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八章:异变
    思来想去,宁渊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办法来,望着依旧紧抓着自己不放的天刑,心中甚是无奈。

    人有自知之明,宁渊自认长得还不算丑,但也没有英俊到多么惊天动地的程度,完全没有让妹子一见钟情,直接倒贴的资本啊,这小家伙怎么就缠上他了呢?

    难道是已经察觉了他的身份?

    那也不应该啊,就算认出了他就是先前大闹白玉京,重创韩阙的人,也应该是出手将他拿下才是,现在这几个意思,难道是打算要萌死他么?

    一阵沉思之后,仍是没有多少头绪的宁渊,只能压下了心中的疑惑,对仍旧抓着自己的天刑说道:“快些回去吧。”

    说罢,宁渊转身就要离去,既然惹不起,那他只好躲远点了。

    结果不曾想,宁渊方才迈开一步,方才还好似瓷娃娃般静默不语的天刑,便连忙跟了上来,另一手也扯住了宁渊的衣衫。

    这让宁渊心中疑惑的同时,又是十分无奈,如若换成别人这般纠缠,宁渊大可不做理会,直接离去就是了,若是还要纠缠不清,那就直接打上一场见个分明。

    但现在可不是别人,这看起来有如瓷娃娃般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可是一位堪比合道强者的存在,翻手之间就能可镇压一尊大圣,被她缠上了,岂是想走就能走的。

    她不肯放开,难道宁渊还真的要与她动手不成?

    且先不论宁渊是不是她的对手,单单是望着她双手扯着自己衣角的模样,宁渊就生不出向她出手的心思。

    无奈之下,宁渊只能停下脚步,回身向她问道:“你究竟打算做什么?”

    天刑仍是不语,双手抓着宁渊的衣角,依旧没有放开的意思。

    见此,宁渊不由得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送你回去,这总行了吧,也不知道白玉京那帮人是怎么想的,竟然就这么让你一个人跑出来了。”

    话语之间,宁渊探出手来,欲要牵着天刑的手带她回去,否则让她这么一直抓着自己,宁渊完全行动不了啊。

    然而,就在宁渊右手触及天刑的瞬间!

    “铮!”

    一声铮铮剑鸣长啸而起,天刑手腕之上,随之迸发出一道凌厉至极的雷霆剑气,直击宁渊触及之手。

    “噗!”

    剑气迸发,一声沉闷轻响之中,宁渊右手之上,已是多出了一道鲜血淋漓的剑痕,深可见骨,血流不止。

    “嗯……?”见此一幕,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不过神情之中却不见多少慌乱之意。

    这剑气虽是伤了宁渊,但宁渊相信天刑并非有意,原因很简单,以她的实力,纵是一尊大圣都能可翻手镇压,若她真的要向宁渊出手,何必做什么偷袭呢?

    纵是真的要偷袭,将他瞬间斩杀都不是什么难事,怎有可能只留下一道剑痕而已?

    方才那道剑气,应当是因为他的触碰……

    看着右手之上深可见骨,鲜血淋漓的剑痕,宁渊有些诧异的望向了天刑,突破真劫二重之后,他的体魄又是强横了几分,距离突破苍龙战体圆满境界,怕是只有一步之遥了。

    苍龙战体,为龙族无上玄功,共计九层,九层便是圆满之境,也就是现如今宁渊所在的境界。

    这九层苍龙战体,再加上天御神护,使得宁渊的体魄,达到了一个极其强横的境界,纵是与道圣之境的强者近身搏杀,都不落下风,数日前在姬瑶宫内,宁渊更是凭此一枪破碎了混沌权能,险些将太一神子诛杀。

    这就是圆满之境的苍龙战体,如若再进一步,突破圆满,那走的就是武雄的路子,以力证道,肉身成圣。

    一旦踏入此等境界,宁渊就等同于一头人形洪荒巨兽,凭借着肉身体魄,就能可与道圣之境的强者搏杀,甚至像武雄那般,创下力战大圣九日不败的传奇。

    虽然此时宁渊距离肉身成圣,尚还有一线之隔,但就是道圣之境的强者想要伤他,也得运转大道本源,调动天地之力,才能攻破宁渊这肉身防御。

    可现如今,仅仅只是一道自主激发的护身剑气,就将宁渊肉身的防御撕碎,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剑痕。

    如此凌厉的剑锋,纵是先前动用了青莲剑仙的宁渊,只怕也难以与之相比啊。

    她究竟是什么人!

    望着手上剑气残留,以至于依旧血流不止的伤口,宁渊神情错愕,心中更是一片惊疑不定。

    鲜血滴滴落下,不少洒在了天刑的衣襟之上,可那血色还未能蔓延开来,就便吞噬吸收了,那衣衫还是一片胜雪的白,不见半点鲜红。

    此刻,天刑也是回过了神来,抬头望了望宁渊血流不止的右手,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空洞无神的眼眸之中,终是泛起了一丝波动,随即缓缓闭上了双眼。

    随着她双眼闭起,那在她周身闪动不断的银色雷霆,开始渐渐的消弭挥散,飘舞不断的银色长发,也随之归于平静,犹如一抹银色的瀑布一般,垂落至她的腰间。

    片刻之后,她缓缓睁开了眼眸,随后向宁渊伸出手了。

    “嗯!”

    见此,宁渊心中迟疑了一阵,最终也伸出手来,试探着握住了她的手。

    两人双手缓缓触碰在了一起,这一次,没有剑鸣狂啸,亦没有剑气迸发,只有一片略显冰冷,但却十分柔软,如水一般的触感传来。

    直到宁渊将天刑的小手完全握住之时,也不见有一道剑气迸发。

    这让宁渊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那点伤势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但他又没病,自是不想无端端的给人在身上划一道口子。

    彼此相安无事,宁渊放心了不少,随即对天刑说道:“好了,没事,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话语未落,宁渊身躯骤然一震,体内一股造化异力涌现,竟是透散着无比磅礴的生命气机,刹那行遍宁渊周身经脉,四肢百骸,随之迸发而出。

    造化异力涌现,生命气机迸发,宁渊胸膛之处随之泛起一片青色华光,竟是让他脚下那被罡风削平的山石之上,鲜花绽放,绿草蔓延,一片生意盎然。

    便是此时,华光骤现,化一道小小的身影,出现在宁渊身前,一手按住了他胸膛之中璀璨绽放的青色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