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六章:逆鳞
    第五百六十六章:逆鳞

    眼见宁渊起身,众人又是退开了往后退开了数步,神情之中一片紧张,看样子都很没有安全感。

    这也不怪众人胆子小,数日前在姬瑶宫中,宁渊与太一神子一场大战,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无辜波及,受创不轻。

    而现如今这凌仙阁,还比不上姬瑶宫呢,没有圣皇龙脉镇压,无法抵消那劲力余波,若是一个不好,被卷入这大战之中,只怕不死也要脱层皮。

    所以众人很是明智的退开了,就连梦红玉都是如此,这位玉管事虽不想见到两人在这凌仙阁中大打出手,但更不想把自己搭进去。

    众人纷纷退散,场中随之清出了一片,这得亏凌仙阁和那姬瑶宫一样,也是一件内有洞天的异宝,若是换成寻常酒楼,不要说成为战场了,能不能划出一片空地那还是一个问题。

    战场划定,敖殇傲然而立,战甲神光璀璨,金芒更是耀眼夺目,其中隐约可敢一股沛然雄浑的力量波动不断,直让在场众人感受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霸道重压。

    “如此磅礴的神力,敖殇身上这一件战甲,怕是出自于那位龙神之手啊。”

    见此一幕,凌仙阁中,冷眼旁观的李湘云目光微微一凝,透出了几分凝重之色,但随后又被一阵笑意掩盖,让人难以琢磨。

    见此,李湘云身后,一位白衣男子眉头一皱,迟疑着说道:“湘云师姐,难道真的不去阻止他们?”

    听此,李湘云冷冷一笑,说道:“阻止,如何阻止,这两人要动手,谁人阻止得了,再且说了,师尊已然承诺,白玉京不在插手外界纷争,这宁渊与敖殇要打,便让他们打,与吾白玉京何干?”

    “可是……”那白衣男子仍是有些犹豫,说道:“这两人若是在凌仙阁中打起来,那么这潜龙之会岂不是要被彻底搅乱了么?”

    “乱就乱吧。”

    李湘云神色不变,转望了凌仙阁中一眼,随后冷声说道:“那些人都不在意,我们在意什么,任由他们打去,我们冷眼旁观就是,我也很想看看,这一次这宁渊若是在这位真龙神子手上吃了亏,那两人敢不敢去找真龙一族的麻烦!”

    听此,白衣男子却是眉头紧皱,说道:“但若是那真龙神子不敌宁渊呢,此人胆大包天,行事更是肆无忌惮,若他将那真龙神子打伤,重创,甚至于当场杀了,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李湘云摇了摇头,轻声言道:“师弟你太过杞人忧天了,且先不说那宁渊敢不敢杀这真龙神子,就是他敢,也与吾白玉京无关,再且说了,这真龙神子又不是任人拿捏的角色,他既是胆敢向宁渊发难,手中岂能没有依仗,看着吧,那龙神殿的权柄,绝不仅仅只是权利而已!”

    “这……好吧!”

    话已至此,白衣男子心中虽还有几分担忧,但也只能强压下去,冷眼注视着那一触即发的战场。

    见此,李湘云微微一笑,其实方才还是一件事情她没有点明,那就是对于白玉京而言,是非常希望宁渊能够杀了这真龙神子的。

    若是敖殇死在了宁渊手中,真龙一族乃至于整个无尽之海,都必将雷霆震怒。

    这雄踞无尽之海的真龙一族,可不是四大神宗,那真龙之神在三天神界之中的权柄,也不是太一四神能可相提并论的,不要说宁渊背后只有两位大圣撑持,就是一位合道强者为他出手,只怕也难以承受这真龙一族的雷霆怒焰。

    一旦事情发展到了此等地步,白玉京不仅仅能可出掉一口恶气,更是有望将天刑夺回,何乐而不为呢?

    虽然这可能性不大,但还是要抱着一点希望的,不然的话,岂不是白费了昨日她一番苦心谋划么?

    ……

    各方心思暂且不提,此刻这战场之中,气氛凝重如山,那霸道无匹的龙神之威,更是压得让人难以喘息,几欲崩溃。

    面对敖殇这汹汹威势,宁渊神色不变,仍是一片漠然神情,将半醉半醒的无忧护在身后,随即方才向敖殇说道:“看来你对自己很有自信嘛。”

    “哈!”

    听此,敖殇不由放声一笑,并未立即出手,而是说道:“本宫听闻数日之前,在姬瑶宫中,觉醒了神之血脉的太一败在了你的手下,是么?”

    “嗯!”

    宁渊点了点头,言道:“不错,你认为你比他强?”

    “哈哈哈!”

    此话一出,敖殇大笑更甚,片刻之后方才休止,冷眼望向宁渊,言道:“不要将太一那个废物与本宫相提并论,今日吾会让你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神之权能!”

    话语之间,敖殇一步踏出,那金光璀璨的战甲之上,随之啸起一声震撼龙吟,九道虚幻的金色龙影自从其中奔腾而出,环绕在敖殇周身吟啸不断,使得其中那磅礴至极的龙神之力,更是如若冲击在大堤之上的滔天怒浪一般,随时都要可能决堤而出。

    见此,宁渊却是一笑,轻声言道:“这我倒是很期待,不过在此之前吧,我想要问你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嗯?”

    听此,敖殇眉头一皱,随即冷声言道:“看来传闻果真不能尽信,本宫还以为,你是不会废话的人呢。”

    宁渊摇了摇头,轻笑说道:“我也不想和你废话,只不过这问题真的很重要,你究竟是不是青衣的弟弟,我怎么感觉你们两人一点都不像呢?”

    “放肆!”

    宁渊这话一出,敖殇神色顿时一冷,眸中更是升起了一片冰寒彻骨的杀意,再也不见先前那轻笑从容之态。

    “不好,这宁渊真正是什么都敢说啊!”

    见此一幕,后方的梦红玉也是神色大变,心中骇然不已。

    天龙,真龙,应龙,这龙族三脉同出一源,血脉牵连之下,不说一荣俱荣,一损即损,也该同气连枝才是,为何一直不和,甚至恩怨纠缠,仇恨积深呢?

    其根本原因,还是在这龙族血脉之上,龙族三脉之中,以继承了始祖天龙纯正血脉的天龙为尊,其次方才是真龙,应龙。

    自从太古起,天龙便是龙族之主,直到上古终末,天龙一族为抵挡天地大劫而牺牲,真龙一族方才取而代之,成为了无尽海与龙族之主,也是从那以后,龙族方才建立了龙神殿。

    原本龙神殿建立之初,并非是供奉真龙之神,而是要汇聚无尽海与龙族的信仰香火,唤醒肉身湮灭只存元神的天龙一族。

    这龙神殿神子的人选,也并非是敖殇,而是继承了天龙皇与真龙神血脉的君青衣,只是后来真龙之神插手,钦定了敖殇,同时改变了龙神殿的供奉,这才有了今日执掌龙族至高权柄之一的龙神殿与真龙神子。

    这其中种种,涉及到了龙族内部的权位纷争,对于龙族而言是决计不可提及的禁忌,对于这身为真龙神子的敖殇来说,更是逆鳞一般的存在。

    他这神子之位,不仅仅名不正言不顺,更是有谋夺天龙至尊之位的嫌疑,若是一般人自然不敢多说,但君青衣的存在,却时时刻刻提醒着这一点,以至于敖殇一直欲要将君青衣这异类除之而后快。

    对一母同胞的君青衣,敖殇都能动起杀心,那么此时此刻,对这在众目睽睽之下揭开了他的禁忌,触碰了他之逆鳞的宁渊,敖殇会是怎样的态度?

    梦红玉不知,但她心中却是明白,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人谁能可阻止敖殇,这一场大战已是无法避免,更不知最终将会如此收场。

    想到这里,纵是梦红玉,心中也不由得感到了一阵彻骨寒意,接连往后退开了数步,似乎这样就能退出这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般。

    梦红玉行使如何,敖殇自是不清楚,更不会去关注,此时此刻,杀意已是填满了他的眼眸,一片冰寒彻骨的目光锁定着宁渊,冷声说道:“今日,本宫便代君青衣教教你,什么叫做规矩!”

    话语之间,敖殇身影已然暴起而出,一道金色龙影啸过虚空,携着霸道无比的真龙神力,直取宁渊。

    见此一幕,宁渊摇了摇头,有些无语的说道:“你就不能先回答我的问题么?”

    说实话,宁渊真的没有故意激怒这敖殇的意思,他根本就不清楚这龙族三脉之间的恩恩怨怨,更不了解龙神殿与神子之位的那点龌龊,之前那个问题,单纯的只是想要问清楚这人与君青衣的关系。

    若这个家伙真的是君青衣的弟弟,那么不看僧面看佛面,宁渊下手就注意点,若不是嘛,那就随意一些。

    结果没想到,这一问敖殇就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似得,直接就杀了过来,这就让宁渊很无语了。

    无语归无语,眼见这敖殇暴起攻势,宁渊也没有与他客气,右手一握成拳,一片璀璨金光随之绽放,下一瞬,天御手甲赫然凝现。

    随即,只听一声龙吟啸动,难以形容的恐怖力量爆发,直将那虚空撕裂开来,宁渊一拳重击而出,悍然轰入了那一道狂啸而至的龙影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