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侠客行(二)
    剑光,血染长空,不过转眼之间,这五人围杀之势,就犹如黄河决堤一般,轰然崩溃,再难挽回。。: 。

    身受重创的神将主骇然惊退,使得正面直迎那凌厉剑锋的法尊一臂被斩,断臂抛飞,鲜血喷涌之间,那一道璀璨剑光仍是去势不减,横空直取。

    一臂被斩,此刻正是惶然惊退的法尊,只感觉一股凌厉至极的剑势‘逼’面而来,至绝剑光,璀璨夺目,震撼心神。

    剑锋‘逼’命,步陷死关,退无可退,避无可退的法尊,不得不在这绝境之中动用了最后的底牌,仅剩下的一只手臂探出,五指之上刹那迸溅出五道璀璨至极的光芒。

    华光璀璨,赫是青、黄、赤、黑、白五‘色’,其中更是可见五道截然不同的道纹流转,牵引天地五行之力。

    这正是法尊的本命神通——五‘色’神光。

    叛出北域,投入太一之神麾下后,法尊舍弃武道,转修术法神通,又得太一之神赐下远古妖神孔雀的一滴‘精’血,明悟五行之道,采天地五行之‘精’,苦修近万年,方才修成了这五‘色’神光。

    虽然法尊修成的五‘色’神光,只是后天五行,难比那远古妖神孔雀能可刷尽万物的先天五行神光,但威能依旧不凡,凭此法尊度过了圣道五灾,得双厄圆满,纵是在神州诸多圣人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如今死关在前,剑锋‘逼’命,法尊只能不顾体内大道本源消耗,催动这五‘色’神光,‘欲’要以此挡下这绝命一剑。

    只见那青黄赤黑白五‘色’神光绽放,其中金木水火土大道神纹流转,化为五行之势,将那一道剑光笼罩在内,不断冲刷,‘欲’要将其磨灭在这五行之间。

    然而下一瞬,却闻……!

    “铮!”

    一声铮铮剑鸣,剑意迸发,直贯云海,势冲霄汉,五‘色’神光之中,一剑而出,璀璨至绝,凌厉无双。

    先前说了,这时的宁渊,防御力量相对薄弱,这不仅仅是因为此刻他只是分身降临,更是因为青莲剑仙这一张英雄卡,根本不‘精’于防御。

    剑者,锋芒直取,凌厉无双,向来只善攻,不散守,剑锋出鞘之时,当要有一往无前,斩天断地的气魄。

    身为剑道之巅,剑中之仙,李白所修的剑意更是如此,千军万马也好,帝王诸侯也罢,哪怕就是天拦地阻,山海在前,吾之一剑,何物不破?

    此时此刻,动用了这一张英雄卡的宁渊,自也继承了这般的剑意,剑之锋芒,势出无回,无物不破,纵是面对先前武雄那证道圣体绝巅一击,宁渊也是一剑,以攻对攻,一战决胜。

    若非如此,现如今宁渊不过一具分身在此,纵有英雄卡之力加持,防御也是极其薄弱,如何可能承受了武雄圣体倾力一击之后,仅仅只是本源损伤些许而已呢?

    薄弱的防御,便用极端的锋芒弥补,只要将一切攻势尽数斩破,那么这‘肉’身防御如何,也就无关紧要了。

    现如今也是如此!

    这证道圣体巅峰之能,尚且挡不住宁渊剑锋,此刻这区区后天五行,还未完整的五‘色’神光,又算得什么。

    只听铮铮剑鸣长啸之间,青莲剑歌长啸而出,凌厉锋芒,刹那将那神光贯穿,五行破碎,之后更是余势不减,直取法尊而去。

    “怎会!!!”

    眼见五‘色’神光被宁渊一剑‘洞’穿,法尊不由失声,神‘色’骇然,本能‘欲’要退却,但却已来自不及。

    神光被破,五行崩散,这般反噬冲击身躯之下,法尊只感体内气血‘激’‘荡’,真元翻滚,连那一身根基所在的五行本源都开始紊‘乱’了起来。

    而就在此时,那一道剑光已是横空而至!

    这要身受反噬,行动都变得艰难不已的法尊,如何抵挡,如何闪避?

    他甚至连那一声向太一神子等人求救的呼喊都未能发出,那一道璀璨至极的剑光便已贯入了他的眼眸,贯入了他的心神,贯入了他的躯体之中。

    “噗!”

    一剑,血光凄厉,法尊艰难的低下头来,映入他视线之中的,是一口长剑,三尺青锋,此刻染上了点滴鲜红,那凌厉剑锋,更是深深的没入了他咽喉之中。

    “你……!!!”

    感受着那难以形容的痛楚,法尊艰难的张开口,‘欲’要说出什么,但方才吐出一字,眼前视线便骤然扭曲了起来,死亡的黑暗,犹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将一切吞噬淹没,沉入幽冥。

    “砰!”

    只听一声轻响,法尊的躯体重重的倒在了地面之上,鲜血横流之间,生命气机悄然消逝,更见五道神光逸散而出,重归天地之间。

    不过眨眼,不过瞬息,这一位曾经名动北域,现今同样扬名神州的法尊,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法尊!”

    “老祖!”

    见此一幕,满场骇然,太一神子注视着法尊倒在血泊之中的尸身,眼眸之中是一片难以形容的惊骇与恐惧,那神将主,墨韵空,岳天子三人也是一般的神情,甚至还更为惶恐几分。

    法尊死了。

    就在他们面前,不过十步之间,但他们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法尊血溅当场。

    不错,是不能,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方才所发生的的一切,话语说来虽是极长,但实际上不过只在一瞬之间,从神将主惊惶而退,到法尊一臂被斩,神光被破,命陨当场,都只在这一瞬之间。

    太一神子四人,根本来不及驰援,那人的剑,就已经刺入了法尊的咽喉,一击取命。

    让四人无法接受,难以置信的同时,心中更是升起了一片难以言喻的惊骇与惶恐。

    五人之中,忽略掉这修行神魔之道的太一神子,就当属法尊实力最为强悍,不仅仅武道踏入了神武之境,更修得五行神通,度过了五灾之劫,踏入双厄圆满境界,远非神将主,墨韵空,岳天子三人能可相比的。

    但是现如今,这位五灾劫消,双厄圆满的强者,都抵挡不住那人一剑,转眼之间就成了一具冰冷尸身。

    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若易地而处,换成他们面对那一剑,此刻又会是何等结果?

    心想至此,太一神子四人神‘色’又是一变,满目惊惧之间,脚步不由往后退去。

    先前他们之所以胆敢出手,是因为武雄拼死一战,依靠这重归巅峰的证道圣体,倾力一击之下伤了宁渊。

    虽然不知宁渊伤势多重,但那武雄证道圣体爆发出的恐怖威能,众人皆是看在眼中,这宁渊与其正面对撼,伤势必然不轻。

    正是认定了这一点,再加上那大道印记的‘诱’‘惑’,神将主,墨韵空,岳天子三人才会答应太一神子与法尊的提起,五人联手,‘欲’要趁着宁渊受创之际将其斩杀,夺下大道印记。

    五人联手,本是一场环环相扣的杀局,但却不曾想在最为关键之处出现了意外,宁渊的确受创不错,但那剑锋的凌厉却并未因这点伤势而降低,正面首攻的神将主被一击即溃,使得整个战局彻底崩溃,转眼之间,法尊血溅三尺,命亡当场。

    有这般鲜血淋漓的先例在前,太一神子四人哪里还敢继续动手,心中骇然之间,已是不由升起了退离之意。

    可就在四要退离之时,宁渊骤然回身,冷眼望向那太一神子,言道:“吾应允过一人,要拿你这颗人头,现如今是该允诺了。”

    听此话语,太一神子面‘色’一变,不由失声道:“是你!”

    虽已过了三年时光,但显然,太一神子仍是无法忘记,在那天音阁雪峰之中,那将他命魂分身一剑斩灭之人。

    旧恨新仇,却难以牵动怒火,反而是带来无边恐惧,但好在犹存几分理智,太一神子并未就此溃逃,而是高声叫喊了起来:“诸位还不出手,难道任由这凶徒在姬瑶宫中大开杀戒么。”

    这一声话语,自不是向那已经肝胆俱裂,战意崩溃的神将主三人说的,而是向战场之外冷眼旁观的诸位圣人,尤其是那剑夫子,笑佛陀,脱天峰主这三位大教圣人。

    太一神子知晓,面对这如此恐怖的对手,仅凭自己与神将主三人,根本不是敌手,纵是逃,也未必能逃出生天,所以此刻唯一的生路,便是鼓动在场诸位一同出手,尤其是那三位大教圣人,不仅仅都是双厄圆满的强者,更出身大教‘门’庭,实力深不可测,三人联手必然能可挡住那人,这样他才有可能逃得一命。

    然而面对太一神子的呼救,在一旁观战,并且还隐隐形成外围之势的诸位圣人,不仅仅没有任何出手的意思,反而还悄然退散开来,使得方才诸圣各镇一方的外围杀势,刹那消散不见。

    不仅仅是场外诸圣,就连神将主三人,也悄然退出了战场,神‘色’惊惶的往姬瑶宫之外逃去。

    “你们……!”

    见此一幕,太一神子面‘色’铁青,惊怒‘交’加,但还不等他宣泄心中的怒火,虚空之中便听一声剑‘吟’铮铮,一道璀璨剑光,横空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