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二章:讲道理
    注视着眼前的宁渊,再望向他怀中的天刑,李湘云眼眸之中,是一片掩盖不住的杀意,冷厉森然,冰寒彻骨!

    杀意,杀意,一位道圣强者展‘露’出的杀意,让空气都停止了流动,凝成了一片让人窒息的沉默。

    杀意临身,‘逼’面重压,宁渊仍是沉默以对,没有言语,没有退让,但也没有主动‘激’发英雄卡的意思。

    宁渊不想动手,不是他怕了这白‘玉’京,而是这没有必要,九皇之争即将开启,白‘玉’京为这九皇之争的起始之地,又是儒‘门’支脉之一,在一定程度上来说,那就是儒‘门’的代表。

    这等形势之下,宁渊若是与白‘玉’京彻底翻脸,那不仅仅没有任何好处,反而还会将自身‘逼’入极端之境,再无半分回转之余地,这显然不是宁渊想要的,所以现如今,面对这杀意汹汹的李湘云,宁渊依旧没有动手开战的意思。

    但不动手归不动手,要宁渊将无忧‘交’出去,同样不可能,现如今的无忧,已不再是以往的天刑,融合造化之血获得生命的她,对于宁渊来说是极为特殊的存在,只要她不愿意,那么宁渊就不可能将她‘交’予他人。

    不‘欲’开战,又不愿‘交’人,宁渊的选择,似乎让这件事情打上了死结,但其实不然,因为宁渊相信,现如今的形势之下,李湘云四人不会向他动手,也不敢向他动手!

    眼见宁渊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李湘云目光一寒,心中杀意更是汹涌,但最终还是被她强压了下去,再一次向宁渊喝问道:“我最后再说一次,将天刑‘交’出来!”

    对此,宁渊面‘色’不改,漠然说道:“她不愿随你离开。”

    “你!!!”

    听此话语,李湘云心中怒火已是难以形容,恨不得直接出手将眼前这胆敢图谋法家圣剑之人斩杀,再将天刑夺回。

    “师姐,不可轻举妄动啊!”

    眼见李湘云怒意汹汹,随时都有可能动手的模样,那三位白‘玉’楼主赶忙上前拦住了她。

    三人出声阻拦,让李湘云目光一沉,随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总算是将心中的怒意与杀机强压了下去。

    为韩阙最为依仗的三大亲传弟子之一,又是‘女’子之身,李湘云‘性’子向来细腻,行事更是稳重非常,沉着冷静,极少有过如此冲动的时候。

    只是此刻不比以往,这天刑对于法家与白‘玉’京而言,实在太过重要,几乎等同于‘性’命根基一般,此刻落入外人之手,这让李湘云如何能不‘激’动。

    心中焦灼,更使得怒意‘激’涌,但好在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李湘云强行压下了心中出手将天刑夺回的想法,冷眼注视着没有丝毫退让之意的宁渊。

    说实话,如果可以,李湘云真的很想将宁渊当场斩杀,以此斩去天刑对其认主的可能。

    但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李湘云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因为这后果,不是她与现如今的白‘玉’京能可承担的!

    今日那一场大战,方才过去了不到半日的时间,姬瑶宫的崩毁,韩阙的战败,还有那明律法典的破碎,这一切仍是在目,犹若警钟一般在李湘云心中不断敲响。

    当初在姬瑶宫中,因武雄一句威胁言语,那两位堪比大圣的剑者,便敢提剑亲上姬瑶宫,连斩武雄,法尊,太一神子三人,之后对上韩阙这位法家大圣也丝毫不惧,一场大战之后,姬瑶宫毁于一旦,韩阙落败,且身受重创,若非是最后,天刑横空出世,那么此事将会如何收场,还未可知。

    如此警醒在前,纵是给李湘云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将宁渊斩杀,若是那两人因此去而复返,双剑联袂杀上白‘玉’京,那白‘玉’京要如何抵挡,是靠着身受重创的韩阙么,还是这已经不受掌控的天刑?

    那时,只怕整个白‘玉’京都要这人陪葬,这样的后果,不要说李湘云,纵是韩阙都承担不起。

    正是因为如此,纵是李湘云心中,恨不得将宁渊除之后快,但表面上她却不敢妄动丝毫,甚至连一句狠话威胁都不敢。

    不能动手,那么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此人将天刑带走么?

    不可能,绝不可能!

    若是天刑认此人为主,那么法家代巨子心血,白‘玉’京万年苦工,岂不是要尽数付之东流,功亏一篑?

    这样的事情,白‘玉’京不可能接受,法家更不可能容许!

    李湘云面上神‘色’变幻,一片‘阴’晴不定,此时此刻,她终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骑虎难下,进退不得!

    动手,不能,放手,也不能,这该如何是好?

    注视着宁渊,再望向他怀中沉默不语的天刑,李湘云已是深深的皱起了眉来,气氛变得十分微妙。

    眼见李湘云皱眉,神‘色’更是‘阴’晴不定,众人惊讶同时,心中更是诧异非常。

    其实从一开始,李湘云四人匆匆赶来,拦住宁渊的时候,众人心中就十分奇怪了,先前那一场大战之后,战败的韩阙代表白‘玉’京做出了退让,允诺不在‘插’手宁渊与姜族以及四大神宗之间的恩怨。

    韩阙为法家大圣,又是这白‘玉’京之主,一诺何止千金,既然韩阙已经许下了这般的承诺,那么白‘玉’京上下必然要奉行,所以按照道理来说,白‘玉’京完全不应该找宁渊的麻烦才是。

    但现在白‘玉’京却找了,并且一来就是四位楼主,如此阵仗,来势汹汹,李湘云等人这么做,不是打了白‘玉’京自己和韩阙这位法家大圣的脸面么?

    这一点,就已经让众人甚是不解了,此刻再看李湘云一副进退不得,想动手却又不敢的模样,众人心中更是疑‘惑’了。

    既然不敢动手,那为什么还要来找这宁渊的麻烦,难不成是这四位楼主觉得今天那一场大战还不够刺‘激’,打算再找点刺‘激’么?

    还有那天刑又是何物?

    难道……

    心思之间,先前注意力完全落在李湘云身上的众人方才发现了什么,目光流转,皆然落在了宁渊身上,准确的说是他怀中的无忧。

    见到这有如瓷娃娃一般的银发少‘女’,众人心中惊叹同时,更是发现李湘云的目光,竟也一直都放在她的身上。

    难道白‘玉’京四位楼主联袂而至,就是为了这宁渊怀中的银发少‘女’,先前那湘云楼主口中的天刑,难不成就是她?

    围观众人,虽然接触不到天刑剑之隐秘,但是也不傻,眼见白‘玉’京四位楼主联袂而至,竟是为了这一银发少‘女’之时,已是明白了许多。

    “这少‘女’是谁,竟然能可让白‘玉’京不惜代价,冒着触怒那宁渊背后之人的风险,也要将她夺走?”

    “不,不是夺走,我记得今日这宁渊离开白‘玉’京之时,是孤身一人的,身边根本没有带着这银发少‘女’。”

    “看湘云楼主的神情,似乎对她十分关切,难道这少‘女’是白‘玉’京的人!”

    “极有可能,若非如此,四位楼主也不会拦住这宁渊,毕竟韩圣已经亲口允诺了,白‘玉’京不会再‘插’手此人与姜族以及四大神宗的恩怨。”

    “那少‘女’看起来也就十二三岁的模样,与湘云楼主还有几分相似,难道与湘云楼主是……可恶,这宁渊当真是不知廉耻,依仗着自己有权有势,便敢拐骗少‘女’,那两位前辈如何会与这般不修德行之人扯上关系。”

    “人渣!”

    ‘混’蛋”

    “我要‘弄’死他,不要拦着我!”

    ……

    不得不说,人的想象力是极其丰富的,虽然信息有限,但众人还是脑补出了许多许多,以至于望向宁渊的目光之中,都不约而同的多出了一片愤慨之‘色’,尤其是一些涉世未深的少年,更是一派义愤填膺,看那模样,若不是旁人拉着,说不定他们真的要冲上来为民除害,解救被某人无耻拐骗的可怜少‘女’了。

    众人目光变幻,宁渊自是有所察觉,虽然这些人只是言语,没有胆敢出声议论,但那眼神足以说明一切,搞得宁渊心中有些小小的郁闷。

    怎么,难道他看起来就那么像是变态**不成?

    宁渊无语,而李湘云也是察觉到了什么,心中骤然开朗。

    自己怎么没想到呢?

    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不一定要动手啊,白‘玉’京想要的只是天刑回归,而不是这宁渊的‘性’命啊!

    只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将天刑唤回,那么这宁渊还敢阻拦么?

    就算他敢,也无所谓了!

    天刑乃是法家圣剑,本就是白‘玉’京与法家之物,这宁渊有什么资格拦阻白‘玉’京收回天刑,若是他胡搅蛮缠,那么白‘玉’京完全有理由动手,纵是这宁渊身后有两位大圣支撑也不怕。

    强者有强者的气度,神州也有神州的规矩,那两人纵是大圣,也不能支持宁渊强抢法家圣剑啊,若他们真的胆敢如此,那么白‘玉’京身后的儒‘门’,维持神州规则的三教,怎有可能坐视不理?

    心想至此,李湘云紧皱着的眉头顿时舒展了开来,转眼望向宁渊,准确的说是宁渊怀里的无忧,然后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温柔非常的笑意,迈开步子向宁渊款款走去。

    这一次,不用动手,大家讲道理吧!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