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筹谋!
    第五百七十九章:筹谋!

    九皇之争,风云际会,随着各方潜龙进入琉璃幻境,那一片紫气翻滚的鸿蒙之海当,骤然响起了一阵阵接连不断的龙吟啸动之声。 ..

    白玉京观望的众人,此时能可清晰的见到,一道道龙影在那鸿蒙紫气之腾游,或怒吼长啸,麟角峥嵘,或引而不发,大势雄沉,更有甚者,直接昂然而起,龙口怒张,竟是开始吞吸那浩瀚如海的鸿蒙紫气。

    这在鸿蒙之海当腾游长啸的众多龙影,并非是琉璃幻境自身或者那位儒门至圣显现出的异象,而是来自于那已经进入了琉璃仙境的各方潜龙。

    现如今,这些潜龙正在琉璃幻境之,接受那皇者之证的重重考验,他们身的龙脉气运因此而彻底激发了出来,幻化成了这鸿蒙之海当的道道龙影。

    这皇者之证,乃是儒门至宝,人道圣物,其蕴含浩瀚如海一般的气运与龙脉之力,接受皇者之证考验的潜龙,每完成一重考验,能可获得大量的气运与龙脉之力,以此不断壮大自身。

    正是因为如此,这鸿蒙之海当的众多龙影,才会出现各不相同的变化,有人正在冲击关卡,有人正在积蓄力量,更有甚者,现如今已经连破数关,自从皇者之证当获得了大量的龙脉气运之力。

    只不过这能可连过皇者之证数重考验的人,到底只是少数,所以现如今,在这鸿蒙之海当吞噬鸿蒙紫气的龙影,只有不过七道而已。

    这七道龙影之,最为醒目的乃是一道金龙之影,它的身躯极其庞大,是其他龙影的数倍,犹若一座无可撼动的万丈高山一般,雄踞在这鸿蒙之海当,周身下绽放着无璀璨的金色光华,如同一轮骄阳一般,照耀得其余龙影皆尽黯然失色。

    更为可怕的是,在这一道金龙之影张口吞吸之时,不仅仅会有海量的鸿蒙紫气被它吞入腹,还会有一些身形瘦弱,光华黯淡的龙影抵挡不住那恐怖的吞吸力量,直接被这金龙悍然吞噬。

    噬龙!

    皇者之道,乃是一条极其特殊的修行之路,一般修者,着重内在之根基,夺天地之造化,万物之精灵,成自身之超脱。

    但皇者之道,却是反其向而行,注重外力大势,汇聚亿万黎民意愿,家国皇朝气运,方才能可成真龙命格,步登九五至尊之位。

    因此这皇道修者,一身根基皆尽在那龙脉气运之,龙脉雄厚,气运昌隆,则至尊无敌,君临天下,反之,若龙脉凋零,气运衰败,是皇者末路,一曲悲歌了。

    所以这皇者争龙,斗的是大势,争的是气运,若大势衰败,气运薄弱,那么唯一的下场,是成为他人皇者之路的一条踏脚石了。

    现如今是如此,这金龙之影大势磅礴,隐隐有潜龙出渊,化为真龙的趋势,这样一来,他附近的潜龙可是倒霉了。

    这些潜龙根基薄弱,气运不足,根本不是这大势已成的金龙之对手,直接被这金龙之影霸道无的夺取了气运,甚至连龙脉都被吞噬了,已经一败涂地,再无争夺真龙大位的可能。

    见到这金龙之影如此威势,正在白玉京观望的众人目光皆是一凝,心惊不已。

    “九皇之争方才开启,出现了噬龙之象,这皇者争龙,果真是凶险无,丝毫不留余地啊!”

    “这一道金龙之影,隐隐已成真龙大势,其余潜龙根本难以与之抗衡,这九皇首席之位,只怕非他莫属了。”

    “是不知道,这金龙之影,是那一位潜龙气运所化,伏羲,神农,轩辕,三皇潜龙,还是五帝帝子,又或者那位新任妖皇?”

    “妖皇?我觉得不像,这金龙大势磅礴,气运雄厚,绝对是得了人道气运眷顾,不是三皇潜龙,是五帝帝子!”

    “我看最有可能是轩辕公子,三皇潜龙之,无涯琴圣醉心音律,不问外物,姜瑶帝女虽也是天之骄子,但到底还是女儿身,唯有皓月公子,不仅仅身负圣皇嫡血,更怀不世之材,这九皇首席之外,非他莫属。”

    “事无绝对,还未到最后关头,谁敢言定这九皇首席是谁人囊之物?”

    ……

    白玉京,众人是议论纷纷,猜测不断,但是却无人知晓,他们认为那最有可能的人,如今却不在这琉璃幻境之。

    凌仙阁,如今已不见那潜龙之会时的热闹盛况,一片幽静之,隐约有一曲弦音飘荡,婉转不绝。

    循声而去,这婉转不绝的琴音,竟然是来自凌仙阁,一处少有人知晓,更少有人涉及的玉竹林内。

    玉竹成林,好似一片翠绿的汪洋,风声呼啸之间,落叶纷纷而下,与那虚空之回荡的琴音相合一景。

    片刻之后,一曲终了,玉竹林,一处小筑之内,轩辕皓月停下抚琴之手,望向前方负手而立的姜瑶,轻笑说道:“帝女,你这般焦躁的模样,可真正是少见得很啊,是因为那宁渊,还是因为这九皇之争与儒门?”

    面对这隐隐带着几分调笑意味的话语,姜瑶却是没有半分回应,似乎并不想理会轩辕皓月。

    见此,轩辕皓月也不恼怒,仍是轻笑说道:“不管为何都好,总之帝女可不能先自乱阵脚啊。”

    听此话语,一直沉默着的姜瑶终是转过了身来,冷冷望了轩辕皓月一眼,方才沉声道:“他们还有多久才到?”

    轩辕皓月摇了摇头,言道:“哎,我印象之的帝女,可不是这般没有耐性的人啊,果然姬瑶宫被毁,受到的打击太大了么?”

    “哼!”

    姜瑶冷哼了一声,话语冰寒:“轩辕皓月,我没有心思与你调笑,更没有心思与你浪费时间。”

    “嗯……看来真正是生气了。”

    感受着姜瑶那冷若冰霜一般的语气,轩辕皓月也收起了几分放荡轻抚,淡声道:“还请帝女再稍候片刻,敖殇这人嘛,帝女也是了解的,别的不怎么样,是架子特别大,总是到了最后一刻他才来,不过这一次嘛,我想应当还有他伤势未愈,行动不便的缘故。”

    “皓月,你说谁行动不便?”

    轩辕皓月话语方落,虚空便骤然扭曲了起来,紧接着空间破碎,一道龙影长啸而出,直落入小筑之,化现出了一人身影。

    一袭真龙神衣,华光璀璨之间,更见一股凛不可犯的神之威严,此等风采,不是那真龙神子敖殇又是何人。

    见到敖殇前来,轩辕皓月不由一笑,起身迎道:“神子,你可算是来了,让我一阵好等啊。”

    见此,敖殇望了一旁的姜瑶一眼,随后话语调笑着向轩辕皓月说道:“哼,有美人陪,你怕是都不在意我来是不来了吧,还做什么一副等候多时的模样?”

    “哎,神子可不要说些让人误会的话啊。”轩辕皓月轻声一笑,随后转望向姜瑶,向敖殇介绍到:“这位是姜族帝女,也是我的皇姐呢。”

    “姜族帝女!”

    听此,敖殇目光亦是微微一凝,随后向冷若冰山般的姜瑶行了一礼,言道:“方才不知是帝女,话语唐突了些,还望帝女莫要见怪才是。”

    对这礼态十足的敖殇,姜瑶却是身也未回,只是轻声言道:“神子言重了!”

    “嗯!”

    见此,敖殇眉头一挑,转而望向了轩辕皓月。

    后者摇了摇头,向敖殇悄声说道:“几日之前,发生了一些事情,使得我这位皇姐的心情很是不好,还请神子多担待些。”

    “几日之前么……!”听此,敖殇心思绪一转,随即便明白了其缘由,向轩辕皓月说道:“我明白了,那不说其他,先谈正事吧。”

    轩辕皓月却是摇了摇头,言道:“人还未齐,还请神子稍候片刻。”

    “哦?”

    敖殇眉头一挑,若有所思的望了轩辕皓月一眼,随后方才说道:“没有想到,除却了本宫之外,皓月兄还邀请了其他人,再加这位帝女,看来这一次皓月兄是势在必得啊!”

    对于敖殇这分明是试探的话语,轩辕皓月只是微笑,轻声言道:“事关重大,自然要保证万无一失,多一人,多一份力量,少去一分危险,不是么?”

    敖殇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事关重大,还是谨慎为好,本宫等,反正有的是时间,对了皓月兄,听闻你今日一直在三皇天与无涯琴圣学琴,不知今日我是否有幸听一曲大雅之音!”

    轩辕皓月摇了摇头,言道:“神子这话太抬举我了,无涯在音律之,已至大道之境,琴艺弦曲更是出神入化,我这段时间连皮毛都未得三分,哪里敢在神子面前献丑啊!”

    听此,敖殇不由一笑,说道:“这般自谦,可不是皓月你的风格,怎么,是认为本宫不懂欣赏么?”

    “这倒不是,只不过……”

    轩辕皓月正要言语,虚空之,又见波澜,两道光影随之浮现,一同落入了这竹林小筑当。

    光影落下,分别化出两人身影,一人气度凌厉,眉目如刀,正是那法家首席商君昊,另一人身姿妙曼,星华相随,神人之姿,让人不由心生赞叹,沉醉其。

    见此,轩辕皓月一笑,与敖殇一同迎了去,言道:“两位终是来了,神子,神女与你相识,我想不必介绍了,这位是法家首席弟子——商君昊。”

    “法家首席!”

    听着轩辕皓月的介绍,敖殇眼神微微变幻,随后向商君昊点了点头,紧接着望向了那星月神女,说道:“没有想到,连神女都来了,看来皓月兄的面子,果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赢风月神色平静,淡声说道:“太一身死,吾自是不能无动于衷!”

    听此,敖殇叹息了一声,说道:“太一之事,本宫深表遗憾。”

    敖殇话语方才落下,便是那商君昊一步前,冷声言道:“说那么多废话甚,直接正题吧!”

    “嗯!”

    这等姿态,直接敖殇目光一寒,冷眼望向商君昊,言道:“法家之人,都是这般不知礼数么?”

    “哼,吾只是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毫无意义的事情!”

    商君昊也不理会敖殇如何,直接望向了轩辕皓月,那凌厉如刀般的目光微微一沉,冷声言道:“你说是不是,皓月公子。”

    “嗯……”

    感受着商君昊那不加掩饰的凌厉目光,轩辕皓月面笑容不变,淡声说道:“既然商兄迫不及待了,那么直接入正题吧,此番所为何事,想必大家都已经清楚了,有人触及了底线,那应该付出代价,宁渊,还有此人背后的那两位大圣,该死!”

    一声厉喝落下,让这气氛顿时一凝,敖殇四人目光微微变化,一时之间都不见有人言语。

    对此,轩辕皓月并未在意,继续言道:“宁渊此人虽是强悍,但大势未成,根基薄弱,因此不足为虑,麻烦的是那两位大圣,当日在白玉京,韩圣执掌明律法典,得白玉京法度之力加持,仍是不敌两人双锋之威,此等实力,当真不可小视啊!”

    听此,敖殇却是冷然一笑,说道:“两位大圣,还不知道是真是假,纵然是真,那也算不什么威胁,真正的麻烦,还是在君青衣身,诸位,我想要知道,你们谁人有把握,能可留下君青衣!”

    此话一出,商君昊顿时皱起了眉来,说道:“不错,那妖皇有祖龙神舟这开天至宝在手,能可穿梭万界,出入阴阳,纵是天道圣人出手,都未必能够留得下她,若是此人出手,想要一战功成,斩草除根,只怕不易。”

    商君昊话语方落,便听轩辕皓月淡笑说道:“的确,祖龙神舟,开天至宝,的确是个大大的麻烦,但诸位不要忘了,现如今九皇之争已经开始,君青衣身在琉璃幻境之,对于外界之事丝毫不知,这不正是机会么?”

    “只要君青衣不插手,那么这宁渊,不足为虑!”

    一声冷然话语响起,正是那一直沉默着的星月神女赢风月开口了。

    “嗯!”

    听此,轩辕皓月颇为玩味的望了她一眼,随后说道:“神女所言不差,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了,要杀两位大圣,还要提防尚未可知的变数,诸位,打算拿出几成实力呢?”

    忘川三途说

    第一更,昨天重复的章节已经修改,大家点回去能看到了,若是还看不到刷新一下,让大家麻烦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