩海,下至一株‘花’草,一粒微尘,尽数倾泻爆出的杀意,足以让天地为之动容,日月为之惊颤。

    现如今便是如此,群星摇动,日月无光,整个世界,都在那轩辕圣剑之下,那‘混’元杀意之前,惊颤,颤栗。

    见此,宁渊没有言语,只是踏出了一步!

    一步,轻描淡写,却是使得天地骤变,群星随之一震,稳定周天之势,日月神辉绽放,再现太‘阴’太‘阴’之能。

    为‘混’元圣人,一个小世界的主宰,姜族圣主的确能可一念之间,撼动天地,但天人合一,与这神州天地融为一体的宁渊,也能可在一步之间,碾灭这世界杀机。

    所以说,两人之间的战斗,早已经不是个人力量的角逐,而是一方小世界与神州天地的碰撞,不仅仅是他们,其他合道之境的强者也是如此。

    眼见宁渊化消自身世界杀机,姜族圣主神情仍是一片冷漠,她既已动了杀心,那就绝无半途而退的道理,现如今也容不得她半途而退。

    所以,没有多言,刹那之间,这位姜族圣主,便将自身那浩瀚如海的鸿‘蒙’紫气注入了轩辕圣剑之中,一声铿锵剑‘吟’长啸而起,震撼诸天万界,更见无数景象浮现在了姜族圣主周身,有百官朝礼,有亿万黎民跪拜,甚至连那漫天仙魔,十方鬼神,都为之俯低头。

    一剑起,顿时引动了浩瀚无匹的人道之力,一时之间,神州无数人族皆有感应,纷纷望向了此地所在,更有不知多少强者,面‘露’心惊之‘色’。

    十方惊动之间,姜族圣主眸中又是迸出了一片凌厉杀机,随即纵身而出,圣剑一斩,人道攻伐,直取宁渊所在。

    圣剑出,天地惊,鬼神泣,一剑之威,君临寰宇,镇压诸天,莫说他人,纵是那位琉璃圣主也面‘露’凝重之‘色’。

    见此,沉默了许久的宁渊,双手再起太极之势。

    “太极真武‘混’元一炁!”

    真武极招骤起,刹那间,天地易改,亿万星斗华光隐没,只剩下太‘阴’太阳日月双星,普照三千,辉煌宇宙。

    日月之下,宁渊步踏‘阴’阳,身合天地,双手运化之间,黑白之气涌动,化三千大道,化时光空间,化‘混’沌原始,一切尽化为无。

    刹那之间,天地不存,万物尽消,甚至连时空都失去了概念,一切都不存在的“无”之境界当中,唯有一人,唯有日月。

    下一瞬,那苍穹之中的日月,也骤然失去了形象,化了一黑一白‘阴’阳二气,刹那奔涌至宁渊周身,随着那太极之势运化,渐成‘阴’阳双鱼追逐之象。

    与此同时,太极图外,白‘玉’京上空之中,正冷眼关注着战场变化的琉璃圣主神‘色’骤然一变,抬头望向了苍穹,不由失声道:“这是……!!!”

    “那是什么!”

    “天,天……”

    “日月,日月……”

    白‘玉’京中,同时响起了一片惊骇万分的话语,甚至连那俯在圣剑威势之下的众人都抬起了头来,望向了那天穹之中。

    先前,天穹之中,那亿万星斗齐现,日月同天而立的异象,已是震撼至极,但与现如今相比起来,反倒是微不足道了。

    因为天没了,亿万星斗也没了,只有那太‘阴’太阳双星,在这众目睽睽之下,骤然崩溃,化一黑一白‘阴’阳二气融为一体。

    “归纳一家道释儒,‘混’元一炁天地人,不好……!!!!”

    众人震撼,那琉璃圣主更是惊骇,双手大袖一挥,身后琉璃宫随之骤然一震,亿万儒典经纶化现而出,直接化一片金‘色’天幕,将整个白‘玉’京笼罩在内。

    亦是同时,天穹之中,日月相融,太极化现,直向这片天地所在镇压而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