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圣主
    “三祖!”

    “剑圣!”

    见那两道剑光尽数在太极图之下崩溃,轩辕皓月等人本就苍白的脸庞之上,又是多出了几分惊骇神情,尤其是那商君昊,眼见龙渊无悔在那坤月之华当中灰飞烟灭,顿时气急攻心,口中不由溢出了一缕鲜红了,神情一片灰败。

    五大顶峰传承之中,就是法家实力最为薄弱,其他四方势力,不仅仅有数位大圣,还有合道境界的强者乃至于天道圣人那般的存在坐镇,底蕴之雄厚,实力之强横,一般人根本难以想象。

    而法家呢,在脱离儒‘门’之后,唯有上得了大世台面的强者,就只有韩阙这一尊依靠明律法典成就的大圣而已,直到百年前龙渊无悔斩杀那一头恶龙,以此铸成龙渊剑之后,法家才勉强算是有两位大圣坐镇。

    明律法典破碎的韩阙,已然自从大圣之境跌落,坐关于正法殿中生死不知,所以这位长生剑圣,就是白‘玉’京与长生剑唯一的支柱,现如今连他都陨落了,那法家与长生剑的未来,将会是一番怎样的景象。

    心想至此,商君昊只感天旋地转,连身躯都难以站稳了。

    商君昊如此,其他人也好不到那里去,龙渊无悔身陨,轩辕北龙败亡,六位大圣之境的强者,一场‘精’心筹谋的杀局,现如今已然变得支离破碎,仅剩下的战力,就是两位同样受创不轻的大祭司与太一将主。

    而他们的对手,仅仅只有一人,只有一人而已啊!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

    轩辕皓月死死握着手中的折扇,好似要将其捏碎一般,可就算如此,也没有办法将他心中的紧张与惶恐压下,甚至连那颤抖的手都难以平静。

    此时此刻,他再也维持不住往日那不羁的模样,那指点江山的智慧,谈笑风云的手段,如今在这绝对的实力面前,变得如此的苍白,如此的无力,如此的不值一提。

    “不,我们没有输!”

    便在众人一片惊惶之时,骤听一声冷喝,众人回首望去,便见那姜瑶一步上前,向轩辕皓月说道:“这太极图汇聚太‘阴’太阳,亿万星斗之力,隔绝天地,封禁空间,使得圣主一时难以突破,但若是以圣皇之血祭献,助圣主一臂之力,说不定就能将这封锁突破。”

    “你是说……?”

    听此,轩辕皓月目光一凝,脸庞之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绝处逢生的惊喜。

    姜瑶点了点头,言道:“你是圣主之子,拥有最为纯粹的圣皇血脉,若是以你体内圣血为引,必然事半功倍。”

    “就如此办!”

    唯一的生路在前,轩辕皓月哪里胆敢放过,当即想也不想,直接划开了手腕,一缕殷红的鲜血随之涌出,但很快便转化成了金‘色’,华光闪动,透散着一丝不容亵渎的尊贵之意。

    正是那人族圣皇传承下的血脉。

    见此一幕,姜瑶也不敢怠慢,当即双手结印,施展圣皇世家秘术,道道华光闪动之间,那金‘色’圣血飞速的燃烧了起来,转眼就化了一道金‘色’光柱,直向苍穹之中的太极图‘射’去。

    见此一幕,那龙神殿大祭司眼神一凝,当即转望向了敖殇,沉声言道:“神子,此法未必可行,还请神子祭献信仰气运,请龙神下界,方才能化解此难!”

    “这……”

    听此,敖殇却是神‘色’迟疑,想要请动真龙之神下界,那消耗的信仰气运已经不是海量能可形容的了,龙神殿将近万年的积蓄,起码要耗尽八成,那时他这位真龙神子,就真的是有名无实了。

    眼见敖殇迟疑,大祭司心中不由升起一团怒焰,连声催促道:“神子,不能再等了,那人还在化消双剑之力,一时难以动,若是等他恢复过来,你我都难逃此劫!”

    “这……”

    敖殇面‘色’不断变幻,随后又望了一眼正在祭献自身圣血的轩辕皓月,最终咬了咬牙,烟道哦:“好!”

    话语落罢,敖殇再一次催动龙神殿之权柄,浩瀚如海一般的信仰气运之力浮现,并且迅速的燃烧祭献了起来,‘欲’要以此打开天地时空的阻隔,请动三天神界之中的龙神至尊降临。

    就在众人动用手中最后底牌的同时,苍穹之中,风云‘激’‘荡’,太极图转动之间,不断的将两道霸道雄沉,杀伐凌厉的剑意化去。

    轩辕北龙,龙渊无悔,两人到底是大圣之境的修为,方才倾尽全力一击,又动用了轩辕剑魄与龙渊杀剑这等至宝,威能绝非一般,纵然是合道境界的强者,也不可能无视这般的攻击。

    所以,宁渊虽将两人攻势破碎,但自身也受到其剑意冲击,不得不运转‘阴’阳,以太极之力将其磨灭,否则的话,这剑意冲击他的‘肉’身,若是造成什么严重的伤害,使其无法继续承载英雄卡的使用,那玩笑可就真的大了。

    这就是普通卡的不足之处,如若‘肉’身强度不够,那就会限制英雄卡的力量发挥,不像是真卡,能可无视一切限制,将英雄的力量发挥到极限。

    太极运行,‘阴’阳并行,再有那太‘阴’太‘阴’,亿万星斗之力加持,这两道剑意虽是不凡,但仍旧被宁渊迅速化消磨灭。

    化消这两道剑意之后,宁渊亦是见到了那冲天而起的金‘色’光柱,以此那冥冥之中燃烧的信仰气运之力。

    见此,宁渊眼神一冷,右手运化,天乾至阳之力再现,苍穹之中的太阳星华光大放,凝化成一只金‘色’大手,直向轩辕皓月等人所在悍然按去。

    宁渊不是嗜杀成‘性’的冷血屠夫,但同样也不是心慈手软的善男信‘女’,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既然这些人对他处处针对,甚至设局围杀,那么他也无须客气什么,今日就斩草除根,免得日后麻烦。

    一掌按下,天乾至阳之力爆发,无匹霸道威势当空镇压而来,直让轩辕皓月等人如敢末日降临一般,脸‘色’顿时变得一片苍白。

    就在这生死‘逼’命,千钧一发之际,轩辕皓月所祭献的圣皇之血,终是达到了极限,那金‘色’光柱一震,随即华光大放,竟是在宁渊乾阳之掌降临之前,便贯入了苍穹之中,那一道太极图所在之处。

    “轰!”

    随即只听一声轰鸣响起,天地具震,群星动摇,金‘色’光柱化了一头真龙,悍然撞击在太极图之上。

    这真龙为轩辕皓月圣血祭献而成,其中蕴含着一部分圣皇龙脉之力,若是一般阵法,被这真龙一冲,就要当场破碎。

    但这太极图一般么?

    圣皇龙脉之力,乃是人道之核心,的确拥有着破灭万法,禁绝五行的威能,但这太极图汇聚亿万星斗,太‘阴’太阳之力,行天地之道,现宇宙至理,乃是真真正正的天道之力,大道之能。

    人道对天道,也许勉强还能拼得个平分秋‘色’,但若是对上一切事物的原始,蕴生‘混’沌鸿‘蒙’的大道,那就逊‘色’了不止一筹了,更不要说此刻双方之间的力量差距如此巨大,区区一个轩辕皓月,如何能与此刻的宁渊相提并论。

    因此,那一头真龙虽是义无反顾的撞击在了太极图之上,震动天地,撼摇群星,但太极图仍是岿然不动,‘阴’阳双鱼运转之间,就要将这一头真龙化散吞噬。

    然而,就在此时……

    “轰!”

    又是一声轰鸣巨响,太极图之外,一股世界伟力浮现,犹如怒海决堤一般,悍然冲击在了太极图之上。

    合道强者,‘混’元圣人!

    一方小世界的大道本源,那是何等伟力,更不要说其中还蕴含着磅礴至极的圣皇龙脉之力,在与那一头真龙相互呼应之下,更是威能暴增,倾力一击,纵是太极图也不由一震,虽然并未因此破碎,但那封禁的空间却打开了一条空隙。

    这一条空隙打开,便见一片璀璨夺目的紫‘色’华光奔涌而入,正是那鸿‘蒙’紫气。

    鸿‘蒙’奔涌之间,一座古老庄严的庙宇浮现,上下闪动着永恒与超脱的光芒,周遭翻滚的紫气更是凝成了实质,形成了一片紫气汪洋,不断的翻滚蒸腾着,化最为纯粹的世界伟力,突破天地之间的重重阻碍。

    一切说来虽是漫长,但实际不过眨眼之间,众人尚未回神,那一座庙宇便已穿过了被封禁的时空,随后紫气凝聚,化了一只纤纤如‘玉’,但却又遮天蔽日的手,直向那乾阳之掌迎去。

    “轰!”

    双掌轰击,震起一声惊天动地的具象,乾阳之掌,紫气之手,同时崩溃破碎,谁也不占上风。

    虽未占几分优势,但来人的目的已然达到,拦下这一击后,大祭司已带着惊喜‘交’织的轩辕皓月等人感到了鸿‘蒙’之气之中,可算是暂时脱离了险境。

    见此一幕,宁渊微微皱眉,注视着那鸿‘蒙’之海当中的庙宇,喃喃道:“合道境界的强者么。”

    与此同时,白‘玉’京上,苍穹之中,琉璃圣主负手而立,凝望着那穿入太极图的古老庙宇,喃喃说道:“姜家圣主,如此大的动,是招惹上了什么人,还是冲着这九皇之争来的呢?”

    喃喃话语之间,这位儒‘门’诸圣转眼望向身后,注视着鸿‘蒙’之海当中滕游啸动的道道龙影,不有微微皱起了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