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围杀(第二更)
    尘烟滚滚散去,其中身影渐渐清晰,相对的两人,一者圣体华光璀璨,一者剑意凌冽无双。

    谁胜了?

    这是此刻众人心中唯一关注的问题,也是将决定这一切要如何落幕的答案,在场众人,无论是那一方传承之主,还是潜龙天骄,少年英杰,此刻目光都凝住战场之中,两人身影之上。

    “砰!”

    下一瞬,只听一声沉闷重响,那一具雄伟如山的身躯,轰然倒塌在地,半跪的躯体之上,一缕缕金‘色’华光逸散而出,在虚空之中寸寸湮灭开来。

    见此一幕,众人面‘色’不由一沉,那姜瑶更是直接瘫倒在了地面之上,面如白纸,苍白得不见丝毫血‘色’。

    就连诸位圣人见此,也不由得深深一叹。

    胜败已分!

    “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此时,却听一声大笑响起,半跪在地的武雄,没有理会自己那飞速黯淡下去的证道圣体,双眸凝望着眼前的人,轻声言道:“这一战,总算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轻笑声声,话语平静,犹然带着几分回味,几分解脱。

    见此,宁渊没有言语,只是将青莲剑歌收入了剑鞘,随即探手抹去了‘唇’边一缕鲜红血迹。

    他受伤了。

    方才那一战之中,不惜以本源耗尽为代价的武雄,重现了那证道圣体巅峰的力量,倾力一击,迸发出难以想象的伟力,大圣之下,近乎无人可挡。

    而现如今宁渊的这具躯体,并非是他原身本尊,而是承载了英雄卡力量的战魂分身,由宁渊体内创生之源为主要力量凝聚而成的战魂分身,虽然足以承载这青莲剑仙的力量,但在‘肉’身体魄之上还是相对薄弱了许多。

    这也就是为什么,先前面对武雄的霸道攻势,能可将宁渊震退数丈,单论防御,这时的宁渊真正不强。

    正是因为如此,面对武雄重入巅峰的证道圣体倾力一击,宁渊受伤了。

    一具真元凝成的分身,体内本没有鲜血流淌,唯有这躯体本源之中,方才蕴含着宁渊的一份‘精’血,先前那一缕被宁渊拭去的血痕,便是他这具分身本源受创的证明。

    这样的伤势决计不轻。

    不过相对于此刻的武雄来说,却是有些不值一提了。

    在武雄身躯之上,一道深深的剑痕,贯穿了他的‘胸’膛,此刻正有一缕缕有如黄金一般的圣血自从其中流失,那是武雄体内最后的本源力量,亦是这一具证道圣体的根基所在。

    随着这黄金圣血的流逝,武雄躯体之上的光芒也渐渐的黯淡,满头黑发也化了苍然之‘色’,不过转眼之间,方才还犹如战神一般伟岸的他,又一次回到了之前那白发苍苍,腐朽迟暮的模样。

    然而对此,武雄却是浑不在意,因为这些对于此刻的他而言,已经不再重要了,唯一还让他有所牵挂的,只有一人而已。

    注视着眼前的人,武雄面‘色’泛起了一丝轻笑,言道:“这一战,是吾败了,昨日之事,既是由吾而言,也该由吾担下,还请阁下不要为难帝‘女’。”

    听此,宁渊没有言语,只是向武雄点了点头。

    “多谢!”

    见宁渊点头应允,武雄不由一笑,心中放下了那最后的一丝牵挂与担忧,一片平静之间,缓缓闭上了眼眸。

    下一瞬,只见一阵清风吹拂而过,武雄那伟岸入手的身躯,竟是犹如梦幻泡影一般,骤然破碎,崩散成灰。

    片刻之后,这一位曾经名震神州的传奇,终在风中飞逝消散,只遗留下了一道犹如骄阳一般璀璨的金‘色’华光,其中赫然可见一枚残缺的道印沉浮。

    “这是……”

    “道印!”

    见此一幕,方才还有些感伤的诸位圣人,神‘色’骤然一变,有震惊,有错愕,有狂喜,各不相同。

    不仅仅是诸位圣人,那各方传承之主见到这一枚金‘色’道印,也是面‘露’狂喜之‘色’,眸中神采连连,透‘露’出了难以言喻的渴望。

    道印!

    大道印记!

    唯有步入大圣之境的强者,方才能可凝聚出的大道印记,其中蕴含着一位大圣的大道本源,圣境玄妙。

    这就如若神祇的神之本源一般,拥有着重重不可思议的力量,更是一把钥匙,一把通往大道圣境的钥匙。

    只要得到了这一枚大道印记,道圣之境的那一重天之界限,将不再是什么阻碍,甚至连那大道圣境都有望可期。

    正是因为如此,诸位圣人,还有那各方传承之主,才会如此失态,他们心中都十分清楚,这一枚大道印记意味着什么。

    一位圣人,甚至一位大圣!

    此等至宝,纵是三大教‘门’这等无上传承也要为之心动,合论他人呢。

    所以此时此刻,无论是那高高在上的诸位圣人,还是诸多位高权重的传承之主,望向那一枚大道印记的目光之中,都可见掩盖不住的渴望与图谋。

    “武雄身上为有这一枚大道印记,他不是未能度过三厄之劫么?”

    “武雄的确未能完全度过三厄之劫,但他已经踏出了那极其关键的一步,所以才能结成这一枚残缺的大道印记。”

    “武雄虽走的是以力证道,‘肉’身成圣的路子,但大道三千,殊途同归,若得这一枚大道印记,大圣之境可期!”

    “只是武雄留下这一枚大道印记,应当是要给予那姜族帝‘女’的,这……”

    心思翻转,诸位圣人注视着武雄留下的那一枚大道印记,眸中神情变幻不断,一时之间,竟不见一人出声言语,使得这姬瑶宫又是陷入了诡异而微妙的沉默之中。

    这大道印记,乃是一位大圣的修为根基,本源所在,除非这位大圣身陨,否则的话这大道印记绝无可能‘交’予他人。

    先不说一位已然跳脱六道轮回,不在五行‘阴’阳之中的大圣怎么会身陨,就是真的有大圣陨落,那么这一位大圣也能在陨落之前将自身大道印记毁灭,重归天地。

    除非是这位大圣知晓自己即将陨落,才有可能将这大道印记保留下来,‘交’予后人。

    这就导致了大道印记稀有无比,放眼天下,怕是都不到十指之数,并且大多还属于各大顶峰传承或者三大教‘门’,岂是他人能可染指之物。

    而现如今这一枚大道印记也不例外,武雄身陨之前将此物遗留下来,那必然是要‘交’给姜瑶。

    若是一般人,那肯定不可能在这虎视眈眈之下保住这大道印记,但姜瑶是一般人么,她身后可是站着一个圣皇世家的姜族呢。

    正是因为如此,诸位圣人与一众传承之主虽是对这大道印记心动不已,但此刻也只能强行压下那图谋心思。

    然而下一瞬,一件出乎了所有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那一枚金光璀璨的大道印记骤然飞起,但并未是向姜瑶飞去,而是飞向了——宁渊!

    “什么!”

    “这怎有可能!”

    见着那一枚大道印记直接落入了宁渊手中,在场众人皆是一怔,面上一片不可置信的神情。

    道印有灵,非是寻常之物,根本不可能强行收取,否则这大道印记就会自主崩溃,‘玉’石俱焚。

    所以现如今,绝非是宁渊在强行收取这大道印记。

    那么也就是说,武雄遗留下这一枚大道印记来,竟然是要将此物‘交’给宁渊这生死大敌。

    这般的结果,彻底出乎了众人预料,但那诸位圣人见此,却是惊喜‘交’加。

    若这大道印记是留给姜瑶的,那么他们自是不敢做些什么,毕竟姜瑶身后站着姜族,以姜族的雄厚实力,还有这圣皇世家的巨大威望,诸位圣人哪里敢去图谋这姜瑶手上的东西,那不仅仅要丢了‘性’命,说不定还要遗臭万年。

    但若是这大道印记落入了宁渊手中,那可就不同了,在场的诸位圣人,完全能可名正言顺的出手夺下此物,纵然不能真正的据为己有,但也可参悟一段时间后在‘交’还给姜族,还换得这圣皇世家的一个人情。

    这般‘诱’‘惑’,可是不小,纵是诸圣,此刻也有此人面‘露’异动之‘色’。

    只不过亲眼见证了先前那一战,对于宁渊的实力,诸圣多少还有几分顾忌,虽是意动,但一时之间也无人胆敢出手。

    便是在诸圣心有顾忌之间,忽闻……

    “恶贼,你竟然胆敢在此行凶,岂能容你!”

    一声冷喝骤然响起,众人惊觉回神之时,便见五人身影联袂而出,直将宁渊围在中央。

    “嗯!”见此一幕,诸圣目光一凝,沉声言道:“四大神宗!”

    此刻将宁渊围住的五人之中,那法尊与太一神子赫然在列。

    除却这两人之外,还有三位昨日姬瑶宫大战之后方才驾临的圣人,紫耀神朝的神将主,北辰神宗的墨韵空,还有那星月神宫的岳天子。

    太一神子,紫耀神朝,北辰神宗,星月神宫,这四大神宗前来这瑶池仙会的圣人,此刻是一个不落,全都出手了。

    再加上那已经觉醒了神之血脉,掌握‘混’沌权能的太一神子,那就是整整五位道圣强者。

    四大神宗,向来是同气连枝,此刻五人联袂出手,组成围杀之势,意在如何,还需多说么?