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天刑·无忧
    华光之中,翩影惊鸿,足踏凌‘波’,瞬间凝现于宁渊身前,一只小手随之探出,正是按在那造化异力奔涌的璀璨青光之中。

    随着她一手落下,宁渊‘胸’膛之中那不断迸发的璀璨青光,顿时遭受到了压制,迅速收敛,那奔涌而出的造化异力亦是滚滚而回,渐归平静。

    这段过程之中,宁渊竟是丝毫动弹不得,体内造化异力奔涌,生命气机蔓延,流经四肢百骸,体窍大‘穴’,最终又以周天循环之势,融入气海丹田之中,直让宁渊方才突破真劫二重的修为不断攀升。

    直至片刻之后,那璀璨青光方才消散,宁渊体内流转的造化异力亦是随之归于平静,隐没在宁渊‘胸’膛之中,再也不见踪影。

    这时宁渊也恢复了行动,一身修为更是‘精’进许多,虽然还远远不到突破真劫三重的地步,但以真劫之境的修行艰难来说,宁渊这一‘精’进,起码胜过数十年苦修之功,如果单纯以灵气换算,那近乎是上千万颗灵石灵气之总和。

    瞬息之间,竟然能可将真劫之境的修为提升至此,这绝对是无比惊人的事情,但现如今宁渊却顾不上这些,因为在他面前的两人,此刻好像快要打起来了!

    莹月华光之中,一道犹若‘精’灵般的梦幻身影,若隐若现,‘玉’足清‘裸’,不见罗袜,踏在虚空之间,泛起阵阵涟漪,衣羽胜雪,随风轻舞,飘然若仙,不见丝毫烟火之气,一双冷眸,俯视睥睨的眼神,更是犹如神祇那般神圣无上,凛不可犯。

    “铮!”

    见此,天刑却是一步踏出,‘激’起一声铮铮剑鸣,凌厉无匹的剑意刹那席卷八荒,虚空之中道道雷霆‘交’错而现,天道威严,凌空镇压而下,直与眼前之人分庭抗礼,毫不示弱。

    如此一幕,看得宁渊是心惊‘肉’跳,头皮发麻。

    虽然这两位,看起来都是一副身轻体柔,一推就倒的纤弱模样,但千万不要被她们的外表给‘迷’‘惑’了,这其中一位是能可镇压大圣的强者,另一位同样深不可测,她们若是打起来,宁渊要做的绝不是劝架,而是赶紧走,走得越远越好,否则的话就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下场。

    不过好在,她们终究没有打起来,只是注视着彼此,‘交’错的目光,同样的平静得不见‘波’澜,不同的是一者傲然冷漠,一者空‘洞’无神。

    见此,宁渊微微皱起了眉来,望了望歌月,又看了看天刑,一时之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发生了什么?

    回想方才发生的一切,尤其是那一股造化异力的爆发,宁渊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沉默不语。

    宁渊没有出声,歌月与天刑更是一言不发,一时之间,这孤峰之上,唯有冷风呼啸之声。

    片刻之后,宁渊抬起了头来,望向了神‘色’漠然,但周身却是剑意凌冽的天刑,不由摇了摇头。

    此时此刻,宁渊终于明白了什么。

    宁渊自是没有这么大的魅力,能让这小姑娘一见钟情的缠上他,更不要说她可不是什么随便就能拐骗的小姑娘,而是一位翻手便可镇压一尊大圣的强者。

    她之所以会一直跟着宁渊,是因为宁渊体内那一股造化之力,而这股造化之力的来源,应当是当初在北域之时,歌月喂他服下的一颗灵珠。

    事实上宁渊也曾问过歌月,那一颗灵珠是什么东西,但奈何歌月根本不理他,直到现如今,因这天刑的触动,这灵珠之内的造化异力爆发,将歌月惊醒了出来,也让宁渊明白了前因后果。

    明白这其中缘由之后,对于眼下这般情形,宁渊只是摇了摇头,走上前去,‘摸’了‘摸’歌月的头,轻声道:“算了,回去吧。”

    这造化灵珠是歌月的东西,天刑想要夺取,宁渊自是不可能答应,但宁渊也不想见到两人打起来,这不仅仅可能会有人受伤,还会造成难以想象的破坏,到时候不知又会惹来多大的麻烦。

    与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宁渊决定还是算了。

    听闻宁渊的话语,歌月又望了天刑一眼,随后却是摇了摇头。

    见此,宁渊先是一怔,随即问道:“怎么了……?”

    宁渊话音方落,那将虚空镇压的剑意,竟是骤见不稳,一阵阵‘波’动传来,使得虚空之中不断泛起涟漪。

    “嗯!”

    见此一幕,宁渊目光一凝,回身望去,只见天刑所在,已被一片雷霆光华吞噬,璀璨雷霆之中,那小小的身影已是消失,只剩下一道剑影,汇聚雷霆,威势渐盛,透出一股让人不由心惊的天道威严。

    “这……!”

    见此,宁渊一怔,在他感知之中,天刑身上的天道之力在飞速壮大,但体内的生机却是迅速消散,两者相对,矛盾非常。

    还不等宁渊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一片雷霆骤然崩溃,剑影消弭,那小小身影再现,但却仿佛被‘抽’空了一切气力一般,无力的向地面倒去。

    见此,宁渊眉头一皱,随即纵身而出,抱住了她即将倒下的身子。

    ‘女’孩的身子轻柔,好似没有重量一般,这不仅仅是因为她本就不重,更是因为此时此刻,她的身子已是虚幻透明的状态,仿佛随时都会烟消云散一般。

    只是她仿佛没有察觉一般,仍旧艰难的伸出了手,抓住宁渊身前衣衫,凝望着他,那一双漠然无神的眸子之中,好似泛起了一丝‘波’澜,却又好似空无一物,如若先前那般空‘洞’。

    “这是怎么一回事!”

    见此,宁渊神‘色’一变,连忙催动起了体内创生之源渡入她身子当中,终是让她的身子微微凝实了一些,但下一瞬又恢复了原样,甚至变得更为虚幻了起来。

    “该死!”

    见此,宁渊顾不上其他,直将体内创生之源催至极限,源源不断的注入天刑身子之中。

    创生之源入体,终是略微减缓了那虚幻的速度,但却难以改变这不断恶化的形势,宁渊只感觉体内的真元飞速流逝,仿佛被无尽深渊吞噬了一般,如何都填不满,不过短短片刻,宁渊体内雄厚无比的真元就好消耗了三成,且流失的速度还在不断加快,在这般下去,只怕他连片刻都支撑不住。

    这让宁渊不由皱起了眉来,但却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仍旧是不断将真元渡入天刑体内。

    不要问宁渊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自己都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只是她不愿放开的手,让宁渊如何都不能放弃,更不能坐视不理。

    创生之源飞速流入,转眼宁渊体内真元已是消耗了七成,可局面还是没有半分好转的趋势,望着她那不断虚幻的身子,宁渊眉头紧锁,心中更是焦灼非常。

    便是此时,一直没有出声的歌月,忽然走到了宁渊面前,罕见非常的言道:“要救她么?”

    听此,宁渊神情一震,连声问道:“你能救她?”

    歌月摇了摇头,言道:“若是救了她,剑将会出现缺陷!”

    “剑,什么剑?”听闻歌月话语,宁渊不由皱起了眉,随即说道:“不管了,先救人再说!”

    听此,歌月却没有动,只是凝望着宁渊,眸中神情微微变幻,似在思量着什么。

    这让宁渊心中焦急更甚,不由催促道:“快啊!”

    听此,歌月终是有了动,轻步上前,在疑‘惑’的目光之中,握住了宁渊的右手,递到自己嘴前,随后张开了小嘴,紧接着一口咬下!

    一阵刺痛传来,宁渊那可谓金刚不坏的血‘肉’,就这么被歌月咬开了一个口子,鲜血随之流淌而出。

    歌月轻轻吸允了一口,随后点了点头,似乎十分满意的模样。

    见此,宁渊不由一怔,望着歌月,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然而歌月却没有理会宁渊的目光,直接望向了倒在宁渊怀里的天刑,张口说道:“啊!”

    “啊……”

    听此,天刑空‘洞’无神的眼眸之中,终是泛起了一丝神采,学着歌月的声音,微微张开了口。

    歌月握着宁渊的右手,移到了天刑面前,随后便见一阵青光绽放,滴滴凝成碧‘玉’翡翠一般的血液自从宁渊指尖落下,滴滴落入天刑口中。

    血如碧‘玉’,滴滴落入天刑口中,顿时让她那虚幻得近乎透明的躯体,迅速的凝实了起来,片刻之后,便已恢复如初。

    见此,歌月点了点头,探手在宁渊右手之上一抹,顿时青光消散,连带着宁渊手上的伤口也瞬间愈合。

    随后,歌月也不等宁渊发问,便化了一片华光消散,只剩下一句话语在虚空之中轻响回‘荡’着。

    “不要让她离开你身边!”

    听此话语,宁渊方才回过了神来,望着那散去的华光,再看向怀中依旧凝望着他的天刑,有些哭笑不得。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说清楚再走好么?”

    心中疑‘惑’,但歌月却不见理会,宁渊无奈的摇了摇头,转望向怀中的天刑,问道:“你究竟是谁?”

    天刑:“……”

    不算回答的回答,让宁渊不由叹了口气,随即说道:“那起码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天刑:“……”

    见此,宁渊更是无奈,只能说道:“那我给你起个名字怎样。”

    “嗯!”

    这一次,天刑终是明白了什么,向宁渊点了点头。

    见她答应,宁渊沉思了一阵,最终轻笑道:“叫无忧怎么样?”

    “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