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七章:姐妹?
    姐姐?

    见无忧抱着纪无双不愿放开的模样,纵是宁渊也不由一怔,片刻之后方才回过神来,心中讶异非常。

    要知道,无忧的原身,并非是人或者其他生灵,而是那法家蕴养了万年的至高圣剑,承载着天道之力的天刑。

    天刑圣剑,纳天下律法于一身,代天立宪,代天行刑,因此拥有着强大至极的天道之力,但也是因为如此,她没有情感,没有灵魂,甚至连一丝自我的概念都不存在。

    直到吸收了宁渊体内的造化之血,她方才诞生出了灵魂与自我,成为了无忧,不再是那法家圣剑天刑。

    也就是说,直到现如今,无忧方才诞生了不过几个时辰而已,对于这个世界的事物,她甚至连一个基本的概念都没有。

    所以无忧的‘性’子,并不是真正的冷若冰霜,而是她还未彻底建立起自己的情感与世界观,对于这世间的一切事物,她还在依靠着本能来判断与应对。

    而现如今,在无忧那懵懂的世界之中,只有宁渊一人,是能可接受与亲近的存在,其他的人或者事物,就如若‘混’沌一般,未知而陌生。

    这就是为什么,除却了宁渊之外,无论是谁,无忧都是一副漠然神情,就连那曾经‘侍’奉了天刑圣剑百年的李湘云都不例外。

    同样的道理,在无忧的认知之中,纪无双与李湘云两人应当是相同的存在,哪怕宁渊影响了些许,也不会出现太大的差别。

    只有等到以后,无忧逐渐成长,真正拥有了一个人应当拥有的情感之后,她才会在宁渊的影响之下,逐渐认可与接受纪无双。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好似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逐渐长大‘成’人那般,需要慢慢的蕴养与成长。

    正是因为如此,见到无忧直接抱住了纪无双,还出声喊她姐姐,宁渊心中是惊讶非常。

    姐姐?

    现如今的无忧,有可能清楚姐姐是什么嘛?

    好吧,宁渊承认,无忧与纪无双的确很像,银发如霜,白衣胜雪,还有那若隐若现的剑意,一大一小的两人,真正好似双生姐妹一般,除却了容貌稍有几分变化之外,无论是气质,身形,给予人的感受都相似到了极点。

    若两人出去,任谁见到了,心中都会认为她们是一对并蒂雪莲,双生之‘花’。

    甚至连名字都十分让人误会,无双无忧……

    但就是如此,也不应该啊,难道就因为两人之间有所相似,无忧就对纪无双这般亲近了么,这听起来完全解释不通啊。

    宁渊心中一片错愕,但纪无双却是没有想那么多,见无忧抱着自己不愿放开的模样,她便蹲下身子,向无忧微微一笑,轻声道:“你好,无忧。”

    “无忧……好!”

    纪无双的微笑,似乎让无忧十分开心,连连点了点头,随后又是向纪无双贴近了几分。

    “嗯!”

    见此,纪无双迟疑了一阵,随后方才探出手来,‘摸’了‘摸’无忧的脑袋。

    这一举动,让无忧十分受用,乖乖的站着不动,甚至还闭上了眼睛,似乎十分喜欢的模样。

    如此一幕,看得一旁的宁渊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能让无忧亲近,是因为无忧是吸收了他体内造化之血方才诞生的存在,彼此之间血脉相连,所以无忧对宁渊自然是亲近非常,这有理有据。

    可纪无双呢,是怎么一回事?

    好吧,纪无双与他虽然是兄妹,但问题是当初在北域,宁老太君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啊,两人之间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啊。

    “难道……‘奶’‘奶’记错了?!!!”

    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宁渊的神情顿时一凝,身子更是僵硬了起来,怔立在原地犹若一尊雕塑一般。

    “嗯?”

    似察觉到了宁渊目光的变化,纪无双抬起了头来,望向神‘色’僵凝的宁渊,有些疑‘惑’的问道:“兄长,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奇怪?”

    纪无双的话语,让宁渊骤然回过了神来,强笑说道:“没,没什么。”

    见宁渊这分明是有些勉强的笑容,纪无双自是放心不下,又追问道:“真的没什么,兄长你不要瞒我?”

    “这个……”

    宁渊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一下,随后方才对纪无双说道:“真的没什么,只不过想到了一件可能会变得很糟糕的事情。”

    “可能会变得很糟糕?”

    听宁渊这有些奇怪的话,纪无双更是不解了,问道:“什么事情?”

    宁渊当然不敢与纪无双说明自己在想什么,所以他十分直接的岔开了话题,道:“没什么,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对了,我还要去见青衣,无忧看起来十分喜欢你,能不能先为我照看她一阵?”

    虽知晓宁渊是岔开话题,但他都这么说了,以纪无双的‘性’子哪里还会终究根底,所以纪无双只是向宁渊微微一笑,柔声说道:“兄长放心去吧,无忧我会好好照看的。”

    话语之间,纪无双转望向了享受着她抚‘摸’的无忧,脸庞之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目光之中更是一片如水般的温柔。

    无忧亲近纪无双,纪无双对她也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不仅仅只是喜爱那般见到,虽然无忧这有如瓷娃娃般粉雕‘玉’琢的模样,任谁见了都十分喜欢,但无忧给予纪无双的,还有一份如若如若血脉共鸣的感受。

    这般的感受,让纪无双瞬间就接受了这好似自己小时候的无忧,哪怕是她突然就抱了上来,纪无双心中也没有丝毫抗拒,反而是十分喜欢,尤其是对姐姐这个称呼。

    看着纪无双与无忧这好似姐妹,又好似母‘女’一般亲密的模样,此刻宁渊脸庞之上的神情是分外复杂,心中更是一阵不安。

    “不可能,‘奶’‘奶’总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记错吧!”

    “不必担心,也许她们两人真的只是单纯的见面印象比较好而已,又或者无双真的很和无忧十分相似,才被她当成姐姐的。”

    “总而言之,是我想多了,绝对是我想多了,冷静,冷静!”

    “一切只是巧合,绝对只是巧合!”

    ……

    “兄长,你还不去见君公子么?”

    片刻之后,见宁渊还是站在原地不动,纪无双又是提醒了他一声,连无忧也一同望向了他。

    听此,宁渊终是从胡思‘乱’想之中回过神来,望了一眼纪无双与无忧,言道:“哦,我差点忘了,这就去,这就去!”

    说罢,宁渊转身离开了院子,脚步匆匆,隐隐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见此,纪无双神‘色’有些疑‘惑’,转望向无忧,轻声言道:“兄长这是怎么了?”

    无忧似乎未能理解纪无双的话语,只是在口中轻声喃喃道:“兄,兄长……无忧,姐姐!”

    ……

    且先不论纪无双与无忧相处如何了,快步匆匆的离开院子之后,宁渊总算是勉强冷静了下来,又一次细细分析了一番,虽然还是没有得出什么绝对‘性’的证据,但宁渊仍是十分武断的否定了自己先前那一番猜想。

    虽然这否定实在太过武断,但武断就武断吧,宁渊一点都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把那‘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扔到一旁之后,他便已来到了君青衣所在的别苑之中。

    步入院中,便见凤梧落叶纷纷,在风中飘扬回舞,凤梧树下,一人静立,衣衫胜雪,翩影如画,在那夕阳余晖映照之下,似真似幻,如梦朦胧,绘成了一副美不胜收的画卷江山美人。

    如此一幕,让宁渊不由轻缓了脚步,悄然向背对着他的君青衣走去。

    只是还不等他给上一番惊喜,静立不语的君青衣便骤然转过了身来,轻笑说道:“多大了,还要学虎儿那般吓唬人?”

    见此,宁渊一笑,随即快步上前,一手揽住了君青衣的腰身,将她搂入自己怀中,方才言道:“让你担心了。”

    骤然拉近的距离,炙热如火的气息,纵是君青衣,眸中也不由得闪过了一丝羞意,不过她仍是强行压了下去,故镇静的说道:“担心什么,反正已经习惯了。”

    “嗯,是么?”

    宁渊微微一笑,有些戏谑的说道:“那为什么刚才我过来的时候,感受到了祖龙神舟的气息。”

    见这家伙点破了自己,君青衣不由白了他一眼,言道:“我就只是拿出来看看,你可不要多想了。”

    见此,宁渊没有言语,只是轻声一笑,随即坐在了一旁的石椅之上,使得君青衣也坐了下来,整个人都落入了宁渊怀里。

    虽已有肌肤之亲,但这般亲密的动,仍是让君青衣有些害羞,不过却没有抗拒,只是言道:“别闹了,待会儿让纪姑娘看见,我看你怎么解释。”

    听此,宁渊挑了挑眉,贴在君青衣耳旁说道:“吃醋了?”

    “没有。”

    被宁渊点破了心思,君青衣眸中泛起了一片羞恼之意,但仍是强镇静的回了宁渊一句。

    见此,宁渊一笑,一手揽着君青衣的腰身,让两人之间的距离又是贴近了几分,随后便不在动了。

    君青衣的确非是一般‘女’子,这普天之下,也没有什么‘女’子能与她一般。

    但不管如何,她终究还是一个‘女’子,一样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只不过她一直在控制,在压抑,让自己时刻维持着绝对的冷静,智慧,以此面对那怒海涛澜,狂风骤雨。

    也只有在宁渊面前,她才会卸去那妖皇与天龙的身份,表现出真正的自己,否则的话,纵是天崩地裂,也不能让她心境泛起一丝‘波’澜。

    这些宁渊十分清楚,所以才会‘精’彩点破她那并不高明的伪装,让她羞恼不已的同时,卸去那重重重担。

    无言沉默之间,院中只剩下那晚风吹啸的声音,残阳如血,鲜红余晖之下,凤梧落叶纷纷,美不胜收。

    “呜……”

    直至片刻之后,这沉默方被一声低‘吟’打破,一缕薄红在君青衣脸庞之上泛起,甚至蔓延到了那颈间,如若羊脂美‘玉’一般的肌肤之下,透着一抹惊心动魄的红晕,让人不由心醉。

    为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轻‘吻’着君青衣耳垂的宁渊也是十分意外,虽然他一直都知道,君青衣十分敏感,但他还是没想到,这会是君青衣的要害。

    望着软到在自己怀中,眸中一片‘迷’离醉‘色’的君青衣,宁渊心间一动,张口‘吻’住了她那已然泛起了一抹羞红的耳垂,同时探手解开了她的衣衫。

    感受到宁渊的动,君青衣不由一惊,想要抗拒,但身子却仿佛被‘抽’空了所有气力一般,连指尖都动弹不得,倾尽全力也只能发出一声软绵绵的低‘吟’,勉强说道:“别,虎儿会来的。”

    然而宁渊动却不见停止,反而越是放肆了几分,感受他手掌传来的炙热温度,君青衣眸中一片动人的‘迷’离羞恼,轻声道:“不要在这儿……”

    “好!”

    这下子宁渊终于有了回应,且十分迅速的动了起来,抱起软绵无力的君青衣,化一道流光进入了房中,然后就是一道道剑气浮现,‘交’错,化数百道枷锁,将房‘门’给死死的封住。

    由此可见,宁渊绝对不是不吸取教训的人,他就不信了,这一次把‘门’关得这么死,那个小家伙还能杀进来。

    就是杀进来,他也不管了!

    ……

    不知道是苍天这一次眷顾了宁渊,还是虎儿这小家伙不知道在哪里玩疯,直至夕阳沉落,圆月升空,都没有一人来打扰。

    夜空之中,银月高挂,月‘色’绝美,不过宁渊却没有心思观赏,因为比起这月景,显然是身边的人儿更美。

    注视着正在梳理长发,身上衣物却是一片凌‘乱’,隐隐可见大片雪白几乎,还有那香肩半‘露’的君青衣,宁渊又是不要脸的贴了上去。

    见此,君青衣连忙挡住了他,红着小脸说道:“别,别闹了,在下去虎儿真要回来了,到时候看她不咬你。”

    对于宁渊,君青衣自是没有丝毫抗拒,但再不抗拒,也要有个限度,这个家伙已经欺负了她七八次了,再闹下去,等下给小虎儿看到了,那岂不是要羞死。

    见君青衣羞恼‘交’加的模样,贴上来的宁渊却是一脸义正言辞,说道:“不怕,我把‘门’封死了!”

    “你……!”

    宁渊这分明是耍流氓的模样,当真是让君青衣甚是无奈,只能按下心中娇羞,闭上了眼眸。

    然而接下来,却只是轻轻一‘吻’,随后便听宁渊说道:“我只是要拿几块灵魄晶石而已,你想什么呢?”

    听此,君青衣睁开了眼眸,望着一脸戏谑的宁渊,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恼怒,学着虎儿那般扑上前去,在这家伙肩上留下了两行浅浅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