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二十四章:律法无私?
    姜瑶与太一神子退至一旁,诸圣亦是没有多做言语,静望着韩阙,等候这位法家大圣,同时亦是这白‘玉’京的裁决。

    法家,乃是白‘玉’京之主,而韩阙为当今法家一脉的领军者,未来更是要登位法家巨子之人,必然要以身则,维护这白‘玉’京的法度威严,绝无半点容情或者退让之可能。

    而那白衣剑者,乃是以剑证道的人物,剑之道,在于那一往无前,势出无回,无物不斩的气魄,今日他既是提剑亲上这姬瑶宫,点名要那太一神子的人头,又岂有轻易退却之理。

    双方皆是不退,那必将爆发一场冲突,甚至一场大战,届时……

    心思之间,众人眼神顿时一凝,悄然往后退去,又是清出了一大片空间,划入战场之列。

    众人如何,韩阙没有在意,更没有理会,冷眼注视着宁渊,眸中似有雷霆闪动,法律如电,震慑人心。

    大圣之势,法度威严,只是一道眼神,就让战场众人感受到了一阵难以形容的压迫,纵是那诸位道圣之境的强者,也不敢与之触碰丝毫。

    然而宁渊见此,神情却是依旧平静,那迎上韩阙视线的目光,更是犹若天渊一般,不见丝毫‘波’澜。

    法度如雷,剑意如渊,一时之间,两人之势竟是分庭抗礼,不相上下。

    “嗯!”

    见此一幕,韩阙目光微微一凝,冷声言道:“这般的剑意,难怪能可悄无声息的潜入白‘玉’京。”

    虽然无人胆敢明说,但如今许多人心中,都是认为白‘玉’京别有所图,否则的话,先前姬瑶宫出事之时,闹出了如此之大的动静,为何白‘玉’京之人迟迟不见现身?

    直至武雄战死,太一神子命悬一线,局面即将失控的时候,这白‘玉’京方才姗姗来迟,这分明就是故意拖延,冷眼旁观。

    众人这般心思,自是逃不过韩阙之眼,让这位法家大圣心中震怒不已,却又无法宣泄。

    别有图谋?

    这白衣人杀上姬瑶宫,掀起了一场风‘波’干戈,将这九皇之争的局势搅得更是‘混’‘乱’,这对于白‘玉’京而言,有什么好处,又有什么值得白‘玉’京图谋?

    白‘玉’京,是真的没有发觉这白衣人入城,并且还杀上了姬瑶宫。

    这原本是不该发生的事情,毕竟这白‘玉’京中有律例法度笼罩,任何一位步入道圣之境的强者步入城内,皆逃不过这法度监察。

    但这白衣人却是例外,此人以剑证道,其剑意已成大势,凌厉至极,锋芒无匹,这白‘玉’京的法度律例根本难近其身,更不要说监察了。

    正是因为如此,白‘玉’京丝毫没有察觉到此人入城,而那姬瑶宫又有圣皇龙脉之力笼罩,将一切法度之力屏蔽在外,其中发生了什么,白‘玉’京又怎能知晓?

    直至武雄与宁渊一战,再现证道圣体之能,璀璨圣光冲入天际之时,白‘玉’京方才察觉了什么,当这韩阙匆匆赶到之时,局势便已如此了。

    知晓其中缘由之后,韩阙心中更是震怒,冷然注视着宁渊,眸中似有雷霆奔腾,厉声喝道:“不管你是何人,白‘玉’京有白‘玉’京的法度,你在此行凶,白‘玉’京容不得你,老朽身为法家之人,有责维护律法森严,束手就擒吧!”

    厉喝之间,但见虚空之中,金‘色’华光璀璨绽放,道道例律法纹再次浮现,刻画在虚空之中,犹如一般律例法典,庄正威严,凛不可犯。

    然而宁渊见此,却是放声一笑,言道:“白‘玉’京的法度,不过一层遮掩布罢了,何必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嗯!”

    这番话语,让韩阙目光一凝,眸中雷霆再盛三分,一片怒火随之奔涌而出,喝道:“竖子,你胆敢口出狂言,辱吾法典,罪在当诛!”

    话语之间,那一片璀璨金光之中,律例法纹凝聚化现,字字如山,重逾万钧,雷霆镇压而下。

    却见宁渊静立不语,身姿若渊,骤起无上剑意,万剑争鸣之间,凌厉剑势冲霄而起,直入苍穹,顿时将那镇压而下的律例法纹悍然贯穿。

    见此一幕,韩阙神‘色’微变,心中暗道:“此人剑意,竟然凌冽如斯,难道……”

    便是在韩阙心中惊疑不定之时,忽闻一声冷笑,宁渊言道:“你行为不端,无公无正,自辱法家之名,与吾何干?”

    “嗯!”听此话语,韩阙目光一凝,心中怒意炽盛,但最终还是强压了下去,冷声喝道:“老朽如何无公,如何无正?”

    听此,宁渊一笑,言道:“不知法家法典之中,杀人,当以何罪?”

    韩阙神‘色’冷然,喝道:“死罪,当诛!”

    “哈,果真是明正典刑。”宁渊轻声一笑,望向那太一神子,言道:“此人欠吾好友一条‘性’命,以命偿命,可是天经地义?”

    “你……!!!”

    听此话语,韩阙身后的太一神子面‘色’一变,满目惊骇,不由失声言道:“韩圣,莫要听此人空口胡言。”

    见这太一神子如此惊惶,韩阙眉头一皱,没有理会,只是向那宁渊言道:“你与太一神宗之恩怨,白‘玉’京能可不做理会,但你今日入城,上姬瑶宫行凶,便是触犯了白‘玉’京法度,吾自是不能容你。”

    话语声声,犹如雷霆厉喝,丝毫不因宁渊言语而改。

    然而宁渊听此,却是不由一笑,言道:“那便是说,你如今要执行的乃是这白‘玉’京之中的法典?”

    韩阙冷声回到:“不错!”

    这话语虽仍是沉稳如山,但其中却隐隐透着一丝他人难以察觉的无奈与黯然。

    法家学说,乃是以法治国,以法律天,君在上,权御天下,法为典,律束众生,天上地下,皆有法度,犹若雷池,不可触碰。

    这就是法家学说,亦是所有法家之人的修行理念所在,但奈何理念只是理念,三皇五帝之时还好,仰仗君权,法度如铁,自是无人胆敢犯禁。

    可三皇五帝逝去之后,人皇之位一直空悬高挂,再无一人能执掌那皇者权柄,君临天下。

    皇者无位,辉煌帝朝更是已成过往云烟,没有这皇者君权,仅凭法家传承,如何维护这天下法度,森严律例,这天下各大传承,又有谁愿意被这无端律法所束。

    正是因为如此,曾经能与儒‘门’并肩的法家,才会走向没落,最终不得不并入儒‘门’‘门’庭之中。

    到现如今,这法家能可维持的法度,也就只存于这白‘玉’京中,出了白‘玉’京,哪管你杀人如麻,**掳掠?

    身为当今的法家领军者,未来的巨子圣贤,韩阙对此一直是耿耿于怀,但却又无可奈何,这天下大势,岂是他一人能改?

    不过也是因此,如今的韩阙,更是注重这白‘玉’京法度,因为这不仅仅是白‘玉’京的根基,更是法家的传承理念。

    外界之事,他也许管不得,但是在这白‘玉’京中,法度雷池,触者必亡。

    见韩阙义正言辞,凛不可犯,宁渊却是冷然一笑,言道:“所以吾说了,这白‘玉’京之法度,不过只是一层遮羞布罢了,若真正执法无‘私’,昨日姬瑶宫中,众目睽睽之下,太一神宗以势欺压一‘女’子,甚至危其‘性’命,怎不见白‘玉’京法度公正,十二楼主之一,百里惊鸿竟为长生剑主,屠戮无数,怎不见白‘玉’京无‘私’。”

    “你……!!!”

    听此话语,纵是韩阙也不由勃然‘色’变,惊怒‘交’加,却是道不出半句话来。

    “无公无正,那要这法度何用?”宁渊冷然一声,手中青莲剑歌剑锋直指,向那韩阙言道:“还是拿实力说话吧,今日便看看,你之法度,能不能挡住吾之剑锋,保下那人‘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