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局势
    一战风云,席卷天下,只是短短数个时辰,这白‘玉’京中的局势,又是出现了所有人意料之外的转变。。: 。

    昨日姬瑶宫中发生的一切,早已经传遍了白‘玉’京上下,所有人心中都十分清楚,帝‘女’被擒,神子重伤,姜族与四大神宗,这颜面扫地的两大顶峰传承,绝无可能就此善罢甘休。

    而那宁渊,乃是妖皇麾下之人,如此一来,必然会牵扯到妖庭与无尽海,四方风云齐动,极有可能这九皇之争还未开启,就先来上一场龙争虎斗。

    因此,各方势力原先都在暗中观望,看看这姜族与四大神宗要以何等手段讨回颜面,再看看那位孤身步入神州的妖皇,要如何面对这雷霆震怒的两大顶峰传承?

    还有为城主的白‘玉’京,以及召开这九皇之争的儒‘门’,对此又会何回应,是‘插’手此事,还是独善其身,是公平裁断,还是倾向一方?

    这些种种,牵动着各方心神,对于这各大势力而言,这绝不是只看个热闹这般简单,这一场角逐之中透‘露’出的信息,将会对这神州格局与即将开启的九皇之争,产生巨大的影响。

    若那妖皇势单力薄,不敌姜族与四大神宗联手重压之势,‘交’出昨日大闹姬瑶宫的宁渊,那么九皇之争未开,妖族便先败了一阵。

    如此一来,这本就内‘乱’未平的妖族,必将会因此再生‘波’澜,而与四大神宗联盟的姜族则是风光无限,再有这圣皇世家之名,绝对能可吸引众多势力归附,成就大势,九皇一席之位,已是手中在握,稳如泰山。

    反之,若这妖皇魄力非凡,力保宁渊,那么在姜族与四大神宗的压迫之下,妖族娲神殿,龙族无尽海,都必将随之入局,得两者支持的妖皇,说不定真正能可借此机会,拨‘乱’反正,一统妖族,使得妖庭再次崛起,重现辉煌,届时这天下格局,不知又要掀起何等‘波’澜。

    而那白‘玉’京,以及一手开启这九皇之争的儒‘门’,在这四方‘交’锋之间,又会是何等反应,这九皇之争真正的目的,是否会因此而揭开?

    这些种种,牵动了各方心神,亦是使得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这一个几日前还名不见经传,现如今却人尽皆知,名动四方的人身上。

    宁渊!

    这一人的生死,将会决定妖族,神州,无尽海,乃至于这天下大势的走向。

    而能可决定他生死的关键,只有一个,那便是实力!

    四方‘交’锋,哪一方的实力最强,那就能可决定这宁渊的生死,决定这天下大势未来的走向!

    是这圣皇世家,古神‘门’庭,人族两大顶峰传承的联盟实力强悍,还是这神秘莫测的娲神殿,雄踞无尽海的龙族更胜一筹?

    这般的疑问,从昨日得知姬瑶宫中发生的一切之后,便一直盘踞在各大势力心中,直至今日宁渊孤身一人离开这白‘玉’京的消息传来,方才有了答案。

    妖皇败了!

    姜族与四大神宗还未动,这妖皇就直接选择了退让,因此这宁渊方才会孤身一人离开白‘玉’京,他便是一颗已经被抛弃的棋子,用来平息姜族与四大神宗的怒火。

    无人知晓,这妖皇是真正不敢与姜族与四大神宗为敌,还是壮士断腕般的牺牲小我,但不管如何,只要这宁渊一死,那么这一切便会尘埃落定,在暗中之人拨‘弄’下,将麾下为弃子的妖皇必将离心离德,不要说争夺九皇之位,能不能稳住自身妖皇根基都是问题。

    而姜族与四大神宗,则会携着力压妖皇之威,成就磅礴大势,雄踞九皇之一,甚至有望真皇之座。

    正是因为如此,在宁渊离开白‘玉’京后,各方势力都有了动,有人前往姬瑶宫,参与那盛况空前的瑶池仙会,准备在这非比寻常的时刻,奉上一份大礼,纵是比不得雪中送炭,有个锦上添‘花’也是不错。

    而有的人,则是将目光落在了别处,有如一头头恶狼注视着猎物,獠牙尽现。

    正是因为如此,这瑶池仙会才有如此盛况,各方天骄齐聚,甚至连那妖族十大皇脉都奉上了一份大礼,同时还传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三日之后,天鹏一族的老祖将会出关,同时请出天妖令,协同十大皇脉之主前往娲神殿,‘欲’要废除那名不正言不顺的妖皇,扶持拥有金乌帝血的帝无恨登位。

    四方云动,各有图谋,暗涛翻滚,杀机森森,这便是数个时辰之前,这白‘玉’京中的局势!

    但是现如今,数个时辰之后,这白‘玉’京中却是一片平静,一片死寂。

    姬瑶宫,毁于一旦,盛况空前的瑶池仙会,更是彻底烟消云散,帝‘女’,姜族,圣皇世家,颜面扫地。

    五圣围杀,最终一人死,三人仓皇逃离,连那太一神子都枭首于白‘玉’京前,这四大神宗威名,‘荡’然无存。

    就是这云海仙城之主,法家的未来巨子,位尊大圣的强者韩阙在‘插’手此事之后,都受挫于双锋剑下,身受重创,苦吞败果。

    惊天之变,完成出乎了众人预料,这白‘玉’京中的局势,也因此刹那翻转,姬瑶宫毁于一旦,先前还风光无限的姜族,如今已是销声匿迹,不见踪影,那四大神宗更是不堪,道圣逃散,‘门’人崩溃,一片仓皇,白‘玉’京虽借以圣剑之威,勉强保全自身,但却因此引来了更大的危机,同样不见乐观。

    这般形势之下,先前还准备向姜族与四大神宗奉上一份贺礼的各方势力,全都陷入了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而那天鹏一族与十大皇脉,更是直接退出了白‘玉’京,仓皇离去,根本顾不上先前那一番‘欲’要废皇重立,拨‘乱’反正的豪言壮语。

    一时之间,这白‘玉’京,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仿佛无形却有力的大手,扼住了所有人的咽喉一般,压下了一切话语,方才形成了这死一般的寂静。

    无人想到,会是这般的结果,那孤身步入神州,势单力薄的妖皇身后,竟然站着两位堪比大圣的强者!

    大圣!

    这可是大圣!

    神州之中,强者如云,高手辈出,纵是神境九重,天劫顶峰的修为,都算不得什么,唯有步入道圣之境,方才算是真正的强者。

    道圣之境,要跨越天之界限,一入道圣之境,那就能可称之为圣人,超脱生死,不入轮回,高高在上的圣人。

    只有这等存在,方才能可在这强者如云的神州之中站稳跟脚,立下一方传承‘门’庭,在这神州之中角逐风云,争霸天下。

    而大圣,乃是凌驾于圣人之上的存在,步入了大道圣境的强者,这等人物,纵是在三大教‘门’之中,也是圣贤,如来,道主那等层次的人物,而在三教之外,那更是能可支撑起一方顶峰传承。

    就好似这白‘玉’京,正是有韩阙这尊法家大圣坐镇,才能成为声名赫赫的云海仙城白‘玉’京,神州顶峰传承。

    如若没有韩阙,仅仅凭那白‘玉’十二楼主,这白‘玉’京至多跻身一流传承之列,哪里有资格与姜族这圣皇世家比肩。

    这神州之中,有万家传承,数量不少,但其中有大圣坐镇,称得上顶峰传承的却不到百家,也就是说这神州之中,不算那自从上古便隐世不出的强者,只有不过百尊大圣而已。

    由此可见这大圣强者何等稀少,纵然是姜族这等顶峰传承,圣皇世家,不算暗藏的底蕴,明面上拥有的力量,也不过就是两位大圣老祖罢了,这白‘玉’京更是只有韩阙这一尊大圣支撑。

    由此可想而知,这两位堪比大圣的强者,究竟意味着什么。

    有两位大圣在背后支撑,纵然是在这神州之中,也足以横行无忌了,只要不触及底线,哪怕是三大教‘门’这等无上传承,都不愿招惹上两位堪比大圣的对手。

    这白‘玉’京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不仅仅分出儒‘门’,独成一脉,还铸造这天刑圣剑,‘欲’要一举晋升无上传承,与三教并肩而立。

    白‘玉’京如此图谋,对于三教而言可是一个不小的威胁,但三大教‘门’但却始终未向白‘玉’京动手,这是为什么?

    不是因为三大教‘门’爱惜羽‘毛’,顾及颜面,而是因为这白‘玉’京有韩阙坐镇,有天刑威慑,再加上这云海仙城自身威能,足以堪比两位大圣,三大教‘门’不愿冒险,才没有对白‘玉’京动手,否则的话,道释两教暂且不说,那儒‘门’难道就不想让白‘玉’京重归儒‘门’掌握么?

    这就是大圣,纵是三大教‘门’,都不敢轻视的存在。

    而现如今,这妖皇身后竟有两位堪比大圣的强者支撑,凭此一点,姜族与四大神宗就不能动她丝毫!

    至于那妖族十大皇脉,更是不用多说了,什么拨‘乱’反正,废皇重立,就是他们敢这么做,娲神殿也绝无可能答应的!

    实力便是一切。

    天下强者为尊。

    白‘玉’京一战,双锋现世,仙魔绝巅,斩武雄,杀神子,败法家大圣,破明律法典,这一战惊天,威震十方。

    这一战立威之后,任何人都得掂量一下,触怒两位大圣的后果是什么,今日那两人能提剑杀伤白‘玉’京,将姬瑶宫毁于一旦,明日难保不会再将此事重演一变。

    两位大圣联手,纵是三大教‘门’都要忌惮,这区区妖族十大皇脉,远古之后就一直没落不起的货‘色’,算得什么?

    各方势力心中明白,今日之后,这妖族‘乱’局,只怕很快就要成为过往了。

    只是那两位大圣,究竟是和来历?

    神州之中,不算上古之后便隐世不出的强者,明面上的大圣,不过百尊而已,每一位都是活生生的传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

    但今日杀上姬瑶宫的两人,却是神秘莫测,声名不显,甚至一人还带着面具,遮掩了自身气息。

    这难道是一位不愿暴‘露’身份的隐世强者,还是那娲神殿或者无尽海。

    若是隐世不出的强者也就罢了,但如若是娲神殿或者无尽海的大圣,那么儒‘门’只怕也要‘插’手了,届时……!

    回忆今日之战,各方心思翻转,筹谋不断。

    ……

    各方反应如何,宁渊虽然不知,但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来,这一战立威的效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本来宁渊是打算解决武雄与太一神子就差不多了,没有想到韩阙这位法家大圣也来锦上添‘花’。

    无论如何,有这一战立威之后,宁渊以后的日子,绝对会过得十分舒服,不会再有那么多不必要的麻烦,而君青衣也能可轻松不少,无论是妖庭之事,还是真龙一族,都能轻易化消。

    现如今能可让宁渊苦恼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

    “无忧。”望着靠在自己怀中,面无表情,眼神冷漠的银发‘女’孩,宁渊有些无奈的说道:“你能不能自己下来走?”

    宁渊的话语,让无忧冷漠的眼神之中泛起了几许‘波’动,随后望向宁渊,没有说话,但却十分坚定的摇了摇头,同时两手抓紧了宁渊‘胸’前的衣衫。

    见此,宁渊心中更是无奈,先前在歌月的帮助下,恢复了那不断虚幻的身子之后,无忧总算是对宁渊的话语有了几分反应,不像是先前那般始终一言不发,也不见其他动的模样了。

    只不过反应归反应,她目前仅仅只开口说过两个字,那就是宁渊给她起的名字:无忧,除却这两字之外,她就再也没有说过其他的话语,或者说再也不会其他的话了。

    对此,宁渊也没有太过强求,不说便不说吧,以前歌月也是这样,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她不愿从自己身上下来了,非要抱着不可。

    这就是个大问题了。

    虽说她的身子很轻,很软,好似真正水‘揉’成的那般,身上还透着淡淡的清幽气息,让人恨不得一直抱着她。

    但一码归一码,宁渊不想被人当成变态,更不要说无忧的身份这般敏感,要是给白‘玉’京那些人见到自己这么抱着她回来了,鬼才知道那些人会是什么反应。

    “站住!”

    就在宁渊正在思考怎么样才能让无忧自己走路的时候,远方忽闻一声惊怒‘交’加的厉喝之声传来,数道流光随之破空而至。

    “我就知道!”

    见此,宁渊不由叹了口气,看着怀里一脸漠然的无忧,心中甚是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