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六章:姐姐
    大战虽已落幕,但这一场风‘波’却是并未因此平息,白‘玉’京中,仍是暗涛汹涌,云谲‘波’诡,使得这云海仙城,已然化了漩涡的中心。.: 。

    而导致这一切发生的罪魁祸首,宁渊对此却是毫不关心,抱着一言不发的无忧,无视掉一路上那种种诧异,错愕,惊疑不定的眼神,回到了白‘玉’京为君青衣准备好的别苑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宁渊这一路上的半哄半骗,回到别苑之时,无忧总算是愿意让宁渊放下她来,自己走路了。

    这可是让宁渊松了一口气,他若是就这么抱着无忧回去,纪无双与君青衣到没什么,可虎儿那小家伙肯定会把他当成拐骗无知少‘女’的变态。

    无忧自是不知道宁渊的心思,从他怀里出来之后,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一手扯着宁渊的衣角,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带着无忧,宁渊首先走向了纪无双的院子,打算先将青莲剑歌‘交’予她,之后再去见君青衣。

    结果宁渊方才步入院内,便见一道凌厉剑势扑面而来,风声疾啸,落叶纷纷,道道剑影‘交’错之间,赫见一道翩影快若惊鸿,白衣剑舞,映入一抹惊‘艳’。

    “砰!”

    见宁渊归来,那人身影骤然一停,剑舞随之而止,但也许是太过突然,那剑势一时难以收止,道道剑气而出,疾扫四方,落叶纷碎。

    宁渊也在这剑气席卷的范围之中,只是以他现如今的修为,这几道剑气又如何伤得到他,还未临近他周身三丈,便被一股无形之力化消为无。

    “兄长!”见此一幕,方才停下剑舞的纪无双慌忙走上前来,连声问道:“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宁渊摇头一笑,注视着还在微微喘息的纪无双,神‘色’有些不解的说道:“反倒是你,不过练练剑而已,怎么就累成了这样,难道元神损伤还未彻底复原么?”

    听宁渊提及元神伤势,纪无双顿时想起了昨日发生的那件事,脸庞之上不由得泛起了一缕薄红,让她慌忙低下了头,轻声言道:“伤势已经完全恢复了,只是体内还有一股十分炙热的力量残留着,使得真元运行加快了近百倍,才会变成这样了,若非如此,方才我也不会收不住剑势了。”

    “十分炙热的力量?”

    听此,宁渊顿时回想起了昨日发生的一切,尤其是那一只好似凤凰,却又似是而非的神鸟之影,还有那一股冲入他体内,仿佛将他‘肉’身焚灭了一般的赤焰之火。

    那好似凤凰的神鸟之影,还有那炙热无比的赤焰之火,皆然来自于纪无双身上那一道凤凰纹,所以纪无双体内残留着这样的力量,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心想至此,宁渊微微皱起了眉来,向纪无双问道:“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能不能将那股力量炼化或者散出体外。”

    听此,纪无双摇了摇头,轻笑说道:“兄长你不必担心,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喝酒之后,就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只要我不断催动内元,这股力量就会自主化消,还能可略微增进修为呢,不会有事的。”

    “这样么?”

    听此,宁渊却仍是微微皱着眉,心中暗自思量,一定要想办法搞清楚那凤凰纹与赤焰异力的由来,否则的话,他实在是放心不下。

    便是在宁渊沉思之际,纪无双又是出声道:“兄长……”

    “嗯?”宁渊回过神来,抬头一望,便见纪无双怔怔的望着他,准确的来说是跟在他身后的无忧。

    注视着宁渊身后那如若瓷娃娃一般的银发少‘女’,纪无双呆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抬头望向宁渊,问道:“她是……?”

    “哦!”

    见此,宁渊连忙说道:“她叫无忧,是,是……”

    言语至此,宁渊却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难道说自己就只是出去了一趟,半路回来的时候捡到了这么一只银发萝莉么?

    虽然事实就是如此,但是这话听起来,真的是没有任何说服力可言啊。

    所以宁渊卡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想出应该怎么向纪无双解释无忧的身份。

    而纪无双望了望不知如何解释的宁渊,又看了看一脸漠然的无忧,心中不由一紧,连声说道:“兄长,她该不会是你……”

    话语之中,纪无双十分紧张的注视着宁渊,生怕自己这随心一想就猜中了真相。

    “绝对不是!”见此,宁渊甚是无奈,说道:“你不要和虎儿那小家伙一般,整日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无忧是……这事情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待会儿我再与细说,我准备了件礼物,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礼物?”

    听此,纪无双先是一怔,随即有些疑‘惑’的望了宁渊一眼,说道:“兄长,你怎么突然要送我什么礼物呢?”

    宁渊一笑,言道:“什么叫做突然,你还记得当初我说过,要寻一口比那绝仙玲珑好上千百倍的佩剑给你么?”

    听此,纪无双一呆,片刻之后方才回过神来,轻声说道:“兄长你还记得?”

    宁渊点了点头,道:“当然记得,我又没有失忆,你看这口剑合不合你心意。”

    话语之间,宁渊手中一片青光绽放,一口剑器凝现而出,形若青莲,剑锋入鞘,上下浑然一体,隐有剑意透散,凌厉无双。

    正是青莲剑歌!

    为一口受剑仙无上剑意蕴养,化腐朽为神奇,自从凡剑蜕变为先天圣兵的剑器,青莲剑歌对于修剑之人来说,便是一件无上至宝,拥有难以想象的吸引了。

    纪无双也是如此,青莲剑歌一现,她体内剑意竟是不由自主的奔腾而起,与青莲剑歌相互呼应,直让纪无双心中升起了一股冲动,‘欲’要将这青莲剑歌握在手中。

    “兄长,这口剑……”凝望着宁渊手中的青莲剑歌,纪无双有些怯怯的说道:“是给我的么?”

    见此,宁渊点了点,轻笑说道:“不是给你给谁,拿去。”

    话语之间,宁渊将青莲剑歌向前一递,纪无双连忙接了过来,双手捧在身前,眸中是一片掩不住的惊喜。

    见此,宁渊一笑,言道:“无双,此剑唤青莲剑歌,其中蕴藏着一部青莲剑典,上记载剑仙五诀,你细细体会,尽量领悟……”

    “铮!”

    宁渊正要向纪无双讲解如何参悟这青莲剑歌之中的青莲剑典,但不曾想到,他这话语未完,那被纪无双捧在手中的青莲剑歌便骤然一震,夺鞘而出。

    只见一抹青光绽放,剑歌青锋三尺夺鞘而出,剑若游龙翩转,在虚空之中刻画出了五道人影。

    五人身影,皆是虚幻朦胧,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望不清真正的面容,他们立于虚空之中,举手投足之间,皆蕴无上剑意。

    随后,一阵剑歌骤响,诗声不断,五人轻步踏出,剑舞而起。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

    五影同舞,剑若惊鸿,正是那青莲剑典‘精’要剑仙五绝!

    虚空之中,剑歌回响,诗声不断,直至片刻之后,这一切方才归于平静,剑歌声消,剑舞影散。

    注视着这一切的宁渊,已经是目瞪口呆,怔怔的望着眼前美眸闭起,正在领悟青莲剑典的纪无双,一时之间,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片刻之后,纪无双方才缓缓睁开了眼眸,见到一脸错愕的宁渊,有些疑‘惑’的问道:“兄长,你怎么了?”

    听此,宁渊方才回过了神来,向纪无双问道:“你已经将那青莲剑典参悟完全了?”

    “嗯?”纪无双摇了摇头,言道:“没有啊。”

    “哦,那还好,那还好。”听此,宁渊松了一口气,虽然他知道纪无双天资不凡,悟‘性’更是惊人,否则的话,也不至于仅凭一步玄天剑典,再不借外力的前提下,三年就修炼至先天神境,如今更是达到了神境六重,地劫圆满的地步。

    但这悟‘性’再强,那也有一个限度,这青莲剑典,剑仙五诀,乃是李白这位青莲剑典证道之根本,直指无上剑境,纵然触及了大道本源的道圣强者,想要参悟修炼,都得耗费一段漫长的时间,才有可能初步参悟出这青莲剑典之‘精’妙。

    纪无双悟‘性’惊人,也不可能比得上一位道圣强者,因为这境界的巨大差距,不是天赋资质能可弥补的。

    所以先前,见纪无双‘激’发出了这青莲剑歌之中的剑仙五诀,宁渊方才如此震惊,有些接受不了,一个人的悟‘性’竟然能达到如此恐怖的地步,一眼便参悟出青莲剑典中的剑仙五诀,这还是人能做到的事情么?

    如今听纪无双说她没有参悟完全,宁渊才松了一口气,说道:“没有参悟完全也没事,剑在你手中,随时都能继续参悟,不必着急,对了你参悟出了几式?”

    听此,纪无双歪着脑袋想了想,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宁渊说道:“只参悟出了四式,侠客行,将进酒,白‘玉’京,酒中仙,最后一式青莲剑歌太过深奥,以我现如今的剑境修为,只能勉勉强强悟出三成,兄长,我是不是太笨了?”

    宁渊:“……”

    纪无双用血淋淋的事实,又一次让宁渊认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人比人真的得死,货比货真的要扔啊。

    外边那些剑道奇才,绝世天骄,和纪无双一比,那简直就是渣啊!

    就是已经完全继承了风之痕与魔流剑的宁渊,也不敢说自己第一次参悟青莲剑歌,就能‘洞’悉剑仙五诀其中四式‘精’妙,但纪无双却做到了,轻而易举的做到了,这短短片刻之间,青莲剑典,剑仙五诀,她就掌握了四式,连最后一式青莲剑歌,都参悟出了三成。

    这是多么恐怖的悟‘性’?

    纪无双,又一次给了宁渊一个大大的惊喜,惊是震惊,喜是欢喜,虽然将这青莲剑典与剑仙五诀参悟完全之后,纪无双也无法理解拥有堪比李白的实力,但却让她踏上了一条通天大道,前路一片宽阔,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日后必然能步入剑仙之境,甚至青出于蓝胜于蓝。

    这样一来,日后纵是宁渊不在,在这强者如云,虎狼环伺的神州之中,纪无双也有保护好自己的实力了。

    所以震惊归震惊,宁渊还是十分高兴的,向纪无双说道:“无双,日后你就转修这青莲剑典。”

    “嗯!”

    纪无双微微一笑,心中也是十分欣喜,青莲剑典,让她终是见到了一丝希望,一丝追赶两人越渐遥远距离的希望。

    纪无双心中所想,宁渊自不知晓,继续道:“无双,既然你已经将这青莲剑典近乎参悟完全了,那么就赶紧将这青莲剑歌炼化,使其认主吧。”

    “嗯!”纪无双点了点头,随即又是说道:“兄长,你还要去见君公子是么?”

    宁渊亦是点头说道:“嗯,我有些事情要与青衣说罢,不能陪你了。”

    听此,纪无双不由一笑,言道:“正事要紧,兄长你去吧。”

    “好!”

    宁渊也不是矫情的人,转身就要带着无忧离去。

    但不曾想,这一次无忧并未继续跟着宁渊,而是跑到了纪无双身旁,直接抱住了她的手。

    “嗯?”见此,宁渊不由愣住了,这一路走来,除却了他之外,无忧谁都不曾理会,连李湘云等人都不例外,如今却突然接近了纪无双,甚至抱住了她的手,十分亲近的模样。

    这是怎么一回事?

    宁渊不清楚,纪无双更是不明白,呆呆的望着无忧,片刻之后,方才试探着说道:“怎么了?”

    只见无忧抱着纪无双的手,微微仰起头来,口中轻声喃喃道:“无……忧,姐,姐姐!”

    宁渊:“!!!”

    纪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