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明律法典
    第五百二十八章:明律法典

    姬瑶宫中,本该激烈非常的战局,如今却陷入了僵凝之态,一时之间,难分难解,不见高低。

    雷霆纵横,法网恢恢,在韩阙这位法家大圣的主持之下,那白玉法度之力已经壮大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境地,以至于这姬瑶宫内,随处可见律例法纹闪动,遍布虚空,雷霆电闪,庄严肃重。

    如此恐怖的法度雷霆镇压之下,连那原先在旁观望的诸位道圣强者,都不得不退到了姬瑶宫门庭之处,再以大道本源护持己身,才堪堪抵挡住那律例威势。

    虽还勉强能可承受,但那压力仍是沉重,望着虚空之中闪动的律法道纹,诸位道圣强者皆是面色苍白,暗自心惊。

    “这白玉京中的律法之力,竟是恐怖如斯,难怪当年儒门大兴之际,法家仍旧能可离开学海,立下这白玉京一脉。”

    “此等法度之力的根源,乃是当年那位法家巨子合道失败之后,将自身大道本源融入这白玉京而成的,传承至今,受历代法家圣人蕴养,已是壮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传说若是将其催之极限,甚至能可一现天法之能,连大圣都要避其锋芒,否则便是被雷霆镇压的下场,如今看来,这传闻怕是不虚。”

    “我等只是在旁略遭波及,便感难以承受,那白衣剑者首当其冲,仍是能与之分庭抗礼,此等能为,不愧是证道强者。”

    “只是可惜,他对上了韩圣,此刻僵凝之局,是因韩圣尚未皆尽全功,一旦这位法家大圣不惜代价,将这白玉法度之力催之极限,不知此人还能支撑多久。”

    凝望着那雷霆法网之中,仍旧凌冽无匹的剑意大势,诸位道圣强者震惊同时,更是暗自庆幸,先前自己等人没有率先出手围杀,让那四大神宗做了出头鸟,否则的话,此刻自己能否站在这里,那还得两说呢。

    众人心思如何,暂且不论,战场之中,战局仍是僵凝,雷霆法网之中,宁渊静立如渊,岿然不动,剑意成势,冲霄而起,不断将那雷霆贯穿,法网破碎。

    但奈何,那法度之力却是源源不绝,一道雷霆破灭,百道雷霆再起,将宁渊所在空间笼罩,画地为牢一般将他死死困在其中,丝毫不给他突破的机会。

    对此,宁渊剑势虽是凌厉无双,但也无可奈何,这韩阙大圣之身,修为惊人,实力雄厚,此刻又是在白玉京中,牵动那白玉京蕴养万年的法度之力,真正是浩瀚如海,连绵不绝,任由宁渊剑势如何凌冽,也破不了这雷霆法网。

    同样,这白玉法度之力虽是浩瀚,韩阙大圣之能为亦是惊人雄厚,但这终究只是人法,威能有限,面对宁渊那凌厉至极的剑势,也是无可奈何。

    正是因为如此,战局才会一直僵持不下,难分难解。

    若是一直这么僵持下去,败的必然是宁渊,因为他需以一人之力,对抗韩阙这位法家大圣,还有这白玉京中浩瀚无尽的法度之力,相互消耗之下,最后支撑不住的肯定是宁渊。

    然而对此局势,宁渊神情依旧平静,不见波澜,反倒是韩阙,此刻已微微皱眉,眸中泛起了一丝不耐焦躁之色。

    原本以韩阙大圣之心境,纵是坐关百年,也可心如止水,不见波澜,但先前宁渊那一番话语,却让韩阙心中升起了几分躁乱。

    这非是宁渊言语挑动之能如何了得,而是因为韩阙心中有缺,蕴魔在内。

    为当世法家之首,韩阙向来秉承法家理念修行,以维护法度为己任,刚正不阿,至公无私,对人对己,都没有丝毫偏薄。

    正是因为如此,白玉京才有如今声名,法度如铁,犹若雷池,纵是圣人亦不敢逾越半分,韩阙也因此步入大圣之境,法家韩圣之名,威震神州,不逊先祖韩非。

    可纵是如此,韩阙也不得不面对,如今这混沌乱世,天下无法的世界,这对于法家修行者来说,是一重跨不去的阻碍,一道越不过的天堑,修为越是高深,影响越是巨大,最终甚至有演变成心魔的可能。

    正是因为如此,千年来,韩阙都未曾踏出过白玉京一步,是不愿面对这混混浊世,亦是不愿面对自己心中魔障,所以才只在这白玉京中,维持白玉京之法度,希望以此化去心魔。

    但可惜,心魔心魔,不是逃避便可以化消的,千年来,未出白玉京一步的韩阙,不仅仅没有半分进境,反而魔障越重,今日更是被宁渊一句话语点破,震动心神,魔障骤起。

    不公不正,何来正法无私?

    天下混沌,怎不见正法雷霆?

    何为法,为何律,只敢惩庶民,不敢罚权贵,这般的法,也能叫法么?

    天道至公,以万物为刍狗,既不能一视同仁,有何资格带天立宪,带天执法?

    句句话语,声声质问,内心之中的魔障,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加重,直让韩阙心中焦乱如麻,眸中更是泛起了丝丝血光,隐有入魔之趋势。

    “不能在这般下去了,否则吾之道心……!”

    心知不妙,韩阙眼神一凝,当机立断,不再拖延。

    “天地正法——俱五刑!”

    随着韩阙一声厉喝,虚空之中律例法纹闪动,凝现五字,当空而起。

    墨!

    劓!

    膑!

    剕!

    宫!

    正是法家上古神通——俱五刑!

    五字一出,虚空之中律例如雷,凝化成五件刑具,一件接连一件,尽数加诸宁渊之身。

    “无法之法,何能掌刑。”

    五刑临身,宁渊却是发声一笑,手中青莲剑歌之上,化出一坛剑酒,也不理会那降下的五刑之具,张口痛饮。

    酒香飘散,在这战场之中显得分外突兀,佳酿入口,更使得眸中剑意凌冽,那一株青莲之影随之丈丈拔高,声声剑吟铮鸣之间,剑气纵横,尽碎五刑之具。

    眼见俱五刑接近无功,韩阙目光一冷,当即一步踏出,冷声厉喝:“大辟——斩!”

    厉喝之声,犹若雷霆,金色律法道纹之中,一口刑罚之刀骤然凝现,向宁渊悍然斩下。

    大辟,谓死刑,乃是最重刑罚之一,亦是这法家刑罚神通极招,大辟一出,律法如刀,斩鬼神,诛妖邪,判天下。

    只见那一口刑罚之人横空而出,刀斩虚空,雷霆法度之力加持,纵是神魔见之亦要胆寒。

    然而却见宁渊冷冷一笑,青莲剑歌铮鸣而起,斩出一道璀璨至极的剑光,悍然迎向那一口刑罚之刃。

    “轰!”

    下一瞬,双锋交错,震起一声轰鸣巨响,虚空之中的律例法纹,轰然崩碎大片,混沌之间的青莲剑影亦是微微一颤,落下一片莲华。

    璀璨剑光,刑罚之刃,于交错之间断裂崩碎,寸寸湮灭的华光之中,宁渊身退三步,韩阙躯体一震。

    极招对撼,竟又是平分秋色,不见高低。

    “这……!”

    见此一幕,近乎退出姬瑶宫的诸位道圣强者神色不由一变,满目惊骇。

    “连大辟之刑都已动用,竟然仍是奈何不得此人!”

    “五刑之法,为法家至高神通之一,上古之时,不知有多少邪魔亡于五刑之下,对上此人,仍是占不到半分优势,那证道之能,当真强横至此么?”

    “这般下去,韩圣要么继续拖延,徐徐图之,要么就是动用那……”

    诸圣心中思量之间,战场之中,骤见韩厥纵身而起,立于虚空之间,大袖飘飘,气度威严,汇聚浩瀚白玉法度之力于一身。

    “明律法典!”

    只听一声沉喝,浩瀚法度之力汇聚,竟是在虚空之中凝现出一部金色法典,庄重威严,透散着犹若雷霆一般的法度之力。

    这法典之中的法度之力,比之先前的白玉法度,更见数倍威势,庄严至极,神圣伟岸,雷霆闪动之中,还隐约可见一道龙影长啸,环绕法典遨游。

    龙脉之力!

    圣皇龙脉之力!

    那原本霸道无匹,禁绝万法,唯我独尊的圣皇龙脉之力,竟是与这一部法典融为了一体,不断加重这法度之力。

    见此一幕,观战诸圣,目光皆是一凝。

    “果然!”

    “法家圣物,明律法典!”

    “上古三皇五帝亲令立宪,汇聚人道气运,圣皇龙脉而成的明律法典!”

    眼见韩阙现出这法家圣物,诸位道圣强者皆是死死注视着战场之中,他们知晓,这一战,很快就要分出胜败了。

    这明律法典,为法家圣物,现出法典,便能重现上古法家律例,由那人族圣皇立宪而成的君法皇权。

    这法家之法,能可分为三等,一为人法,这是一地之法,由人而立,众人遵循,白玉京之中的法度,便是人法。

    二为地法,乃是皇者亲授,君权立宪,为一国皇朝之法度,上古法家巅峰之时,便是得三皇五帝亲命,执掌此等法度,律束天下。

    三为天法,亦是法家至高之境,判神鬼,审仙魔,天道至公,正法无私。

    此时此刻,韩阙虽未能执掌天法之力,但凭借这明律法典,他足以将那为人法的白玉京法度化地法,重现上古法家之威,君权立宪,律束天下。

    凭此法度,纵是同为大圣,韩阙也能借助白玉京之力与明律法典之能,将其一力镇压。

    如此一来,此战胜败,还需多言么?

    “天地正法!”

    只见韩阙手执法典,欲施君法皇权之能,将眼前敌手镇压。

    但却不想,正法未出,姬瑶宫外,陡见风声怒啸,剑光如海,横空而至。

    忘川三途说

    之所以有那么多法家律法的描述,不是我要谁,而是因为后面我要出……那个你们懂得,顺便说一下,明天上推荐,三更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