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处境
    第五百七十六章:处境

    宁渊的离去,不仅仅代表着这一场风波的结束,更意味着法家千万年来的夙愿,法家历代巨子与诸位圣人之心血,皆尽成了梦幻泡影,一触即碎。 ..

    天刑,已然不再是天刑了!

    为法家万年以来最为优秀的传人,将这法家杀法与断罪之刀将近修炼圆满的商君昊,是法家众多弟子门人之,最有希望执掌这天刑圣剑的人选。

    正是因为如此,韩阙入死关之前,方才会将商君昊自从学海无涯之召回,希望他使天刑认主,执掌圣剑继承巨子之位,从而振兴法家。

    但是现如今,这一切,都已支离破碎,烟消云散。

    商君昊知晓,自己所修行的法家杀法虽然颇为不凡,那断罪之刀更是一门无神通,但是奈何,这杀法实在太过极端了。

    法家以法律为理念宗旨,法治天下,律束众生,杀法虽也是法家理念之一,但是太过凌厉,残酷,只能算是旁门,非是法之正统,连法家大道都难以触及,更别论那至高无的天地正法了。

    若非如此,以商君昊的天资再加法家的资源,何以至于在这天劫之境困守了数百年,一直都无法突破那一重天之界限,成道圣之尊?

    想要弥补这一缺陷,唯一的办法是成为天刑之主,将这法家杀法转为天地正法,那样一来,商君昊才有可能成为道圣,大圣,乃至于天道圣人!

    对于这唯一的希望,法家万年之心血,商君昊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先前为了让天刑认主,他已经将自身杀法催动到了极致,甚至凝化出了一步杀法律典,希望能以这杀法印证正法,从而获得天刑的认可。

    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却彻底出乎了商君昊的意料,对于他这将近圆满的法家杀法,天刑竟然丝毫不为所动,更别提认主了。

    如果只是这样,商君昊也认了,毕竟这是天道圣剑,一时难以收服,完全在情理之。

    但是为什么,那宁渊一句话,这天刑乖乖的抱了去!

    这样的变故,完全出乎了商君昊的意料,更是让他无法接受,在这法家圣剑眼,自己这将近圆满的法家杀法,竟然不这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这样的现实,对商君昊造成了难以想象的冲击,此刻他的内心之,是一片混乱与迷惘,不可置信,难以接受。

    这种种思绪纷乱之下,商君昊的心神顿时遭受到了无沉重的伤害,以至于这位法家首席弟子,又是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身躯再也难以支撑,于这众目睽睽之下轰然跪倒在地。

    “师兄!”

    见此一幕,李湘云是惊骇欲绝,慌忙冲前去,扶住了轰然倒下的商君昊。

    此等变故,使得凌仙阁内又是激起了一片波澜,注视着已然重创昏迷的商君昊,再回想方才发生的一切,众人心思绪纷转,暗自议论不断。

    “先是真龙神子,后是法家首席,这宁渊果真是如传闻的那般,不仅仅狂到了极点,更强到了极点!”

    “敖殇执掌龙神殿权柄,不仅仅位高权重,更有龙神之力护持加身,道圣都未必是其对手,商君昊为法家首席,修法家杀法,铸断罪之刀,大圣之下,少有人能可抵挡,这宁渊竟然能连败两人,还是大败,根本不见丝毫弱势,此等实力,简直……!”

    “纵是古之时,吾人族大兴的那一段岁月,这般的人物也是屈指可数,少年之时的人皇,大帝,道主,圣贤,只怕也不过尔尔啊!”

    “听闻此人修行不过二十余载,拥有了如此恐怖的实力,究竟是谁人将他调教出来的,放眼神州乃至于天下五域,未入道圣的年轻一辈之,怕是只有三教道子能与此人争锋了吧。”

    “此等天资,此等实力,此人未来无可限量,只是可惜,他太狂了,实在太狂了!”

    “长生剑,白玉京,姜族,法家,再加无尽海与真龙一族还有那四大神宗,这人该得罪的不该得罪的都得罪了一遍,甚至结下了不死不休的大仇,这些势力,岂有可能会坐视这一个大敌彻底成长起来。”

    “方现麟角,便树敌无数,不知他背后那一方神秘势力究竟是何方神圣,若仅仅只有两位大圣的话,只怕前景堪忧啊!”

    众人纷纷议论之间,已然是将宁渊现如今的处境剖析得彻彻底底。

    的确,宁渊很强,这一点没有一人能够否认!

    但也正是因为他很强,强到了一个彻底超出了众人想象的地步,他现如今的处境方才会如此凶险,因为他要面对的已经不是一两个对手,而是一个阶层!

    从开天辟地,秩序建立起的太古之初起,这个世界有了格局与阶层的划分,三千先天神魔,凌驾于众生之,他们便是世界的顶层,天地的顶峰,无可超越,也不容许超越。

    每一位新生的神祇,要么俯跪于他们的神座之前,要么在那无尽神威之下灰飞烟灭,绝无第二个可能。

    太古如此,远古,古,乃至于现如今,都是如此,只不过主角改变了,从神魔至尊变成了妖庭凌天,妖庭沉落之后又变成了百族并起,百族战败之后又到了人族盛世,直到现如今的新兴纪元。

    主角一直在变化,但世界的格局,万物的阶层,却是亘古不变的存在,永远有一部分人,凌驾于众生之,手握着至高无的权柄与力量,站在那世界的顶层,无可超越,更不容许超越。

    这些站在阶层顶端的世家,传承,门庭,早已经将整个世界的资源刮分得干干净净,并且死死的把持在手,从而一代代的传承延续下去,让他们与他们的后人,永远站在那顶峰之。

    普通人想要崛起,那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俯首跪地,要么浴血一战,前者,望不见前路,后者,将会触及到不容触及的利益,从而遭受无数的打压,攻击,践踏,直至灰飞烟灭。

    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现实与残酷,阶层的存在,让最底端的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卑躬屈膝,跪着双腿往爬,要么一头撞得头破血流,乃至于粉身碎骨,去博取那一丝前的机会

    而那站在顶峰的人,也会用手的权柄与力量,死死的捍卫自己的位置,决不允许有人踏来。

    君不见,这世间天骄无数,但近乎都出自各大传承,那自从微末之崛起的人,一直都寥寥无几,纵是偶有一二,也多大都因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而烟消云散。

    宁渊,也是如此,一路走来,微末而起,从那小小的秦国到北域,妖界,无尽海,还有如今的神州,他是踏着无数对手的尸骸崛起的!

    为什么,这一路来,从一个小小的大秦皇室,到之后的三大圣地,神武圣殿,无尽之海,真龙一族,四大神宗,以及这神州之的各大势力,数之不清的人,都选择了与宁渊为敌?

    是因为宁渊长得真这么嘲讽,还是这些人都没有脑子,愚蠢到了看不清宁渊的潜力与未来?

    不,这些人一点都不蠢,相反他们很清楚的知道,宁渊的潜力如何,若是有的选择,他们肯定会将对其拉拢,投资,收于麾下,以此壮大自身的力量。

    但是奈何,宁渊根本没有给他们选择的机会,以至于他们不得不与宁渊为敌,从最先开始的冲突,到战火的逐渐加剧,再到最后的不死不休!

    他们知道后果,清楚风险,但依旧选择了这么做,他们不会退,不能退,一旦退了,不仅仅会失去手的权柄与力量,还有可能跌入深渊之,万劫不复。

    所以从那大秦皇室起到现如今,除却了家人与不多的朋友之外,宁渊所面对的都是敌人,敌人,敌人。

    不是没有人想要拉拢他,投资他,或者与他结盟,只是他每一次招惹的对手,都太过恐怖,在北域对了至高无的三大圣地,重现寰宇的神武圣殿,在无尽海招惹了真龙一族,在妖界拼了十大皇脉,这神州之又几大顶峰传承为敌。

    这般的形势之下,敢问哪一方势力有勇气向他示好?

    他这不是在与哪一个人或者哪一方传承为敌,而是与整个阶层为敌,不仅仅是他,所有人都是如此,想要踏这天地的顶峰,那得做好举世皆敌的准备,只有当你将天下横扫,践踏过一切阶层,你才能站在那至高无的顶峰。

    想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否则的话,那些你想要践踏过的阶层,将会反过来将你踩得粉碎!

    现如今,宁渊所面对也是这样的局面,四大神宗,真龙一族,姜族,法家,这些屹立在这个世界顶峰之的存在,对于宁渊这一个已经无法收服,并且还会践踏自身利益的对手,他们只会有一个回应,那是——杀!

    宁渊的实力越强,潜力越大,他们的杀心也更加强烈,尤其是今日这一战之后,这四方实力,必然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宁渊这心腹大患斩除。

    这四大势力,若是不惜代价的想要杀一个人,不要说只是两位大圣,纵然是宁渊身后站着一位合道强者,也未必能保得住他!

    这是为什么,众人此刻都是断定,宁渊已经陷入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

    忘川三途说

    我知道这章有些水,但这些话我真的是不吐不快,因为一直都有人说我写得脑残,整个世界没智商,主角嘲讽脸,反派没脑子,我真的不爽很久了,大家给我任性一次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