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二章:真武
    第五百九十二章:真武

    先前应龙师一人独抗那惊天一掌,结果直接被这乾天至阳之力一击重创,不得不以玄冥本源之力将自身冰封于望云颠。

    这一步走错,直接损失了一位大圣级别的战力,如此鲜血淋漓的教训在前,现如今两位将主为首攻,欲要正面直破那天人合一,后方的三位大圣自然不可能再像是先前那般,眼睁睁的看着此人继续调动天地本源之能。

    因此,在两位将主攻势爆发的瞬间,三位大圣亦是有了动,首先是那龙神殿大祭司,但见这位鲛人一脉的大圣强者轻声吟唱,一阵天籁之音在虚空之回荡,直让人沉醉其,难以自拔。

    在这鲛人天籁吟唱之间,方才那被乾阳刚劲悍然撕破的金色天罗刹那恢复如初,随同那银色地一起,融于天地之间,阻隔空间,封禁时光,将这望云颠与外界分化,使其暂时成为一方独立的空间。

    天地分隔,空间禁绝,在这天罗地的阻隔之下,那大道无极,天人合一的优势将会受到极大程度的削弱,纵是不能将他压制到无法催动本源核心的地步,但最少也能限制其部分威能。

    大祭司一手,可谓极其针对,直入要害所在,为正面首攻的两位将主分担了巨大的压力,至于其他两位大圣,此刻虽然还不见明显动,但却也是蓄势待发,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威胁。

    有这三位大圣在后方掠阵,星月太一两位将主心的压力顿时减轻了许多,那战意随之更为汹涌,两声激昂狂啸之间,两人身影,已是化了两道璀璨至极的神光,在苍穹之撕裂出了一道难以修复的痕迹,汹汹攻势,直取宁渊所在。

    大圣到底是大圣,五方齐动,不仅仅配合默契无间,攻伐之法更是极其针对,直贯对手破绽要害所在,不过首攻,便已是图穷匕见,杀招叠连而出!

    此时此刻,唯有先发制人,在这两位将主尚未临身之前,先破其一环,方才能可杀出一线生机,否则的话,一旦让两位神将主近身,破除或者扰乱那天人合一,那三位大圣必会紧随而,形成五方围杀之局面。

    天人合一被破,又要面对五位大圣围杀,陷入此等形势之,宁渊只怕连一分喘息的机会都不会再有,直接要被逼入那万劫不复的深渊之。

    这一点,宁渊看得分明,那五位大圣心同样清清楚楚,所以他们对此是警惕万分,两位神将主倾尽了全力,大祭司将天罗地之能催发到了极致,那两位还未现身的大圣更是蓄势待发,欲要在宁渊奋起反击的瞬间,悍然出手,一击奠定胜局。

    五位大圣心紧绷如弦,剑拔弩张,但出乎意料的是,宁渊竟然始终不见动,注视着那凌于风云之间的身影,五位大圣感受不到丝毫真元运行之气,更不见那天地大道本源的催发。

    “嗯!”

    见此一幕,五人目光皆尽一凝!

    师出反常,必然有异,此人不可能不知道眼下局势如何,竟然迟迟不见动,任由两位将主攻杀临身,他这是在故布疑阵,还是另有依仗?

    一瞬之间,五位大圣心惊疑不定,但那攻势依旧未停,也没有办法停,开弓岂有回头箭,此时此刻,若是陡然止步,那必然会露出致命的破绽,给对手可趁之机,诸位大圣岂会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

    大圣心念,从最初之惊疑,到而后的揣测,以及最终的决然,都不过只是一瞬之间,不及转眼的刹那,攻势未见停缓的星月太一两位将主,已是穿过了空间的阻隔,逼临至宁渊身前。

    见此一幕,星月太一两位将主目光皆尽一凝,透出了一片遮掩不住,也没有心思遮掩的惊喜之色!

    虽然两位将主也不明白,此人为什么会放任他们近身,但这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此时此刻,这人已在他们兵锋之下!

    大道无极,天人合一?

    两位将主承认,这道门无境界,的确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如若释门寂灭,儒门至圣一般,踏入寂灭之境的佛者,纵是没有丝毫修为在身,也可一念花开,大千骤变,一念花落,众生轮回,修成至圣之位的儒者,纵是肉体凡胎,也可一念动天地浩然,一言口诛神魔。

    这是无境界的力量,完全能可超脱修为与根基的桎梏,直接展现出无威能的力量。

    因此,若是正面对这大道无极,两位将主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但现如今此人竟不去动用那大道无极的力量,放任他们近身!

    无境界,的确能可拥有超脱修为与根基桎梏的力量,但也有相应的缺陷,那是无法弥补修为与根基的薄弱。

    那商君昊是典型,法家杀法,也是一大高深境界,凭此铸成的断罪之刀,能可轻易斩杀道圣,这是这仍旧无法改变,商君昊自身的修为不过天劫的事实,若是让一位道圣避过了他断罪之刀,那么杀他不过只是翻手之间的事情。

    现如今也是如此,这人没有动用大道无极的力量,放任他们两位神将近身,同样是大圣之境的修为根基,此人如何是他们两位最善斗战杀伐的神将对手?

    “自寻死路!”

    两位将主眸泛起了一丝冰冷笑意,但那攻势却不见丝毫停缓,星月战戟破空,宛若一颗陨星坠落,向宁渊力劈重击而去,无恐怖的力量随之倾泻而出,所过之处,空间崩毁,至余下一片久久不散的星月神华。

    同为神将之主,星月抢先而攻,太一自也不甘落后,手战剑长啸怒斩,萦绕在剑身之的无混沌刹那崩散,道道紫色雷霆随之浮现,正是那混沌大道的本源力量之一——毁灭!

    一戟一剑,爆发出了无恐怖的威能,将宁渊身影笼罩在内,见此一幕,后方掠阵的三位大圣眼神皆尽一凝,这神将主的近身攻杀之能,的确是强横至极,若是易地而处,他们纵是能挡得住这两人攻势,也要为此付出极其沉重的代价。

    同为大圣之身,这人纵是实力非凡,也不可能在抵挡下两位神将主杀招之后,仍旧毫发无损,最起码,那天人合一要因此而破。

    一旦天人合一被破,那么他们的机会,也来了!

    心念至此,三位大圣目光一凝,已然蓄势待发的杀招,即要夺命而出。

    便是此时……

    “真武!”

    只闻一道轻喝之声响起,静立于风云之间的人,在这两位神将惊天攻势落下的瞬间,终见动!

    但见宁渊一步踏出,脚下风云骤变,凝阴阳之气,化太极之相,黑白阴阳鱼逐尾而现,相合相分。

    “嗯!”

    见此一幕,两位神将主目光皆尽一凝,心陡然感到一阵极度的不安难以遏止的升起,仿佛下一步,即将将要踏入万丈深渊之。

    这般的感受,让两位将主本能的想要变招,暂避锋芒,但此时此刻,倾力绝杀之招,岂能说变变?

    无奈之下,两位将主只能强压心不安,星月战戟与破灭之剑交相斩下,神兵还未临身,那星月神华与毁灭之力便已席卷而出,直冲宁渊身躯而去。

    “气化三千!”

    此时,只听一声轻喝响起,宁渊双手起太极之势,身后黑白阴阳鱼逐尾转动,一道混元之气凝化而现。

    混元者,大道也,无始无终,无终无始,大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造化自然。

    天地万物,大道自然,本是由无至有,自然也能至有为无。

    此刻太极相合,混元一气再现,刹那之间,以宁渊为心,周遭三丈范围之内,一切事物,尽化为无,空间化散,时光成虚,甚至连混沌都不见存在,只剩下了一片最为纯粹但也最为复杂的“无”!

    “不好!”

    见此一幕,那星月将主还没什么,但那太一将主却是陡然色变,神情之浮现出了一片难以形容的惊恐之色,竟是不顾那反噬之危,欲要强行收回那已然催动了毁灭雷霆加持的破灭剑锋。

    “你……!”

    太一将主陡然收招式,完全出乎了星月将主之意料,使得他心惊怒至极,但也不敢像是太一将主那般强收杀招,手星月战戟只能继续向宁渊轰击而去。

    星月将主不停,太一将主却是强收杀招,只是这杀招为他方才倾力而出,哪里是说收能收的,强行回转那爆发的神力,直让太一将主感到周身经脉一阵剧痛,身躯随之一颤,直接喷出了一大口暗金色的精华神血。

    身受反噬重创,太一将主却没有丝毫追悔之意,因为他看到了,此刻那星月将主,已是攻入了那一片“无”之所在。

    没有收招的星月将主,手战戟轰击而下,体内神格牵引浩瀚无尽的星月之力爆发,直现出一片群星陨落,神月坠天的恐怖景象。

    然而,那漫天群星,落入那一片“无”之境界之时,竟是瞬间崩溃,星光湮灭,化散成为最为纯粹的“无”之力量。

    不仅仅是星光,那璀璨无的月光也是一般,甚至连星月将主那由月陨之精铸造而成的先天圣兵星月战戟,在落入这无之境界的瞬间,竟也寸寸崩溃开来。

    “什么!”

    见此一幕,星月将主的面色刹那变得一片惨白,因为他发现自己也一同进入了这无之境界,星月战甲,蕴含半神之血的神躯,甚至那由太古神魔遗蜕铸造而成的神格,都开始被气化为无。

    这是一种恐怖到了难以形容的感受,好像自己正在被抹去,从肉身,灵魂,意志,一切的一切,都在被抹除一般。

    这个时候,星月将主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方才太一宁渊承受反噬,也要强行收招!

    看着身躯之已经半数化为虚无的战甲,星月将主嘶吼一声,催动最后的力量往外惊退而去。

    只是还不等他退开,那置身于无之境界的宁渊,骤然起手,一掌击出,虚无之顿时涌现出了一片浩瀚无尽的本源力量,那星月将主最为熟悉的本源力量——星月之力!

    “真武——坤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