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五百四十一章:天刑?无忧?
    流光飞落而至,现出形‘色’匆匆的四人,为首者正是韩阙最为倚重的三大亲传弟子之一,那湘云楼之主李湘云。。: 。

    李湘云为首,那随同前来的三人也是不凡,同样是白‘玉’京十二位楼主之一,步入道圣之境的强者。

    四位道圣!

    现如今这白‘玉’京中,身为城主的韩阙身受重创,正在正法殿之中闭关修养,因此主持这白‘玉’京事物的便是十二位楼主。

    而这十二位楼主之中,百里惊鸿已然命陨望云巅,两人奉韩阙之命前往儒‘门’学海无涯,三人正在平复因那姬瑶宫崩毁而肆虐不已的虚无‘混’沌,只剩下六人,分别坐镇于十二楼中,维持白‘玉’京中那因明律法典与姬瑶宫崩毁而残破大半的法度律例,以免有人趁虚而入。

    如此形势之下,这白‘玉’京竟还是‘抽’出了四位楼主赶来,可想而知他们此时是何等焦急,何等迫切。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天刑剑对于法家与白‘玉’京而言,乃是证道之望,更是‘性’命根基,何等之重要,岂能容得半点闪失?

    正是因为如此,哪怕现在在正法殿中韩阙亲言点醒,但白‘玉’京诸位楼主仍旧是放心不下,当得知宁渊重回白‘玉’京,身边还跟着天刑的时候,他们更是坐不住了,当即让李湘云以及三位楼主一同赶来。

    四人匆匆而至,一眼便见到了宁渊怀中抱着的天刑,如此一幕,让这四位白‘玉’京楼主是又惊又怒,心中更是骇然万分。

    天刑!

    这可是天刑,法家至高无上,能可代天立宪,代天刑罚的正法圣剑啊!

    现如今,竟然被一个不属白‘玉’京,更不属法家的人给抱在了怀里,这让李湘云四人如何不惊,如何不怒。

    只不过惊怒归惊怒,李湘云四人并未因此失去了理智,更没有丝毫动手强夺的意思,他们可是没有忘记,今日这白‘玉’京中的一场大战是因何而起,那斩杀武雄,将姬瑶宫毁于一旦,甚至使得他们师尊,法家大圣韩阙身受重创的两人又是因何而来!

    宁渊!

    目光触及怀抱着天刑的宁渊,李湘云目光不由一凝,心中莫名感到了一阵深深的不安,如何都压不下去。

    不安的心绪,让李湘云脚步更是加快了几分,连同其他三位楼主,横拦在了宁渊身前。

    不过,此时此刻,李湘云是万万不敢与宁渊动手的,否则的话,若是使得那两人去而复返,那对于现如今的白‘玉’京来说,绝对是一场承受不起的灾难。

    但不动手归不动手,要李湘云就这么看着宁渊将天刑带走,那也是绝不可能的事情,这可是法家未来的证道之机,象征着无上法度的天道圣剑,历经法家历代圣人心血蕴养,已然臻于完美,随时都可能认主,从而跨越出最后一步,晋升为证道圣兵。

    这等形势之下,法家如何可能任由此剑落在他人之手,若是这天刑认主,那么法家历代巨子与先圣呕心沥血的成果,岂不是要尽数付诸东流?

    所以,不能让,宁渊如何,法家与白‘玉’京不想管,也不会管,但是这天刑,必须要回到法家手中,回到白‘玉’京正法殿!

    心思至此,李湘云目光越渐凝沉,与其他三人横拦在宁渊身前,冷声言道:“将天刑放下!”

    “天刑?”

    听此话语,宁渊先是一怔,随后望向了怀中的无忧,神‘色’讶异的问道:“原来你叫天刑啊,方才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听闻宁渊的话语,无忧漠然一片的眼神之中,骤然泛起了几许慌‘乱’,随即抓紧了宁渊的衣衫,连连摇起头来,口中轻声喃喃道:“无……忧,无忧!”

    “嗯?”

    见她这般模样,宁渊不由一怔,随即微微皱起了眉来。

    虽然他并不清楚无忧的来历,但是从先前发生的一切之中,宁渊还是看出了些许事情。

    先前的无忧,或者说天刑,的确拥有着强大至极的天道之力,但那时的她,似乎并没有自我的意识,恍若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一般,只剩一点身体的本能。

    简单点来说,她就好像是一件容器,承载着那天道之力的容器,正是因为如此,她明明没有半点修为,甚至连自我的意识都不存在,但却依旧能可镇压一尊大圣,纵是对上度过四厄之难,身合大道的强者也不落下风。

    只是容器到底是容器,不管如何坚韧,都有着承受的上限,而那天道之力却强大得没有极限。

    凌驾于三千大道,太古神魔之上的天道之力,这样强大的力量,除却了一方天地之外,根本没有什么能可无上限的承载,天刑虽是特殊,但若是催动这天道之力过度,超出了自身承受极限的话,那将会出现两种后果。

    第一,是浴火重生,超越极限之后,她将彻底掌握这天道之力,成为真正的天道正法圣剑。

    第二,是走向崩溃,在那强大至极的天道之力肆虐下毁灭,就此烟消云散。

    先前的天刑,就是介于这两种状态之间,如若宁渊与歌月没有出手干预的话,那么她也许会成为法家苦心万载,梦寐以求的天道圣剑,但也有可能会崩溃毁灭,彻底消失于这世间。

    而当歌月出手,以宁渊之血,凝聚造化生机,融入她体内之后,这两种可能都被打碎了。

    那浩瀚至极的造化之力,融合宁渊体内‘精’血,赋予了她真正的生命,让她诞生了属于自我的意识,弥补了那天道之力对于她身体的损伤透支,避免了她崩溃毁灭,烟消云散的下场。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再也不可能成为那天道圣剑,天道至公,是万物为刍狗,无‘私’无枉,岂能由一人掌握?

    纵然是能,那么这人,也必须达到太上忘情的境界,忘情忘我,至公无‘私’,方才能可身合天道,执掌那至高无上的权柄。

    诞生了自我意识的天刑,等同于拥有了灵魂,拥有了自我的意念与情感,因此她不可能再成为那天道圣剑,这也就是为什么,歌月会说救了她之后,这剑将出现缺陷,再也无法完美。

    这其中重重太过曲折,太过复杂,宁渊只是猜测出了些许端倪,其他的事情,例如天刑的来历,法家之谋划,还有这天道圣剑的意义,他仍旧是一概不知。

    不过这些事情,知不知道已经不再重要了,对于这些事情,宁渊从来不感兴趣,现如今只有无忧,没有天刑!

    不仅仅是宁渊这般认为,无忧心中所想也是如此。

    在没有成为无忧之前,她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灵魂与自我,只有一丝本能,就是这一丝本能,让她不愿成为那冰冷无情,甚至连自我都不再存在的天道圣剑。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找上宁渊,因为在她的本能之中,歌月融入宁渊体内的那一股造化之力,能可让她获得生命。

    她并不是想要谋夺那一颗造化之心,甚至连谋夺是什么她都不知道,只是生命的本能,让她抓住了宁渊,就如若溺水的人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如何都不肯放开。

    所以她成为了无忧,天刑对于她而言,那是一段根本不存在的记忆,自也没有承认这一重身份的可能。

    所以现如今,听闻宁渊的话语,无忧慌忙否认,本能的抓紧了宁渊,生怕他不要了自己。

    而宁渊虽不清楚这事情的全部经过,但也看得出来无忧的心思,安抚似得‘摸’了‘摸’她的头,随即向一脸错愕,满目震惊的李湘云说道:“她不愿与你离开。”

    “你……!”

    听此话语,正处于错愕与震惊之中的李湘云四人方才惊醒了过来,望着宁渊,再看向躲在他怀里的无忧,方才强行平静下来的心绪,骤然掀起了滔天巨‘浪’。

    “天刑!”

    “怎会,怎会这样!”

    “不可能,不可能,此人非是吾法家‘门’人,如何能够使得天刑认主,这绝不可能!”

    心中思绪纷‘乱’,一片惊骇难掩,李湘云四人注视着宁渊怀中的无忧,一时之间竟是道不出一句话语。

    李湘云等人虽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天刑身上的变化,他们却是看得明明白白。

    法家铸就天刑的目的,是希望天刑能成为天道圣剑,以证法家无上大道,而这天道圣剑,必然得是无情之物,因此千万年来法家只以天地元气以及法度之力蕴养天刑,其余之物,尤其是那能可赋予神兵灵‘性’,甚至衍生出剑灵的至宝,一律不可靠近天刑,避免天刑衍生自我意识。

    为此,法家特定建立了正法殿,以法度之力将天地元气之中的灵‘性’洗练净化,只保留最为‘精’粹的元气供以天刑吸收。

    否则的话,不要说天刑这等神兵,就是一口凡剑,经过白‘玉’京千万年蕴养,浩瀚如海一般的天地元气‘精’粹融合,都能可化腐朽为神奇,衍生出一口拥有剑灵的神兵来,哪里像是现在这般,千万年之久,方才堪堪诞生出一丝灵‘性’。

    也就是说,正常状态下的天刑,是连自我意识都不存在的,不会言语,更不会出现任何神情变化,冷漠,无神,空‘洞’,这才是她应有的!

    但是现如今……!

    望着紧抓着宁渊,丝毫不敢放开的无忧,李湘云心中惊怒‘交’并,犹如怒‘浪’翻天一般,如何都冷静不下来。

    天刑不该拥有自我灵慧,除非她已然认主,跨越了那最后一步,成为真正的天道圣剑,凭借着与剑主元神之间的联系,才能可衍生出自我灵慧,帮助剑主执掌那至高无上的天道圣剑。

    现如今这天刑生出如此变化,难道真正是对此人认主了么?

    心念至此,李湘云目光一凝,眼眸之中泛起了一片汹汹杀机,冷冽彻骨,难以掩盖!

    “嗯!”

    感受那‘逼’面而来的汹汹杀意,宁渊眼神亦是一冷,没有言语,但心中已是做好了使用英雄卡的准备。

    当初宁渊总共‘抽’出了两张风之痕的英雄卡,一张与青莲剑仙融合成为了仙魔双锋,如今还剩一张在手。

    虽说单张英雄卡的力量,不如能可剑意相合的组合卡仙魔双锋,但以风之痕的实力,对付李湘云四人绝不是什么难事,纵是那韩阙出手,宁渊也有把握‘抽’身而退。

    所以面对这杀意汹涌,毫不掩饰的李湘云,宁渊没有丝毫惊‘乱’,更不见半分退让!

    双方相对,杀机迸发,如此一幕看得在场众人心中一惊,连连往外退去,生怕被这战火‘波’及,显然,今日那一场大战,尤其是姬瑶宫崩毁之时的恐怖景象,可是给了众人一个极其深刻的教训。

    惊退同时,有不少人心中甚是诧异,惊疑不定的目光,频频落在还怀抱着无忧的宁渊身上。

    “此人是谁,竟然在白‘玉’京中与四位楼主冲突,不要命了么?”

    “他根本不见丝毫大道韵律,应当还未步入道圣之境,好似连天劫都不是,这般修为,竟然敢于白‘玉’京四位楼主冲突,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姑娘,算是要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吧?”

    “找死,你知道这人是谁么?”

    “谁?”

    “宁渊!”

    “卧槽!”

    一声惊呼之后,围观众人有如见到了瘟神一般,纷纷加快了脚步往后退去,眨眼之间就清空了一大片范围。

    人的名,树的影。

    今日那一场大战之后,宁渊二字,早已传遍了白‘玉’京上下,真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使得姜族颜面尽扫,太一神子命亡枭首,将姬瑶宫毁于一旦的罪魁祸首是什么人?

    是他!

    就是这人,让一位名震神州的传奇强者陨落,让姬瑶仙宫崩毁破碎,烟消云散,让白‘玉’京维护了千万年的法度破碎,甚至连一位大圣都因此身受重创。

    这是威名,更是凶名,赫赫凶名!

    论实力,他已是不弱,甚至连觉醒了神之血脉的太一神子都被其一枪击败,论势力,他身后更是站着两位堪比大圣的强者,今日一战,威震天下。

    对于这实力强横,势力恐怖,并且天不怕地不怕,见谁都敢提枪就上的滚刀‘肉’,谁也不是招惹,众人如此,所以他们十分干脆的退了,白‘玉’京也是如此,但李湘云四人却退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