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六章:迟暮
    白‘玉’京内,云海之巅,赫见一座大殿凌驾于苍穹之上,气度恢弘,庄严肃重,上下透散着凛不可犯的律法威严,让人心中不由生出一片深深敬畏之感。

    这正是白‘玉’京之核心,法家传承圣地正法殿。

    现如今,这正法殿中,气氛肃重非常,比之以往更甚数倍,近乎凝固的空气,让人感到难以喘息。

    这其中缘由,不仅仅是因为白‘玉’京刚刚历经了一场大败,更是因为,此时此刻,本应该供奉在大殿中央,那象征着法家传承,天地征伐的至高圣剑,已然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一座空‘荡’‘荡’的天刑剑座。

    “天刑……!”

    望着那本应该供奉圣剑,现如今却是空无一物的天刑剑座,白‘玉’京诸位楼主皆是低下了头,道不出一句话语,那一身血迹未清,依旧是伤痕累累的韩阙,同样也在沉默着,让这正法殿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当中。

    自从万年前,儒‘门’纷‘乱’,各脉分离,法家也顺势分出一脉,建立了这云海仙城白‘玉’京起,这正法殿便是供奉圣剑天刑之处,亦是这白‘玉’京的核心所在。

    法家冒着儒‘门’震怒,雷霆问罚的风险,离开学海无涯,建立这云海仙城,目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蕴养这天刑剑,希望以此能振兴日渐没落的法家‘门’庭么?

    可以说,这白‘玉’京存在的意义,就是因为天刑,那参天入云的白‘玉’十二楼,日夜吸取的海量天地元气,七成都流入了正法殿***以天刑吸收,只有三成为白‘玉’京与十二楼维护所用。

    而在这白‘玉’京中,以一位大圣的大道印记为根基,又经法家历代巨子与诸位圣人维护了千万年的白‘玉’京法度,也仅仅只有三成用于白‘玉’京中,其余七成,全都用在了蕴养天刑之上。

    就这般,历经万年时光,无尽岁月,吸收了白‘玉’十二楼汇聚而来的亿万灵气,再受法家历代巨子,诸位圣人呕心沥血维护的白‘玉’京法度蕴养,这天刑剑终于走到了最后一步,即将功成圆满。

    千秋夙愿,万年心血,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将近圆满,只要跨过这最后一步,天刑剑就能可出世,从此代天立宪,执掌正法天刑,律束天下,法限众生,让法家彻底摆脱儒‘门’桎梏,晋升无上传承,成就万世辉煌,功耀千古。

    但就在这最后一步,即将功成圆满的时候,天刑,失踪了。

    此时此刻,没有什么言语,能可形容法家众人的心情,所以在这正法殿中,只有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白‘玉’京为何而存在?

    为天刑!

    白‘玉’京的一切,都是为天刑而存在的,只有天刑在,白‘玉’京方才有存在的意义,才有存在的根基。

    但是现如今,这天刑却失踪了,一旦这天刑落入他人之手,那么这白‘玉’京,这法家‘门’庭,还有他们,只怕都要随之崩溃,最终的结果,要么重新并入儒‘门’之中,要么在这神州风云,大量淘沙之中埋沉没落,甚至于烟消云散。

    这绝不是他们想要的,更不是法家想要的!

    所以这沉默只维持了片刻,片刻之后,终是有一人上前,对韩阙说道:“师尊,现如今究竟应当如何是好。”

    满是询问的话语之中,透着几分掩盖不住的慌‘乱’无措,原本这九皇之争的开启,就已经让白‘玉’京局势不稳,此时一场大败,韩阙身受重创,天刑亦是消失无踪,如此形势,纵他们是白‘玉’京十二楼主,圣人之尊,也不知道要如何应对。

    所以此时此刻,众人都将目光方才了韩阙身上,静候这位白‘玉’京之主,法家未来的巨子拿定主意,主持大局。

    听此,韩阙仍是一言不发,静静的注视着那不断汇聚白‘玉’京法度之力的天刑剑座,眸中神情变幻不定。

    许久之后,这位法家大圣方才收回了目光,轻声喃喃道:“天刑……”

    喃喃话语之中,韩阙摇了摇头,随即转过身来,向那一直躬身静候的众人说道:“湘云,你立即动身前往学海无涯,告知你师伯,让君昊出关吧。”

    “这……”

    听此,那湘云楼主先是一怔,随即不由说道:“师尊,您是想让君昊师兄回来,执掌天刑么?”

    “不错!”

    韩阙点了点头,言道:“先前天刑破开‘混’沌之时,吾就已经察觉到,天刑已然踏出了最后一步,即将功成圆满,在此之前,必须令她认主,否则的话,这天刑无主,突破桎梏之后,便会直接化天道圣剑,再也不受人为掌控,吾法家万年心血,将会就此功亏一篑。”

    “原来如此!”

    对于韩阙的话语,湘云楼主虽没有丝毫质疑,但仍是忍不住说道:“可是师尊,现如今天刑已然失踪,君昊师兄又尚在闭关之中,是否先将天刑寻回,再请君昊师兄出关?”

    听此,韩阙摇了摇头,轻声言道:“圣剑有灵,现如今天刑已将近圆满,她之所以会自主离开正法殿,是要找寻最后一分晋升之契机,亦是要选定未来的天刑剑主,若是不在此之前令她认主,那么她就会直接化天道圣剑。”

    “这……”

    听此话语,众人目光皆是一凝,神‘色’变幻。

    天刑认主!

    身为法家‘门’人,又是步入道圣之境的强者,众人自是明白这区区四字意味着什么。

    天刑剑主,法家巨子,未来的无上传承教祖,晋升那大道无上之境的契机!

    这些种种,何等‘诱’‘惑’,哪怕只是在心中想想,众人都感觉有一阵烈焰燃起,灼烧得内心炙热非常,按耐不住。

    见众人神‘色’变幻,韩阙如何不知他们心思,不由摇头一叹,轻声言道:“非是为师不公,定要君昊执掌天刑,而是这天刑为正法圣剑,已与天地正法融合,非得是至公无‘私’之人方才能可执掌,否则只会引起圣剑反噬,自戮其身,你们皆是法家‘门’人,应当明白其中道理。”

    韩阙话语虽轻,却隐隐透出了几分雷霆之意,震入众人心头之中,直让这诸位白‘玉’楼主心神一震,终是醒悟了过来,连忙跪倒在地,齐声说道:“我等魔障污心,请师尊责罚!”

    见此,韩阙摇了摇头,轻声言道:“起来吧,为师已经老了,时日无多,希望你们师兄弟日后相互扶持,共兴吾法家‘门’庭。”

    “师尊!”

    听韩阙这隐隐透着几分迟暮之意的话语,众人神‘色’一变,连忙说道:“我等必然不负师尊嘱托,日后辅佐君昊师兄,执掌天刑圣剑,助吾法家大兴。”

    “哈,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韩阙点了点头,目光一一扫过众人,最后落在那已经空缺的位置,又是一叹,言道:“从今以后,白‘玉’京只是白‘玉’京,与长生剑再无关联,切记,切记!”

    听此话语,再感受韩阙目光,众人神‘色’微变,他们自是知晓,韩阙这番话意味着什么,也是因为如此,众人又一次沉默了下去。

    长生剑,是儒‘门’在黑暗之中的利刃,亦是法家‘门’人所执掌的一口利剑。

    万年之前,儒‘门’纷‘乱’,法家分出一脉,建立了白‘玉’京,长生剑也顺势脱离儒‘门’,成为了神州之中令人闻之‘色’变的长生剑,两家同出一脉,彼此牵连之深,常人根本难以想象,现如今韩阙要斩断白‘玉’京与长生剑之间的联系,难怪众人沉默了。

    他们是这白‘玉’京的楼主,但亦是长生剑的剑主,这其中关系,牵连太多,岂能说断就断?

    见众人沉默,韩阙摇了摇头,言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未来天刑立宪,长生剑就再无存在之必要了,你们可是明白?”

    听此,众人心神一震,方才知晓自己险些步入歧途,连忙说道:“多谢师尊教诲。”

    韩阙点了点头,言道:“今日发生了这么多事,为师也累了,你们退下吧。”

    听此,众人迟疑了一阵,最终还是问道:“师尊,之前天刑似乎是随着那两人离开的,会不会……”

    韩阙一笑,淡声言道:“放心,那两人实力虽是不凡,但对上天刑,依旧没有丝毫胜算,更不可能使天刑认主,现如今只需以不变应万变,待君昊自从学海无涯归来,再以这天刑剑座将圣剑唤回,届时便万无一失了。”

    “是!”

    韩阙如此说了,众人自是不敢再有异议,只是说道:“师尊,那姜族与四大神宗之事,又当如何应对。”

    除却了天刑之外,还有一个大大的麻烦,那就是姜族与四大神宗。

    武雄身死,姬瑶宫也因此毁于一旦,姜族自是不会善罢甘休,不仅仅要找那两位神秘剑者的麻烦,也要白‘玉’京给出一个‘交’代。

    四大神宗也是如此,那太一神子之死,极有可能牵扯至三天神界,白‘玉’京若是不给出一个‘交’代,四大神宗只怕也不会轻易罢休。

    听此,韩阙却是冷冷一笑,言道:“吾说了,白‘玉’京不再‘插’手此事,姜族也好,四大神宗也罢,他们之间的恩怨,便‘交’由他们自己解决。”

    “这……”

    韩阙说得轻易,但众人却是有些无语,若姜族与四大神宗这么好打发,那么他们何须如此头疼?

    只是不等他们再问,韩阙便已拂袖回身,言道:“好了,都退下吧,从今日起,吾在正法殿中闭关,君昊未归之前,谁人都不可打扰。”

    “是!”

    听此,众人只能点头应声,退出了正法殿。

    “噗!”

    众人退去之后,韩阙面‘色’却是骤然一白,口中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一身‘精’气随之不断逸散开来,转眼之间,这位法家大圣,就变成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尽显迟暮之态。

    见此,韩阙不由苦笑,喃喃说道:“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