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契机,威胁!
    白‘玉’京中,苍穹云海之巅,正法大殿‘门’前,四道流光飞落而至,现出了形‘色’匆匆的四人身影,正是李湘云与那三位楼主。。

    望了一眼大‘门’紧闭着的正法殿,李湘云微微皱起了眉来,随即转向三人说道:“三位师弟,现如今白‘玉’京中风‘波’未平,局势不稳,还请三位师弟立即前往十二楼,协同卫师兄镇守四方,以免有不轨之徒趁虚而入,天刑之事,由我向师尊禀报便可。”

    “这……”

    能可步入道圣之境,又是这白‘玉’京十二楼主之一,这三人也不是轻易角‘色’,如何听不出来,李湘云是想要将他们三人支开。

    心中虽是明了,但望了一眼那大‘门’紧闭的正法殿,再看看这神‘色’焦急,已有几分不耐的李湘云,三位楼主也不敢多言,当即说道:“是。”

    说罢,三人身影一转,化三道流光破空而出,直往白‘玉’十二楼去了。

    目送三人离去之后,李湘云方才走向正法殿,在那紧闭的大‘门’之前轻声言道:“师尊。”

    “何事?”

    李湘云的呼唤,在片刻之后方才得到回应,一声沙哑低沉的话语声自从正法殿中响起,其中透着一股挥之不去的虚弱之意。

    听这话语,李湘云目光微微一凝,随即说道:“天刑回来了!”

    “嗯!”

    李湘云话语方落,那紧闭着的正法殿大‘门’便骤然开启,韩阙的话语声也随之传来:“进来。”

    “是!”

    李湘云不敢怠慢,快步走入了正法殿中,但下一瞬,她那匆忙的脚步便僵立在了原地,面上一片错愕神情,怔怔的注视着前方。

    此时此刻,正法殿中,赫见一人枯坐在蒲团之上,满头白发散‘乱’,面容一片枯槁,周身上下,透散着一股浓郁至极的垂暮之气,整个人宛若一颗即将腐朽的枯木一般,生命的烛火已然黯淡无比,仿佛随时都会烟消云散。

    见他这般模样,只怕谁也认不出来,他便是那名动神州的法家巨头,韩圣韩阙!

    “师尊!”

    注视着眼前的韩阙,李湘云不由失声惊呼了起来,神情之中是一片难以言喻的慌‘乱’与惊恐。

    见此,韩阙摇了摇头,挥手闭上了正法殿大‘门’,随即方才说道:“不必惊慌,为师无事。”

    听此,李湘云却是冷静不下来,连声说道::“怎会这样,师尊您不是已经度过了三厄之劫,成就大圣之位了么,为何还会有天人五衰降临。”

    李湘云话语之中,满是不解与疑‘惑’,还有一片掩盖不住的慌‘乱’与恐惧。

    天人五衰!

    道圣之境的强者,有大道本源镇压己身,再无寿元之桎梏,不入轮回之中,跳脱六道之外,不朽不灭。

    然而,这并不代表道圣就能可亘古长存了,五厄之劫,犹如上悬之剑,若是无法度过,将会遭受劫厄加身,使得天人五衰降临。

    所谓天人五衰,便是‘肉’身,元神,‘精’气,本源,道果五者一同衰落,以至于圣位跌落,本源溃散,最终形神俱灭,身陨道消。

    这对于道圣之境的强者来说,是最为恐怖的灾厄,一般修者,纵是灾劫临身,难逃一死,那还有轮回转世的机会,甚至于真灵夺舍,直接重生一遭,但道圣一旦遭受天人五衰,那就是形神俱灭的下场,绝无一丝生还之机。

    那武雄就是最好的例子,此人以力证道,‘肉’身成圣,一具证道圣体能可力战大圣,何等之强横?

    可天人五衰之后,这位传奇强者又如何?

    他直接就变成了一位垂垂老矣的老叟,若非有瑶池圣品蟠桃延命,只怕早就灰飞烟灭了。

    由此可见,这天人五衰是何等恐怖,而现如今,这灾厄竟然落在了韩阙身上,这让李湘云如何不惊,如何不‘乱’?

    惊‘乱’同时,李湘云心中更是不解,韩阙在千年之前,就已然度过了三厄之劫,步入大道圣境,成就大圣之位。

    三厄劫过,大道功成,位尊大圣,踏入此等境界之后,大道本源化道印,护持己身,与日月同修,天地同寿,万劫不侵,根本不可能会有天人五衰降临。

    所以李湘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韩阙如今会遭受天人五衰,难道方才那一战,伤及了本源,以至于韩阙修为跌落了么?

    眼见李湘云神‘色’惊惶,韩阙却是轻笑,言道:“不必担忧,这本就是为师命中应有的劫难,吾逃避了这么多年,也是该真正面对这心中魔障了。”

    韩阙话语轻声,其中隐隐透着几分卸下重负的解脱意味。

    天下人尽皆知,韩阙乃是当代法家巨头,一身法学修为深不可测,已然位尊圣贤,能可教化天下。

    但却少有人知晓,韩阙这大圣修为,并非是他自身修成的,现如今这天下,也没有什么人能以法家之道步入大道圣境。

    ‘混’沌‘乱’世,天下无法,如何可能以法度厄,成就大圣之尊?

    法家之人不能,韩阙也不能!

    但他却另寻他法,以法家圣物明律法典为根基,凝聚白‘玉’京法度之力,以此修成了正法道印,堪堪度过三厄之劫,步入了大道圣境。

    所以说,韩阙这大圣之境的修为,并非是他自身修成的,而是这明律法典之功,现如今这明律法典已然在大战之中毁于一旦,韩阙一身修为自也随之跌落,灾厄降临,天人五衰,再加上心中蕴生的魔障,此刻的韩阙,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随时都有可能形神俱灭。

    这就是为什么,在当下白‘玉’京形势如此不妙的时候,韩阙还要闭关不出,他不能让外界之人知晓自己现在的状况,甚至连白‘玉’京十二位楼主他都不能全信,真正能可让他放心的也就只有李湘云以及其他两个亲传弟子而已了。

    李湘云虽不知其中缘由,但是见韩阙这已是放下了一切,好似要坦然赴死的模样,她已是泣不成声,接连说道:“师尊,您是法家与白‘玉’京的擎天之柱,您若是倒下了,谁人来撑持法家,撑持白‘玉’京呢,您万万不能有失啊!”

    听此,韩阙轻声一笑,言道:“痴儿,放心,为师如今虽是灾厄临身,但并非十死无生之关,你不必太过担忧,先说天刑如何了吧。”

    “师尊!”

    见韩阙仍是处之泰然的模样,李湘云终也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擦拭了一下面上的泪痕之后,方才说道:“天刑已经回到了白‘玉’京中……”

    “天刑已经回到了白‘玉’京中?”

    李湘云话语未完,韩阙就已经皱起了眉来,说道:“这不应该,天刑若是回到白‘玉’京,正法殿中的天刑剑座必然有所反应,为何为师丝毫没有察觉。”

    听此,李湘云叹了口气,言道:“这正是徒儿想要说的,天刑并非是独自归来的,虽是随同一人一起回来的。”

    “嗯!”韩阙目光一凝,沉声问道:“何人!”

    “宁渊!”李湘云冷冷道出二字,随即又解释道:“此人乃是那妖皇至友,三年之前,是他独上九龙颠,横扫妖庭皇脉,才使得君青衣登上了妖皇之位,数日前姬瑶宫之‘乱’,也是因由此人而起,传闻他与太一神子乃至于四大神宗之间仇怨极深。”

    “宁渊……”

    韩阙喃喃一声,身为白‘玉’京城主,法家大圣,他高高在上,自是不会去关注这一名不见经传的小辈。

    而此刻听着李湘云对宁渊的介绍,韩阙的眉头渐渐紧皱了起来,片刻之后,方才出声问道:“此人实力如何?”

    听此,李湘云目光亦是一凝,随即言道:“此人已然步入真劫之境,修成先天神体,一身根基雄厚至极,战力更是无比强悍,昨日在姬瑶宫中,那太一神子觉醒神之血脉,仍旧不是对手,被他一枪击败,险些命亡当场。”

    “真劫之境,先天神体!”

    听此话语,纵是韩阙,此刻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凝重神情,心中思索不断,一时没有言语。

    韩阙沉默,李湘云却是静不下来,继续说道:“天刑不知为何,对此人极其依恋,方才我想要将天刑唤回,但她却毫不理会,只愿留下这宁渊身边,师尊,您说天刑会不会已经向此人认主了。”

    听此,沉思之中的韩阙摇了摇头,言道:“不会,天刑为吾法家圣剑,那宁渊非法家之人,如何可能让天刑认主,再且说,天刑一旦认主,那必然会晋升为真正的天道圣剑,为吾法家开辟一条无上大道,现如今依照你所言,还有天刑剑座的反应,天刑定然没有踏入此等境界,自也没有认主。”

    “可是……”

    李湘云皱着眉头,沉声言道:“方才我观天刑的模样,似已然生出了几分灵慧,这又是怎样一回事!”

    “灵慧?”

    韩阙沉‘吟’一声,随即说道:“你是说,天刑已经有衍生出剑灵的趋势了?”

    李湘云思量了一阵,仍是有些迟疑的说道:“应当是如此吧,徒儿也不敢确定,师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韩阙摇了摇头,言道:“天刑乃是上古之时,吾法家首任巨子连同三位墨家大圣铸造的,在巨子的设想之中,一旦这天刑完成,便是吾法家的证道之兵,不逊‘色’于三皇圣兵的存在,可是天刑未成,巨子便已逝去,之后又过了不知多少岁月,历代巨子呕心沥血的去完善天刑,可直到现如今,天刑仍旧没有完成,为师也不知道,天刑究竟起了什么变化。”

    听此,李湘云皱眉问道:“那现如今,应当如何是好,要向妖皇施压,迫使那宁渊将天刑‘交’还么?”

    “不可!”

    韩阙又是摇了摇头,言道:“那妖皇身份非同一般,不仅仅牵扯到娲神殿与无尽海,其身后只怕还有一大势力支撑,今日那两人,极有可能便是出自这一势力。”

    此话一出,李湘云面‘色’顿时一变,冷声问道:“师尊你是说,那两人并非是龙族与娲神殿之人?”

    韩阙点了点头,言道:“那两人修为非凡,实力更是惊人,并且专注剑道,娲神殿与无尽海虽是高手如云,但却未曾听过有此等剑道强者,妖皇能得他们支持,只怕背后牵扯极深,不可轻举妄动。”

    听此,李湘云眸中泛起了一丝不甘之‘色’,言道:“师尊,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天刑留在那人身边,若是日后天刑真正任他为主的话,吾法家万年心血……”

    “稍安勿躁!”

    韩阙拂手按住了李湘云的话语,随即言道:“天刑乃是吾法家圣剑,只有法家之人能可执掌,那宁渊得天刑亲近,但也仅仅只是亲近而已,依为师推算,此人身上应有一份契机,能可助天刑突破桎梏,晋升天道圣剑,因此天刑方才会对他如此亲近。”

    李湘云喃喃道:“契机……?”

    “不错,契机!”

    韩阙点了点头,眸中也是泛起了一丝莫名神材,言道:“也许在此人身上,天刑能可获得圆满,届时再将天刑收回也是不迟。”

    “这……”

    听韩阙的话语,李湘云面‘露’异‘色’,她真的很想说,这世界上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但摄于韩阙威严,这话语只能强压在心头。

    只是李湘云不说,韩阙也是明白她的心思,轻笑道:“你不必担忧,吾法家蕴养天刑万年,岂能没有后手,只要天刑晋升,为师便有把握将其收回,这宁渊非吾法家之人,纵是再得天刑亲近,也没有资格使得这天道圣剑认主的。”

    听此,李湘云眉头一皱,继续说道:“那师尊,接下来我们应当如何做?”

    韩阙一笑,言道:“既然有人愿意为吾法家做嫁衣,那就任由他去吧,只要保证天刑无恙便好,待会儿你取一百块律法灵‘精’,‘交’予那宁渊,告诉这是蕴养天刑之物,千万不能让天刑元气损伤。”

    “是!”

    李湘云点头答应了下来,可心中却是有些郁闷,刚才她差点就和宁渊翻脸,现如今一转眼又要她登‘门’送礼,这叫什么事啊?

    李湘云心中郁闷之时,又听韩阙沉声言道:“徒儿,为师灾劫临身,唯有闭死关,求一线突破,所以接下来这白‘玉’京中的事物,全权‘交’由你执掌,待君昊从学海无涯归来之后,你要好好辅佐他,只要天刑完全,君昊便会继任法家巨子之位,振兴吾法家‘门’庭。”

    听此,李湘云心神一震,当即说道:“是,徒儿必将全心辅佐君昊师兄。”

    “很好!”

    韩阙十分欣慰的点了点头,随即抬头望向远方,目光似透过了正法殿,喃喃道:“你告知君昊,对于他而言,想要执掌天刑,那宁渊不足为虑,真正的威胁,只有两个!”

    “嗯!”

    李湘云目光一凝,问道:“师尊,您是说……”

    “儒‘门’,还有……!”韩阙话语一沉,冷声言道:“轩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