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炽风!
    剑歌凌冽,青锋三尺,‘欲’撼森森例律,雷霆法度。

    如此一幕,看得满场骇然,道道目光凝望着场中剑者身影,透着掩盖不住的惊惧与敬畏,尤其是那姜瑶与太一神子,更是不由惊退数步,面白如纸,不见血‘色’。

    “此人当真要与韩圣正面硬撼?”

    “原本九皇之争将至,白‘玉’京本不愿卷入这漩涡之中,因此之前韩圣虽是心生怒焰,但也并未真正想要此人‘性’命,可现如今,这人口出狂言,辱及法家之名,韩圣震怒之下,怕是要下杀手了。”

    “此时此刻,做出这等举措,当真是万分不智!”

    “一步走错,万劫不复,纵是他剑道修为非凡,但到底未能越过三厄之劫,如何是韩圣的对手,更不要说此刻还是在白‘玉’京中,那明律法典一出,谁人能与这雷霆法度抗衡?”

    眼见宁渊剑锋直指韩阙,一旁观望的诸位圣人神‘色’皆是一变,目光在宁渊与韩阙之间来回游转,心思更是变幻不定。

    虽说之前,宁渊展‘露’出了极其强横的实力,先败武雄证道圣体,后破四大神宗围杀之势,瞬杀法尊,惊得诸圣不由胆寒。

    但纵是如此,众人也不相信,宁渊会是韩阙的对手。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韩阙是大圣,法家大圣!

    踏过三厄之劫,大道修为圆满,真正步入大道圣境者,方才能可位尊大圣,这般的强者,足以扶起一方顶峰传承,威服四方,镇压千秋底蕴。

    而这法家以法为理,有带天立宪行刑之能,专主攻伐镇压之术,其战力在同境修者之间,不说冠绝天下,但也决计是顶峰之列。

    这韩阙为法家大圣,身聚天下律法之气,一言可动天法地宪,诛神鬼,镇仙魔,万邪尽扫。

    面对此等雷霆法度,纵是在场诸位圣人也不敢与之抗衡,否则就是被一言镇压的下场。

    这白衣人虽是以剑证道的强者,一剑之威,连武雄证道圣体都难以匹敌,但对上韩阙这位法尊大圣,依旧没有多少胜算,甚至连逃离的机会都万分渺茫。

    所以此刻,在场诸圣心中皆是认为,宁渊这剑指韩阙之举,实在太过不智,不仅仅惹怒了这位法家大圣,还将自己最后一条生路给彻底堵死了。

    纵是白‘玉’京与法家不愿卷入九皇之争这场纷‘乱’风云,但面对这等挑衅,韩阙身为法家大圣,焉能不正法家威严?

    果不其然,面对那凛凛剑锋,惊怒‘交’并的韩厥目光一寒,厉声喝道:“白‘玉’京中,岂容得你如此放肆!”

    “天地正法!”

    只听韩阙冷声一喝,虚空之中雷霆骤现,那一道道律例法纹,化了道道金‘色’雷霆,‘交’错,犹如一张雷霆法网一般向宁渊笼罩而去。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漫天金‘色’雷霆降下,将十方空间笼罩禁锢,雷霆未至,便已让众人感受到一阵沉重至极的压迫之感,犹如先前那圣皇龙脉镇压一般,甚至还尤胜一筹。

    这便是法度之力,天法地宪,律束众生,若是能可将其修炼至天道至公,正法无‘私’之境,那么这法度威能,甚至还要胜过那圣皇龙脉几分。

    不见那法家圣典之一韩非子中有云:法不阿贵,绳不挠曲。法之所加,智者弗能辞,勇者弗敢争。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

    天道至公,正法无‘私’,纵是天子犯法,亦与庶民同罪,这才是法之极致,至公无‘私’之境。

    只是可惜,自从法家立下传承起,皆是以君立宪,以权立法,因此从未有一人真正达到这天道至公,正法无‘私’的境界,以至于三皇五帝逝去之后,法家随之没落,不得不并入儒‘门’‘门’庭之中。

    现如今这韩阙也不例外,此刻他虽是修炼天地正法,但所动用的法度之力却是白‘玉’京的法度律例,而非天法地宪,甚至连那君宪皇法都不如。

    虽然这白‘玉’法度远不如真正的正法,但韩阙却是不折不扣的法家大圣,此刻又身处于白‘玉’京中,得到这白‘玉’法度之力加持,以至于此刻他天地正法之能,已经堪比那君宪皇法,比肩上古法家圣贤。

    凭此一点,韩阙就足以担当这法家巨子之位。

    而此时此刻,面对这位法家大圣催动的律法雷霆,宁渊亦是感到一阵恐怖压力临身,抬头望去,映入视线之中的景象,皆然是那法度雷霆,便连周遭虚空也被一道道律法之纹彻底封锁,根本望不到丝毫出路。

    然而见此,宁渊却是冷冷一笑,手中青莲剑歌长啸一声,再引万剑争鸣铿锵,剑意成势,赫然化一道青莲虚影。

    青莲扎根于‘混’沌之中,十二莲‘花’盛开绽放,无匹剑意而出,将那一道道金‘色’法度雷霆悍然撕裂。

    证道之剑对天地正法!

    “轰!”

    只听一阵轰鸣巨响接连不断,虚空战栗,风云错‘乱’,连这姬瑶宫都随之震动了起来,惊得周遭众人神‘色’骇然,满目无措。

    一旁观战诸圣见此,急忙出手,‘欲’要稳定四方空间,但方才动,诸圣却是骇然惊觉,此刻这虚空之中,处处皆是法度笼罩,律例禁锢,纵是他们圣人之尊,此刻也动用不得几分能为。

    这等层次的战斗,已非他们能可‘插’手的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诸圣虽是心有不甘,但也只能无奈接受,打消了继续出手维护空间稳定的想法,转而向众人言道:“众人速速退出这姬瑶宫!”

    听此,同样是神情惊惶的太一神子也回过了神来,连声说道:“不错,尔等在此,韩圣心有顾忌,难以拿下这凶徒,所有人马上退出姬瑶宫。”

    说罢,太一神子就直接转过了身,化一道神光向姬瑶宫外飞去,那四大神宗之人见此,想也不想的就跟上了太一神子的脚步,迅速的扯出了姬瑶宫。

    见此一幕,还有些惊‘乱’仓皇的众人方才回过神来,纷纷往姬瑶宫之外飞去,丝毫不敢多做停留,生怕一个不好,就成了这两位圣道强者大战之下的炮灰。

    不过片刻之间,这不久之前还盛况空前的瑶池仙会,就变得空空‘荡’‘荡’起来,数万人尽数扯出了姬瑶宫,连那身为姜族帝‘女’的姜瑶都不例外。

    唯一还敢停留在姬瑶宫内的,就只剩下十余位道圣之境的强者,他们虽无能‘插’手这样的战斗,但抵挡战火余‘波’还不是什么问题。

    正是因为如此,诸位圣人才没有离开,而是停留在这姬瑶宫中,观看这一场千年难遇的圣道之战。

    诸圣紧紧关注,而战场之中却是渐入僵持之境,金‘色’雷霆璀璨,青莲锋芒,法网恢恢不漏,剑势破云穿霄。

    一时之间,战场格局,难分难解,不见上下。

    对此,诸圣没有太过惊讶,虽然他们知晓韩阙占据绝对优势,甚至可以说是胜券在握,但宁渊也不是弱者。

    他会败,可不会败得那么快。

    就如若千年之前,天地决上,以力证道,圣体无双的武雄对上那道‘门’三巅之主,同样是大圣强者的天绝道主之时,不是也一样力战了九天九夜,方才堪堪分出胜负么?

    韩阙虽是法家大圣,但与那道‘门’三巅之一的天绝道主相比,仍是略逊一筹,而宁渊能可一剑斩破武雄证道圣体,纵是胜不过全盛时期的武雄,也必是在伯仲之间。

    所以韩阙虽占优势,但一时之间也难定胜败。

    知晓其中缘由,诸圣并未焦急,注视着战场,领会这两位圣道强者手中玄妙。

    而此时此刻,已然扯出姬瑶宫的众人,并未就此离开,而是汇聚在姬瑶宫外,等候着这一战的结果。

    唯有那太一神子,冷冷扫视了姬瑶宫一眼之后,便化了一道神光,直往白‘玉’京外飞去。

    “神子!”

    见此一幕,在场众人皆是一惊,但还未来得及出声阻拦或者挽留,那一道神光便已消失不见。

    “这太一神子就如此离开了?”

    “看他那模样,说不定已经被吓破了胆,毕竟方才那人可是点名要他的人头呢。”

    “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如今韩圣亲尊驾临,那人纵是有通天之能,又能掀起什么‘浪’‘花’来,这太一神子是真正被吓破了胆,还是认为韩圣都奈何不得那人。”

    ……

    众人暗自议论不断,但那太一神子却是听不到了,或者听到也不会做丝毫理会,此刻他只想马上离开这白‘玉’京,赶回太一神宗,确保自己的安全。

    不错,就如若众人所说的那般,他怕了,虽然韩圣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但每每想起那人方才的话语,太一神子心中就会感到一阵惊惧不安。

    心中的不安与恐惧,让太一神子不敢将自己的生死放在韩圣身上,所以他选择离开,只要离开了这白‘玉’京,回到太一神宗,他才能确保自己绝对的安全。

    所以太一神子,根本不去理会众人如何议论,身化神光飞纵,片刻之后便来到了白‘玉’京城‘门’之前。

    望见白‘玉’京城‘门’,太一神子有些惊惶的内心方才镇定了些许,只要离开了这白‘玉’京,他就能直接动用‘混’沌权能,虚空挪移,迅速的赶回太一神宗,届时再请神宗强者出山,将那宁渊与那白衣剑者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

    想到这里,太一神子眸中泛起了一片冷厉杀机,神光破空而出,直往白‘玉’京城‘门’飞去。

    便是此时,白‘玉’京外,赫见狂风怒啸,一道炽‘色’流光随风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